袁斌:中国需要千千万万个郑成月

2016年的12月2号,中共最高法院终审裁定并且宣判聂树斌无罪。

这起冤案之所以能翻过来,首先得归功于一个人——多年来一直坚持为聂树斌翻案的原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郑成月

2005年1月18日,郑成月将外逃10年的杀人疑犯王书金抓捕归案,王书金随后对自己所做的多起强奸杀人案供认不讳。谁知就在案件即将告破,警局上下都等著为郑成月庆功之际,却出现了意外的麻烦——王书金交待的一起奸杀案早在10年前已经结案,犯罪嫌疑人聂树斌也已被执行死刑。“一案两凶”被媒体报导后,舆论一片哗然。此后河北省下令复查聂树斌案,严查王书金案。当郑成月翻看完10年前的案件材料时,干了多年刑警的他气愤不己。

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郑成月对采访他的媒体说:“七天没有口供,这怎么说,聂树斌在我们了解的时候,村里人都说口吃,说一句话说半晌说不出来,刑事诉讼法怎么规定的,对于这样的人必须点明口吃,一点这个都没有,聂树斌说话甚至比我说得还快呢,可能吗?这不是在作弊吗,我自己在屋里看着,自言自语地哢一扣卷,我说纯粹是假的。”

然而出乎郑成月意料的是,这起在他看来明摆着的“冤案”,省高院的复查结果却迟迟不出,而检方在起诉王书金时,也将与聂案重叠的案件划去,这让郑成月既愤怒又无奈。

自从王书金被捕,家里没有一个人去看守所看过他,抓捕他的郑成月成了唯一来探视王书金的人,郑成月时常会买些食品和生活用品带给王书金。王书金对郑成月说,我这一生中家里没人对我这么好,因此称呼他为郑哥。郑成月对王书金说,书金记住,如果说你前面你说错了,你现在更改,不晚,要是你干的,你记住,不管谁问也如实地说,这就行了。王书金回道,你放心吧。

2007年3月12日,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书金死刑,立即执行,法庭上王高喊,我明明杀了三个人,怎么变成了两个,引发现场一片哄笑。一审后,王书金不服,提起上诉,上诉程式不同寻常地持续了六年之后,2013年河北省高院做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之后案件交由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意识到王书金一死,聂树斌案将失去最重要的线索,曾经努力要将王书金绳之以法的郑成月又开始四处奔走呼吁留住王书金一命,他给在政法系统工作的同学朋友写信,陈述案件中的种种漏洞,郑成月笑称自己是在“堵著正义的枪口”。

自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他的父母一直四处上访,为儿子伸冤,十年后王书金的出现终于让老两口第一次看到了希望,2007年王书金案一审开庭的当天,聂树斌的父母找到了郑成月。他们问郑成月:我想听你办案(的人)说句实话,我儿子到底是不是凶手?郑成月跟老人讲,大妈,你儿子不是凶手,不管哪一级领导来调查我,只要我这个头在这儿长著,我就会说实话。此后出于对老两口的同情,郑成月以私人名义主动帮他们寻找律师,并帮助律师分析案件中的种种疑点。与此同时,他还经常到狱中看望王书金,鼓励他如实交待案情。

可是,自从2005年“一案两凶”曝光后,郑成月便经常受到上级纪委的调查,有关他的各种非议和谣言也时常在网路上和家乡广平出现。有好心人当时劝他,郑局长,小心点儿,怎么怎么。郑成月说,大不起就这一条命吧,大不起我这个局长不当了吧,不就这吗!

到了2009年,49岁的郑成月被莫名其妙地停职了。“当时有几天我都不出家门,自己在屋里喝酒,我在想啊,人家把人杀错了,还不认错嘞,你当个警察,小官不大非说实话不行,别说说假话,也许对这个案子一个模糊,马上就升官了,但你就是不模糊”。郑成月对记者回忆说。

这之后,一连串的的打击接踵而来。爱人多次喝药自杀、儿子国考第一却未被录用、在未签署法律认定书的前提下被冻结家庭财产……讲到家人的这些遭遇,郑成月眼含泪水。用了11年坚持真相,面对常人无法想像的压力,郑成月做了一场关于职业操守关于人格的实验。

郑成月之所以一直坚持在聂树斌案中说真话,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父亲也曾是一个冤案的受害者,文革初期,郑成月的父亲被诬告骂了领导人,之后便被打成了反革命入狱,从此六岁的郑成月便流浪街头,靠捡拾烂菜叶长大。直到1978年,郑成月的父亲才被平反。郑成月成为警察后,他爸爸跟他说,记着,当警察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不能作假,不能害人,所以在聂案上他一直记着爸爸这句话。

中共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谎言国,很多人为了自身的利益,都习惯了面对谎言麻木不仁,明知道“皇帝的新衣”是假的,也不去戳破它,甚至还跟着附和。但也有一些敢于揭穿谎言道破真相的勇士。为还聂树斌清白不惜牺牲个人前途的郑成月便是其中的一位。如果说聂树斌案是件“皇帝的新装”,那郑成月就是坚持道出真相的人。

环顾当今中国,可谓冤案成堆,蒙冤的绝非聂树斌一人,有成千上万,要还他们的清白,中国需要更多实事求是,揭穿谎言道破真相的勇士。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