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义工心声:心痛港人受愚弄

【新唐人2014年11月20日讯】香港中文大学的一组学生发表文章,讲述他们在19日于大埔墟摆信息站的经历,他们心痛市民被洗脑,面对强权,选择蜷缩著苟延残喘,反而阻挡奋起反抗的其他人。

中大义工摆街站的心声

昨日, 学生会及中大政改行动组,为了解对占领行动的看法和交流民主运动未来方向的意见,今午在大埔墟摆街站,唯遭十多名不知名人士围堵及指骂,被逼收站。

我们今天被围着指骂了。以下是其中一位义工的心声:

这是我们第二次在大埔墟街市外设街站;我们这班中大同学,希望了解区内街坊对占领的看法,也跟他们谈谈民主与民生的紧密连系。

一个民主的社会包含不同立场的意见,跟我们倾谈的街坊中,反对占领、反对争取真普选的人固然是有的;我们都尽量平心静气地,在聆听街坊的见解之同时,厘清他们的一些误解。大埔的街坊当中,当然也有支持争取真普选的市民跟我们打气加油;有些更笑说大埔是建制派的阵地,反对占领的声音居多,建议我们去其他地区摆设街站。

一切都很平静,直到下午五时半左右。对我们指骂的市民越来越多,部分人士更跟支持学生的街坊对骂起来。他们骂的大多是“返屋企啦!”、“读屎片!”、“阻住人揾食!”、“通番卖国!”以及粗言秽语等等。不用五分钟,已吸引大批市民围观,不少人更拿起手机记录这场面。后来有数名中年男士,想拿走我们的扬声器以及桌子,为免发生进一步的冲突,我们决定收拾好物资,提早完结今天的社区宣传工作。

事后不少朋友在社交网站上看到了我们被围攻的消息,都发讯息来问候,担心我们的人身安全;也有人说我们这群学生很委屈,即使被反占领人士人身攻击,都不能“还口”,只可连声道歉以平息对方的怒气。

其实在社区宣传时,最难受的并不是被指骂,而且听到香港人对不公义的麻木。

有些反对争取真普选的市民说:“租金升楼价升系全球趋势!唔关政府事,政府都无办法纾缓!” “做得打工仔就系要捱,边有得嫌辛苦!现今社会个个都买唔到楼,好正常!” “人哋OT唔洗补水,我要补水咪唔够人争!梗系唔要补水啦!”

听到这些,我很心痛。

我心痛他们真的相信这一套思维;我心痛香港的小市民,面对一个愈缩愈细的箱子,会选择练缩骨功,把自己塞进箱子里;而我们这群年青人,就是想扩大这个箱子,甚至将之粉碎。

所以,即使这是建制派的地盘,我们仍然会来摆街站,仍然会做社区宣传;除了大埔区外,我们日后亦会拓展到其他社区。因为这是我们爱的香港,“自己香港自己救”。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