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坦言很累欲放弃 中三女生帮打强心剂

【新唐人2015年2月14日讯】(新唐人记者任浩综合报导)香港学民思潮召集人、学运领袖之一黄之锋在脸书上发文,感谢一名中三女生的鼓励,让他面对未来信心倍增。

新年前,正在维多利亚公园摆摊的黄之锋,2月13日在脸书上发帖,谈自己收获的感动。他说,参加社运4年,历经最艰苦的2014年,“好辛苦 好想放弃 不如新年以后唔搞休息啦。”这时,他在一次活动中,收到了一名中三(初中/国中三年级)女生的手写信。

小女生在信中讲述了自己怎样从一个对政治漠不关心,毫无所知的学生转变为积极了解政改,在胸前系上黄丝带,呼吁“真普选”的历程。她说她政治上的觉悟来自她欣赏、支持的学民思潮。

黄之锋说,他读过这封信后觉得,“我没有放弃和退下来的本钱,虽然几年来尝试爬上高峰,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地战斗,但那又如何?继续在一个高峰攀上另一个高峰,就可以了吧。”

正是受到女孩的鼓励,黄之锋将“新年过后学民必不停下脚步,街头的行动我们继续组织,政改的角力我们必然参与,网络和社区亦是不可忽视的战场,但最重要的是在校园的撤种工作,我们会全力参与其中,在付出过后,在未来看到更多这样的‘中三同学’,便是最好的回报。”

2014年,中共人大通过“8.31决议”对香港2017年选举特首制定非真普选的政策后,引发香港社会的反弹,并直接造成学生的罢课以及后来长达2个多月的占领铜锣湾、旺角、金钟的行动。

然而,港府没有因为市民的反对而计划重启“政改五部曲”,中共人大也拒绝撤回或修改“8.31决议”,特首梁振英最近更定性香港大学的校园刊物宣传“港独”,试图进行政治打压,同时被指控干预港大甄选副校长事宜,并试图分化泛民主社团。

黄之锋脸书全文

早几天去了N+N的电影分享会,完场以后有位身穿校服的小妹妹走过来,那当然是按惯例拍照留念,接着她递了一封自已写的亲笔信给我。

其实很久很久没有收过人们的亲笔信(始终不是Lester嘛),但看了这位中三女孩的信以后,除了有着感觉“我都老啦”,就是有着无尽的安慰和满足。

在占领结束至今,一般人总以为能够休息,但其实每周也有无尽的行动、会议、论坛、分享会,即使回家以后,每天也要写很多声明很多单张,有着很多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以为付出必有回报,但政府仍是十问九唔应,立场还是硬得不可思议,连对话也容不下,却在全面开展统战工作,什么分化泛民、港大副校、陈振彬、青年军……面对着国家机器的穷追猛打,参与了四年社运,很少心灰至这种程度。

大概在上周的某个时刻,实在很累很累很累,什么也不想也不管,就在很毒地打了个多小时高达后,忽然有总感觉:“好辛苦 好想放弃 不如新年以后唔搞休息啦”

但在那天收了信,回家时看着内里的一文一字以后。我想,我没有放弃和退下来的本钱,虽然几年来尝试爬上高峰,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地战斗,但那又如何?继续在一个高峰攀上另一个高峰,就可以了吧。

相信那位同学也想不到,这封信,能够为我打了一剂强心针。看着她如何描述跟家人政见不同的挣扎,包括占领期间,在家中垃圾筒出现黄丝带,以及占领高峰过后,老师叫她脱下黄丝带,她回应:“这只是个开始,我会一直继续戴下去。”

回想起同在中三开始踏足社运,能够唤醒你们每一人,身旁的友人,还是不认识的你们也好,也必然是我最满足的事,亦为我带来动力,勉励我要继续走下。

占领时我们常说“我们回不了去”,什么“政权已失去一个世代”,这封信便引证著这个说法。

我确信“赢得校园 便会赢得未来”,也是中共疯狂在学界这个“桥头堡”进行统战的原因,新年过后学民必不停下脚步,街头的行动我们继续组织,政改的角力我们必然参与,网络和社区亦是不可忽视的战场,但最重要的是在校园的撤种工作,我们会全力参与其中,在付出过后,在未来看到更多这样的“中三同学”,便是最好的回报。

女生致黄之锋全信(为保私隐已删去姓名和校名):

你好,我是一名中三学生。

一开始我并不是对学民思潮有很深的认识,只是知道这个组织曾在反国民教育中出现过,半年前,我知的我都以为梁振英政府做得很好,对于他任何施政都没有意见,因为那时根本对政治不了解,我只是个十三岁的学生,决定权永远不在我手上。

至于当时戴耀庭教授提出的“占领中环”运动,我是“支持”的,但其实连详情也不清楚,目标是要求“我要真普选”也不知道。直到九月二十二日,看到一万八千人到百万大道罢课,才开始想去了解香港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当时已有“人大八三一”决定,连落“三闸”。最可怕的原来是香港政府,包装到这个真是真的普选,原来只是在三个烂橙中选一个,叫我们“袋住先”,而他们认为一千二百个提名委员能够代表我们,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

九月二十八日,看着警方边喷射胡椒喷雾,边放出催泪弹,我只能坐在家中看直播,由于父母担心我的安危,而母亲也属“蓝丝派”,坐在家中只有无力感,而多次要求父母批准罢课亦不成功,加上自已比较软弱,唯有在九月三十日才偷偷送物资到占领区。然而母亲反对我支持关于占领运动的任何事情,我多次解释,她仍坚持已见,很多时发现自已的黄丝带竟在垃圾堆之中。在占领数月,我和她吵了很多次架,最后被她禁足,不能到占领区。

有人说过“占领区是我第二个家”,后来才真正明白这句的意思。差不多两个月不能到占领区后,我又开始回到金钟,感觉比九月三十日去的那次不同,就像一群有共同信念的人聚在一起,很和平很强烈很深刻,上了一次后便“上瘾”了,接着的几个星期直至清场,也以大量project为借口,几乎每个星期也到占领区几次。

我很感谢每一个团体在运动中的付出,特别是学民思潮。老实说,虽然学民有时比较偏激,亦有时会太过冲动,但我最认同你们的理念,随了佩服之外,就是很欣赏你们。虽然我已经是个中三看,但由政治冷感到热衷于雨伞运动,或多或少都是因为学民思潮的关系,很感谢你们对运动的付出,但记着也要爱惜身体(绝食实在是太伤身了)。

一国两制,以前我会认为是一个国家两个制度,现在才知我真相是一个国限制和牵制。我没有更多东西能做,只能跟你们说声加油,不胜感激。到现在在学校我还是戴着黄丝带,曾经有老师叫我把它脱下来,然而我跟她说:“这只是个开始,我会一直继续戴下去。”

争取到真普选,才是我们的终点
我要真普选!支持你们

伞下香港人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

PS 很喜欢听思潮起动
PSS 希望学校能批准邀请你们来讲座 有缘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