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香港街景 混乱中的“移动真相”

18日,香港占中第21天。旺角,近万名群众重新集结。警方,再度突袭与 ,甚至滥捕。据报17、18两日,警方共拘捕超过30人,其中包括一位著名的美国战地女记者。

媒体观察:港警清场,推头撞击,架起拖地,猛扯雨伞,强抢口罩,近距离朝脸直射胡椒喷雾。民怨四起:香港再无阿Sir除暴安良,只有公安、城管暴力执法。面对公愤,城管化的港警大言不惭已是最低武力。

警察一再施暴于民,至今港府下至警署上至特首梁振英,未出面给民众一个起码交代,另一方面,却又厚颜宣布要重启对话。

此前港府表示,已有“德高望重”的中间人正在与学联协调对话事宜。上两次说要对话,结果学生与市民都被放鸽子。人无信不立,何况一个政府与首长。执政者无诚信,哪来对话基础?连姓名都不敢公布的中间人,如何协调联络?果真,据报导,学联秘书长周永康随后回应:尚未有中间人联络过学生。

港府谎言再度被戳破。而警察连波暴力,不仅针对市民,甚至肆意攻击、拘捕采访记者。
旺角17日晚间,据报导,前来记录占中运动的知名美国战地女记者宝拉.伯朗斯坦(Paula Bronstein),因身材娇小、人潮过多而被挤到车顶,港警却指接获车主投诉将她逮捕。后以300元港币获保释的伯朗斯坦表示,超过30年的采访生涯,头一次被冤。

同时香港记协发声明,谴责警方侵犯传媒的采访权。在此之前,无线电视台的高层为了淡化警察恶行,被曝公然删改已播出的新闻。再此前,记协主席岑倚兰受访时曾表示,有记者写出群众要梁振英下台的口号,到了老总那边就被删掉了。

众所周知,中共在香港从媒体最高层掌控言论之外,就是银弹收买,收买不成就抽广告断粮。所以岑倚兰进一步说,从记者到老总,你要生存,就自然会自我审查。因而香港每个传媒人心中被迫“都有一个中宣部”。

这也是2008年余英时教授提醒并忠告香港:“香港有这个危险性,开始一个自我洗脑的过程”。那就是怕得罪中共,怕自己利益受损,以致越来越自我限制;不用别人给你洗脑,自己就自我洗脑。

中共政权善于利用这个恐惧,香港传媒就掉进为了生存不断妥协的恶性循环。结果就是看起来拥有一些有价证券,却不知不觉流失无价资产。据资料,香港的新闻自由度排名直直落,2002年还是亚洲第一,全球第18,今年已经掉到61名。

据悉,许多到香港采访的外媒记者私下聊天,他们佩服香港民众如此团结的精神,以及行动如此和平与平静的抗争,但他们感叹警方侵犯新闻自由、记者采访权会到如此地步,他们也都悲观,香港新闻自由下一步何去何从。

虽然中共黑手黑金笼罩,几乎让香港所有传媒全面向中共政权倾斜,但其实香港新闻自由没那么悲观也无须杞人忧天。资深媒体人说,还是有屹立不摇者。

看看混乱的街头,停在路旁的车子,也许其中你会发现有辆车,上面没有被人潮挤到车顶的采访记者,而是车身上张贴著《大纪元》时报。民众无视周遭纷乱,驻足仔细读报,其神情也让人读到,在资讯爆炸的时代,阅听大众从不缺新闻,缺的是新闻背后的真相解读。
民众求真相若渴。十几年来,在香港数不清的风雨夜,有《大纪元》与正义之士一起保卫香港的新闻自由。面对强权暴力,人们常言,永不放弃。不放弃的道里人人都懂,但谁真能坚持到永远?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真心。这次在法轮功群体举办的旧金山法会上,诚如《大纪元》时报旧金山报社主编马有志以“伟大的时代与大纪元和良心媒体”为题发表演说:选择站在善的一边,无畏强权,才赢得今天的“最有骨气的良心媒体”的称号。
时间的考验证明《大纪元》,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提供给读者的信息,是真实的信息,是良心的信息。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