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总监郭振玺被党媒起底敛20亿 剑指一常委?

【新唐人2014年6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中共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落马以来,外界追踪报导的热点多集中在郭与其手下的众美女主播之间的“潜规则”之类的花边消息。尽管所有媒体都提到郭利用“3·15晚会”与“年度经济人物”这两手捞钱,但究竟捞到多深的程度报导得却十分有限。日前,有中共喉舌媒体主办的杂志突然出面高调热炒郭振玺的敛财之道,并爆料郭8年捞了20亿,还明确质问“钱哪去了”。因此,有舆论认为,北京当局此举旨在坐实李东生,而且剑指刘云山。

喉舌起底郭振玺敛财20亿

今年6月1日,最高法院官网公布,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依法对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制片人田立武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随后,中共官方媒体大力跟进,以“央视重量级人物”、“央视大管家”的名头,高调报导了郭振玺涉贪被查的消息。

日前,由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社》主管并主办的《环球人物》杂志出面,再次热炒郭振玺的“红黑敛财术”。

报导称:“在央视,人们都知道郭振玺的牟利之道:即左手用‘3·15晚会’打压企业、右手靠‘年度经济人物’拉拢企业,形成了独特的红黑敛财术。”而正是财经频道每年的这两大“重头戏”,让郭振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值得注意的是,这篇报导特别以“郭振玺8年捞了20亿 钱哪去了?”为小标题,曝光了与郭振玺有着深厚利益往来的“红系”朋友孙先红,并披露了郭某当年以“拉黑”手段相逼迫而变相勒索“保护费”以及“紧急公关费”的内幕。

据报导,就在郭振玺被通报立案侦查的第一个交易日,内蒙古和信园蒙草抗旱绿化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称蒙草抗旱)第二大股东孙先红紧急减持了该公司224万股股票,套现逾5800万元。

报导还特别提示,现年52岁的孙先红是郭振玺典型的“红系”朋友,他与郭振玺的交情始于其担任蒙牛乳业副总裁期间。而孙先红的突然减持“值得玩味”。

而2014年央视“3·15晚会”前汽车圈盛传一家英国公司、一家德国公司和一家美国公司会出现在晚会上。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几家老年代步车企业“上榜”,外界盛传的“大牌”都未被曝光。

同时,在3月15日当天,从《焦点访谈》到晚会开始前,有8分40秒的前插广告。这一时段依次出现了近30家企业的广告,其中汽车企业的广告占了约1/5,可见车企对“3·15晚会”的“紧张与恐惧”。

报导分析称:“显然,这些出现在广告中的企业就是交了‘保护费’的,是不可能出现在晚会中的,央视再怎么权威也不可能扇自己‘金主’的耳光。”

据披露,郭振玺实际掌控著十几家公关公司。被拉黑的企业自然会向这些公司交“保护费”以及紧急公关费,而捧红的企业则会感恩戴德地主动交广告费及股权,就这样,“郭振玺实现了个人财富和央视广告的双丰收”。据称,“郭振玺担任财经频道总监8年间,他个人至少捞了20亿”。

这篇报导还明确提示说郭的落马或与李东生案有关。而郭振玺之所以能利用央视的节目大肆敛财,还在于他手中握有的权力。

报导引述一位央视工作人员说:“财经频道就像郭振玺的承包地,他的权力几乎没有任何监管和限制。不像新闻中心的三级管理制度,财经频道的管理架构非常扁平化,栏目制片人权力很大。”而央视一位“高层”也证实说,财经频道确实比较独立,给郭振玺留下了牟利空间。

当局拿下郭振玺意在坐实李东生剑指刘云山?

有人比对了郭振玺、李东生、刘云山的工作简历,发现在郭振玺青云直上、春风得意的时期,执掌宣传口的正是李东生和刘云山。

郭振玺的简历显示:1990年7月进入原广播电影电视部办公厅工作;1992年调入央视经济部担任记者、编辑;1998年进入广告部工作;2005年起,郭振玺同时担任央视经济频道总监和广告经济信息中心主任;2009年后专任财经频道总监直至落马。

李东生的简历显示:1994年,中共中央电视台推出《焦点访谈》栏目,时任中共中央电视台副台长的李东生主管该栏目;2000年7月出任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2002年5月出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2008年3月任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2009年10月任公安部党委成员。

刘云山简历显示:1993——1997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97-2002年 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97.10明确为正部长级),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2002——201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2012至今,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至2012年11月)。

因此,外界有分析称,中共当局为保“党的形象”一向在调查期间对落马贪官的贪腐金额遮遮掩掩,到对外公布时则大幅缩水。如今北京当局一反常态地高调抛出郭某的20个亿,还提示公众关注钱的下落,疑为敲山震虎之举。而郭振玺春风得意时,执掌文宣口老大、老二分别是刘云山和李东生。如此看来,不仅郭的落马与李东生有关,恐怕刘云山的处境也很不妙了。

大陆各大门户网站也少见地对相关报导下的读者留言放开尺度,网路舆论正在升温。

花非花质疑:“20个亿都哪里去了?能报一下吗?郭应该向他的‘上头’上供了不少吧?估计现在郭某的顶头上司以及上司的上司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打靶游戏分析到:“当局这样高调把郭振玺的20个亿拿出来曝光,这是敲山震虎的节奏啊!看来震的还不是一般的‘虎’,会不会是常委级别的?”

晨渔不落雁惊叹道:“打了半天假,原来315晚会是假的!”

张信哲2014说:“难怪周立波当年说3.15晚会和春晚最大的区别就是:春晚花钱就可以上;3.15晚会花钱就可以不上。”

乔志峰:“哪里有垄断,哪里就有腐烂。”

淡泊听风邀月:“真实的数字可能比这要恐怖得多。”

广东省茂名市网友:“我觉得,不能只抓他一个人,拔出萝卜带出泥,深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