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3年4月15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日前,大陆《财经》杂志旗下的《LENS》发表2万字的深度报导《走出“马三家”》,曝光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虐待黑幕,随即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并被一些名博在微博推出,但第二天各大网站的转载即被删除,微博也开始删帖。 14日,大陆维权人士披露,辽宁省针对此事件成立的调查组,并不是调查劳教所警察如何使用酷刑侵犯人权,而是抓捕接受媒体采访的酷刑受害者,劳教受害者之一的李文娟目前还被警察围堵在家中。迹象表明,中共高层严重分裂,江泽民倾尽全力培植起来的“第二中央”政法委,正与习近平阵营激烈较量。

马三家事件调查组抓酷刑受害者

李文娟原是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因举报国税局局长而被劳教一年,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教养期间遭到严重的精神和肉体迫害。在媒体报导了《走出马三家》后,李文娟12日主动去省司法厅找马三家事件联合调查组,登记自己的受害情况,13日晚上6点,20多个警察就去李文娟家了。

14日下午4点,大陆知名人权活动家胡佳在询问了马三家教养院酷刑受害者后,发出一条推特:原来辽宁省委省政府所谓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不是调查劳教所对被劳教女性公民的人权侵害,而是调查这些真相是如何泄露,并被媒体所谓炒作的。胡佳还披露:辽宁省公安厅已经针对新闻报导中出现的受害者,逐一传唤,逼迫她们写保证书。

而且,辽宁省调查组的副组长、劳教局局长张超英,就是原马三家教养院院长,这一消息的曝光更让外界惊呼“调查就是抓证人”。

两起起诉劳教委案均败诉

4月12日,湖南永州“上访妈妈”唐慧起诉永州市劳教委一案败诉;同日,因在网上写诗讥讽薄熙来​​和王立军,而被劳教的重庆市民方洪,起诉重庆市劳教行政赔偿案被维持原判,方洪的上诉被法院驳回。两起劳教案在同一日宣判,结果均为原告方败诉。

中共的“劳教制度”是政法委把持的劳教委员会,在未经司法审判的情况下,关押中国公民的一种制度。近年来,劳教所关押了大批异议人士、访民、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他有信仰的人士等。劳教制度一直备受外界批评和谴责,社会各界要求废除劳教的声音从未停过。而劳教制度改革一直是江派的“死穴”。

“第二中央”负隅顽抗

1999年6月10日,在公开镇压法轮功1月多月前,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成立了610办公室,与政法委合署办公,并赋予该组织多种特权。 2002 年,江泽民主导把政治局常委人数由7人增为9人,并将时任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升为常委,自此,政法委正式进入中共权力的核心。

“第二中央”政法委的存在,令中共陷入两难。一方面,中共需要一个机构进行维稳和镇压,以保证其统治;然而,当这个机构权力过大、甚至与中央平起平坐时,又令最高层感到如鲠在喉。

4月7日,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酷刑黑幕在网络上曝光。这篇由《财经》旗下《LENS》视觉杂志发表的深度报导《走出“马三家”》,7日傍晚几乎同时被大陆各大网站转载,并被一些名博在微博推出,引起海内外极大关注。

15日,《人民日报》再次发文“人民日报评唐慧案、张高平案:法律须给公民信心”,称“‘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案被一审驳回,走出法庭之后,她掩面而泣,说出了自己的心愿。无独有偶,浙江杭州强奸冤案当事人张高平出狱后,表达了相似的心迹:我这十年吃尽了苦头,流干了眼泪,但是我的心没死。我始终坚信法律是公正的。”“公众关注唐慧案,既是对一位母亲锥心之痛的同情和关切,更表达了对改革劳教制度的急切呼唤。”

文章借唐慧案和张高平案这两个案子,再次发力,批评法院的驳回及不公正判决行为,显示中共高层在有关劳教废除问题上的分歧。

《大纪元》报导指,《财经》杂志与习近平和王岐山关系密切,今年一直帮着习近平阵营推出“废除劳教制度”的文章和揭露江家帮的惊人腐败链,直捣江泽民的死穴--劳教所,事件引发中共负责宣传的常委刘云山等人的极大恐惧。

4月8日,马三家劳教所酷刑虐待的报导被大量删除,微博也开始删帖。同日,人民网发文“今日舆情解读:劳教所不应是法外之地”也昙花一现。4月9日,《Lens杂志》网站上的《走出“马三家”》原文也被删。种种迹象显示,中共高层内斗之激烈。

马三家劳教所的黑幕掀开了江家帮罪恶的冰山一角,由亲习近平阵营的大陆媒体在薄案开审前高调抛出,随即被迅速删除,种种迹象表明,江泽民的残余势力与习近平阵营正在激烈较量。

相关视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