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妇女的投票权

【新唐人2012年10月16日讯】 (美国之音电)

玛乔丽•斯普鲁伊尔教授

南卡罗来纳大学历史学教授玛乔丽•斯普鲁伊尔(Majorie J. Spruill)说,建国早期,不仅妇女没有投票权,很多男子也无投票权。

她说:“美国是作为合众国建立起来的,最初只有那些自由人和有财产的男人可以选举代表,然后再由这些代表制定国家法律。根据从英国普通法演变而来的州法律,妇女婚后没有财产,财产属于丈夫。因此,当时人们认为由丈夫代表全家投票是恰当的。”

北卡罗莱纳州大学传播学系教授朱丽亚•伍德(Julia T. Wood)说,妇女投票权运动的第一个浪潮是在1840年到1925年,最初是从妇女参与其他运动发展而来的,例如废除黑奴运动等。

伍德说:“她们发现,由于她们没有公开发言权,因此在这些运动中的努力也受到阻碍。她们的声音得不到尊重,不能在公开场合讲话,更不能参加投票,这些促使这个时期的妇女领袖开始争取妇女投票权和其他权利,这是她们为了有效参加其他运动必须实现的主要目标。”

朱丽亚•伍德教授
1848年7月18日,纽约州塞尼卡福尔斯镇举行第一届美国妇女权利大会,大会发表《观点宣言》,提出了争取妇女投票权的问题,这次大会像征著19世纪美国妇女权利运动的诞生。

1861年到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爆发,导致黑奴制被废除。1868年,国会通过宪法第14条修正案。该修正案明确指出,在合众国总统和副总统、国会议员、州行政和司法官员和州议会议员的选举中,年满21岁的男性公民,除了参加叛乱或其他犯罪而被剥夺权利的人外,如果上述选举投票权在某州被剥夺或受到任何方式的限制,那么,该州的代表权基础应该按照被侵权男性公民人数占该州年满21岁男性公民总人数的比例相应减少。1870年,国会通过第15条修正案,明确给予黑人男子投票权。但是,女性投票权问题仍没有解决。

1869年,美国妇女投票权运动形成了两大组织,一个是“美国妇女投票权协会”,另一个是“全国妇女投票权协会”。前者比较保守,认为应该从基层开始,逐步争取各州对妇女投票权的支持。后者则非常激进,主张修改宪法,彻底实现妇女的投票权,这一派领导人、妇女投票权运动先驱苏珊•安东尼1872年作为女性参加投票。

埃伦•杜波伊斯教授
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学教授埃伦•杜波伊斯(Ellen C. Dubois)说:“苏珊•安东尼住在纽约州罗彻斯特市。1872年投票日那天,她与家人和朋友去参加投票,因为获准投票,她兴奋之极。但是,几个星期后,联邦执法官员将她逮捕。她为自己能成为妇女投票权运动的女英雄感到振奋,并希望她的案子能得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审理,但没有成功。”

后来,苏珊被法庭判定有罪并罚款150美元。与此同时,另一位妇女弗吉尼亚•迈纳在她所在的密苏里州注册投票,但负责投票登记的官员哈珀塞特以迈纳是女性为由不让她投票。哈珀塞特说,让她投票会违犯密苏里州法律和州选民注册法。根据当时的法律,妇女不能直接提出诉讼,因此弗吉尼亚迈纳通过自己的律师丈夫弗朗西斯提出民事诉讼,这就是迈纳起诉哈珀塞特案。

1873年年初,迈纳夫妇在初审法庭败诉后上诉密苏里州最高法院。哈珀塞特一方提出,宪法第14条修正案只给予黑人男子投票权。但是,迈纳的丈夫弗朗西斯提出,这条修正案禁止各州限制公民的特权和豁免权,因此女公民也有权参加投票。密苏里州最高法院维持下级法院的判决,裁定各州可以对投票权进行限制,迈纳夫妇败诉。他们继续上诉,1874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同意受理此案。

妇女投票权运动领袖之一苏珊•安东尼(Library of Congress Prints & Photographs)
妇女投票权运动领袖之一苏珊•安东尼(Library of Congress Prints & Photographs)

​​
弗朗西斯•迈纳在法庭上提出,如果所有在美国出生的人都是美国公民,那么,妇女也应该算是美国公民,法庭同意这个论点。迈纳提出的第二个论点是,公民权应该包括公民投票选举的权利,否则公民权就失去了意义,法庭不同意这个论点。但是,法庭没有直言不讳地说妇女没有投票权,而是说公民权并不一定包括投票权。迈纳再次败诉。

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使通过法庭争取妇女投票权的梦想破灭。一些妇女投票权运动领导人随即把工作中心转向争取各州的支持,希望通过修改州宪法争取妇女投票权。西部的怀俄明、犹他、科罗拉多以及加利福尼亚等九个州相继给予妇女全部投票权。

与此同时,艾丽斯•保罗领导的另一派妇女投票权运动继续努力通过修改联邦宪法,从根本上解决妇女投票权的问题。她们中的很多人通过动员西部各州女选民反对威尔逊竞选连任总统和组织游行抗议活动,迫使他支持修改联邦宪法。

妇女投票大游行(Library of Congress Prints & Photographs)
斯普鲁伊尔教授说,威尔逊总统最初不支持妇女投票权运动,但随着妇女投票权运动日益壮大,他的态度开始转变。

她说:“威尔逊总统和其他许多政界人士开始看到同意给予妇女投票权的州日益增多,并有最终通过宪法修正案的趋势。于是,他们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一旦妇女得到投票权,反对这个运动会对自己的政治生涯产生什么影响?因此,很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开始加入支持妇女投票权的行列。”

1919年7月,美国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终于同意修宪,并交由各州批准。根据美国宪法,必须有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和四分之三的州同意才能修宪。在第一届美国妇女权利大会过去72年,迈纳一案过去近半个世纪之后,1920年8月26号,第19条修正案终于写入美国宪法,该修正案规定,合众国公民的投票权不得因性别而被合众国任何一州加以剥夺或限制。至此,美国妇女的投票权正式得到确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

–>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露给任何人。

(function($) {
window.fnames = new Array();
window.ftypes = new Array();
fnames[0] = ‘EMAIL’;
ftypes[0] = ’email’;
fnames[1] = ‘FNAME’;
ftypes[1] = ‘text’;
fnames[2] = ‘LNAME’;
ftypes[2] = ‘text’;
fnames[3] = ‘COUNTRY’;
ftypes[3] = ‘dropdown’;
fnames[4] = ‘FREQUENCE’;
ftypes[4] = ‘radio’;
}(jQuery));
var $mcj = jQuery.noConflict(true);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zh_TW/sdk.js#xfbml=1&version=v2.10&appId=438245383020959″;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
}(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
var dates = showDate();
var html = dates.nowDate + ‘ ‘ + dates.nowWeekDay;
document.getElementById(‘calendar’).innerHTML = html;

var switchTo5x = true;

// ShareThis Asynchronous Javascript Loading
// from https://techblog.willshouse.com/?p=5265
(function() {
// window.switchTo5x=false; // (optional)
var e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e.type = “text/javascript";
e.async = true;
e.onload = function() {
try {
stLight.options({
publisher : “850b283e-f25f-4a08-8e5e-fd4174d3fbd2″,
doNotHash : false,
doNotCopy : false,
hashAddressBar : false
});
} catch (e) { /* optionally do something to handle errors here */
}
}
e.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ws’
: ‘http://w’)
+ ‘.sharethis.com/button/buttons.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e, s);
})();

var _comscore = _comscore || [];
_comscore.push({ c1: “2″, c2: “24003086″ });
(function() {
var 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el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async = true;
s.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 ? “https://sb" : “http://b") + “.scorecardresearch.com/beacon.js";
el.parentNode.insertBefore(s, el);
})();

checkautonext( );

function setautonext(boxName ) {
if(boxName.checked == true) {
createCookie(“autonext","1″,100);
} else {
createCookie(“autonext","0″,100);
}
}

function checkautonext( ) {
var ccc = document.getElementById(‘auto-continue-checkbox’);
if (ccc !== null && ccc != undefined) {
if(readCookie(“autonext")=="1″){
ccc.checked=true;
} else if(readCookie(“autonext")=="0″){
ccc.checked=false;
} else {
ccc.checked=true;
}
}
}

function createCookie(name,value,days) {
if (days) {
var date = new Date();
date.setTime(date.getTime()+(days*24*60*60*1000));
var expires = “; expires="+date.toGMTString();
}
else var expires = “";
document.cookie = name+"="+value+expires+"; path=/";
}

function readCookie(name) {
var nameEQ = name + “=";
var ca = document.cookie.split(‘;’);
for(var i=0;i < ca.length;i++) {
var c = ca[i];
while (c.charAt(0)==' ') c = c.substring(1,c.length);
if (c.indexOf(nameEQ) == 0) return c.substring(nameEQ.length,c.length);
}
return null;
}
function eraseCookie(name) {
createCookie(name,"",-1);
}

document.cookie="jwplayer.mute=false;expires=Thu, 18 Dec 2000 12:00:00 GMT; path=/";
document.cookie="jwplayer.volume=50;expires=Thu, 18 Dec 2000 12:00:00 GMT; path=/";
var _sf_startpt=(new Date()).getTime()
var _sf_async_config = _sf_async_config || {};
/** CONFIGURATION START **/
_sf_async_config.uid = 57227;
_sf_async_config.domain = ‘ntdtv.com’;
_sf_async_config.useCanonical = true;

_sf_async_config.sections = ‘203’; //CHANGE THIS

_sf_async_config.authors = ‘voa’; //CHANGE THIS

/** CONFIGURATION END **/
(function() {
function loadChartbeat() {
window._sf_endpt = (new Date()).getTime();
var e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e.setAttribute(‘language’, ‘javascript’);
e.setAttribute(‘type’, ‘text/javascript’);
e.setAttribute(‘src’, ‘//static.chartbeat.com/js/chartbeat.js’);
document.body.appendChild(e);
}
var oldonload = window.onload;
window.onload = (typeof window.onload != ‘function’) ?
loadChartbeat : function() {
oldonload();
loadChartbeat();
};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