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紀委全會最短公報折射中南海不平靜

還有一週時間中共二十大就將召開,關於習近平能否連任的分析以及不同版本的新常委名單也在滿天飛。在這樣緊張的氛圍下,中共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於10月7日召開。此屆中紀委全會應該是少召開了一屆,而不是像往屆那樣召開了八次。與近四屆在中共黨代會召開前的全會相比,這屆中紀委全會也創造了一個新紀錄:公報最短,字數最少。

加上標題不過200多字的公報只是簡單列舉了出現全會的中紀委委員和列席人數,介紹了誰主持、誰講話,以及全會審議並通過了向二十大提交的的工作報告,並同意將報告提請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審議。對於新的人事安排,即中紀委副書記的調整隻字未提。

與201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中紀委第八次全體會議對照,前邊敘述基本相同,只是最後2017年的公報中還涉及了人事處分問題,包括審議並通過對香港中聯辦原副主任、中紀委委員李剛的處理決定等。

再與2012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七屆中紀委第八次全體會議公告、2007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六屆中紀委第八次全體會議公告比照,還是有一些不同的。除了2012年全會全會增選張軍為中央委副書記,陳文清為中央委常務委員會委員、副書記外,這兩屆公告中都提到了五年中,中紀委和各級紀委在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中央領導下,以鄧理論和「三個代表」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取得了哪些成績,今後要怎麼做,並表態要「為實現中共十八(或十七大)作出的各項重大決策和戰略部署提供有力保證。」最後一段還重申「各級紀委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胡錦濤為總書記的中央周圍」。

無疑,字數越來越少、隻字不提「習核心」和指導思想的中紀委全會公報,與當下滿天飛的傳言很是契合,折射的是中共高層博弈的激烈和中南海的不平靜。

眾所周知,中共高層黑幕隨著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2012年投奔美國領事館、薄熙來被拿下而被踢爆後,中共高層博弈開始趨於激烈和公開化。不過,在當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開幕式上,中共高層還是顯示了空前的團結:41名主席團常委委員中不僅包括了五任政治局常委,而且絕大多數均登台亮相。此舉無疑是為了對外展示中共「團結、和諧」的假象,為風雨飄搖的中共造勢,同時「打擊」境外勢力對中共內部分裂的「編造」的報導。

但「團結」的局面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十八大後薄熙來、周永康的謀逆,胡錦濤大祕令計劃被拿下,以及背後隱匿的江曾勢力,讓習近平意識到自己的權力正被架空,因此通過高調反腐,拿下了眾多江派高官落馬,並廢除了臭名昭著的勞教制度、推行依法治國。此舉為其贏得了中共內部改革派的支持和廣大的民心,讓江曾也感到心驚,江曾勢力一度遭到重創。

如果習能沿著這條路走下去,最終拿下禍國殃民的江澤民,昭雪冤案,並帶領中國走向民主之路,習將在歷史上留名青史。然而,其為了保手中的權力,且自以為保中共就是保自己的權力,因此一再與江派妥協,也未「直搗黃龍」,反而給自己造成諸多隱患。

十九大前中共高層再次陷入激烈博弈,但隨著雙方的再度妥協,十九大以習近平的「勝利」而告終:「習思想」寫入黨章,習人馬在中共高層占優,江派官員明顯式微,習手中握有了更多的實權,但中共高層權鬥遠未止歇。

「集權」後的習近平在十九大後開始釋放「左轉」信號,而且連續誤判,誤判美國,誤判世界,誤判自身,從而引發了與美國的貿易戰乃至今日美歐與北京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各個方面的脫鉤。尤其是中共武漢病毒所釋放的病毒,禍亂了世界,讓世界各國損失巨大,中共日益陷入孤立。此外,習當局加強意識形態上的宣傳,壓縮輿論空間,引發了很多人的不滿,加上三年來「動態清零」政策,更是讓國人怨聲載道,經濟崩潰。

可以說,與第一個五年任期相比,習近平在第二個任期的施政,為自己獲得了更多反對勢力。如果說,十九大前,習面對的主要反對勢力是江曾,那麼二十大前,習面臨的是更為巨大的挑戰。除了僵而不死的江曾勢力和因為利益受損的各級貪腐官員,曾支持他的體制內外自由派、改革派,很多「紅二代」,廣大知識分子等所謂中產階層,以及受疫情所苦的普通百姓,都對習深為不滿。這也就可以明白,二十大前關於習的各種傳言在海內外絡繹不絕,可以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關注習是否連任。

而應該是為了避免提前透露高層博弈的狀況,最新的中紀委全會公報才選擇了最短的方式公告。中紀委的閃避與中共軍方釋出的治軍不要「人治」等反常疏離習的信號,都在說明中南海已經和正在發生著不為外界所知的某些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