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陸金融系統危險信號:上百樓盤業主擬停貸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14日訊】今年以來,大陸眾多房企資金鍊斷裂導致樓盤爛尾的現象越演越烈,近期更是引發各地業主的「強制停貸潮」。外界認為,這是房地產行業風險加速向金融系統傳導的危險信號。

6月底,江西景德鎮恆大瓏庭全體業主發出一封公開信,指瓏庭項目自2021年1月開盤以來,已經售出900多戶,但建案已在去年5月底全面停工,項目監管資金耗盡。因多次維權無果,業主要求項目方在今年10月底前復工,否則將在11月強制停貸,保障自己的合法權利。

各地爛尾樓業主隨即紛紛效仿,聯名宣布強制停貸。因村鎮銀行無法取錢成為焦點的河南省更是重災區,至少有30多個爛尾項目業主宣布停貸。其中,逾期交房3年多的鄭州名門翠園目前仍全面停工,業主要求8月8日前全面復工,否則不再支付銀行貸款。

大陸吳律師表示,房屋預售按揭涉及業主和開發商的買賣關係,還有業主和銀行之間的借貸關係。法律層面上雖然有關聯,但互相不影響。

大陸吳律師:「他不供樓的話,銀行跟他還是會存在一個要他還錢的要求,你對銀行的債務會產生一定的法律後果。作為小業主來講,肯定不想這個坑越搞越大,自己今後更麻煩,還不如暫時先停住,先止住再說。至於說跟銀行的關係,以後怎麽追貸啊,怎麽起訴,那下一步的事。」

主動停貸很可能會被銀行起訴,個人徵信也將受到影響。不過,被逼上絕路的業主們,早有心理準備。

鄭州豫發白鷺源三期全體業主,在停貸告知書中說:「當我們的生存都是問題的時候,當我們感到絕望的時候,徵信也就是一個紙老虎,一個隨時可以扔到垃圾桶的枷鎖。」

吳律師表示,身處兩難的爛尾樓業主,選擇停貸也是無奈之舉。

吳律師:「只有把這個樓建起來之後,這事才能解套,或者說才能解困吧。所以集體行動一定對這個樓的復工以後,還是有好處的。我想應該大部分的業主都會選擇這種方式吧,因為這種方式對他們最有利。實質上它也是一種抱團維權吧。」

各地的《強制停貸告知書》,共同點都是業主要求所有相關利益方,包括違規放貸的銀行、資金監管不力的政府單位,和轉移資金的開發商等,共同承擔停貸造成的損失。

有北京律師向大陸媒體表示,爛尾樓和開發商挪用預售資金確實有直接關係。銀行沒有把資金打入監管帳戶,地方監管部門不作為,更進一步加劇了爛尾現象。

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房主他們肯定也有懂法律的,也知道實情的,所以把這個實情等於是通過這種形式告知大家,也使得大家能團結在一起,就大家有一個真正的是站在理上。這樣的話大家也能更能齊心去共同地面對這種事情。」

彭博社的報導稱,購房者不惜冒著影響個人徵信的風險拒絕支付房貸,突顯停貸風暴已然在影響大量的中產階級,並對社會穩定構成威脅。

資深媒體人黃金秋:「房產肯定是走的一個下坡的趨勢。這樣的話這個爛尾的房子比較多,作為不良資產增多,還有一個就是法拍房也會增多。那麽當然個人失信的問題也很嚴重。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很多的銀行也會因為房產的下滑,也會造成大批的中小銀行,也可能會產生這種破產的風險,就是引發金融系統的危機。」

花旗銀行的報告稱,截至7月12日,有22個城市的35個住宅項目業主要求停貸,可能導致高達830億美元的壞帳,大型國有銀行將面臨更大的抵押貸款風險。

另據網上流傳的各地「爛尾樓停貸匯總」,截至13日,有21個省、超過110個樓盤業主,決定集體強制停貸,涉及恆大、奧園、新力、綠地等多家知名房企和明星樓盤。

尤其是最近幾天,集體停貸集中發生,這也意味著這波停貸潮正滾雪球式的迅猛蔓延。

編輯/李明飛 採訪/林岑心、駱亞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