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5日訊】中共兩會這齣一年一度的「大戲」即將落幕收攤之際,有俄羅斯媒體抓住時機發文對中共兩會的制度、構架及其扮演的角色進行了分析,然後蓋棺定論稱:中共仍然在重複蘇聯共產黨的道路。

中共全國政協會議歷時11天後已於3月13日結束,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也即將與15日落下帷幕。當此之際,俄羅斯《生意人報》14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對中共兩會進行了分析和評論。

這篇文章直言不諱地指出,中共一年一度的「兩會」制度就是按照前蘇聯的那一套建立的,這兩個機構形式上看似西方的參眾兩院議會的「兩會」,但其實它徒具形式,不過是一出後台的陰謀詭計和勾心鬥角塵埃落定之後的前台表演,並無權作出什麼實質性的決定,其存在的目的「就是在根本沒有議員的情況下,給予所制定法律的合法性」。實際上從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掌權以來,還從未發生過政協和人大推翻了某個中共政權所制定的法案的事情。

該文稱,外界之所以還是會關注「兩會」,是因為可以通過會議上所透露的內容,一窺中國未來一年的關鍵計劃和可能影響經濟發展方向的新的舉措。

例如:中共國務院總理在今年的兩會上承諾,2019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目標指標將介於6%至6.5%之間,但該數字立即引起了一些西方經濟學家的懷疑,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佩蒂斯更直言, 「如果你考慮到中國各省和企業的『壞賬』數量,你就會明白,中國的GDP增長不可能達到6-7%」。

另一個例子是,今年的「兩會」特別關注了加強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顯示美中貿易戰對中方的影響遠超表面上所能夠看到的情況」。

不過對於中共治下的中國的政治走向問題,文章還是直言不諱地說,很多俄羅斯的專家都認為,雖然表面上有一些新變化,但實際上中共仍然在重複蘇聯共產黨的道路。

文章引述俄羅斯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亞洲學學院主任阿列克謝·馬斯洛夫的觀點評論說,「雖然所提出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出現了一些新的內容,但實際上,其宗旨和基礎仍然沒有變,那就是共產黨決定一切。」

有評論說,由於已經有了蘇聯共產黨倒台的前車之鑒,這給了中國共產黨以吸取教訓和繞過「地面坑窪」的機會,但由於其方向仍然未變,所以其結局也應該是一樣的。

就在俄國人以「過來人」的心態忙着給中共兩會蓋棺定論之際,中國的網民們也沒忘了給中共兩會做個總結。在兩會接近尾聲之際,一些吐槽兩會的段子和帖文為了逃避中共網管的封殺,「翻牆」到中國大局域網外來發表,有2篇亦莊亦諧的民間「兩會報告」,笑翻一眾網友,也引起讀者深思。

其中題為《盼望着,盼望着,三月來了!》的段子,套用了朱自清的名篇《春》,以近似呆萌的語氣描繪了中共兩會上,保安密布,眾代表委員們打瞌睡、講套話裝點門面的場景;諷刺了中共的官二代、富二代檯面上喊「關注民生」,檯面下「黃賭毒」的現實;還嘲笑了半個世紀從沒投過一次反對票的申紀蘭,以及代表委員們諸如「初中文憑以下的不能生孩子」,「呼吸新鮮空氣要納稅」之類的荒唐提案。

《他們就是問題,怎能解決問題》一文則開宗明義地指出,中共的兩會年年開,但數十年來食品藥品安全問題、老百姓的醫療負擔重的問題、養老問題等關係到每一個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問題卻從來不曾解決,而且事實是越改越糟糕——食品藥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觸目驚心;百姓醫療負擔日益加重,苦不堪言;教育改革越來越扭曲,學校成了「骯髒的衙門」;孤寡老人無依無靠;社會矛盾不斷加劇,不斷激化,惡性事件屢見不鮮。

文章一針見血地指出,代表委員們不能解決問題,是因為「他們就是問題本身」,「他們就是這個畸形社會的病灶」,因為他們的存在恰恰說明了什麼是「弄虛作假」,正是他們成為了社會問題的遮羞布,助長了問題的存在和蔓延。

文章批評說,這些委員代表們的心裏沒有人間疾苦,他們對社會上的嚴重問題,對困難群眾的所求所盼,對水深炎熱的危機程度視而不見,避而不談,而且年復一年無所改變。

最後文章說,何年再不見他們,才是天地改換中。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