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7日訊】【熱點互動】(1839)中共書面回覆美國 能否促貿易戰轉機?在G20川習會之前,各種有關中美貿易的消息層出不窮。週四(11/15),美媒披露中共已向美方提交一份書面清單,列舉中美貿易中可能的讓步。之後有媒體稱美國政府將暫停對另外267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計劃,但美貿易代表辦公室隨即否認。而商務部長緊接著又表示,美國仍計劃明年1月提高對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中共書面回復美國要求,是否能推進川習會達成某種協議的可能?川習會可能開出什麼樣的結果?而與此同時,美副總統彭斯在APEC會議期間針對中共提出的六條底線,又發出了什麼樣的訊息?

今晚美東時間9:30,本台熱點互動直播節目將邀請專家深度解析,歡迎觀眾朋友們屆時收看並參與討論。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11月16日星期五。

川習會在即,有關中美貿易的消息層出不窮,就在昨天,美媒披露,中共向美方提交一份書面清單,列舉中美貿易中可能做出的讓步。然而就在今天中午,川普總統在白宮說這份清單很長,但是他還是不能接受。而商務部長羅斯在昨天又說,在1月份對於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將按原計劃進行。

中共向美方提供書面清單,是否意味著貿易戰有轉機?川習會會談出什麼樣的結果?而與此同時,美副總統彭斯在APEC峰會上,針對中共開出的六條底線,又釋放出什麼樣的信息?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來做一些討論和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還有一位是夏小強先生,二位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夏小強: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在新加坡舉行的第33屆「東南亞國家協會」峰會(ASEAN),11月15日閉幕,美中關係與南海問題持續受到關注。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這次代表美國總統川普出席「東盟峰會」。彭斯強調:美國對區域的承諾「穩定且持久」,印太地區容不下「帝國和侵略」。外界認為,這是暗批中共在南海的影響力和軍事擴張行為。

就在中、美展開新一輪磋商之際,彭斯13日在新加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除非北京同意華盛頓的要求,全面改變經濟、軍事和政治行為,否則美國將對中國展開全面性的冷戰。

據「路透社」消息,北京就美方對貿易問題所提的要求及其它議題,已經向華府提出書面回應。

消息人士透露,所謂書面回覆,只是北京略加修改先前已提出的作法,像是提高特定產業的外國投資股權上限,但不包含華府尋求中共改變「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政策的具體承諾。

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沒有對「路透社」的說法做出回應,但承認雙方已經恢復高層接觸。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來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通過手機短訊,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互動的訊息都在屏幕上。

唐靖遠先生,我想先問您一個問題,我們看到這一次中共書面回應美國,可以說是相當罕見的一個行為,書面,我怎麼讓步我寫出來。我們知道就在幾天前,姆努欽和劉鶴通話的時候,好像要求中方給出讓步方案,但是中方拒絕了;結果2天之後,突然又給了一個書面清單。且不談內容如何,您覺得這樣一個舉動本身釋放出什麼樣的信息呢?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這個舉動本來是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我們可以觀察到它至少有三個方面的信息,第一個,我覺得他這個動作本身證明中共近期以來很少見的放軟身段,妥協的第一步,這是很重要的一步。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過去一直都是不願意提交書面回覆的,因為這個事關可以說是中共的顏面。

也就是說作為一個政權,你的經濟體制的改革條款的內容需要提交給另外一個國家來審查批准,所以這個舉動的本身就是說明中共是屬於理屈詞窮的一方,就是你是理屈的一方,因為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情,被別人抓住了把柄,所以你才會有這樣的舉動,我要來改正,把這個像一個檢討書一樣,我改正過來了交給你來過目,你看同意不同意,這是第一層意義。

第二個,我覺得我們看到在此之前,美國這方是一直也是比較強硬的,你要是不提出一個改革的條款內容的話,我們就不談判,而且這個是作為一個前提條件設在那裡的。而且我們看到川普本人也多次公開說,他說北京還沒有做好準備,或者他也多次說過不急於要跟中方進行談判。其實我覺得他這個表態本身就有點讓子彈飛一會兒的涵義在裡面,其實也就是一種含蓄的施壓的策略。

那麼對北京來說,如果他們不能夠抓住這次機會,在這個G20會議上跟川普進行一次有意義的會晤的話,他們很可能會失去在這個貿易戰一個非常關鍵,就是能夠改變貿易戰的態勢非常關鍵的一個機會,會失去這個機會。

所以我覺得現在我們看到北京做出這麼一個舉動,服軟了,我按照你的要求提出一個書面的回覆,它至少起到了一個作用,像一個敲門磚一樣,敲開了中美雙方能夠大家坐下來談判的大門,至於談的怎麼樣,那個是另外一回事,是後續的事情,但至少它敲開了這個門,起到了這樣一個作用。

第三個,我覺得中方為什麼它能夠做出這樣的舉動,它客觀上其實也說明中方很可能在國內和國外面臨的壓力已經非常大了,如果不是壓力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達到一定的限度,我覺得中方不會做出這樣的,就是會認為比較失面子的這樣的一個舉動。我覺得我們可以觀察到差不多就是這三個方面的信息。

主持人:夏小強先生,您的解讀呢?對中方這一舉動。

夏小強:我覺得從中共整體來講,現在已經11月份了,明年的關稅還沒有提到25%的時候,並且剩餘的2,760億的關稅有可能增加,在這個情況下,中國現在的經濟已經遭遇到很大的壓力,一方面是外資撤離,一方面股市下滑,人心惶惶,對於中共整體來講,它的政權已經受到了衝擊,所以這個時候它必須得拿出一個姿態來進行談判,這是中共整體方面。

作為中共的當政者習近平來講,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因為在中共政權遭遇危機的時候,其實我們看到在中共歷史上,中共政權遭遇危機,它做出一些重大決定的時候,往往都是因為當政者、當權者的權力受到了衝擊。比如在歷史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時候,就是因為他的權力受到威脅,他利用文革打掉了劉少奇為代表的一批中共的高層領導,其實這些都是中共的權力之爭。

那麼現在體現在中美貿易戰上,習近平現在因為在中美貿易戰之前,習近平執政的5年時間開始反腐打虎,他這種反腐打虎觸動了整個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團,等於說在反腐打虎這個過程中,所有被觸動利益的這些中共的高層官員都十分恨習近平,都想讓他下台。這個時候中美貿易戰一開戰的時候,這些利益集團的利益更加受到了打擊,這個時候如果習近平在貿易戰中沒有做出什麼舉動,處理不好的話,他的壓力也很大,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習近平也得站出來去進行談判。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舉動本身可能真的像二位說的,是一種服軟的表現,但是至於它的內容,又好像說並不是有特別大的心意,至少我們看到今天川普總統在白宮的時候說這個清單很長,但是他說我還是不能接受。唐靖遠先生,您認為他為什麼還是不能接受?

唐靖遠:因為我覺得川普是一個非常有主見的人,他看了這個清單以後,因為他今天那個表態說得很清楚,他是說有一個很長的清單,但是我不能接受,而且我覺得還需要加上四到五項重要的內容。

我覺得這個側面上說明一個東西就是,川普心裡是非常有數的,他一定有一個對這一次談判設定的一個底線,就是如果你能滿足我最起碼的底線,我可以視為基本滿意,我可能才會再確認你能夠達到我要求的情況下,我可能會,比如貿易戰我們會把它暫時降溫,或者暫時停止,或者怎麼的,那才能談的上是下一步;如果你沒有達到我這個底線,你其它的這些小來小去的,可有可無的一些東西,對他來說其實他並沒有興趣在這種環境下去談。

所以我覺得川普之所以他覺得不夠滿意,我覺得最關鍵的可能就是在美國他提出來的最核心的、關心的幾個問題上面,可能中方並沒有達到他們的要求,比如知識產權的保護、2025計劃,甚至包括涉及到一帶一路的,可能很多的中共向外擴張的,南海啊,很多問題,美國最關切的、最核心的這樣一些問題上,可能還有相當的距離,我覺得可能是這樣。

主持人:小強,您怎麼看這個內容到底有沒有什麼創新或者心意?

夏小強:我覺得是沒有什麼心意的,因為自從貿易戰開始之後,美國的談判的要求和底線一直放在那裡,就是我們常說的「3零2停1允許」,「3零」就是零關稅、零關稅貿易壁壘、零補貼;「2停」就是中共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性技術轉讓;「1允」就是允許美國在中國開設獨資的公司。其實這個底線一直放在這裡。

川普不接受我覺得主要的原因就是,美國要求中共做出的結構性的改變,中共基本上就沒有做到。

主持人:聽說這個清單有142項。

夏小強:我覺得它還是在一些枝葉上,一些不觸及中共這些結構性改變的事情上,做一些所謂的讓步,所以說這是川普不能夠接受的。

我覺得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其實中美這幾個月的談判,基本上是沒有共識的。因為談判的共識是什麼?起碼我們在一些最基本的問題上達成共識,比方說美國說中共不遵守國際規則,侵犯了美國的知識產權,中共連這個都不承認。它如果連這個都不承認的話,談何改變?談何達成協議呢?

主持人:它也不承認強破技術轉移。

夏小強:對,它完全不承認,它認為美國是在遏制中國的崛起,它不承認所有的美國對它做出的要求和指控,盜竊知識產權、技術轉讓,所有都不承認。在這種沒有共識的情況下,我覺得是川普是不可能接受的。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在這142項的回覆中,它可能還是沒有答應這些對美國來說最關鍵的條件。

夏小強:對,沒有觸及最根本的美國要求中共做出根本改變的東西。

唐靖遠:我補充一下。上一次的時候,我記得中美談判的時候,就有這142條這個條款,雙方有一個交涉。當時中方我記得大概表示可以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是馬上就可以照辦;第二部分是可以商量,至少是可以談。第三部分是談都不談,根本就不予考慮的。

主持人:當時是口頭的。

唐靖遠:對,大概它是分成這三部分,而且這個比例大概差不多就是3:1,就是每一樣差不多都是三分之一這個樣子。所以我覺得它這一次為什麼中方還是把這個拿出來,還在142項,而且我們看見至少媒體透露的信息,它沒有太多的細節。但是從它的概況看起來,它同樣還是把它分成了這三部分,也是這樣的。

但是為什麼美國現在說這三部分我們還是可以談?我個人的一個猜測,我覺得中方在以前的那個基礎上可能擴大了,加深了一些可以……。

主持人:可以做到的。

唐靖遠:可以做到的,或者是可以談的這個範圍,縮小了絕對不考慮、不談判的那個範圍,也就是說它這種改變只不過是一種技術性的改變,是一種技術性的妥協。它可能真正原則性,就是對中方非常看重的原則性,它們認為絕對不能夠考慮的、不能碰的那些東西,其實基本沒動。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川普認為不滿意的最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所以就是現在我們來看看美國這方面的態度,就是態度轉變。之前,就像唐靖遠先生說的,商務部長羅斯說了,在你沒有答應我們基本的之前,我們是不談判的。那麼現在川習通話,然後說可以談判,那麼現在特別是在交書面清單之後,外界在關注什麼呢?在關注說美國你這邊會不會不去加徵進一步的關稅,甚至減免關稅。

我們現在看到羅斯已經出面說了,說明年1月份應該增長到25%的關稅,還會照計劃。但是川普總統今天又說了,說如果談得好,那我們可能加徵關稅就不會進行。似乎美方發出的信息也是不同的,甚至矛盾的。那您覺得到底美方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談判策略?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的,我覺得美方的談判策略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我們可以把它簡單概括一下,叫作「聽其言、觀其行」,這個其實中國的一句老話。

也就是說,我覺得川普總統他掌握著整個談判的最終的決定權,那麼他一定是要看到中方在很多的關鍵問題上,就像剛才我們提到的,他認為的滿意的底線,有所實質性的改變,之後他可能才會做出一些相應的回應,比如說停止關稅,甚至撤回以前的關稅,都有可能,這個都是存在的可能性,這個是第一種策略,就是我覺得他會要繼續觀察。

第二個,也是中國一句老話,我們可以把它歸結為「橋歸橋、路歸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看見川普在處理朝核問題,和處理貿易戰的問題上面,他一直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該談就談,但是該打的還要打。就是他不會說因為我們好像可以談了,然後我就馬上釋放善意,我把一些就停止了。不會,他會繼續維持下去。

就像跟金正恩是一樣的。川金會會面,可以談了,但是他制裁,他反覆說我在沒有得到確信你已經有實質性的棄核的舉動之前,我對你的制裁壓力不會減輕。

那麼我覺得在中美貿易戰的這個問題上面是相似的。就是你願意談,至少中方拿出了一個清單,表面上至少是表現出了一個誠意,那麼我可以跟你談,不會說拒絕,我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這個表現出川普他的目的就是想要通過談判,就是兵不血刃,能夠達到目的當然是最好的,就是能夠改變對方。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並不矛盾。

唐靖遠:對,並不矛盾,他在談的同時,我覺得他會仍然繼續保持他的壓力,而且很有可能在談的過程中給你設立一個時間的範圍。我觀察你,如果你沒有達到,你沒有誠意,你是想要欺騙我,耍個手段什麼的,你只要超出了這個範圍,我可能馬上更嚴厲的制裁的措施可能就會接踵而來。這個是第二個。

第三個,我們看見彭斯的講話表現出來是一個非常強硬的,而且兩次講話可以說是一次比一次強硬。那麼反過來和川普的講話就形成一個對應,川普的講話我們看見至少近期表現出來都是比較溫和的,還是比較樂觀的,我一直期待著和中方達成一個協議,我還是很尊敬習主席……怎麼的。他釋放出來是一個比較溫和、比較樂觀的一種方向。

他們二者之間,我覺得他客觀上就形成了一種可以說是「軟硬兼施」、「雙管齊下」的,客觀上形成這麼一個效果。也就是說川普我覺得他使用的是一種「陽謀」,他是不太習慣使用那種「陰謀」,它不叫作陰謀。但是他確實是有陽謀的,就是我同樣也可以對你雙管齊下的軟硬兼施這種方式,但是我的目的是為了促使你坐下來,我們真正的達成一個公平的協議,我要的只是一個公平,也就是他的基點是在公平這個位置上面,這個出發點上面。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川普他的策略可以說是比較清楚的,就是並不複雜,一眼就能看清。但是你要不把他當真,你說你覺得他好欺騙,很可能會遭到他更為強烈的這種反應。因為川普,我覺得他過去的行為證明他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而且他手裡還有很多的牌,他有的是籌碼,就是這個意思了。

主持人:小強,您怎麼看到底他會不會像外界在關注的,減少它的關稅,特別是川普內閣中不同的人發出不同的信息,您怎麼看?是矛盾的嗎?

夏小強:我覺得基本上是不矛盾的,因為從現在媒體報導的信息來看,在2019年1月1日開始,已經加增關稅的2千億商品的10%加到25%,已經成為定局。現在和中方談判的,我覺得很有可能的就是中方能否達到延遲,川普下個2,670億美元的加徵關稅能否延遲的問題。

所以說因為在川普的團隊中有溫和派和強硬派,他們兩邊的這種不同的意見,川普會做一個中和的考量,拿出一個合適的談判策略。整體來講,我覺得這個談判策略是十分有效的,一方面副總統彭斯在戰略方面發出一個強烈的信息,強硬的措施;同時,川普留下了很大的談判餘地,我覺得川普的談判策略靈活、務實,是相當有效的。

主持人:其實說到副總統彭斯,我想問二位,等一下我們再分析川習會結果。彭斯這個非常值得探討,是因為二位說到這是一種策略,但是我個人的問題是,這是不是僅僅是為了達到貿易戰效果的一種策略,還是說彭斯真的,他講話那些內容是真正的要中共達到方方面面的?我不知道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

唐靖遠:我覺得彭斯的這一次講話,他有兩個比較突出的特點,第一個就是他第一次提到了「冷戰」這個詞,至少我覺得在美國高層官員在這樣一個重大的外交場合正式的把「冷戰」這個詞提出來,我覺得這是第一次,很引人注目的。

第二個,從彭斯講話的內容上講,他比之前在哈德遜研究所的那一次講話,他在內容上面其實有所擴展的。在哈德遜研究所,我記得彭斯他講話的主要內容主要是集中在經貿領域。

主持人:他也講到了人權和回顧了一下中美歷史。

唐靖遠:對,但是這一次我是覺得彭斯他提到了一個,他不是劃定了六條底線嗎?

主持人:跟我們稍微談一下這六條底線。

唐靖遠:彭斯他提到這六條底線,我記得他就是除了貿易,就是要解決中美之間必須解決這個貿易糾紛以外,還涉及到保護知識產權、停止強迫技術的轉讓、降低市場的准入,還有中共必須要遵守國際社會的規則,還有包括我覺得他是指的南海問題,他提到了在國際水域的自由航行的這個問題,以及包括中共不能夠干預西方國家的政治,這些內容,大概就是這麼六條。我覺得彭斯其實他提出這六條底線,有點相當於是一個最後通牒的一個味道,我個人是這麼看的。

也就是說我不認為彭斯他僅僅是把他,就彭斯和川普是把這些話當作一種策略來使用,好像是虛張聲勢的一種來給你施加壓力,我覺得不是,他們是非常認真的對待的。因為我覺得可以有一個佐證的跡象,就是在彭斯講話的同一天的時候,美國國會不是有出台了一個報告?

主持人:是。

唐靖遠:這個報告其實也是談到了中美經濟和國家安全的很多的問題,這個報告最後提出了26條建議,其中其實最重要的有10條建議關於中美關係之間的,它涉及的面也是非常的廣,和彭斯的這個講話很相似的,就是它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經貿的領域,它涉及到政治、經濟、文化、外交,包括軍事,所有的方面都涉及到了。

也就是說我覺得美國他們提到,就彭斯提到了全面冷戰,就是如果說中共再不改變,再不糾正他們這種流氓行為,那麼下一步面臨的就是全面的冷戰。這絕不是一個虛張聲勢的一種恐嚇,他們是在非常認真的在做出這個準備。

那麼這樣一來的話,我覺得對中國來說就面臨了一個問題,就是這一次G20會議我們知道是雙方的最高領導人,對吧?

主持人:是。

唐靖遠:習近平和川普兩個人親自出面來談了。如果說這一次的會談不成功,失敗了,那可以說以後雙方再有這樣的能夠,就是說由最高領導人坐下來解決問題的這種機會就比較是渺茫的,我覺得是這樣。

所以也就是很有可能這一次一旦失敗,中共可能真的會要面對全面冷戰的這樣一個環境,這樣一個結局。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中共可能這邊準備不足的。

主持人:是,小強您怎麼看彭斯的這個講話?特別是他甚至提到了說,他列舉的這些方面好像在川習會中都會談到,所以就不僅僅是貿易戰的問題了。

夏小強:對,中共在回應彭斯講話的時候很有意思,外交部的發言人華春瑩她說彭斯是代表個人還是代表國家?這是很可笑的。

主持人:代表美國政府。

夏小強:對,代表美國政府。這很可笑的,這常識嘛!因為彭斯作為政治人物,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他在公共場合所發表的所有言論都是代表政府的。彭斯這個發言實質上從更大的格局來看,它是代表川普政府的一個對中共的戰略的宣言。其實他把貿易戰已經提升到了一個對整個中共政權遏制的一個格局上來了,它包括軍事、外交、政治方方面面,所以它整個是一個戰略的宣言。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說您認為川習會的這個會談可能不僅僅是一個貿易上的關係,是不是在兩個國家整個戰略的定位關係上?

夏小強:對,自從川普上任之後,整個美國對中共的整個戰略發生了變化,已經變成一種對抗的關係了,現在彭斯的這個發言等於說是在川習會上,貿易只是一部分,它要涉及到整個的中美兩國的在意識形態,在整個各方面的一個對抗。

主持人:所以就是相當於在會議之前發一個警告。

夏小強:對。

主持人:那這個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說,我們來看川習會本身,唐靖遠先生,就是川習會,先談貿易方面,現在大家都在看說川習會有可能達成什麼樣的結果,也有很多人說這只是一個貿易框架而已,就是貿易的框架,那麼川普本人似乎表示比較樂觀。那在您看來,川習會有可能達成什麼樣的結果呢?或者說有哪些可能的結果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次這個川習會,我個人總體上來說,我不是太樂觀。因為我們從邏輯上講,任何談判它都有兩種可能,第一個就是談成功,第二個是不成功。

主持人:談崩了。

唐靖遠:如果是我們說即使這一次川習會能夠順利的談下來,雙方達成一個協議,我覺得它可能最多出現兩個結果,第一個就是習近平本人和川普的個人私人關係可能得到一些修復,因為之前他們,不是川普一直都把習近平視為是自己的一個朋友,是這樣來看待他,他是一直想維持這種私人關係。

主持人:後來曾經說過,不知道是不是朋友了。

唐靖遠:對,後來尤其是因為中方這邊明顯的開始出現一些干擾美國大選的一些行動,一些行為,而且這個矛頭是直指川普來的這種時候,那麼我覺得在川普這樣一個他比較重視一些傳統的這種價值觀的這樣一個人看來,他就會覺得你這些行為已經不太像一個朋友能夠做出的舉動,所以他說出了那樣的話。但是現在至少我覺得習近平能夠說是主動放低身段、放軟身段,來跟美國、來跟川普做這樣一個會談,我覺得這是對他們私人關係是有好處的。

那麼第二個就是說他們之間的這種談判,我覺得我比較看好像羅斯他所提到的這樣一個結論,就是說他們之間的這個會談可能最多也就是只能達成一個框架性的一個協議。

所謂「框架性的協議」,我的理解就是說他可能雙方只能是定下一些原則性的東西,就哪些你是可以辦的,哪些事我們是可以談的,哪些我們先弄清楚對方的想法,是你絕對不能夠退讓的底線在哪裡,就把這個弄清楚了,那麼詳細的細節當然毫無疑問是應該由雙方的具體的技術官僚他們去談很多的細節。

因為貿易戰它涉及到的是非常多的領域,金融啦、經濟啦,還有很多其它的技術啦等等各個方面的,都會涉及到很多大量的細節和條款,要談判出非常完整的一個協議出來,其實是需要相當的時間,所以這個也是需要經歷一個過程,不可能說由他們兩個人這麼一個有限的時間裡面就能夠說把這些事情都搞定。

所以我覺得這個可以說往好的一個方面去講;但如果說往不好的一方面去講,就是雙方要是真是談崩了,就是基點相差太遠,南轅北轍,尤其是在川普所要看重的那個底線,和習近平可能堅持的那個底線,雙方根本就無法去交談,如果是這樣的一種情況的話,那可能就是最壞的一個結果。

就是G20這次會談,一旦這個機會一失去,那麼我覺得美方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關稅的加碼,同時很可能我覺得川普會陸陸續續的按照彭斯所講到的這六條底線,以及很可能會採取向國會報告所提出的那十條建議一樣,在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的全方位開始對中共實行冷戰。

就是說他會出來一系列的這樣的政策。我相信川普總統應該是把這些措施都已經是準備好了的,因為如果他沒有準備好,我覺得他不會輕易的就接受習近平會面的這個請求吧。所以我覺得就是從兩方面來看,大概應該是這樣一個結果。

主持人:小強先生您怎麼看?先談談對川習會結果的分析。

夏小強:我覺得我不是太樂觀,我覺得很難達成一個讓雙方滿意的結果。即使說它是一個框架性的協議,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談成,那麼談成一定是讓美方滿意,讓美方滿意的前提就是中共按照美方的要求達成一個協議。

那麼如果中共達成這個協議的話,那意味著中共將失去對中國經濟的控制權;而中共一旦失去對中國經濟的操控的話,那麼中共政權也就岌岌可危了,所以在這一點上,中美雙方是很難達成協議的。那麼退一步講,中共現在達成了一個協議,那麼我很懷疑這個協議能夠執行嗎?

主持人:對,這是大的問題。

夏小強:中共歷史上所有的協議從來沒有它執行過的成功例子。所以說如果達成協議的話,在我個人看來,這就是進入了一個中共談判的框架和模式。

主持人:什麼意思呢,跟我們展開談談。

夏小強:因為中共最喜歡談判,中共在歷史上通過談判、通過欺騙,用中共的話講就是戰無不勝,一個勝利接一個勝利,它欺騙了國民黨,欺騙了世界貿易組織,欺騙了它所有的談判。談成了之後,接下來完全是不執行的。所以說現在川普政府也面臨了這個情況,即使退一步講達成協議了,我看不到任何除了制裁之外能夠讓中共去執行的一個方式和方法。

主持人:對於這一點,想問一下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美方提出了一個清單,其實很多人都在說,即使今天中共答應了大部分,甚至關鍵條款都答應了,答應了之後,美方如何去核實它有沒有履行它的承諾?如果像納瓦羅所說的,美方有相當一部分人不相信中共能夠履行,那為什麼還要談呢?或者先談一談他有沒有辦法去核實中共能不能履行這個承諾?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第一個,中美雙方提到的關於貿易戰的要求,也就是美方提到的要求,剛才夏小強先生已經提到那六點,「3零2停1允許」,這是美方要求最核心的內容、最關鍵的內容。

其實我覺得從這六點要求來看,可以說大部分都可以很快就能做得到。比如說關稅、降低市場的准入,就是能讓美國擁有自己的公司;比如停止強迫技術的轉移,包括非關稅的貿易壁壘,把它拆除掉。

主持人:比如說停止強迫技術轉移,如何去核實中共已經去停止了呢?美國政府要跟每一家美國公司去聯繫嗎?

唐靖遠:我覺得美國政府我相信他們應該是有這樣一套系統來進行跟踪和統計的。因為在此之前,美國政府為什麼他們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就是我們的公司在受到強迫技術轉移的威脅,或者我們的知識產權為什麼不斷的被中共盜竊、竊取?那麼他們一定是有這樣一個信息收集的系統。

主持人:公司可能也會報告給商務部。

唐靖遠:對,同時他還會有一些其它的手段。比如中共竊取機密,它有通過間諜的方式,也有通過黑客攻擊的方式;那麼美國的司法系統在起訴中共間諜的這些方面,他們的數量有多少?黑客攻擊的頻率和強度有多大?這些數據性的東西。包括中共對國營企業的補貼,補貼給的數據有多少?其實這對美國來說要獲取這些東西並不難。所以這些數據都可以作為客觀的標準去衡量,中共究竟在這些方面有沒有改善?我覺得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我想簡單補充一下,就是剛才夏小強先生提到中共不可信的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中美雙方不管怎麼談判、達成什麼樣的協議並不難,協議可以有很多種,可以達成一種歷史性的具有轉折性的實質性的重要協議;也可以達成一個比較沒有實質性內容的,只為了裝點一下、象徵性的外交性這樣的協議,都是可以的。關鍵的問題在於你能不能夠值得相信,會不會去兌現你的這個承諾。

中共我覺得由於它這個體制原因,我們都知道它最大的一個基因、最突出的一個特點就是靠「騙」才能夠生存的。剛才夏小強先生說的,我非常贊同。而且這一次中共我覺得為什麼它不可相信?是因為美方提出來的要求中方做出這種結構性的改變,實質上它會觸及到,它不僅僅是觸及中共的經濟體制,還會觸及到中共的政治體制。

因為據說在大陸體制內的一些智庫的一個圈子裡面,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共識。他們評估如果說,中方完全按照美方的要求去兌現所有的這些條款,最多2年左右的時間,中共整個的體制就會發生動搖。就是中共現行的政治體制,它們的政權就會發生動搖,這是他們內部的一個評估,由智庫人士評估的一個結果。

我不知道這個真實性有多大?但是至少它客觀上說明,中共高層內部他們非常清楚美國要求它做出這種經濟體制的結構性改變,對他們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樣的風險。所以他們為了要保它的政權、保它的紅色江山,他們絕對不可能去真正完全兌現答應的這些條款,去兌現美國提出的這些要求,我覺得這是這個政權注定的。除非這個政權解體,換了另外一種真正的正常人類社會的體制,它可能也許才能夠做到。只要這個體制在,我覺得他們就不可能兌現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很快讀一下線上觀眾的發言。有一位觀眾的短信發言說:「主持、嘉賓你們好,美國對中共提的國際公平貿易規則:3零2停1允許,如果中共能答應與做到,則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單從互聯網開放到不到搶技術中共絕不認可,讓它取消2025會出現2035、2045等;如果要取消國家資助,那國企、貪官、趙家人,還有什麼特權、維穩經費從哪裡來?共產政權就不攻自破了。美國對中共的貿易戰需要有禮有節,但是別忘了,中共韜光養晦二十多年,是最邪惡、最暴力的政權,這場對抗不會立竿見影,只有持之以恆的持久戰。」

那麼還有一位觀眾發言說:「習近平不跳出中共邪黨的框架下,做出啥讓步都沒有用!也不會真正做出實質的讓步。其實從深層次看,對習近平是一個抉擇的機會。」。

觀眾發言都很好,我想請問夏小強先生兩個問題,一個是這位觀眾說要做持久戰,問題是中方和美方如果拖的話,誰拖的起?誰拖不起?這是一個問題。還有一個問題,這位觀眾說,對習近平而言是一個抉擇。那麼到底中共北京當權者現在處於什麼樣的死局呢?

夏小強:好,第一個問題。我覺得從長期來看,美國是拖不起的。因為美國是民主制,總統任期現在只剩下6年的時間。那麼中共是終身制,中共就喜歡用拖的方式,拖不了就賴,然後拖到川普下台,所以我覺得從長期來看美國拖不起。

第二個問題,習近平當局現在面臨中美貿易戰是兩種選擇,一種是對抗到底,就是所謂的「左轉」,就是之前採取的措施。那麼這種措施會造成什麼呢?這種措施會造成中共整個川普的貿易戰對中國的經濟造成致命的打擊,然後造成中共高層內部的博弈激烈、內鬥激烈,最終中共整個也撐不了很長時間的。這是一個選擇。

另外一個選擇,習近平進行一個根本性的退讓,大的妥協。在這種情況下,那中共內部的頑固派和既得利益者他們是拼命要阻攔的,因為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失了,他們就是要向習近平發難,最終有可能把習近平弄下台。這個問題就問到這裡,就是在中共體制內,面對中美貿易戰是沒有出路的;如果要出路,只有在中共體制外找到解決的方式。

唐靖遠:我簡單補充一點。就是誰拖的起這個問題,我覺得它可能分兩方面。如果我們從川普和習近平各自所處的政治制度這種環境來說,當然川普更有利於速戰速決。因為川普的任期是有限制的,他最多也就是8年,而且中間還要再經歷一次連任的選舉。

那麼這個對中共來說,至少它覺得這次選舉可能是一個機會,也許還有這樣的可能,如果川普不能夠連任的話,那麼對中共來說就會得到一次轉機,甚至可能會度過這次危機都有可能,這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那麼對川普來說,的確他的時間有限的。

但是我覺得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講,如果川普能夠在他現在已經掌握的資源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持之以恆的,像剛才那位觀眾朋友提到的,他能夠在這個技術上就不要放鬆,對中共再繼續施加壓力,那麼整個中共政權,我們這麼說吧,它還能夠撐多久?還能夠拖多久?這個其實也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

因為我們看到事實上貿易戰演變到現在,川普僅僅只是在以關稅為主的牌,打了才這麼幾個月,大概半年左右,中共的經濟就已經出現了巨大的問題,股市的暴跌、產業鏈的遷移,以及大量失業人口的出現。中共自己都報導有740萬人返鄉創業,其實這都是失業人口,這還是官方報出的數字。那實質上如果貿易戰再打下去,這些都會出現引發巨大的社會危機。所以我從這個角度上講,其實中共可以說是更加的拖不起。

主持人:如果習近平真的做出大的妥協是否會激發黨內更大的分裂呢?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唐靖遠:我覺得這種分裂已經出現了。我們看見習近平在南下的時候這麼低調,而且不提鄧小平的名字,包括這次黨媒在他即將要談判的時候,又來炒作義和團等等,其實我覺得都是在給他施加壓力。

主持人:所以其實真的是進退兩難,也許在體制內真的是個死局。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