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0日訊】【熱點互動】(1836)川習會在即 中共已放棄2025計劃

美國中期選舉剛一結束,美國總統川普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共已經放棄了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本月初川普和習近平通話後曾表示,美中雙方將達成一項令美國滿意的協議。川普釋放的消息,讓人們更加關注月底將要舉行的「川習會」。那麼,中共真的會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嗎?美國政界的變化對川習會又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1月9日星期五,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美國的中期選舉剛剛結束,在第二天的記者會上,美國總統川普是語出驚人,他說,中共已經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

另外呢,在本月初,川普和習近平通話以後川普也說,美方和中方將會達成一項令美方滿意的協議。

那麼,中共真的會放棄「中國製造2025」計劃嗎?美國的政局已經發生了變化,對川習會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兩位評論員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先生,另一位是唐靖遠先生。兩位好。

夏小強:主持人好,大家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的節目歡迎您撥打熱線電話來參與討論,我們的電話是646-519-2879,歡迎您給我們撥打電話,或者是發送手機短信到短信平台,或者是在YouTube上給我們留言。我們今天的話題是川習會在即,北京會放棄2025計劃嗎?

那麼我們節目的開始,先來向靖遠先生請教一下,我們看到川普在這個記者會上說「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一個令人感到羞辱的計劃,我不知道這個2025計劃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會讓川普有這樣的感覺?向我們觀眾朋友先做一下簡單介紹。

唐靖遠:好的。其實「中國製造2025」計劃它等於是中共的一個製造業的升級計劃,也就是說按照中共官方的定義,它大概是要花費十年時間,也就是從2015年到2025年,用十年的時間讓中共治下的中國由一個製造業的大國升級成為一個製造業強國。

那麼這個計劃其實最先是在2015年的5月8日由李克強代表的中國國務院把它正式這樣發布出來的。那麼到今天為止,已經是幾年過去了,就是說這個計劃它已經投入了很多的一些資金,同時一些項目也進行了一種啟動。

也就是說這個計劃它本身可以視為是中共要擴充自己實力的一個核心計劃,它和中共一直在說的「一帶一路」那個戰略形成一個高低搭配。所以它其實可以說是中共視為最核心最關鍵的這樣一個東西。

那麼至於說川普總統他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說法,認為這個計劃是具有威脅性的,甚至是一種羞辱性。我覺得最主要原因在於這個計劃它的威脅性是在於它的實質是中共想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的高科技這個中心,這個首先是第一步要達到的。其次,它們想要使用類似於經濟侵略這樣一個手段去摧毀美國和歐盟這個市場,然後形成以中共為核心的一個高技術產業鏈,這個是它最終要達到的目的。

那麼當然你說這個2025計劃本身的內容,它沒有什麼問題,因為任何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發展產業升級、發展高科技這樣一個戰略計劃,這是很正常的。那麼這個計劃它的問題是出在哪兒呢?就是它的實現方式、實現手段。而中共這個製造2025計劃它實現的手段,它靠的是竊取知識產權、限制市場準入、強迫技術轉移,以及國家政府的非法補貼等等,它是用這些手段來實現的。

主持人:就是說不正當的手段。

唐靖遠:對。它這樣的一些手段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對美國……,可以說它是以犧牲了美國為主的這些西方技術強國的合法權益為代價來實現的。那當然毫無疑問,美國會把它視為是對自己的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的一個重大威脅。

那麼我們打一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好像是一個慣偷,他長期偷東西,現在他不但偷東西,他偷了警察的槍,就最關鍵的東西,然後他說這個警察局現在要我說了算,而且從現在開始起,什麼是偷啊、什麼是搶啊,這個定義要由我來下定義。那你想它的危害會到什麼樣的程度呢?其實我覺得它這個計劃起到的作用就是這樣。所以我覺得川普總統他所說的這個羞辱性,可能是有這樣的一層涵義在裡面吧。

主持人:小強先生,美國的中選剛一結束,川普就說出這樣的一番話,爆出這樣的一個消息,您怎麼來看待川普的做法?

夏小強:對。美國中期選舉一結束,川普就立刻釋放出中共的這個消息,那麼我們覺得美國的中期選舉事實上標誌著美國的政治格局和整個美國的內政外交要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那麼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其實是沒有達到中共預期的結果。在中期選舉之前,中共一直在干擾美國的中期選舉,試圖讓川普落敗,來挽救它因中美貿易戰造成的壓力。

那麼現在美國的中期選舉,雖然川普失去了眾議院的多數席位,但是我們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儘管共和黨和民主黨在美國的內政外交多方面都存在著很大的分歧,但是唯有在一件事情上他們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對中共,強力遏制中共,在對中共的貿易戰中採取強硬的措施和姿態,這一點達成了共識。

所以說對中共的貿易戰,如何解決中美貿易爭端,成為了川普接下來,特別是在外交方面,一個最重要的內容,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川普等於說直接提出來了2025計劃,而2025計劃也正是中美貿易戰中,美方要求中方做出改變的一個重要的內容。

其實中共之前在10月份的時候計劃召開中共的19屆四中全會,他們一直在推遲這個全會的召開,他們就是在等待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根據選舉的結果來做出一個對美國政策的判斷。所以現在在這個背景下,川普把這個事情拿了出來。

主持人:靖遠,我們看到川普當時是用了「已捨棄、已放棄」這麼一個詞,如果按咱們中國人的說話習慣,用了一個「已放棄」,那就是說這個事不是現在,可能是以前的一個某個時間,中共做了這樣一個放棄2025計劃。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您估計是不是在川普跟習近平兩人通話的時候,他們達成了某種協議?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其實是比較高的,但是我認為川普他雖然是用到「已放棄」這樣一個內涵,這個詞,但是我覺得實質上,我來理解這個事情它真正背後的因素應該只是一種承諾,也就是說很有可能雙方在川習通話的時候,就是習近平可能給了川普某方面,比如在2025計劃方面做出一些讓步和妥協這樣的一個承諾而已。

而且不排除就是說甚至習近平可能給出你怎麼樣去證明這種誠意,他得拿出一個實際行動。因為川普不會就是這麼簡單聽你說一說我就相信了,不排除甚至有這方面的內容。但是畢竟雙方他只是侷限在一個口頭的承諾,我覺得還不能夠說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協議。我覺得它應該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那如果他們兩個人通完了電話之後,那個時候川普為什麼不釋放這樣一個消息?為什麼非要等到現在來說呢?

唐靖遠:我個人覺得它可能有兩種因素。就是第一個因素跟選舉有關係,因為我們都知道在選舉之前,其實中美雙方多次就貿易戰有過溝通,而中方反覆的一貫的立場都是說在2025計劃這個問題上面是絕對不會談判的,不予討論的,就是這個事絕對不會退讓的,也就是說表現出來中方的態度是一種非常強硬的態度。

那麼如果說在這個時候,在選舉最後最關鍵的時候,突然釋放出來這麼一個消息,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轉彎,其實這個很可能它首先引起的不會是大家認為這是一個好消息,而首先會產生一種本能的質疑,因為這個彎轉得太急。甚至可能會懷疑是不是川普總統在耍一種選舉的競選手段什麼的。

因為我們看見實際的情況也是這樣,哪怕是在選舉之後,川普總統把這個信息釋放出來,我們看到現在主流媒體、幾乎所有的媒體對這個消息其實都抱有一種質疑的態度,對吧,很多的這個報導它都是認為不太可信,因為都覺得中共不太可能真正的去放棄這個2025計劃。也就是說這個消息它很有可能在選舉之前會造成這種,就是對川普這邊選舉可能會帶來一些不可評估的一些負面的因素。這個是一個。

另一個問題,我覺得是在選舉前期,我們看見美國司法系統對中共有一系列的強有力的處罰措施,比如說對江蘇國安廳一系列的間諜起訴案;還有就是對福建晉華公司的盜竊知識產權的起訴和制裁這個案子,包括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本人甚至公開發布會,這是比較少見的,說他們制訂了一個叫做「中國專項行動計劃」,要對中共盜竊知識產權要進行強有力而且是系統的反擊。

我們看到整個司法系統對中共連續釋放出非常強硬的反擊和遏制的一種信號,那麼這種情況下,如果川普總統突然出來說他們已經放棄了2025計劃,這可能會無形中給人一種像釜底抽薪的感覺。這是我個人的一種看法,我覺得有可能是出於這些考量吧。因為我們看到選舉之後,很快的,塞申斯本人也就提出來辭職,在這種背景之下,川普把這個信息釋放出來,我覺得可能它起到的作用會比較好一點。

主持人:小強您怎麼看待這個事?是中共真的要放棄了,還是像靖遠剛才提到的,說川普在設這麼一個局,就是說把中共給套住,到時候逼迫你必須要放棄,您怎麼看待這個事?

夏小強:這個設局倒談不上。川普在11月2日的時候發布消息說,他在11月1日和習近平有了一個比較長時間的通話,他們溝通的比較好,他說有可能中美之間要達成一個比較好的協議,美方比較滿意的協議。顯而易見,我也同意靖遠的觀點,肯定是很有可能他從習近平那裡得到了一定的承諾。

所以現在所謂的中共放棄2025計劃,並不是中共已經放棄了,而是他從中共那裡得到了中共要放棄2025的計劃的一個承諾。至於說能不能放棄?那是下面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一個內容。

唐靖遠:我補充一點。我覺得2025計劃,中共現在提出來,它為什麼現在會出現這樣一個轉折,這樣一個轉彎?我覺得跟貿易戰有直接的關係,其實不僅僅是貿易戰,我們看到現在川普總統在整個一段時間之內,對中共進行遏制是全方位的,已經打出很多的牌。

這種壓力造成中共事實上面臨了一個局面,什麼局面呢?2025計劃可以視為是中共的未來,但是中共當下的危機是更嚴重的,也就是說它是客觀上迫使中共處在了一個要二選一的局面,你究竟是要你未來的危機,還是要去解決你現在的危機?那麼毫無疑問,按照符合常理的兩害相較取其輕。

因為中共首先要解決的是眼下的危機,尤其是經濟的貿易戰引發的經濟危機是越來越嚴峻,我們看見股市,包括資本的外流,包括民營企業的恐慌,甚至還發生銀行擠兌等等這些事情,很多它反映出來中共的經濟,中共的實體經濟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習近平兩次在重要的會議上面提到「六個穩」,就可以反過來,其實它是六個方面都不穩了。我覺得它這可能是一個客觀的因素造成它被迫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做一個二選一,它寧可先放棄將來的這個問題,我們以後再去解決,再去談,但是眼下的危機我們要先搞定,我覺得它可能是這樣一種思路。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2025計劃對中共來說是意味著它的未來,如果真的是放棄了2025計劃,中共就不要未來了嗎?

唐靖遠:其實2025計劃對中共來說它意味著什麼呢?我覺得它至少是意味著兩個方面,其實我個人是不太看好中共會放棄,真正意義上放棄製造2025計劃,為什麼呢?因為第一個,製造2025計劃可以說是中共的核心計劃,剛才我們講了,它其實不是一個孤立的計劃,它其實跟其它的是相配套的,比如它跟「中國標準2035」是配套的,它和「一帶一路」形成一個高低搭配的,其實也是配套的。也就是說它就像牽一髮而動全身一樣,如果你現在就把2025計劃核心徹底的抽掉,很可能其它的配套的戰略性的東西都會發生改變的。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你就是從技術、操作的難度這個方面去看,我覺得它都是很難放棄的,這是第一。

第二個方面,我覺得2025計劃對中共最大的意義是在於什麼呢?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近些年,可以說這幾十年它的經濟發展模式其實一直都是靠一種比較粗放性的發展模式,靠著人口紅利、廉價的勞動力,以及對環境,以及對資源野蠻的不可修復的破壞式開採,它其實是用這種為代價發展起來這種經濟模式,造就了今天的經濟局面。

但是這條路可以說現在已經走到了盡頭,我們看見比如說環境的汙染、資源的破壞,已經可以說是基本到了極限了,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急需要進行一個產業升級,所以2025計劃其實就是中共在這樣的一個窮途末路的一個處境之下,它唯一的選擇,可以說是這樣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覺得中共對2025計劃其實可以視為一種依賴。

另外還有一大原因是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的政權能夠維持到現在,其實一直靠一個東西,就是暴力維穩,這種暴力維穩體制,中共事實上現在已經嚐到一個比較大的甜頭,就是高科技,用高科技在維穩系統的運用,對國民實施全方位的監控,這樣可以使中共在維穩方面把很多它們認為危險的因素扼殺在所謂的萌芽狀態,這個甜頭中共已經嚐到了。

所以從這兩個因素來講,我覺得中共是把製造2025計劃幾乎是視為它的救命稻草一樣的,對它是非常致命的、非常關鍵的一個東西。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講,我個人認為中共不太可能真正的去放棄2025計劃。

主持人:川普宣布這樣一個消息,中共方面有什麼樣的反應嗎?小強先生。

夏小強:迄今為止,中共官方沒有做出任何的正式回應,但是習近平在昨天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季辛格的時候,習近平其實也釋放一些,也是一個間接的回應啦,習近平主要意思就是說,他希望中美之間通過協商來解決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這個就是釋放了一個要談判,甚至可能要做出讓步的一個信號。

那麼他下面接著一句話是希望美國尊重中國所選擇的發展道路的權利。這什麼意思呢?中國的官方話語啦,黨文化下的官方話語。他的意思就是我們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我們這個制度是不會變的。其實綜合這些信息也是一個回應,就是我要堅持我共產黨的領導,社會主義道路,我們可以談判,在這個前提和底線下談判。

其實他這個話其實衍生出了中美貿易戰的一個實質,從表面上看,中美貿易戰是中共不遵守貿易規則造成美國一個巨大的經濟損失,那麼它的實質其實就是中共和美國這兩種制度、兩種意識形態的對決,體現在這種經濟層面。中共代表的就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共產黨的這套暴力維穩統治方式;美國代表的就是自由、法治、憲政、民主、人權這些普世價值。

所以如果中美雙方這兩種基本的制度和意識形態沒有一個根本的一個改變的話,我對中美貿易戰的結果是不樂觀的,我覺得中共無法從根本上做出一個改變。

主持人:我們知道美中雙方之前發生貿易戰以後,已經有了幾次這樣的決裂了,有過談判,中共都是毫不退讓,尤其2025計劃毫不退讓,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原因促成了它現在要做出這樣的一個承諾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問題,我的看法,首先要釐清一個概念,剛才其實我們已經有提到,中共承諾放棄2025計劃,和中共放棄2025計劃,其實它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這個是第一個。

第二個,中共放棄2025計劃,和中共放棄以它現在所推行的方式,我們剛才說盜竊知識產權,或者強迫技術轉讓等等這些非法的方式去發展2025計劃,也不完全是一回事。

所以我個人覺得中共它現在所提出來的、表現出來的,就是我們從川普總統這句話裡面得到一個信息就是,中共至少有所表態,對吧,就是北京方面是有所表態,他們願意放棄這個2025計劃。

我個人覺得其實嚴格的說它只是一種承諾而已。至於說這個承諾它只是表達了一種態度、一種善意,它願意進行,這個問題可以談了,以前它是絕對不談的,談都不談,那麼現在至少是可以談了。那麼談到什麼樣的程度,究竟會是什麼樣一個結果呢?我覺得還是尚待觀察,尚待討論的這個問題。

那麼至於說現在中共它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態度的轉變?我覺得跟幾個因素有關,首先第一個,我覺得是它在外部這種強大的壓力,因為我們看見就是從貿易戰開打以來,其實川普至少我覺得他出了已經是有四張牌,第一張是關稅牌,這張牌現在還在不斷地往上累加;第二個就是反間諜牌,就是剛才我們提到的江蘇公安廳、對千人計劃等等的這種處罰跟反擊。

第三張牌是技術封鎖牌,也就是以中興公司和晉華公司為代表的這種,就是以盜竊知識產權,他們這些企業都是2025的骨幹企業。川普這邊直接對這樣的企業去進行這種技術封鎖,瞬間可以讓他們處於癱瘓的狀態,這也是很厲害的一張牌;那麼第四張牌就是金融制裁牌,這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對中共那個中將,叫做李尚福的,對他個人實施的一個敲山震虎似的這樣一種制裁。

那麼這四張牌我們看到除了第一個就是關稅牌,中共做出一些其實都沒法對等的一些反擊以外,其它三張牌中共其實完全處在一種被動、挨打的這樣一個地位,它完全沒法還手,沒有還手之地了,也就是說這種外部的壓力給中共造成經濟、政治很多方面的這種壓力其實是非常大的,這是第一個因素。

那麼外在的因素、外在的壓力如果說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它一定會產生一個效應,就是讓它的內部產生分裂。所以我覺得習近平他其實客觀上也面臨了一個困境,就是說由於外部的壓力過大導致他在黨內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一個最有標誌性的事件就是,我們看見像以鄧樸方為代表的紅二代,因為鄧樸方,毫不疑問,他不只是一個人,他背後一定是一部分紅二代的勢力,可以說是公開站出來發出一種不同的聲音,對習近平他現在的所作所為等等。我覺得不管他對還是不對,這我們先不去討論,但是我們覺得客觀上它說明習近平在內部已經面臨著一種質疑,他在內部也面臨來自不認同他的一些做法的這種壓力。這個是第二個因素。

第三個因素,我覺得就是剛才夏小強先生有提到,就是美國的中期選舉,因為中期選舉的結果一出來,我們看實質上中共面臨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面呢?就是國會雖然掌控在民主黨的手中,但是民主黨現在可以說是比共和黨還要更加反共的,還要更加強硬的這樣一個傾向。

那麼中共它不得不面臨一個強硬反共的國會,同時還要面臨一個鷹派雲集的白宮,就是說它面對的是這樣一個雙重的局面,甚至可以說比川普,就是在這次中期選舉之前,單獨面對川普還要更加的困難,就是難度還要更大的,它面臨的是這樣的局面。

所以我覺得可能這些因素綜合起來促使北京它不得不去考慮,就是做出一個二選一的舉動,我們只能先顧到眼前吧,我覺得可能應該是這樣一個思路。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來接聽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是加拿大的齊先生,齊先生您好。

加拿大齊先生:兩位評論員說得很好,我非常同意。我說中共執政以來,它的承諾哪一個真正履行了?都是民主制度比較好的、有誠信底線的那一方輸了,它一次次騙人,一次次唬弄人都成了,最近它是有困難了。

主持人:好的,我們再來讀一下觀眾朋友的短信,觀眾朋友是這麼說,在川普總統徹底看透中共邪黨的本質,在這樣的條件下,中共邪黨也發現人家都看清了它,國際社會主流都不喜歡它、討厭它,在這種情況下就看習近平的見識了,是死抱著邪黨還是徹底拋棄它,還是那句話:順天者昌,逆天者亡。

那麼我們請小強先生做一下簡要的回應,就是說剛才這個觀眾提到了中共做了很多的承諾都沒有兌現。

夏小強:這其實也是下面我要談的,就是中共到底會不會放棄2025計劃?就是說2025計劃到底是個什麼呢?它不是所謂的我們經常在中共媒體上說的,它牽乎什麼中國的國家利益,2025計劃也不是一個富國強民的計劃,它是中共用來控制中國經濟的一個工具,為什麼呢?現在中共的統治就維持在對中國經濟的一個持續的增長上;中國經濟一旦出現問題的時候,中共它所謂說的,它執政的所謂合法性也就沒有了,所以說它要維持政權的穩定,它就要做2025計劃。所以說2025計劃現在已經遭到美國強烈的這種制裁。

中共在歷史上用這種欺騙的方式欺騙了國民黨,當時和國民黨統治時期許下的許多美好的諾言,沒有一樣能兌現,結果最終打敗了國民黨;中共入世的時候,所有的諾言現在全都沒有兌現。所以說中共什麼都可以變化,中共的理論、中共的觀點、中共的政策,它都可以隨時發生改變,今天資本家就是反革命,明天資本家就可以入黨成為三個代表。所以中共根據它的需要它可以千變萬化,所有都可以變化,唯有一個底線是不會變的,就是維持中共的統治,中共所有的動作都在圍繞這一點。

如果2025計劃牽乎到中共的政權安危的時候,那麼它一定不會真正的放棄,但是它可以在表面上簽下任何對方滿意的協議。比方說,當時中共加入世貿的時候,朱鎔基就說過嘛,我們協議可以簽,不行,那我們可以不執行嘛!確實,中國現在不執行這些東西。

所以中共現在採取的方式就是什麼方式呢?一個是拖,在中期選舉之前它一直在拖延,拖到現在無法往下拖了,無法往下拖的一個原因,剛才靖遠已經談到了,內外交困,內部,高層激烈的權鬥,外部,整個川普貿易戰的壓力;拖不下去的時候,中共第二個方式就是騙,先拖後騙。它很有可能將來在未來的談判中口頭簽下一個讓美國滿意的協議,但是能否順利按照這個執行?我是深深的表示懷疑。

主持人:就是說這個還是成疑的。那我們再來接聽一下加拿大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我認為川普總統在針對中共的紅色共產惡魔,在過去20年來,中共充分利用西方政府和民間徹底綏靖主義這個大環境,成功地使西方陷入一個無比嚴重的紅色災禍中,各方面都這樣,在貿易各方面都想雙贏。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我們再來讀一下觀眾朋友的短信。這位觀眾朋友說:川普對中共的了解也許還在皮毛,中共是不會放棄2025計劃的,只是目前雙方貿易戰僵持不下,中共口頭的承諾而已。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觀眾其實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中共的可信度的問題。剛才夏小強先生已經舉了一個例子,就是關於中共入世以後對世貿的協議的這種承諾,其實它到現在從來都沒有執行過的。

還有一個最近的例子,就是在2015年的時候,習近平當時訪美和奧巴馬就有達成過,就是關於停止進行這個,叫作「黑客協議」,就是中共這邊答應說不再對美國進行這種用黑客行為來竊取商業機密等等,這樣的一個協議。那麼其實我們看見2015年到現在也不過才3年的時間,而現在中共的這種通過網絡黑客的攻擊來竊取機密的這種行為可以說是越演越烈。

也就是說它事實上這是中共一個體制性的行為,就儘管習近平他本人可能去答應簽下了這樣一個協議,但是中共這種體制決定了它就是一種破壞性的體制,它不可能去停止它以前,因為中共它從它的起家開始起,它之所以能夠生存的因素,它就是靠偷和搶,這個是它與生俱來的帶來的這種基因,它不可能改變這種東西。

我覺得還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關於2025計劃,它其實嚴格意義上說它是中共的高科技計劃,它其實不是中國的高科技計劃,我覺得這二者之間其實也是有差別的。

主持人:有什麼差別?

唐靖遠:對,因為我們一直在,就是多次有跟大家討論過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和「中國」其實不是一個概念。中共其實它現在為什麼看中這個2025計劃?它唯一的目的它是不變的,就剛才夏小強先生提到的,它就是為了保它的政權而已。

那麼我們都知道中共體制它其實是一個邪惡的體制,中共它現在要強力維持2025計劃,它的目的只不過是想要保住這個掠奪性的奴役民眾的這樣一個體制而已。從這個角度上來講,這個計劃它恰恰對中國人、對中國民眾來說其實是有害的。

因為我們從一個很現實的例子都可以看出來,如果中共它不採取這種偷啊、搶啊,就是一些不道德的非法的方式去發展,如果中國真的就是以一種正常國家的這樣一個方式去發展,從二戰結束到現在已經是有70多年的時間,那中國可能早就已經,要按照中國人們這樣的勤勞和聰明,早就發展成一個發達國家了。

我們看見你說像日本也好、德國也好,都是戰敗國,他們確確實實是真的從二戰結束以後從一窮二白這樣一個,因為戰敗嘛,完全是一個沒有什基礎的,一個破破爛爛的一個國家,幾十年時間,你看現在日本和德國它其實已經發展到了可以說在技術上面和美國幾乎是並不遜色的這樣一個水準程度上。

那如果說中國也有這樣的一個,如果中國沒有共產體制這些折騰,是吧,沒有共產體制對中華民族的這種危害,那這幾十年的時間中國早就發展起來了,早就不會是現在這種樣子。反過來說,就是說中共所實現的現在所謂2025計劃,它實質上是扼殺了中國人、扼殺了中國謀取正當的發展自己國家、發展自己民族產業的這樣的一個機會,我覺得這是它的關鍵所在。

主持人:但是我看到有這樣一個消息說現在中共不提這個2025計劃了,改叫「中國標準2035」了,我不知道這二者之間有什麼樣的連繫?

唐靖遠:其實這二者之間我覺得它其實有一個因果連繫。2025計劃跟中國標準2035計劃,它其實是一個前一個後。也就是說2025計劃的目的它是在於中共想要把它自己打造成為一個技術強國。說白了,就是把偷來的技術,不管是偷來的、搶來的技術,把它本地化,然後在本地落地生根以後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和產業鏈。這個是2025計劃要達到的目的。

那麼這個中國標準2035計劃它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要在2025計劃這個基礎之上更進一步,也就是不僅僅是要自己的這個產業鏈能夠達到獨立不依賴於西方發達國家,同時還要拿到高科技的話語權和解釋權,反過來讓西方國家來給中共打工。其實這個就是中國標準2035計劃它真正要達到的目的。所以這二者之間我覺得它其實是有一個因果關係在裡面。

主持人:小強,我們看到最近就是說中方像習近平、王岐山都在不同場合講話,兩個人都提到了願意跟美國談,但是就是要不衝突、不對抗去協商解決。但是仔細觀察他們兩個人的講話還是有一點的區別,我不知道您怎麼看他們的這種表態?

夏小強:是有區別的,習近平的講話是在進博會的發言上,習近平作為中共的最高的領導人,一方面這些官方的語言,他面臨著一個中共內部強硬派勢力的壓力,他的講話相對來講就顯得強硬一些,有點示強。而王歧山參加的是一個論壇,新加坡的一個論壇,王岐山的講話就相對來講是比較放下了身段,一些用詞都是要合作啊、要共贏啊這些詞。

但是很有意思的一點是,王岐山在講話中還強調了一點,就是說我們要反對反全球化、單邊主義,我們要推進全球化發展,什麼意思呢?川普是反全球化的,川普上任之後所有的政策,經濟上面的、政治上面的都是反全球化的。而全球化幾十年來,中共在這幾十年來是中共坐大,中共在全球化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中共的全球化其實就是一個中共向全世界滲透和擴張的一個過程。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還是剛才那一個話題,中共的兩個最高領導人,王岐山等於是實際的二號人物啦,他們兩個人釋放的信息還是底線不變,我們堅持中共的這種統治和領導,我們可以談判,僅此而已。這可以說是一個唱紅臉唱白臉啦。

主持人:靖遠先生,我們看到川習會要在這個月底舉行,那現在美國的這個政治格局已經發生了變化,我不知道現在的美國政局對這個川習會會有什麼樣的一個影響?

唐靖遠:我覺得其實美國現在這樣的政局要在這個背景之下來和中共如果真正達成一個協議的話,我覺得難度其實是非常大的。或者說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它即使能夠達成協議,但是它最後執行的這個情況究竟會怎麼樣?我個人是不太樂觀。

為什麼呢?其實我們可以大致參考一下,就像當年川金會,就是朝核危機的時候,川普和金正恩同樣是很順利的在新加坡舉行了會面,而且雙方達成了協議,整個氣氛也都非常的友好。但是我們看它最後的結果是什麼樣呢?這個川金會之後,我們看見朝鮮在去核這個問題上實質上的動作,也就是它實際執行的這種程度其實是不樂觀的。

我們看見中間過程有很多的反復,朝鮮這邊不斷地在要價,然後川普這邊也是不斷地有跟他們繼續在施加壓力啊,同時還牽扯到中共這邊的因素。一直到前不久,朝鮮都還在發出威脅說你要是再不結束制裁,我還要繼續擴充我的核武器等等。

也就是說你從簽署協議到它最後真正的去執行這個東西,徹底的去落實這個東西,我覺得它其實還有非常大的一個距離存在的。所以這個背後它其實都涉及到很多力量的交錯的這種博弈的存在。

我覺得川普總統應該是對這個有所準備的。因為我們看到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就是對中共最強硬的這樣一個官員,他今天就出來表態嘛,直接就說中共不可信任。所以我覺得這個至少從一個側面說明川普總統對這個是有思想準備的,就是對這種局面。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小強先生,就是說如果這個川習會兩個人達成了一定的協議,這個貿易戰是不是就要結束了呢?

夏小強:我覺得川習會是不可能達成太具體的協議的,如果兩個人見面只是形成一個大致的框架,具體的談判還將在隨後雙方的談判中進行。但是即使川習會達成了一個協議,我對貿易戰的結束不抱樂觀態度。我感覺中共不會真正的去執行所有的協議,它為了維持它的政權,它將要採取別的方式,沒有2025,會有2035、2045,中共為了維持政權絕對不會真正改變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感謝您的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