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13日訊】北京最近展開的整頓天際線運動,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宣告暫停, 消息被大陸媒體報導後又遭刪除。中共這種朝令夕改的行為,讓外界大跌眼鏡。評論認為,這正說明中共這種靠拍腦袋做決策的人治的尷尬。

據大陸媒體報導,12月11號,北京海淀區城管理委已經下發暫停拆除廣告牌匾、天際線的通知,並且說已經拆除需要重新設置的,經報批後可以實施。

拆除天際線運動的根據,來源於今年9月30號北京市城管局新出台的《北京市牌匾標識設置管理規範》。

對此,網友寫道,「煤改氣禁燒煤禁不下去了,暫停了。拆廣告牌亮天際線拆不下去了,暫停了。中共這種靠拍腦袋決定的朝令夕改,不負責任,全球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三個國家了,第一是朝鮮。」

11月27號,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等3部門發布通知,全面清理所謂不符合規範要求的建築物屋頂、牆體上的廣告招牌,以打造「視覺清朗」的城市天際線。

12月8號,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宣稱,天際線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效,拆除了1.4萬塊各種招牌標誌。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認為,北京拆除天際線與驅趕低端人口等,都是一場運動,體現出了中共公權力的傲慢。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大千世界是千姿百態的,豐富多彩的,整齊劃一只能是軍營或者是監獄,城市建築不可能是千人一面。城市招牌是城市獨特的風景線,現在一紙命令就取締了,對民生造成很大的困擾,當然就引起各界的反彈,這樣一來形成了很大的輿論壓力,所以官方幹到一半,就不得不停止。」

華頗認為,現在中共的運動之所以不能像毛時代一樣一條道走到黑,與中共不能完全控制輿論有關。

華頗:「進入了網絡時代,人們有自己發聲的渠道,這樣一來對中共來講挑戰很大了,與人們這些年啟蒙也有很大關聯,與人們公民意識的增強,權利意識的增強也是分不開的。」

旅美時政評論員藍述認為,暫停拆除運動,是因為中共的政策從來不都不是出於民意,發展到今天,官民之間的矛盾達到了空前的程度,中共為了苟延殘喘,不得不讓步。

旅美時政評論員藍述:「因為大家很多人都積著一肚子的火,大家都想找一個渠道去發洩,他心裏不平,他也要多說兩句,在加上網絡的存在,每個人都多說兩句,那這個輿論的反應很快會升溫,即使是中共如此強大的一個獨裁政權,意識形態破產之後,它很多東西很快就搞不下去。」

在這場拆除運動中,不但涉及到普通商家和企業,連光明日報、農業大學、中共軍方304醫院等中共官方招牌也一律拆除。

不過,這場運動不但遭遇了《人民日報》等黨媒的炮轟,連中共最高檢主辦的《檢察日報》也在12月10號發文質疑這種行為違法,說北京城管局的方案,不是法律,連法規、規章也算不上。

不過《檢察日報》的這篇文章很快就被刪除了,12月11號,《檢察日報》又改口肯定拆除運動,稱清理建筑物頂部牌匾標識應依法區別對待。

大陸經濟學家楊佩昌認為,這次暫停天際線除了民意反彈太大外,還涉及中共內部的博弈。

大陸經濟學家楊佩昌:「在博弈之中這是一方面,當然也有一些有良知的人他也看不過去,他也希望你做事情要講點規矩,走法制渠道。因為驅趕低端人口,或者說媒改氣,都是低端民眾,它可以顧慮少點,拆除廣告牌涉及到這些利益群體,盤根錯節的。」

大陸經濟學家楊佩昌表示,中共的做法與西方社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西方社會,哪怕是在社區的商業區新進商家都要居民投票才能通過。

採訪編輯/劉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