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今日點擊】揭中共六四大陰謀:軍人是被誰打死的?

焦點直擊:八九六四親歷者王工石先生訪談(下)

紐約時間: 2013-06-05 12:45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3年6月5日訊】【今日點擊】(1617-2)六四木樨地一個軍人倒在我懷裡:北京市民抗暴被中共說成暴徒襲擊解放軍。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飞鸽 2013-06-06
受够了中共的欺压,谁要收留我!我将死心跟随、、、、183 70 70 9076
张华 2013-06-06

2013-06-06 01:09:11中國人的悲哀,一定記住。覺醒吧!
林信舒 2013-06-06

“六四”只身挡坦克的王维林。(图片来源:六四档案)
《天安门屠杀》:四分钟的天安门屠杀记忆
文:杜斌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2013年06月06日讯】数百至数千不等的市民和学生,已遭到了屠杀。
大搜查、大逮捕、大清洗和私刑处决,已全面下手了。

在天安门城楼东侧,长安街。

6月5日11:58,排成纵队的18辆坦克,向东驶。

一个身着白色衬衣、深蓝长裤的年轻人来了。孤单的他,挡住行驶中的第一辆坦克。

在震耳欲聋的坦克轰鸣声中,他对坦克驾驶员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在百米远的北京饭店,依托房间的阳台,捕捉天安门广场动态新闻的一些境外的职业摄影师和电视摄像师,把他们镜头的焦点对准了他——世界近代史上最著名的影像之一——坦克人——从此诞生了。

没多久,烙印着他拦阻坦克的影像的胶片,从严密的封锁下传播到全球。他掳获了无数人的心灵。他成为一个个体生命向暴虐政权咆哮以及全球反抗压迫的象征。

美国《骑士报》记者路易斯∙M∙西蒙斯(Lewis M.Simons)写道:在极度残酷的四分钟时间里,这个勇气盖世的人挡住了一队坦克。他让坦克里面的士兵认识到,杀死一个单枪匹马的人要比杀死成百上千的人难无数倍。

周一(6月5日)中午11时58分,18辆坦克隆隆驶离天安门广场。此前的那个夜晚,它们曾碾过相互拉在一起的学生,景象恐怖得令人难以置信。

领头的坦克靠近了广场东侧与长安街相交的马路,坦克上漆着暗褐的伪装色和人民解放军的金边红星军徽。

一个身着棕色裤子和白色衬衫的人从那个角落漫不经心地走进马路,走向那条画在街道中心的黄线,那里就在坦克前进的路线上。

这个人叉开双脚跨在在线,屹立不动。

领头的坦克慢了下来,停住了。跟在后面的坦克也停了下来。巨大的坦克引擎咆哮不止,燃烧柴油的浓厚灰烟污染了空气。

领头的坦克转向自己的右边。

这个人转向自己的左边。坦克转向自己的左边。这个人转向自己的右边。

就这样,街头出现了一段诡异至极、不可思议的舞蹈,一个人与一只机械巨怪跳起了死亡之舞。

坦克停在了原地,活像是一个出了故障的机器人。这个人爬上了坦克正面的巨大平台,爬上了坦克的炮塔。他站在那里享受这一光荣的时刻。他是坦克的征服者。

站在路边观看的男男女女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接下来,他们爆发出欢呼和掌声。

准备停当之后,这个人跳下坦克,站在坦克的左边。

坦克开始转向,他再次闪到了它的前面。

这一次,情形似乎不再有任何疑问:坦克驾驶员将会用致命的履带将他碾碎。

还好,其它一些人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们冲上前去,拖着他们的同志走进了侧面的街道。

中午12时02分,坦克继续前行。之前的4分钟时间里,凭藉不屈的灵魂,一个人战胜了中国统治者的战争机器。

但中国的统治者认为,坦克放生他,是基于仁慈。党的喉舌中央电视台说:“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

但是,不能阻挡的,是他激励了全世界:任何残暴的国家机器,都不能撼动人类追求自由和尊严的勇气。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看过他的面孔。他留给世界的只是他的背影。这背影将铭刻在一代人甚至数代人的记忆中。

后来,他生死难定。

据传讯息有三:一是,这名年轻人被便衣士兵保护性架走,他逃脱后,又去拦截坦克,遭到碾毙;二是,他被混迹在人群中的便衣警察逮捕,后被中共下令秘密处决;三是,同情他的人将他带走,他很快隐匿在人群中不见了。他对自己的所为保持了沉默。

他永远消失了。

但他将永远折磨着关心他的下落的人们。

美国《时代》杂志,将他称为“无名的反抗者”,荣膺为二十世纪伟人之一。作家比科•伊艾(Pico Lyer)在文中写道: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除了近邻之外,没有人读过他写的文字,也没有人听过他说话。即便是在他现身世界各地的电视屏幕一小时之后,仍然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事情。

但是,1989年6月5日站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这个人,挡在一队坦克前方的这个人,或许给全世界留下比孙中山还要生动、还要深刻的印象。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他这个自我超越的完满时刻,看到他的人比看到过温斯顿•丘吉尔、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詹姆斯•乔伊斯的人加起来还要多。

不分语言,不分年纪,任何人都可以即刻领会他这个仅有时刻的意义。即便是不能阅读的亿万民众,以及那些从未听说过毛泽东的人,也可以立刻理解这个“坦克人”的所作所为。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穿着便裤和白衬衫,手里拿的似乎只是他购物的成果,就这么站在一辆步步逼近的坦克跟前,坦克后面还跟着总数17辆的一长串坦克。坦克转向右边,他转向左边去挡住坦克。坦克转向左边,他又转向右边。接下来,这个无名的旁观者爬上那部战争机器,对驾驶员说了些什么,在我们看来仿佛是:“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就因为你们的到来,我的城市陷入了混乱。”

一个孤立无援的平凡百姓勇敢地面对战争机器,面对武力,面对以逾10亿人口冠绝全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施加的全部重压,与此同时,所有那些势焰遮天的国家领袖仍然和往常一样,躲在人民大会堂的深处。

偶然的情形之下,历史会出其不意地把自己伪装成寓言,而中国这个极度泯灭个性的国家,经常在大规模制造醒目象征符号的活动中居于领先世界的地位。此时此刻,这个公然对抗坦克的人挺立在长安街上,挺立在离紫禁城的天安门只有一分钟路程的地方。

这个行将结束的世纪的下半叶已经被一个势不可挡、无法控制的想法所笼罩:在这个奥本海默之后的核子时代,单一个体的情绪乃至狂想都可以在一瞬之间毁灭大半个世界。然而,这个人站在坦克跟前的影像却展示了前述黑暗现实的另外一面:在这个联系越来越紧密的世界里,一个普通人的行动也可以在一瞬之间照亮整个世界。

从此,他成为世界知名的匿名男子。

他在自然界消失了。但他在人类历史中永远留下了。

(节选自杜斌编《天安门屠杀》;责任编辑:郗古韵)



“ 领头的坦克转向自己的右边。这个人转向自己的左边。坦克转向自己的左边。这个人转向自己的右边。
坦克停在了原地,活像是一个出了故障的机器人。这个人爬上了坦克正面的巨大平台,爬上了坦克的炮塔。他站在那里享受这一光荣的时刻。他是坦克的征服者。

站在路边观看的男男女女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接下来,他们爆发出欢呼和掌声。”

看到这里,我老泪纵横。我想,如果是我,我会这样吗?应该不敢。我恐怕也只能像站在路边观看的男男女女一样。我又想,如果当时站在路边的人们也站出来,和孤身男子手挽手站在一起,情况又会是怎样?

人呵,中国人呵,请和我一样的思考吧!

没有愚民便没有愚民政策。中国的统治者是被我们人民惯坏了呀。

福州林信舒

匿名 2013-06-06
六月六日,淩晨二點二十八分!站在陽臺上,下了一天的雨,停了!天空到大地一點兒聲音都沒有!靜,出奇的靜!老爸說:也許老天在悲傷!
匿名 2013-06-06
1、我們城西,六四之前的幾天,外地的士兵就開過來了,早上我去上班,一路上看到那麽多士兵!因年紀小,膽子又大,停下來去問坐在路南的當兵幹什麽來了!幾個大人也幫腔!士兵都不講話,抱著槍,坐在地上!路北的士兵都是在卡車上!後來聽說上面傳令讓他們到北京拔麥子,可當時北京城就連郊區都快找不到麥子了!拔什麽麥子啊!2、我2001年遇到一個人,她說六四時,電視中說有一個軍官被老百姓打死了,她說那是胡說八道!事實上,是那個軍官當時想爬上軍車,結果車子開動了,他掉下來,被軋死了,就死在這個人的面前!我并不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中共的謊言還有多少,會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