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义工:天要灭中共 赶快退出其组织!

作者:陈希

前不久,一位大陆男士接到三退义工的电话,误以为义工是在“ 搞政治”。义工耐心地告诉他:中共颠倒是非,迫害善良, 引发天怒人怨,必遭天谴。男士在义工入情入理的循循善诱下, 终于分清善恶,愿意退队保平安。

劝退是在救人 不是在“搞政治”

那天,三退义工郭女士接通一位大陆男士的电话,告诉他:“ 我们入党团队都要发誓,说为党献出生命。那一旦应验的话, 对我们可就不好了。”请他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平安, 废除不吉利的誓言。

男士说: “我不相信这些。”

郭女士知道他有所顾虑, 问他知不知道2001年天安门自焚案是共产党栽赃陷害法轮功的?

男士说不知道,还警告郭女士:“宣传反共产党的,那不得了, 要是在国内,那要(被)抓起来的。”

郭女士请男士分清好坏善恶,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有人权, 无辜被共产党迫害,还不反迫害吗? 讲真话让人知道事实就叫反党吗? 并说明天安门自焚案如何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证明是中共造假的。

男士还是固执地说:“不管事情真假,在中国境内地盘上, 有人要说共产党的不是,宣传对国家不利的……”

郭女士当即告诉他: “党、国是两个概念,党是轮替的,中国是永远存在的, 我们要爱国,不是爱党。中国五千年文化悠久历史, 我们都是黑头发、黑眼珠和黄皮肤,我们都是炎黄子孙, 不是马列子孙。”

“共产党始祖马克思年轻时加入撒旦(魔鬼)教, 他死后是埋在英国的伦敦高门墓地,邪教举办黑色仪式的地方。”

男士说:“不要跟我聊政治。”

郭女士说自己不是搞政治,是在告诉他为什么要退党、团、队。

男士仍然坚持说,这样做是违法的。

郭女士问他违什么法?中共无法无天迫害法轮功, 公检法的人都知道这才是违法的,没有红头文件,都是上级打电话, 叫下级去执行,再推终身责任制,叫基层执行者自行承担, 一箭双雕。

郭女士请男士要当个好人,“好坏分不清的人是个坏人啊!”

男士说自己知道共产党坏。

郭女士不厌其烦地告诉他:“所有的灾难都是冲着共产党来的。” “天灭中共不是一句口号。”“最可怜就是我们老百姓, 老天要惩罚共产党,我们却入了党团队, 我们就要分共产党一份罪恶了。”

“现在已有超过四亿的人三退了,还没退的人, 未来是要在天灾人祸中跟着共产党去的。”“ 善良的人要赶快早退早平安,未来冲着共产党来的灾难, 才会跟我们好人无关。”

男士这才醒悟,明确表示要退队保平安。

中共历来颠倒是非 视讲真话的好人为敌人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武汉等地年青学子陆续失踪, 受失踪学生家长委托发帖曝光三十二大学生失踪的记者反遭拘留, 中共警方辟谣说“武汉失踪数十大学生”不实, 网民指责当局失踪的没找到,发帖的抓起来,网帖遭删, 失踪学生家长也遭到网路控管, 更加令网民怀疑到暴利的中国活摘器官市场。

2008年,中国爆发了毒奶粉事件,涉事官员后来又升官发达, 而报导黑心事件的记者,却被官方打压,踢出新闻圈。

2019年底,武汉出现冠状病毒病例, 李文亮等医护人员在有限范围内传出了这个消息, 却遭到中共当局的打压,逼迫他们说是造谣,签署认罪书, 在全国电视上对他们进行羞辱,结果错过控制疫情的黄金时间。 之后,又抓捕李泽华、方斌、陈秋实、陈玫、 蔡伟等如实报导真相的公民记者和民间调查者。

在中国,信仰“真、善、忍”,做善事、当好人, 会被执法人员跟监、拘留、判刑、甚至酷刑致死, 风险更高于贪污与重大犯罪。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以辽宁省营口市为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二三年七月二十日,二十四年来, 法轮大法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至少有36人被迫害致死, 他们当中有干部和公务员、教师、工程技术人员、个体经营者、 农民企业家、工人、农民等。

仅2021年,共有10,527名坚持信仰“真、善、忍” 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跟踪、殴打、抄家、拘留等各种方式的胁迫, 要他们保证不继续修炼法轮功。 共有13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离世。 这是民间不完全统计资料,实际数字应该更高。

扣帽子是中共无法无天打击好人的手段

据大纪元报导, 中共长期宣传洗脑使百姓丧失了主动分辨是非善恶的能力,觉得 “坏分子”、 “阶级敌人”就该杀、该打。而这样一顶帽子就转移了人们的视线, 掩盖了中共为所欲为的残暴。

这种 “扣帽子”挑起仇恨是中共控制人的手段。在 “帽子”下,残暴无理的镇压可以堂而皇之的登场。

回顾中共统治的几十年,从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叛徒、内奸、 反革命暴徒、邪教份子、反动组织、海外反华势力…… 到改革开放后所谓 “颠覆国家政权罪”,以致近年来“搞政治”,这些“帽子” 导致了8000万非正常死亡人数、以及无法统计的、 无辜的精神或肉体的伤残。

人们为什么反感搞政治? 正是共产党通过几十年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把人搞得对政治反感、 恐惧,让中国人一看到政治这个词,就联想到能影响其正常生活的 “混乱、阴谋、革命、暴力、屠杀、镇压”等。

中共把“政治”这个肮脏的帽子扣到那些想自由生活的人头上, 引起人们互相憎恨和猜疑,最后就成了它怎么做都是对的。

如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仅仅只是为信仰“真善忍” 的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就被判刑、酷刑, 至今已被强制失踪六年,还有很多调查记者也相继“被失踪” 或不再发声。留美学生郭恒倩就说,“他们出于对法律的信仰、 信任,去为受到迫害的人辩护,却不停地被消失, 这传递给我的信息就是:中国的法律是假的”。

郭恒倩说:“政治学有个原则:没有约束的权利,一定是恶法, 一定是恶权。当权力扩张的时候,就一定会侵犯其他人的权利。 当国家公权力扩张时,它侵犯的对象就是普通的公民。”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概括说, 中共的法律只不过是“四个工具+一堆废纸”:升官的工具、 发财的工具、整人的工具、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

王友群博士认为,中共是一个“党性至上”的党, 就是党说白的是黑的,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 党说黑的是白的,所有人也必须跟着说。当党性与人性发生冲突时, 必须高扬党性,泯灭人性,超越一切道德和法律底线。 这是1949年中共当政以来一直无法无天的重要原因所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