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记者直击:深圳老人染疫去世 当局不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3年01月04日讯】深圳在年末年初有很多人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旅美华人吕秀萌1月3日透露,她在国内的亲朋好友都感染了,她的父亲感染中共病毒一周后去世,但当地官方不承认父亲是死于中共病毒。

在2022年年末,吕秀萌失去了父亲。

旅美华人吕秀萌:“我爸他是得了新冠一个星期后就过世了。他是12月的20日左右得的,然后阳历27日就过世了。发烧了跟感冒的症状是一样的,另外主要是痰多,那个痰是好像胶水一样,很黏,很难咳出来那种。”

中国这一波疫情在白纸运动爆发前就开始升温,之后当局在去年12月7日又突然180度大转弯放松清零,并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感染人数随即暴增,各地医疗系统面临崩溃,民众卖不到药。

吕秀萌:“12月15日,(姐姐)她说大家在疫情放开之前就一直在抢药,她说很多药都被抢光了。然后她拚命的进去抢,结果只抢到了一盒999感冒灵。然后她问我美国这边有没有布洛芬这种药买。当时我都意识不到有这么严重。”

由于医疗挤兑,吕秀萌的父亲最终也没能就医,吃药。

吕秀萌:“松岗人民医院,早上9点去,他说今天号已经排完了。然后我爸他性子很急,他排不上号他就说不看了,就回去。回去之后药也不是很够。老人家就心疼孙女孙子,他就把药让给那些小的,自己没有吃。就睡着睡着就过世了,然后我妈就说是可能是痰堵住那个喉咙气管,上不来气就这样过世的。”

父亲过世后,家人报警,警察和法医来了,说父亲不是死于中共病毒

吕秀萌:“警察他鉴定,他就说不是新冠过世的,他就说是脑梗塞。那我们也很奇怪,因为我们全家人都新冠了,我妈他们全部人,一家七口人都新冠了。他说是脑梗,我们也没啥招是不是,然后我们还给了红包什么的,后来就安排说去哪个火葬场,我们都是塞红包,塞了好几千块钱,因为怕排不上号。 然后他们就安排了去深圳木棉湾殡仪馆,然后又给那里的负责人塞了好几千块的红包, 第3天就给我们火化了,要是没有塞红包的话,估计还要排很久。”

这个年末年初,深圳很多家庭都遭遇了类似的不幸。殡仪馆火葬场满负荷运转。

深圳龙岗区殡葬人员:“现在过世的人太多了,烧不过来。火化炉就这么多,加人他们也是超负荷工作,原来一天最高烧七八十个,现在一天烧两百多个。这个怎么说呢?可能是新冠疫情引发一些老年人基础病,然后那些老年人有基础病的抗不过去吧。”

1月2日网友公开的视频显示,深圳的医护人员过年也不能休息,从早忙到晚,崩溃大哭。

医护人员:“我们累得实在是喘不过气了,累得头晕眼花,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吃一口饭。”

医护人员:“饿的呀,药也不够,我打不了了。”

吕秀萌:“我女儿那边她还说她那一栋楼有一个小孩发烧的时候死掉了,在河源市和平县。然后我前夫那边他们老家很多老人都死了,都过世了。他在江门那边工地上班,他说工地附近的村庄很多老人都过世了。他整个工地也得了。”

吕秀萌认为,当局没有做好准备就仓促解封。

吕秀萌:“我想说国内的话,疫情放开的话,对民众都没有说备药,或者是普及一些什么知识,或者做一些什么防范。就这样一下子炸开锅,老人小孩大人的都得了。 我身边我接触的10个人,10个人都得了,就是国内的那些人都得了。”

深圳已经不对来往人员进行疫情核查措施,随着中国新年的临近,深圳的人口流动将增大。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之前指出,中国疫情高峰可能在一个月内到来,要整体渡过疫情可能需3至6个月。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