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記者直擊:深圳老人染疫去世 當局不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1月04日訊】深圳在年末年初有很多人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旅美華人呂秀萌1月3日透露,她在國內的親朋好友都感染了,她的父親感染中共病毒一週後去世,但當地官方不承認父親是死於中共病毒。

在2022年年末,呂秀萌失去了父親。

旅美華人呂秀萌:「我爸他是得了新冠一個星期後就過世了。他是12月的20日左右得的,然後陽曆27日就過世了。發燒了跟感冒的症狀是一樣的,另外主要是痰多,那個痰是好像膠水一樣,很黏,很難咳出來那種。」

中國這一波疫情在白紙運動爆發前就開始升溫,之後當局在去年12月7日又突然180度大轉彎放鬆清零,並沒有做好任何準備,感染人數隨即暴增,各地醫療系統面臨崩潰,民眾賣不到藥。

呂秀萌:「12月15日,(姐姐)她說大家在疫情放開之前就一直在搶藥,她說很多藥都被搶光了。然後她拚命的進去搶,結果只搶到了一盒999感冒靈。然後她問我美國這邊有沒有布洛芬這種藥買。當時我都意識不到有這麼嚴重。」

由於醫療擠兌,呂秀萌的父親最終也沒能就醫,吃藥。

呂秀萌:「松崗人民醫院,早上9點去,他說今天號已經排完了。然後我爸他性子很急,他排不上號他就說不看了,就回去。回去之後藥也不是很夠。老人家就心疼孫女孫子,他就把藥讓給那些小的,自己沒有吃。就睡著睡著就過世了,然後我媽就說是可能是痰堵住那個喉嚨氣管,上不來氣就這樣過世的。」

父親過世後,家人報警,警察和法醫來了,說父親不是死於中共病毒

呂秀萌:「警察他鑒定,他就說不是新冠過世的,他就說是腦梗塞。那我們也很奇怪,因為我們全家人都新冠了,我媽他們全部人,一家七口人都新冠了。他說是腦梗,我們也沒啥招是不是,然後我們還給了紅包什麼的,後來就安排說去哪個火葬場,我們都是塞紅包,塞了好幾千塊錢,因為怕排不上號。 然後他們就安排了去深圳木棉灣殯儀館,然後又給那裡的負責人塞了好幾千塊的紅包, 第3天就給我們火化了,要是沒有塞紅包的話,估計還要排很久。」

這個年末年初,深圳很多家庭都遭遇了類似的不幸。殯儀館火葬場滿負荷運轉。

深圳龍崗區殯葬人員:「現在過世的人太多了,燒不過來。火化爐就這麼多,加人他們也是超負荷工作,原來一天最高燒七八十個,現在一天燒兩百多個。這個怎麼說呢?可能是新冠疫情引發一些老年人基礎病,然後那些老年人有基礎病的抗不過去吧。」

1月2日網友公開的視頻顯示,深圳的醫護人員過年也不能休息,從早忙到晚,崩潰大哭。

醫護人員:「我們累得實在是喘不過氣了,累得頭暈眼花,沒有喝一口水,也沒有吃一口飯。」

醫護人員:「餓的呀,藥也不夠,我打不了了。」

呂秀萌:「我女兒那邊她還說她那一棟樓有一個小孩發燒的時候死掉了,在河源市和平縣。然後我前夫那邊他們老家很多老人都死了,都過世了。他在江門那邊工地上班,他說工地附近的村莊很多老人都過世了。他整個工地也得了。」

呂秀萌認為,當局沒有做好準備就倉促解封。

呂秀萌:「我想說國內的話,疫情放開的話,對民眾都沒有說備藥,或者是普及一些什麼知識,或者做一些什麼防範。就這樣一下子炸開鍋,老人小孩大人的都得了。 我身邊我接觸的10個人,10個人都得了,就是國內的那些人都得了。」

深圳已經不對來往人員進行疫情核查措施,隨著中國新年的臨近,深圳的人口流動將增大。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張文宏之前指出,中國疫情高峰可能在一個月內到來,要整體渡過疫情可能需3至6個月。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