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习近平签发新军令 防政变? 打台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6月14日讯】习签发“非战争军事行动”军令针对谁?中共称台海不是国际水域,挑战美国?从铁链女到唐山女,中共治下全面黑社会化 | 唐靖远 赵培 | 热点互动 06/13/2022

热点互动】美媒披露,近期中共多次声称台湾海峡不属于国际水域。6月13日,习近平发布了有关《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军令。台海军事冲突风险迫在眉睫? 唐山打人案件成为近期又一大社会热点。从铁链女到唐山女,中共治下全面黑社会化。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13号星期一。美国媒体披露,近期中共官员在与美方会晤中,多次声称台湾海峡不属于国际水域。言外之意,美国军舰不经中方允许,不能进入台湾海峡。在刚结束的香格里拉亚洲安全对话上,美中防长就台湾问题激烈交锋。而今天6月13日,习近平发布了有关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军令。那么中共为何在台湾问题上越来越强势?习近平这个军令是为了防政变还是打台湾?

另外,唐山打人案件成为近期又一大社会热点,从铁链女到唐山打人事件有什么样的共同点?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解读这些热点的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先请唐靖远先生来为我们解读一下有关台海问题。唐靖远先生,我们看到最近台海的局势,似乎紧张程度又在升高。刚刚结束的香格里拉会议上,中共的国防部长魏凤和,他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他说当年美国为了统一打了一场内仗,南北战争,他说我们中国非常不希望发生这样的内战,但是他说如果有人要把台湾分裂出去,那我们是不惜一战。这是他的一个表态。

另外,最近美国媒体报导,中共方面在不同的场合多次跟美国提出,台湾海峡不属于国际海域。言外之意,就是你们美国军舰不应该通过,这是我们的主权范围。所以看上去,中共现在造一种声势或者舆论。就说台湾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如果打台湾是内战,是我们内部的事务,你外人无权干涉。所以您怎么看最近这些事情呢?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刚才你提到的中国外交部它们提出这个所谓台湾海峡不是属于国际水域这个话题,它是非常典型的混淆概念,或者说它在扭曲国际水域的内涵。什么意思呢?到目前为止,整个全世界公认的国际海洋法体系,构成整个国际海洋法体系有5个公约,有4个公约是在同一天签署的。在1958年的时候,联合国在日内瓦开的会议,我们把它叫做日内瓦会议所签署的4个海洋的公约。比如说包括什么大陆架公约、公海公约等等,总共是4个。然后还有一个是在1994年正式生效的,叫做海洋法公约。这5个公约里面,它绝大多数对一个国家的领海,对它的规定是一样的,一致的。比如说领海都是12海里,临海是24还是12?

主持人:12海里。

唐靖远:12海里,对。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在日内瓦那次会议的4个公约, 它们都是规定的是,只要是在领海之外的水域,一概都是称之为是公海。唯独就是最后第5个,在1994年生效的这个海洋法公约,它是再把领海之外的200海里重新规划了,叫了一个名字,叫做专属经济区,这个可能很多朋友都听说过的。按照这个海洋法公约的说法,这个专属经济区它不是属于公海,它就叫做专属经济区。

它最主要的含义就是,如果说这个专属经济区是划归,归属于哪个国家所有,那么在这个200海里的范围之内,专有经济区范围之内的海里的,比如说这些矿产,这些东西的开发权,就是经济领域的,它叫做经济专属区嘛。经济领域的这些,有经济价值这些东西的矿产,是属于你这个国家所有。但是即便是如此,这个专属经济区的它的航行和飞行,包括在海底铺设海底电缆等等,它都是属于国际公用的,都是可以的。

就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在这个专属经济区,即便是借用了专属经济区这个概念,任何国家的军舰和飞机也都是可以从这儿去自由的航行和飞越。所以回过头来,你看中共它外交部这个说法,说是这个是属于我们的专属经济区,它就是它用这个概念。它说是从我们中国大陆领海基线出去200海里,台湾海峡最长,最宽的地方就是200多海里。它的意思那你看就整个台湾海峡都是属于我们的专属经济区,所以你美国军舰就不能够来,这个是我们的一个主权的延伸,所以我就说它是在混淆概念。

退一万步说,我们且不说台湾海峡是不是就被国际社会认定为是属于你的专属经济区,这个还两说。因为这200海里也可以同样是被中华民国申所为是它的中华民国的专属经济区,它是重叠的,所以它是一个有巨大争议的,是一个未定的区域。你不可能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你强行地单方面宣布说这就是我的专属经济区,你们所有军舰都不能够进来。而且就算是认定这是你的专属经济区,按照海洋法公约,这些军舰也是可以过来,进来穿行的,是属于这么一个概念。

所以我觉得你弄清楚这个概念以后,你就会看到中共它现在是在强词夺理。这个是它们在使用一贯的一个手法,它就是扭曲一些大家共同遵守的国际规则的这个定义和内涵。然后它的确是在进行一种舆论的造势,就舆论的铺垫,为它将来如果说,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中共它究竟将来什么时候它真的会对台湾去动手,但是它的确是在舆论上在开始造这个东西。因为我觉得这个多少年来中共它是一贯的手法,就是它扭曲这个定义,提出一个新的,这是我们有特色的,我们的观点,我们认为这个说法应该这样来解释。

它不断地说,不断地说,并且把这个概念利用大外宣在国际社会上不断去散布。慢慢接受的人就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它就把它变成了一种基本的事实。它这样的一个做法,它不仅是台海适用,你会发现它对整个南海,我们就说打个比方,如果今天你要是承认了它,说你这个说法有道理,整个台湾海峡都在你的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的范围之内,承认这是属于你的。OK,好,它下一步立即就会宣布。

因为我们都知道它不是在南海那几个岛礁,它把它给这个军事化了嘛,它也宣称这几个岛礁就是我占住了,这是我的主权。它从那个最南端的岛礁,再往前扩展200海里出去,它就会宣布那200海里也都是属于我的专属经济区,你们都不能够从这通过。它就意味着可以强行把整个南海的黄金水道全部都给占了。其实你就会发现,中共其实它做这些事情,它都是有筹备、有计划,它就是处心积虑的,它是非常周密的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它跟习近平最新签的军令我觉得是有相关的。因为习近平最新签发的军令,它是叫非战争军事行动纲要。非战争军事行动很多人就会解读说,他跟普京对乌克兰的这种特殊军事行动,似乎有一点点类似,对吧。那个是特殊军事行动,你说是非战争军事行动,那人家解读就说,那国与国之间的是战争。你如果说你说台湾是我的一部分,那我打台湾我不叫战争,我叫内战或者叫内政,那你可以说这是一个非战争军事行动。

所以您觉得它这样的一个军令,和它现在强调,说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是我的一部分,这两个之间有没有关系呢?

唐靖远:有关系,但是它不是一个完全的关系。至少我觉得它现在出台这个所谓的军令的纲要,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纲要,它最主要的目的,至少目前我不认为它是针对着台湾来的。我觉得它更多的是针对着国内来的,针对它的内部。为什么呢?它推出这个东西,我觉得它其实就是借鉴了两个人的经验教训,一个就是邓小平。邓小平当初在六四动用军队屠杀民众,它其实也可以叫做非战争军事行动。

主持人:确实。

唐靖远:而且邓小平当时他下这道军令的时候,他其实是在党内他们都知道,他其实是非法的。因为当时的赵紫阳,他是属于军委第一副主席,要按照这个规定,中共自己的法律规定,你要动用调动军队的话,必须要主席和第一军委副主席两个人都要同时签字生效才可以的。但赵紫阳当时拒绝签字的。所以邓小平调兵进京,对民众进行屠杀,这个过程就它们自己的党内的法律、规定来说,它都是违法的、非法的。

所以我觉得习近平他可能是吸取了这么一个教训,那我要先,如果说他将来不得不在某种时候,面临着他要动用军队来解决,他在政治途径无法解决的问题的麻烦的时候,他要先解决掉这个合法性问题,我觉得这个是他的第一个动机、一个意图。当然第二个意图,他的确也是对外的。对外的,我觉得台湾毫无疑问是他最主要的一个目标,但是可能不仅仅是台湾,它可能也包括在南海,甚至包括在南太平洋岛国。它不现在南面岛国也想方设法地想要去建一些基地,搞一些这样的一些动作。

就是说这种非战争军事行动,我觉得它可能分为两类,一类就是比较小规模的那种,我派个什么特遣队和特战队去执行某些这种秘密的军事行动,它可以是属于这样的一些范畴。同时也包括可能它会跟这些周边的国家爆发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一些摩擦的东西。举个例子说,比如说就像当初中美撞机事件一样的。它可能会蓄意的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制造一些这种摩擦的热点,来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同时来煽动这种狂热的民族情绪,来为它自己的巩固权力服务,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情况,就是类似像普京现在所做的这种。就是它会实施某些比较大规模的这种军事行动,它实质上已经是完全是战略性的这样,就像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就完全就已经是战争,但是他却坚决的,就是普京他一直都坚决声声说我就不宣战,我也不和乌克兰宣布断交,也不对你进行宣战,我们就是这样,就是处于不宣而战,或者说反过来叫做战而不宣,这样的一种状态,他就一口咬死说我们这就是一个特别军事行动,我不宣战,为什么?我觉得他这背后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普京他不想让北约,还有就是美国这些直接地参与进来。

他只要不对乌克兰宣战,那么他就不太可能会被迫的,比如说这个很多的国家是吧,像波兰什么这个很多国家,现在都在拚命地支持这个乌克兰,如果说他要正式对乌克兰宣战了,就像二次世界大战一样。只要波兰比如说一支持这个乌克兰,他很有可能就被迫要对波兰,他也要去宣战,那这样一来会迅速地就变成一场世界大战,它就会失控,整个一个状态,所以我觉得习近平他之前通过这个东西,它有点吸取了普京的这样一个经验教训。

我也就是通过这么一个法案,一个法令,那我也把它叫做这是非战争的一种军事行动,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把整个这个军事行动的规格,把它局限在一个比较低烈度的这么一个范围之内,我这只是军事行动,我没有开战,我这不叫做开战。所以呢,你们这些国家,你们就没有一个合适的正当的理由,你们直接地来插手,这样同时也可以避免让它自己,就在万一突然一下失控,被迫的要去跟日本跟美国跟澳大利亚,全部都去宣战,那就变成一场世界大战,完蛋了,他自己都会完全失控的。所以我觉得他可能是出于这样的一个考量,就是既对内他也对外,但是我觉得他应该目前看来,他最主要是还是针对他内部来的。

主持人:对,所以您觉得他针对内部的话,他现在在二十大之前来通过这么一个军令,是不是跟二十大有关呢?甚至有人说是不是用来防政变的?

唐靖远:我觉得是有的,就是刚才我刚才已经提了,就说我觉得他现在这个时候,你看不是马上就开北戴河会议了,北戴河会议可以说是在二十大之前最后的一个大规模的党内高层,全部集体坐在一起来进行讨论一些问题。其实就坐地分赃的这么一个会了。基本上就是这样,他赶在,你看他签署这个军令马上6月15号几天之后马上就生效。我觉得他就是在做一种万一的准备,就是万一被迫他不得不使用枪杆子来解决一些,就是笔杆子无法解决的问题的时候,他必须要这个把这条路他要走通。

那么另外一方面,我也觉得就是他可能也是借此机会做出一种姿态,什么姿态呢?就是霸王硬上弓的姿态,这就释放一个信号,告诉他所有的对手,我就是要霸王硬上弓,哪怕你们要是非要是阻挡我,我可能我就不惜全打,我就是叫做鱼死网破是吧,我就全打乱了,这个我也要来一下。所以呢,你们如果说识相点,不想就是要这个就最后大家鱼死网破,那你们可能就得慎重一点。那么现在我们还是在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更多的是一种政治上的筹码,就是对对方施加一种恐吓或者说是一种震慑的这种效果。

主持人:好的。好,那赵培先生也请您解读一下刚才我们就谈到了两个事情,一个是中共现在突然非常明确地说,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这个事情,另外一个是习近平最新签发的这样的一个军令,您怎么解读这两件事情?您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有没有关系?

赵培:那么咱们首先说这个中共怎么认定的这个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而是一个中国内海的一个情况。那么今天也就是6月13号,中共的这个外交部它是做了一个解释,它的意思是说从海峡两岸向中心延伸,也就是说它的这个所谓的内海的界定,是它不光要界定大陆这边,就是说大陆这边延伸多少,它把台湾也算成中国的一部分去进行延伸,它是这么说,它今天这么说。而且它今天着重强调了就是说中国拥有这个治理的权利和主权。同时它又尊重世界各国权利,那话听起来,划分远洋租借出去的意思。

它其实的真正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在现阶段不谋求改变各国船只自由通行的权利,把它话补完整,其实是这么个话。也就是说,它现在等于是它是不断地跟美国开会释放的这个,我把台湾海峡算了内海,不能算作国际水域,等于是向美国释放一个信息,就是说我不要你来认为这个战略上台湾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你只要承认我说的台湾海峡是中国的内海,,那么你就承认了台湾岛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它现在要做的一个实质上的确认。

它的这种确认,是外交上它是有因缘的,就是因为美国总统拜登在5月23号的时候明确表示,如果台湾遭到中共攻击,他将动用军事力量来保卫台湾。这个是一个明确的一个战略性的一个确定,因为美国从历届总统在战略上是一个模糊,也就是说既有台湾关系法这层关系在,他又保卫台湾,但他又没跟中共讲明了我是我就一定要动武,中共现在你也是一直打着这个你要不要出兵,中共一直事实上是考虑这个问题。它现在抛出台湾海峡是一个内海的概念,它等于是说这两岸都是我的,台湾海峡才能成为一个内海,它等于要美国给它确认。

而美国非常精明,也就是今天同一天杨洁篪和这个美国的这个沙利文开会已经出来了。他们俩就是说双方未来会谈很多东西,证明这个台湾内海的东西,台湾海峡是不是内海的东西,没有双方激烈的争论,而是有记者又提问了美国国务院,就是说怎么看待沙利文的这些谈话当中,有没有涉及到台湾是不是内海,这个美国国务院的回答就是很有意思,就是说中共那边爱怎么说它怎么说,美国不会就此表达任何说法,也就是说美国不会替中共去背书。也就是说这事我们不承认,你要怎么说怎么说,我们也不评论,我们继续,也就是美国国务院还要保持一种战略的一个模糊的态度,也就是说你试试,你把台湾海峡当成内海,你去侵犯一下台湾岛,你试试我动不动手,我打你就完了呗,我还跟你在这儿试探来试探去干什么。

也就是说中共把这个事当成一个外交试探,不断的去谋求美国,你是不是软一下改变一下,中共做这种事态,我们刚才说了是基于,直接原因就是拜登总统5月23号他说一定要武装保卫台湾,这是一个打破战略模糊的一个直接行为。所以中共现在正在试探就战略模糊还在不在,我现在看到它的试探是拿到它要的答案,就战略模糊在美国国务院这边还是存在的,也就是说中共还觉得美国有不动武的可能性。但是从那个两个大国的关系来看,就是中共抛出这个东西等于就是说为它下一步,下几个月说中美还有更多的会谈,就是做了一个铺垫。

也就是说中共等于拿这个做了一个筹码让美国同意它点什么,叫让美国给它做一些让步。这也是由于民主党上台之后,他直接的策略不是说让共产党下台,或者直接策略我就是要提升跟台湾的规格,他直接策略不是这个,他直接策略是既所谓的竞争,就是他还想在中国大陆有投资,他还想跟中共这种政权继续交往下去,他谋求的,其实美国民主党谋求更可能是给中共换一个头头脑脑的这种做法。中共现在的应对就是基于我还能跟你谈判,我抛出一个东西让你,看你接不接,现在是处于这种阶段,现在是美国不接,然后呢,中共已经确认美国的战略模糊,战略性模糊还存在,是这样一个问题。

那么至于另外一个问题是习近平签订的这个东西,其实最近非常有意思的就是说辽宁省葫芦岛市,就是市民拍到上万名官兵去到达那个地方,向那个地方集结,就是这个东西是个很奇怪的现象。因为葫芦岛市,关于它葫芦岛这个新闻呢,关于它的主要的新闻是2017年,就是薄熙来保外就医嘛,他自己宣称癌症,他不想在秦城监狱待,所以就让他到葫芦岛去休养,所以这种士兵的调动,你说怎么算呢?

另外呢,这个北戴河或者是沿北戴河一线的,是不是都有兵力的调动?这都是一个问题。也就是中共党内的,大家想就是说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它这个非军事,非战争的军事行动里面,包括了就是说突发事件,也就是说你看它就是你这个出动军队的标准,是不是跟你出动武警部队的标准在很多方面有重合呢?也就是说在中央习近平可能对武警不是十分放心的情况下,他是需要军队来保卫他的安全,或者是他需要军队来控制这个某些重要的地方,你比如说,如果假设我不知道薄熙来现在还在不在葫芦岛,如果薄熙来还在葫芦岛,是不是涉及到国内异动的时候,它不放心公安系统或者武警系统,是不是被江派和薄熙来他们渗透很严重,他提前把军队,上万名士兵先部署到那个地方,形成一个对抗,让薄熙来这一派先老实一点,也有这种可能性。

所以这就涉及到他非战争军事行动的第一点,就是对自己政敌的控制,因为涉及到中共党内的武装力量非常多,警察、内卫、军警、特警还有武警,现在如果这些都不是忠诚的情况下,习近平能想到什么呢?他肯定先想到的是我在军队中的优势兵力一定要部署到优胜的地方中,所以这是第一点对自己限制。

第二点,大家想,这次上海封城其实就是一个军事占领,是各省占领上海的一个情况。现在证明上海封城是失败了,未来如果北京上海这种上千万城市,需要大规模的封城,你又不能把全国再像这种占领、封城,老百姓已经不听你的,那他是不是有更严格的措施呢?这时候当地的武警在附近的够不够用呢?不一定够用,这时候需要军事占领,那么也相当于当时文革的军管,它其实也可以叫作非战争时期的军事行动,他也可以动用他们,他说的用各种冲突保障人民财产安全,说白了就是对市民动手,他也可以动用军队,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如果台海处于紧急事件,属不属于它处理紧急事件,属于。也就是说可以不宣而战的情况,也属于。如果台海的摩擦达到一定程度,需要临时动用军队,他就可以绕过人大、绕过政治局常委,直接动用军队,这个也都是可能性的,所以三种可能性都存在。

主持人:对,因为很多人说他这个非战争军事行动,和普京打乌克兰的特殊军事行动很类似,所以觉得他有点在学普京,如果这样,他以后拿这个对台湾,他也可以说是非战争军事行动。所以您觉得,有人说在二十大之前他连任受阻的话,他很可能用这种军事行动来转移视线或者来保障他的权力。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个可能性存在吗?

赵培:这个可能性比较小,你不能说它不存在,因为如果条件都非常符合战争的要求,他可以打这一战,未必需要一个非战争军事行动,因为按照中共的战争理论,它是需要战争动员的,因为以现在的兵力,就是说首先第一波它多长时间过得了台海?如果12小时过不了台海的话,就可能被美国迅速的把整个台湾海峡给封锁,它就彻底过不去,就彻底失败。即使能过去了之后,需要运输多少兵力去镇压、控制台湾民众的反抗?这个是他需要考虑的。

因为普京这次给他的教训就是动用太少的兵力没有用。普京一开始动用十几万兵力,结果人家乌克兰的常备军是25万,结果打成了馄饨澡,然后又是征兵又是从远东、从格鲁吉亚重新集结部队,重新输入,现在才在乌克兰东部打成了一个对峙的局面。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吸取的教训就是,兵力少了对占领台湾不大有用,可能上去可能等于肉包子打狗送给台湾吃掉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可能需要一个战争性的动员。再讲,如果他二十大连任受阻,他可能采取什么情况?采取很多情况,就是再来一轮反腐,打击贪官或者扫黄打黑这种东西,先把党内不服的势力再打一遍,这个是完全可以干得到的。所以不一定要用这么大的阵仗去保证他连任与否。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我们看到确实最近中共在台海问题上,对于美国好像比较强硬,不管是各种说话也好,还是行为也好。所以有人就觉得说,即使习近平并不是真的要动手,但他似乎是在二十大之前来制造一种紧张的气氛,有意升高台海的紧张局势,您怎么看呢?

唐靖远:的确是这样的。我基本比较赞同刚才赵培提到的一个分析。从理论上讲,他如果真要二十大他连任如果遇到严重危机,有可能连任不了了,他是不是会通过发动台海战争来为自己,因为你一旦发动战争,整个国家正常的程序全部就会中断,如果进入到战争状态,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巩固自己的权力,自然达成连任。我觉得从理论上讲,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的,但是我也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低。我为什么说他有这种可能性呢?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习近平走到现在,他其实在党内也没有什么退路,他如果连任不了,他连华国锋的那个待遇,他都不可能享受的。他如果连任不了一旦下台失去了权力,他很有可能是要被清算的,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样的处境,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第二,他即便真的以发动台海战争的形式,想要来为自己获得连任、巩固自己的权力,但是我们都知道,要以现在中共这种军事实力,当前近期这么一点军事实力,你即使是在台海开打,你一定也是输,输了对他来说同样是下台,或者被清算、或者灭亡,同样是一个结果。所以其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更倾向于,我刚才有说,他主要是对内,你反正都是动用军事力量来解决问题,你用来对内,肯定那个难度比拿去对美国肯定是要容易很多。

其实这个纲要一推出来,我觉得事实上也基本上获得了一个权力,就是他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随时宣布对全国实施军管。他只要让全国进入军管的状态,他调动军队的力量,都可以把他政敌给解决掉的话,自然他的权力就巩固了。他其实不一定非要采用这样一种非常极端,而且冒很大的风险,就我们说的,即便台海开打,十之八九甚至百分之百的可能性基本都是输的,你现在的实力差距还非常大的,所以它是这么一个关系。

主持人:所以你觉得他还是在制造一种气氛,但不是真的说。

唐靖远:对,我觉得更多的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制造一种筹码。相当于发出一种警告,如果你们不答应我这样一个条件,我是完全可以动粗的。就是我刚有说他是霸王硬上弓,软的不行我是可以来硬的,我觉得他是非常明显的在释放这么一种讯号。

主持人:另外,刚刚结束香格里拉会议,泽连斯基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这也挺有意思的。在美国记者的追问下,他的意思事实上是说,国际社会应该在中共侵略之前就保护台湾。他原话是说,乌克兰给国际社会一个教训,国际社会应该在战争爆发前,就向面临侵略的国家提供援助。鉴于乌克兰和中共很微妙的关系,您觉得他这样一个话,您怎么看他这样一个表态?有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唐靖远:第一,泽连斯基说的这个话说得很即时。这么说吧,我觉得他所说的这个话,以前我们讨论过,蓬佩奥说的实力才能带来和平,其实是相通的,差不多是一个意思。他以乌克兰自己血的教训,其实向国际社会说明这么一个道理。如果国际社会给乌克兰,你看到目前为止,给乌克兰这么多的支持和资源。如果所有这些支持和资源,都是在战争爆发之前都给了乌克兰,我觉得普京可能他不一定敢打了,他就不一定真的敢开战了,他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

所以你看你给了这些东西,最后迟早还是得给了,但却让乌克兰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领土被侵略被占领,而且自己的民众流离失所,数百万人都流离失所,还被杀死很多人等等。这个损失是巨大的,所以我觉得他是用乌克兰切身的教训,来提醒国际社会,台湾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你看日本首相不是明确的说,今日乌克兰很有可能明日之东亚,所以大家心里都非常的清楚。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觉得他说出这个话,他对整个国际社会起到这种,对台湾问题国际化,以及对台湾给与的支持,我觉得这个力度其实是非常大的,影响也非常大的。因为他相当于现身说法,中国人习惯的一个名词,他相当于是在现身说法的方式来告诉国际社会,我已经受了教训、受了损失了,这样的损失不要再发生在台湾的身上。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讲,我觉得他说的这个话,相当于他说出了,台湾很想说,但是台湾又不方便直接说的话,让他给说出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他对台湾的支持和帮助其实是非常大的。至于乌克兰和中共的关系,我觉得它们两者之间,基本上,泽连斯基这次我看到他,其实有比较含蓄的批评了中共,包括习近平。他虽然没有点名,他只说某些野心勃勃、不安于现状的这样的一些人,这些领导人他可能会怎么、怎么样,就是这是一种含蓄地批评。但是我觉得现在乌克兰他并不怕和中共要撕破脸,因为现在乌克兰和中共本来之间是有一种心知肚明,双方都心知肚明的这么一种状态。

乌克兰非常清楚,中共从一开始对俄罗斯入侵它的支持,它是一个什么样态度,它做了些什么。因为之前不是还有爆料吗?乌克兰这个情报机构是拿到了中共还利用黑客来攻击乌克兰的一些设施,去帮助俄罗斯的这样的一些证据等等。就是他其实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反过来中共其实也非常清楚,知道乌克兰心里是有数的。但是乌克兰毕竟现在处在因为跟俄国,现在还处在一种拉锯的状态,甚至现在还有一点点吃亏,是在这么一种状态,他当然不愿意多树另外一个敌人。所以那他不把这个话给挑明了,至少在明面上不跟中共直接的撕破脸。所以他基本上就维持这么一种状态,只要你中共还没有说真正大规模的实质性去支援俄罗斯,这对乌克兰来说他觉得已经足够了。那么我表面上我也给你留一点面子,我们不直接撕破脸。所以我觉得这种微妙的平衡,大家双方都有数,他只要不点名地说这么几句,我觉得应该问题不是太大。

主持人:好,那有关台湾问题我们先谈这么多,我们下面还是来谈一下唐山这个事件。我知道这个事件,唐靖远先生您这几天也跟着一直在关注,所以我觉得这个事件本身我们就不去多谈了。因为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大家也都知道很多细节了。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就是很多人在看到唐山这个事件的时候,他会想到铁链女的事件。我自己也是觉得就是至少对我来讲,这两个事件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说这两个事件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任何人你今天到这个店里去吃烧烤,你看现在不是国内已经开始有这种照片了吗?烧烤店边上站着几个警察对吧,有的烧烤店外文写的说:“哎我们的店主和厨师长是武警,很请大家放心来吃饭”就是说从铁链女事件到现在这样一个唐山打人事件,您觉得这两个事件的共通点和共同的特点是什么呢?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觉得刚才你已经提到了,就是他们都是属于这样的受害者,我们可以说它是随机的。它不会有谁一个特定的某一个人群可能才会成为受害者。铁链女事件当时大家非常关注,关注度非常高的时候,都在传一句话就是说“我们和这个铁链女唯一的区别就是上学的路上一记闷棍的差别”,可能这一记闷棍随时可能落到你的头上,也可能会落到他的头上。那么就像你刚才提到这个唐山打人事件也是一样。今天去吃烧烤的可能是你,明天可能你去吃个什么宵夜之后可能换你变成她,你都可能会遇到这种问题。也就是说这种犯罪行为、这种社会治安的恶化,它已经变成一种高度随机化的这样一种状态。它客观反映出来是什么?客观反映出来就是整个这个社会已经是这种丛林化了,一种非常可怕的治安高度恶化的这么一种状态了。就是你不敢确定,你随时都有可能这种飞来横祸就会落在你的头上。这个是第一个共同点。

第二共同点就是在这两个案子里面,我们都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就是有公权力的这样的基础在。就是铁链女孩不用说了是吧,他为什么可以这么的嚣张倡狂,而且是整个地区连基层官员都串通在一起,来贩卖妇女这样子的一种现象。那么在这个案子里面,唐山这个案子里边同样可以看到,它出现了这样一个…为什么这么嚣张,对这个女子这么公然的下手非常狠的去施暴?而且打完之后扬长而去,被抓了之后又被放了的。最开始是带走,然后后来又放了的。它在背后包括在这个疫情严控期间,后来因为舆论大了、大家都说要抓他们了,他们都可以连夜的跨省出逃。

就是这背后肯定他们都是有一些背景的,他们跟当地的公安系统可能都是有一些勾结,就是警匪一家的。它突显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呢?就是中共的在基层的这种管制系统,尤其是这些政法或者是一些基层的管制的机构,它已经是公开的黑恶化了。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更重要的一个共同点。那么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之下,它不是仅仅只是…比如说铁链女是在徐州那边的事情,或者这个是在唐山这边的事情,它是应该是遍布全国各地的,都可能存在的。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大的一个。当然第三个我觉得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突显出来整个这个体制它已经溃烂到了没有办法。如果这一次不是…

铁链女那个如果说不是因为这个视频被曝光出来,你都不知道还会有多少铁链女,可能都在过去历史上已经多少类似于铁链女这样的人,已经都悄无声息地就过去掉了,谁都不知道。这一次也是这样,你看唐山这个打人事件如果说不是因为那两个监控视频被曝光的话,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会知道的,它就很可能就这么过去了。因为你看这件事情曝光出来之后,很多类似的很多网路上也在流传,这些女子被爆打了甚至欺凌的,各种各样这样的一些视频全都出来了。就是大众才开始引起了这样的关注,才开始有人在讨论,哇,原来我们这些女性的生存的环境这么的恶劣了,它其实都是由于看上去只是一些偶然的因素导致这个视频一曝光之后,然后才引发这么一个巨大的社会的效应。你想如果说没有这样的一些视频曝光,很多东西完全就像我说的它就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你可能给都不知道在自己身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我觉得才是最可怕的,对中国人来说。

主持人:是,好的,那赵培先生您怎么看这个唐山打人事件?还有刚才唐靖远先生分析的它和铁链女事件反映出的同样的问题。另外就是说西方媒体有的人把这个事情从女权的角度去审视,那这样一个角度是不是有一点点比较窄了呢?

赵培:是的,因为中国人连人权都没有,你就不用再谈,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你再谈女权,你是不是就过了呢?那男人也会被爆打,网上现在有男人也出来说,我被黑社会爆打,那你为什么不替我们争取点男权呢?说实在我是打不过那帮黑社会。那么其实它跟铁链女,刚才唐靖远先生分析得很准确,我就分析一下它跟铁链女现在的不同是什么呢?铁链女当时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中共官方做法是一个很典型做法,就是想把这个事情给掩盖下去。然后还有一些人去探望铁链女被抓的,后续它想把整个声浪都打下去,这是中共的一贯做法。那么现在中共是不是这种做法?不是。

中共的党媒《人民日报》、《中国妇女报》、《法日报》甚至《环球时报》都跳出来说要严惩凶徒,在六月十号这天。那么为什么呢?其实这不是中共的一个正常操作。那么中共现在它等于是利用了网上这个视频,它又掀起了一波打黑的热潮。就我们刚才说很可能习近平在二十大之前,如果他感觉到不能连任,他可能再来一波反腐。是不是这一波打黑又顺道打黑反腐呢?又形成一个政治运动呢?而且是就针对某些地方的情况开始展开,然后推广到全国,然后再在政法委圈子或者是公安圈子再清洗一批人呢?很有可能是发生这些事件。

所以它本身已经由一个大家自己自发的一个维权活动,已经被中共俨然成了一个打黑活动。特别唐山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官方有所大张旗鼓的行动,这就表明他需要这场打黑的政治运动来掩盖一件事情。那么现在能够掩盖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封城的这个失败。如果是没有这一次的这个事情起来,大家还会再讨论,上海市是不是这个复工情况怎么样?那么居委会贪腐有没有人管啊?那么你们当时居委会利用这个封锁发了多少财呢?有没人管呢?那么现在有没有疫苗的事情呢?或者是核酸检测你们有没有敛财的事情啊?是不是大家应该讨论这个?其实很多爆料会集中到这个方面。中共等于是用了一场打黑活动来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

大家现在不关心中共在疫情当中做的那些混账事儿了,大家现在关心社会上地痞流氓的事了。其实这些地痞流氓能在当地存在就是警匪一家,其实他跟中共…中共是最大的黑社会,他们都是中共的小弟。那么现在中共所谓打黑,其实就是警匪交流一下办案的这个经验吧,所以就是警匪联欢吧,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不过这个是对大家这个好时机,赶快在网上去爆料自己被黑社会对待的情况。六月十一号就有一个唐山的女士在网上实名举报,但是有没有用?没有用,当地的公安跟她说,你要把这个视频撤下来,现在特殊时期,我们将来会给你做处理。所以这一次中共并不想去解决百姓的这个真正的黑社会问题,它是想利用这个来造一个打黑的趋势。现在看来是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就是说它这个事情上热搜,背后也有中共这个舆论操控这样的因素?就是它用来转移视线,然后像唐山的这个什么“雷霆风暴”的这样一个治安大会,您觉得它还会有后续的行动是吗?在您看来。

赵培:对,据说唐山市的一个副局长已经内部通报,就要被挂出来亮相了。也就是那个“雷霆风暴”你看不看它那个视频,它整个就是一个像阅兵式的,这边警车、这边是警用摩托车、这边是警察、这边是特警。然后排着方阵在广场上呜噢一声宣示一顿,然后拉出来在大街上一跑。你这是抓贼人呢?还是给贼通风报信,我马上要来查你了,你们赶快跑。这明显着给贼去通风报信了嘛。

你正常情况下,我刚才说了六月十一号那个上网举报的女子你先实打实地把人家的事处理了,然后唐山再有任何举报你都拿过来实打实地在微博上公开的给人家处理了,说我已经把他抓了,准备提起公诉,咱也不能冤枉人家流氓嘛,流氓也有人权嘛。提起公诉他犯了什么罪,证据是什么,你这才叫正规的处理。你现在搞个誓师大会,然后中共作为一个黑社会大佬,然后跟下面小弟说:“你们交点人,我出来好交差。”你们现在不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儿吗?然后轰轰烈烈打黑,可能全国都开始打,然后再抓几个政法委的干部,比如说公安局的局长,什么哪个干部。然后又轰轰烈烈跟大家说,你看我们这个夏天搞的多愉快,是吧。你这不就是骗大家吗?你玩弄社会,我说这就不是打黑活动,你这就是警匪联欢会,大家抓几个小弟去交流交流作案经验嘛是不是?说不定培养个大贼出来呢。

主持人:那您觉得它现在这个所谓异地的这个办案,交给廊坊那边。您觉得接下去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吗?

赵培:已经抓了嘛。它其实就是说针对这几个人倒楣,但是其他的人呢?我们还是要看关系抓不抓。其实它这一波中共准备炒做的视频也不光是这个,还有很多,我们未来会继续看吧。因为这个明显的是中央一层还是想动政法系统,你比如说这个视频,就是唐山的视频被炒热了,现在撤离的可能是一个副局长。然后其实同时辽宁那边在炒得是一个辽宁公安厅的一个副厅长的一个情妇家里抬出来四十一个箱子是一亿九千万人民币,你知道吗?所以它当时准备炒两个事,不过是这个事儿大家一看好炒,打黑这个老百姓关心。他把它炒起来,那个事其实也在网上发酵,但是没炒起来。如果那个事炒起来,那就是接连一波新的反腐可能又上线了。所以中共现在等于是内部血雨腥风来转移整个的这个清零政治运动失败,大家对中共党组织的这个看法,对它的不满、对它做的邪恶的地方,它是转移这个视线的。

主持人:好的,唐靖远先生还有不到一分钟,您很快补充几句。

唐靖远:我简单补充一下,就是我认为习近平他在唐山做这个所谓的动作,它应该是一个试点。因为八三年那一次严打,它有出现了大量的冤假错案。其实在党内也好、在社会上也好,都是很大的非议的。但是他现在想要复制这么一个模式,他先用唐山来作为一个试点,如果说万一唐山做出来效果要是好,那他就会把它作为一种经验在全国进行推广了。

同时从一个长远的观点来看,我比较赞同刚才赵培先生的一个分析,就是他有可能利用这个所谓的扫黑除恶的这个机会来强化对全国的这样一个管控。就是他刚开始用清零政策来进行管控,但是清零对经济的影响太大,所以他可能把它换一种方式。我把它换成我用这种扫黑严打,我们来搞一个严打同样可以达到强化管控的这个效果。但是它对经济的影响没有这么的大。

主持人:是,我觉得赵培先生刚刚说的一句话说“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黑社会”真的是这样。好的,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