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神话与传统的哲思(2)

作者: Arnaud H.

(接前文)今天人们对希腊神话的了解大多源于荷马(Homer)与赫西俄德两人所流传下来的史诗,它们是希腊神话中相对而言较为易于融合的两大体系,其实也有不少在内容上互相矛盾的地方,因为每个不同的来源都相当于一个单独的版本。从学术角度看,古希腊除了上述两人的版本外,还有诸如剧作家苏福克里斯(Sophocles)、抒情诗人品达(Pindar)、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等大批文学家对一些主题进行再创作,也加剧了各版本间互相矛盾的情况。另外,古希腊奥林匹斯主流信仰外的一些其他信仰团体,比如俄耳甫斯教(Orphism)、厄琉息斯秘仪(Eleusinian Mysteries)等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派别,也因为教义的原因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不同的神话版本,都让希腊神话体系变得更为庞杂。

可能不少华人读者对西方神话了解得不多,因此这里仅以人们最为熟悉的雅典娜(Athena)和阿波罗(Apollo)适当举例。

很多人都知道,雅典娜经常被称作“帕拉斯·雅典娜”(Pallas Athena)。这是因为在一个广泛流传的版本中,雅典娜与好友仙女帕拉斯(Pallas)练习格斗时不小心误杀了她。雅典娜非常悲伤,为了纪念逝去的挚友,她便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帕拉斯·雅典娜”。

图例:奥地利议会大厦前的帕拉斯·雅典娜雕像(Pallas Athene Statue),建于1893 ~1902年。雕像展现了雅典娜头戴战盔,胸背披甲,一手持矛,一手托著胜利女神的姿态。(公有领域)

但在另一个的版本中,被雅典娜杀死的帕拉斯是个男性巨人(Giant),由于反抗宙斯的统治,在癸干忒斯战争(Gigantomachy)中被雅典娜杀死。

还有版本说雅典娜杀死的是另一位也叫“帕拉斯”的提坦神(Titan,也译作“泰坦”,是希腊神话中的古老神族),与癸干忒斯战争毫不相干。

当然,希腊神话中还有更多的说法。相传雅典娜原本就叫作帕拉斯,由于雅典人对这位女神的广泛崇拜,她的名字也就变成了“帕拉斯·雅典娜”,意思是“雅典的帕拉斯”,与旁人完全无关……

被称作“福玻斯·阿波罗”(Phoebus Apollo)的文艺之神、光明之神、太阳神在名字上也有诸多混淆。而且在希腊神话中,即使是太阳神这个身份,也都存在着不同的人物。这些纷繁复杂的版本可以说让人无所适从。

图例:阿波罗持琴座像(Apollo seated with lyre),由斑岩和大理石制成,作于公元二世纪,现存于那不勒斯国立考古博物馆。(公有领域)

在十二提坦神时代,大地女神盖娅(Gaia)和天空之神乌拉诺斯(Uranus)之子许珀里翁(Hyperion)原本是司管光明与太阳的神灵,但当他的儿子赫利俄斯(Helios)出现在神话中时,人们就开始把两者混为一谈。因为赫利俄斯每天驾着太阳车划过天空,给世界带来光明,也是太阳神。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希腊神话中各类版本不断叠加,很多人又把赫利俄斯与宙斯之子阿波罗混淆了……

这些混乱的神话版本所带来的弊端,如果仅局限在弄不清楚谁是谁这方面,还不至于给人类道德带来多么严重的破坏。但随着文人和民众根据个人喜好随意编撰故事,文化便被推下了更加危险的深渊。

公元前七世纪末叶后,希腊神话各版本中的不同人物逐步堆积成了一个混乱而又庞杂的系统,故事里人物间的联系与互动更为密切。其中,男性神和男性英雄之间互动的神话层出不穷,这让原本表达纯粹友谊与尊敬的故事逐渐变了味,在道德的败坏和人们追求病态刺激的心理下,促成了男性同性恋风气的发展。

笔者认为,这种风气与古代奥运会也有关联。当时的奥运会只允许男性参赛,在比赛规则上禁止运动员着装,并且鼓励大众对男性身体的美感予以评价。奥运会作为古希腊祭典的主要仪式之一,在民众中影响巨大,因此大量的人群也逐渐习惯于欣赏男性裸体美,然而当人类欲望强盛、道德下滑后,人们舍本逐末,从欣赏力量和人体美,演变成为发展男同性恋找借口。

当时的社会上也出现了女同性恋,但由于女性在古希腊社会地位较低,女同性恋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

当社会中的男同性恋者在人数上达到了一定比例后,文艺工作者们为了迎合大众寻求刺激的心理,便不断在故事里编撰更多的相关内容。从公元前五世纪的文学和美术作品中就能看到,很多男神身边都出现了至少一个青年男子作为他们的男伴,并且故事里的许多英雄也出现了类似的男伴。

这种情形看似荒唐,却与当今的一些社会现象似曾相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西方社会已经相当开放了,但当谈起同性恋时,人们都会说那是不道德的行为;而几十年后的今天,很多国家已经竞相宣布“同性婚姻”合法,不少政客本人即使厌恶同性恋,但迫于舆论与政治压力,也不得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文艺工作者为吸引流量,所做的事情与古希腊时代的同行如出一辙,在影视、文学、艺术领域大肆宣扬这些东西……

两相比较就能发现,被篡改了的希腊神话其实相当于古代的“现代派”思想,而并非真正的传统。

人类文明的维系始终遵循着一定的道德规范,否则就将被毁灭。这是神的意志,历史的规律,社会的必然,其实也是人心深处的诉求。那些充满败坏意味的“文化”对人的刺激只是一时,终究无法长久。所以在公元前五、六世纪进入鼎盛阶段的古代希腊,仅维持了一百来年的繁荣,就在各种负面思想的折腾下逐渐走向没落。

从外在的表现看,当人心变得阴暗之后,人们视狡诈为聪明与荣耀,视正直为愚蠢和耻辱。在人心魔变的过程中,激发出大量的矛盾,连绵不绝的内战不断削弱希腊各城邦方方面面的实力;最终随着罗马的崛起,希腊在公元前二世纪退出了历史舞台。

(待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