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2021年中共在香港的内斗将继续

中共在香港拚命打压民主派,剥夺香港人的自由,不顾国际社会的谴责,并试图淡化美国的制裁,但中共高层的压力实际相当大。尽管如此,中共高层仍然在加速香港的大陆化,试图把香港变成直辖市,当然害怕香港的民主抗争延烧内地。

此外,中共在香港还有另一大心病,即中共内部一直有人把香港作为内斗的基地,或者说,是反习派的一个关键据点,习近平一直难以掌控。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反习派一直在推波助澜,令习近平骑虎难下,最后不得不秘密让王岐山前往救火,正式撤回了“送中条例”。2020年,习近平却不得不铤而走险,不惜彻底搞乱香港,也试图真正掌控。

习近平没有真正掌控香港官方机构

2020年1月6日,习近平的亲信骆惠宁才正式接管了中联办。被撤职的前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曾长期在港澳领域工作,表面上也对习近平表忠心,但实际仍然是江曾派系人马。习近平2012年上台,8年后,中联办的一把手才换成习近平的亲信。再之前的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更是江曾派系色彩更浓的一员,2017年明昇暗降为中共港澳办公室主任,2020年2月13日,他被降职为副主任。

香港特首林正月娥到底是否真的听命于习近平,也需要画问号。她2017年上任,当时中共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还是张德江,林正月娥应该是江曾派大员张德江认可的。如今,中共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换成了韩正,他是典型的上海帮成员,依旧试图延续江曾派的政策,维护所在派别在香港的利益。韩正被调离上海后,习近平不断外调亲信进驻上海,一直在打散韩正苦心经营的上海帮,韩正不可能与习近平一条心。

林正月娥在两者之间最多就是搞平衡而已。习近平可以换中联办主任,但副主任及以下人员的清洗尚需时日,中共港澳办的清洗同样没有彻底完成。习近平可能也想换掉林正月娥,但并非易事,不仅是任期问题,接续的可靠人选也没谱,目前香港还不是直辖市,无法从大陆空降市长,更不能设置市委书记。

接替林正月娥的人选,只能在香港产生,但香港的地下党中,习近平实际都无法真正信任,或者说都可能是清洗的对象。

习近平难以掌控香港地下党组织

目前,习近平还没能完全掌控在香港的官方机构,更难掌控香港的地下党组织。过去23年中,从大陆移居香港人口超过100多万,不难想像这些人的大多数应该都不是普通背景,有多少人肩负特殊使命更不得而知。香港回归前,通过各种渠道进入香港的中共地下当成员,以及逐渐渗透、发展的本地成员,香港的地下党人数恐怕已经接近中共现役军队200万人的编制。

这些人本应是中共蚕食香港的最大本钱,如今却成了中共高层的心病。这些人中,到底都听命于谁,至今可能仍然是个谜。如果这些人并未听命于中共高层,甚至现任中共高层都没有人员清单,更没有指挥的渠道,他们不但不是可支配的力量,反倒可能是中共内部政治对手的资本。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曾发生了元朗黑社会白衣人恶性打人事件,警察故意提前撤离,报警电话无人接听。这起事件,更像是习近平的政治对手干的,而不是习近平或其亲信下令,其目的表面上是恐吓香港示威者,实质是为了挑起更大争端,令局面无法收拾,让习近平难堪。

2020年最后一天,长期破坏、骚扰香港法轮功真相点的青关会忽然全部撤离,据称正式解散。传闻是习近平亲自下令,难知是否属实,但显然中共高层并不信任青关会。青关会不只针对法轮功,2019年7月19日,深水埗区议会讨论《逃犯条例》修订事件,数十人手持标语在会议室公众席不断叫嚣和辱骂议员,其中就包括多名青关会头目和成员,但这样好用的打手却被中共高层弃用了。

2012年,前香港特首梁振英上台的同时,青关会突然出现在香港法轮功的各个真相点,拿喇叭对着法轮功学员大声辱骂、遮挡真相点展板、横幅,还有吐口水、打人、破坏展板等,一直持续了8年。但一夜之间,青关会却消失了,这个青关会实际听命于谁,也就水落石出了。现任中共高层并未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应该也不想替江曾背黑锅,但直到2020年的最后一天,青关会才被解散,可见现任中共高层对香港地下党组织并无多大的控制力。这样的组织还有多少,到底为谁服务,中共高层恐怕都还没有理清。

香港是中共各派官员的理财之地

中共各级官员在海外的资产,从中国大陆直接进出显然不便,香港自然成为理想的中转之地。2020年8月北戴河会议期间,习近平、栗战书、汪洋三人家族成员在香港的豪宅被忽然曝光,显然是政治对手在关键时刻放料。这也再次表明,反习派仍然在香港有相当的根基,能够掌握如此详尽的信息。

2019年11月,正值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据称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雇了一架私人飞机把其在香港的财产转移到柬埔寨。2017年1月27日除夕之夜,明天系老板肖建华从香港被绑架回中共大陆,成为中共权斗的牺牲品。

如今,川普取消了香港的特殊地位,大量资金从香港外逃;有多少属于香港本地商人,又有多少属于中共各级贪官,不得而知;香港股市投入的资金中,有多少是香港市民的钱,又有多少是中共贪官的钱,同样难以分清;以香港外资名义,在中国大陆开办的各类企业,有多少是真正的外资,又有多少是贪官们的钱回流,更难以计数。

动用香港黑社会,或者支配青关会这样的地下党组织,当然需要大量资金,自然是谁出钱就听命于谁。中共每年的财政支出,比如国安部、公安部、统战部、中宣部、港澳办、中联办等,应该有一部分用于维持香港地下党运作,但恐怕更多组织的运作,依赖于自成体系的资金来源,相信很多就来自于香港的合法产业,现任中共高层到底掌握了多少?

中共高层急需彻底掌控香港,压制香港的民主、自由是一方面,全面掌握这些地下资产同样是目的之一。这些庞大的资金不但支撑著大量香港地下组织的运作,也在支撑中共内部派系争斗的运作。

中共公安部部长孙力军落马前,就一直在指挥香港的行动,他动用了多少资金支撑香港的运作,又有多少在香港的资金支撑了他及他的手下在大陆的运作,这个谜团恐怕也是他被迅速端掉的原因之一。他的背后的那些人,或许才是真正的老板,这些人应该大多是习近平的对立面。

马云等人毕竟在中国大陆,2020年末遭遇的打击显然也是派系斗争白热化的表现,但中共高层对弹丸之地的香港却似乎还是鞭长莫及。

面对美国的制裁和西方各国的谴责,中共高层继续毫无理智地在香港硬干,表面上在与西方对抗,实际还有内斗的难言之隐,中共高层的权力隐忧,远比外界看到的更加脆弱。

香港作为中共内斗的延续之地,在2021年可能还会掀起高潮,这样的争斗又加剧了外部的困局,应该也就决定了中共最终的命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