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于文泽遭公检法迫害 含冤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8日讯】辽宁省鞍山市78岁的法轮功学员于文泽多次遭到中共鞍山“610”人员、派出所警察、街道社区的骚扰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判刑等迫害,于9月11日含冤离世。

明慧网报导,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于文泽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鞍山市立山区深南派出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警察接回本地,身份证件被没收。

2002年,于文泽去深南派出所索要身份证,被深南派出所一警察阻拦并威胁要把她送进监狱,此人正是当年去北京将她抓回来的“610”人员。

于文泽的老伴得知此事后,气得去深南派出所理论,质问那个威胁于文泽的“610”人员凭什么抓她,那人嚣张地说自己是中共的忠实守卫者。

于文泽的老伴又找到深南派出所所长,问凭什么扣押身份证还要抓人?深南派出所所长是个新来的年轻人,他说是鞍山市立山分局没收了身份证。他自知此事确实理亏,只得让步,最后让于文泽办了一个新的身份证。

因长期遭到街道社区和深南派出所的骚扰,于文泽的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儿女提出来搬家。2002年7月,他们一家从鞍山市立山区深沟寺七区搬到了鞍山市铁东区湖南大牌子附近居住。

2014年1月2日下午3点左右,于文泽因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鞍山市铁东区新兴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抄家。警察抢走多本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她被体检后证明身体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被看守所拒收;2014年1月3日,家人给她办理了取保候审。

新兴派出所警察预谋绑架未遂

2015年7月21日上午10点20分,鞍山市新兴派出所7个警察到于文泽家中要强行把她抓走。于文泽的老伴问警察是否有抓人的文件证明。一个姓张的警察说有,于文泽老伴拿过来一看是一张他们伪造在逃人员的登记信息表,上面造谣说于文泽取保候审后逃跑了。

其实于文泽一直都在家中,看来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绑架,上面连个公章都没有。于文泽老伴气得将文件撕碎扔到垃圾桶里,并愤怒地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你们在犯法!”

这伙人听后慌慌张张地走出去,只留下两个警察看守家门,其余五个下楼后来回走动并打电话联系。于文泽老伴拿出笔和纸让那两个留下的警察写出姓名和手机号、警号,他们不敢。

出去的几个警察一直在打电话联系,直到中午12点半,才叫看守家门口的两个警察下楼,他们全部上了两辆警车后离开。

家属将垃圾桶撕毁的文件重新粘贴起来,经核实,伪造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的日期是2014年12月22日,诬陷于文泽的在逃人员编号为:T2103022269992014120102,经办人是新兴派出所副所长李宁和(满)鑫(满字不太清楚,需进一步核实),登记审批人为王松楠。

新兴派出所警察长期监控蹲坑

2017年10月16日下午2点多,在中共召开“十九大”前,当地派出所又开始迫害于文泽。在湖南街莘英路401车站站点,于文泽被新兴派出所提前蹲坑的五六个警察打倒在地。警察去抢于文泽的装钥匙的小包,于文泽不撒手,最后警察将包带拽断,并将她家的钥匙抢走去抄家。

于文泽的老伴在家中奋力抵抗,新兴派出所警察扬言不抄家不走,最后警察无法打开门,僵持了许久后撤离。

警察将于文泽拉到鞍山市中医院检查身体,她的血压高到180多,警察不甘心就此放人,把送她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拘留所,看守所拒收。

后来警察又送她到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在那里,她的血压高到220到230,将血压计打爆了一个。警察害怕了,但还是不放人,天天好言哄骗。于文泽绝食抗议,警察威胁要给她灌食。她因耳聋严重被送到医院体检,当时已76岁的于文泽还被戴上手铐、脚镣,不允许被家人探望。

公检法联合造假 枉判4年

2017年10月24日,于文泽被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的检察员李霓和高欣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内哄骗于文泽:“您年岁大了,去我们那不方便,在这签上字就放您回家。”纸是一摞空白纸,于文泽被骗在空白纸下方签了多个名。

2017年11月7日,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把于文泽构陷到鞍山市铁东区法院;12月1日、12月18日,她被非法庭审。她本以为等著回家了,可没想到自己却上当受骗了。她被戴上手铐、脚镣拉到法院非法庭审,因为她耳聋,听不清在非法庭审中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当时到庭的有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的公诉人李霓和高欣,以及于文泽家属请的两名律师。在场的有鞍山市铁东区法院的法官高泰,两名陪审员张晓复、徐德辉和书记员刘鹏。鞍山市铁东区法院剥夺了她的家属参与庭审的权利。

于文泽回到看守所后才知道自己被陷害冤判了4年,罚金1万元。家人被威胁不许上明慧网曝光,上网就抓人、不许孙子升学等。

含冤离世

2018年1月8日,于文泽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身体出现严重病症,在其家人的担保下,她被暂时予以监外执行。

从此,“610”、政法委、街道社区天天上门骚扰,每年要她必须去医院检查身体,不去就要把她送进监狱;期间她的儿子也受到威胁:如果他不配合,就送他妈去监狱。

于文泽稀里糊涂地被骗签字,纸上记录的都是2014年被非法抄家的资料书,三袋子全部都填在上面了。

她的身体被迫害得十分严重,她曾于2017年10月16日被新兴派出所警察多人殴打,之后她的腰部损伤越发严重,导致子宫下垂、瘫痪在床。

后来为了减少腰疼痛,她只好在地板上躺着。2020年9月11日,在昏睡了4天4宿后,她在惊吓和病痛中离世,那时她还在监外执行之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