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美国大选僵持的局面会怎样破局?

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11月3日(星期二)举行之后,当晚,不出意料的没有出现确定性的结果。但初步统计的数字,还是让众多川普支持者们感到欣慰,因为川普在几乎所有的摇摆州都不同程度的领先,所以许多人都安心地睡觉去了。结果星期三早上醒来,摇摆州的数字大幅度翻盘,大大出乎人们的意外。

随后的三天内,让人费解的统计数字继续弹出,美国社会的情绪开始分化。拜登的支持者们开始欢呼,向来敌视川普的主流媒体,集体地宣布拜登领先,预测拜登拿到270个选举人票,从而成为“当选总统”。随后,拜登团队也以“当选总统”自居,开始筹备权力交接和组阁的事物。川普的支持者们,则从开始的不信、惊讶,有些人变得不解、失望,到慢慢冷静下来,开始思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到今天,随着大规模的舞弊造假的曝光,人们惊讶地发现,窃国者的疯狂,无与伦比,已经达到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选举三天后的星期六,笔者在推特上发了一个帖子,劝各位网友稍安毋躁,问他们为什么看不出神的安排?不信正义会战胜邪恶?笔者是这样看的,如果川普一如选前民意预期的那样,直接地赢了,那美国的黑命贵、极左、安提法等势力,必然开始骚乱、打砸抢,这样又会使许许多多的无辜者受难、使生命财产遭到损失。那时候,川普即使去平定骚乱,也会获得骂名。让拜登阵营先高兴几天,让黑命贵、极左、安提法等盲目乐观,美国社会会平稳地走过一个选后的阵痛期。川普即使落选,全体美国人都知道,共和党的选民,川普的支持者们,也不会打砸抢,也不会暴动骚乱,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信神的人、有信仰的人,神的追随者会依然和平,不会诉诸武力,会使得美国保持安宁。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这会不会是神安排的一个平和的解决方案呢?最后笔者说,应该让法律程序走完,让黑手落网,正义才会庆祝战胜邪恶!

当然,直到一个星期后,美国大选的结果仍然没有出炉。一些急不可耐的世界领袖开始祝贺拜登,但他们注定会在不久的未来吃惊不已,落入尴尬的境地,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和川普政府开始对话。能够稳住阵脚、定力深厚的国际领袖,愿意等到最终的结果,则会有意外的惊喜,知道他们曾经站在了正确的一边。当然,中共领导人的反应不包括在内,因为中共不祝贺拜登、持保留意见,是因为有其它的原因;中共也不是一个正当的、正常的政权。再后来的故事,全世界都看到了,川普阵营和共和党的诉讼,加上不断爆出的、新的舞弊证据,将世人对大选结果的预期,不停的更新。美国今年的大选,虽然一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果,但川普阵营的人们,已经开始释怀了,他们已经知道,美国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颠覆性的准政变,但正义的力量迅速占了上风,已经转危为安了。

在今天看来,美国大选僵持的局面会怎样破局呢?这可能直接与观察者的立场相关,也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因为今年的大选说到底,不是两个人、两个党、两个理念之争,它真的是一场代表了全人类的两个阵营,代表了正义和邪恶的正邪大战。正义的一方,是传统的、保守的、具有正信信仰的、平和的人们。另一方,则是鼓吹社会主义的政策、摒弃传统价值观、唾弃对神的信仰、追随变异的性观念、动辄打砸抢、常常暴力相向的人们。虽然这些人只是反川普阵营里的少数,但这个阵营的大多数,都被他们所盲目地带动、裹挟、和驱动了。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反川普的阵营里,许多人只是出于对川普个人特质的反感,出于对民主党的传统支持,出于自身所处的利益阶层的考量,而在反对川普。他们可以说是在盲目地反川普,或者是并没有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出政治上的选择,更没有能够从道德观念、做人的理念、普世的价值、乃至美国的立国之本等这些方面,来深入思考,然后再决定支持哪个阵营。许多从民主党出来、加入川普阵营的人们,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从主流媒体的谩骂和仇恨宣传中突然冷静了下来,开始用自己的主念、善念、善心,来看待川普,看待美国现状,看待未来美国会怎样、应该怎样。当他们经过了这样一个冷静的、反思之后的精神觉醒之后,投票决定就不难做出了。

这样的人们,在笔者看来,在全美国当以数百万计,甚至更多。这些人虽然不是共和党选民,但也构成了川普集会的大量热心参与者。当这些重新回归传统的人们投下了选票,期待体现真正民意的结果时,当他们发现他们的民意被强奸,他们的选票被篡改,无效的假选票在冲淡他们神圣一票的价值,他们的愤怒和失望,可想而知。撇开带有极度偏见、深刻仇恨的主流媒体的假民调不谈,这样的人们会认清极左翼、社会主义者、和企图颠覆美国、组建全球威权政府的人,其真正的面目。最新民调显示:高达83%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的当务之急,就是清查选票!其中的50%应该是共和党的支持者,但至少还有33%,应该是民主党和中间人士。选举舞弊,是对美国人全体的侮辱,是对美国社会体制的颠覆,是对美国和人类社会秩序的摧毁。

人们在分析美国大选的僵持局面会怎样破局的时候,提出了许多猜测,认为可能有这样几种结局:一、经过司法诉讼,最高法院判决,川普从司法上赢得大选。二、经过司法诉讼,最后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川普被判决败选。三、经过司法诉讼,仍然无法确定谁会胜选,新当选国会将投票决定谁是总统、副总统。

在笔者看来,川普也不会败诉,因为舞弊的证据是如此的庞大和确凿,高达1000名具有正义感的美国民众已经作为证人站了出来;美国最高法院也不会无所作为,而必定会做出正义的判决,因为天意的安排,美国人民已经把誓言回归传统的法官送进了高法。

那天,一个推友在网上贴出了“十恶不赦”的定义,指出孟德斯鸠的“论十恶”所指:一恶,没有人性的政治。二恶,没有思想的崇拜。三恶,没有人文的科学。四恶,没有道德的商业。五恶,没有良知的知识。六恶,没有真实的历史。七恶,没有独立的精神。八恶,没有自由的幸福。九恶,没有劳动的富裕。十恶,没有制约的权力。对比我们的世界,对比中国和美国的现状,我们在经历著哪些邪恶?我们在见证所有的邪恶!真是十恶毒世啊!

天主教前任驻美国大主教卡洛.玛丽亚.维格诺(Carlo Maria Viganò),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他向川普总统今年发出了三封公开信,指出“一场善恶的生死大战正在展开,邪恶势力正在利用全球瘟疫大流行,实施进行“大重构”(The Great Reset)的全球议程,而全能的神正在排兵布阵,帮助川普这位“守护者”。”

这股黑暗的邪恶势力,就是当今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它们的大政府、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在中国、古巴、朝鲜肆虐近百年,他们带动了美国的左翼和社会主义分子,处心积虑、全方位地渗透美国和西方。在这样危险至极的世界局势下,美国大选僵持的局面会怎样破局呢?出路只有一个,世界已经别无选择。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