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宾州邮局吹哨人遭打压 更多证人会站出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2日讯】MIT科学家分析:选票系统内含算法,自动将川普选票给拜登!宾州吹哨人被打压,更多证人将现身!乔治亚州已开始手动重新计票,更多州将跟进。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11号星期三。本期节目持续关注美国大选的最新局势,宾州邮局的爆料人被打压,川普团对周二起诉密西根州的韦恩郡,并且称有超过200页宣誓的政人证词。MIT的一位科学家发现了在对密西根州的数据作分析之后,发现系统很可能通过一种算法,把6万9千张川普的票给了拜登。另外,Pfizer(辉瑞公司)的CEO在Pfizer疫苗有好消息,股价大涨的当天,卖出了价值500万美元的股票。

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你好。

横河: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我们的视频下方留言,如果有问题,我们会转发给嘉宾,你也可以在节目中间,通过手机简讯给我们发短讯,我们也会放在视频的下方。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谈一下宾州邮局的这位吹哨人的遭遇,围绕这位吹哨人有一连串事情发生,现在引发外界的强烈关注。那么这位吹哨人他是宾州邮局的一位员工,他之前跟一个爆料网站(1:40英文听不懂)这个爆料的平台去说。他说他们的上司,让他们把11月3号以后收到的选票,盖上11月3号的邮戳,这样的话就跟11月3号以前收到的就混在一起。那么他爆料之后,就被邮局开除了。

然后大家帮他开了一个众筹网页,也被官方关闭。那么后来好像邮局雇了一些人去跟他谈话,结果又是威胁他,这个录音也被录下来了。最新的就是说,他在社交网上放了一个视频,他说《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他收回他的证词,他说我没有收回我的证词。而且我希望《华盛顿邮报》收回他们的这个假的报导。围绕这个人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件,您怎么看?

横河:这个事件其实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件事情不是偶然的,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因为现在很多人正在辩解,说是如果有舞弊的话,只是局部的或者是底下人干的,上面不知道。那么这里他的问题就比较严重,第一其实他听到的是5号听到的,听到他们在谈论4号的时候,他们把3号以后的东西。

主持人:就把4号收到的盖上3号的。

横河:4号收到的邮件盖上3号的邮戳,只有一张他们盖错了,盖成了4号的邮戳,也就是说其他都已经盖成了3号的邮戳。那么这个事情爆料以后,关键问题他不是当地邮局的事情,因为这个任务是当地郡里面的邮局局长布置下来的,那么郡里的邮局局长的问题就在于,邮局跟其他任何部门不一样,在美国。邮局是一个至上而下的系统,就跟中国一样的,中国的所有的系统都是自上而下的,一个部一直到县、区,都是同样的机构一直下来的。

美国只有邮局是这种形势的,其实他的没有联邦机构的,你为什么办护照要到邮局去办,因为邮局就是联邦政府的。所以一个郡的邮局局长是不敢随便下命令的,因为他自己创造制造这个命令的话,他要负全部责任,因为命令这么多人要执行你的命令,将来全是证人。

主持人:真的耶!

横河:这个跑不掉的。

主持人:他不会是自己。

横河:所以他不会是这个郡的局长,这是第一个证明。第二个证明是找他谈话的,并不是这个邮局找的,这是邮局总局的探员。

主持人:邮局总局的。

横河:对,邮局总局的那种调查员。

主持人:总局是指宾州的总局?

横河:不是宾州总局,邮局总局是联邦总局的探员来找他,所以是联邦探员,我不知道是从宾州派来的吗?但他属于联邦探员,来找他谈话。明显的就是要他闭嘴,叫他把以前说的话要收回去。再一个就是《华盛顿邮报》配合,《华盛顿邮报》为什么要来配合这件事情?所以这是有一个背后的统筹的。因为作为《华盛顿邮报》来说的话,他是以揭露政府,而不是吹哨人为出名的。《华盛顿邮报》原来是地方小报,就是当年五角大楼文件以后,《纽约时报》不是被封了嘛。

被封了以后,他接着发表,所以就从一个地方小报,一下子就变成全国大报。

主持人:就水门事件嘛?

横河:不是,五角大楼的文件,越战时候的。

主持人:但水门事件后来也是他那两个记者。

横河:对,最早的时候就是这件事情出了名的,所以他应该是盯着政府,而不是盯着爆料人。就是说这件事情如果是邮局系统的话,那是联邦政府里面的问题,他应该去找联邦政府的碴,不应该找爆料人的碴,他反过来了。所以这一系列的事件,就说明这个事情不是很简单的,不是仅仅一个地方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那个局长的问题。这背后有更大的一个团伙,或者一个阴谋存在,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但是围绕这一个人,居然有方方面面的这种压力。所以我看有人转发了这个消息,然后就有一句评论说,我们现在已经生活在共产主义国家了。

横河:这就是很典型的嘛,就对爆料人的打击报复,原来美国是有很多法律的,是不能够对爆料人进行打击报复的,他是有法律,那要打官司他一定赢。现在邮局居然敢把他解雇掉,这种事情本来不应该发生的。就是私人公司都不敢解雇,不要说联邦政府了,联邦政府的雇员是铁饭碗。所以这个就是说从这点来说,今年大选其实有一个事情是让很多美国人清醒的,美国早已不是原来的美国了,只是说没有暴露出来。

而这次大选把很多很多深层的问题,全部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主持人:真的是,早已不是原来的美国了。赵培先生您怎么看,有关围绕宾州爆料人这样一系列发生的事件,您觉得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阻力,什么样的势力在阻止他去曝光?

赵培:我在刚才横河先生讲的那个上面再添一点,如果他能被解雇,那么证明邮局的工会没有在帮他,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因为邮局工会在大选的时候,是已经宣布我是支持拜登的,那等于是他给下面所有的员工发了一个信息,你们全去选拜登,这是邮局的工会做出的一个做法。所以这个系统里面包括这个工会。那么邮局为什么现在要站到拜登一面呢?其实是因为川普在之前要搞一个邮政改革,因为美国邮政这么多年亏得实在太多了。

经常有所谓的破产危机,一旦破产危机发生,政府就要拨钱给他,那么川普总统在台上的时候,在这四年任期当中,他就提出了一个邮政改革计划,那么这个邮政改革计划就是说,要求邮局去减少赤字,那么减少赤字就可能波及到某些人的饭碗,所以等于是他们集合起来要干这个事情,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再牵扯到媒体再把这个消息掩盖下去,那么这个集团,就是在上面幕后指挥的力量,能够指挥到邮局的工会,邮局的行政系统,还能指挥到媒体。

那么这个力量就可能是一个前政府的,或者是一个官员,或者是整个系统曾经能够下命令的人,才会有这种人脉和关系。或者是一个很大的集团,他们里面包括了这些人,他才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这点是非常危险的。另外咱们再讲这个邮政改革计划,特别是这次邮局的最高的头说,我们这个邮政改革计划在本次大选中不会执行。为什么不会被执行?因为是有这个邮寄选票的是,所以他把这个计划给停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是等于这次大选当中,邮局的整个运作模式,跟以前是一模一样的。在这个情况下,就是以前,大家知道我说的这个以前,是指的奥巴马在台上的时候,民主党在台上的时候,他们大规模的人在邮局当中获益,或者是进入邮局系统,他们会在这个系统中继续为民主党干事,而且这次出事又出在邮局选票上,所以邮局这个系统被渗透被控制,来干这种事的人非常多。

所以我非常敬佩这位敢出来爆料的人,或者是现在因为西方就把他称为吹哨者,我非常敬佩这种人。他的行为就是说证明,这次大选不是关于一个党派的问题了,而是关乎一个正义和良知的问题。因为他如果顺从著这个系统去做,他是工会的雇员,他会保住工作,他有一份很好的退休金,他可以把家里照顾得很好,他没有这样做。所以这次大选就是整个一个社会系统,特别是工会之后,一个社会主义混饭碗的这种系统,来对真相的打压,对正义的一个打压,所以我非常佩服爆料人能够站出来。

主持人:而且刚才横河先生提到,这次大选的很多现象,让我们猛然意识到,美国已经不是原来的美国了。除了这么一个邮政人员,他站出来,然后遭到多方的打压之外。我们还看到比如说像国会中一些极左势力,AOC等等,居然说要把所有川普的支持者都放到黑名单上,然后有一些后果啊,比如说找不到工作或者什么的。就是像这种的,居然能够在美国出现。

 

川普的支持率都放了黑名单上,然后有些后果,比如找不到工作或是什么的,就是像这种的居然能够在美国出现,这个是不是完完全全跟共产主义国家的那种,不管是秋后算账也好,还是说把所有跟你意见不同的声音全部抹煞也好,是不是真的是同一种做法了?

赵培:是的,其实很多人在争吵共和制、民主制,到底美国是一个什么制度?或者是这个民主要怎么搞?其实这种做法,就是刚才把人列入黑名单的这种作法与这两种制度通通没有关系。它叫什么呢?叫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共产党的一个专有名词。为什么叫专政呢?是它把社会上划分出一个人群,或者是按照这个比例,比如说政治斗争的比例是5%的人群进行打压。中共历来这个人群是不断的变化了,大家知道毛泽东时期搞了这个反右,他前面有个引蛇出洞,让你们提意见,现在就是这个阶段就是你们美国人的选票选了川普,你还敢说坚持正义,你还敢出来说大选有舞弊,那么这批人就跟当初反右的那批人敢站出来挑战共产政权说,你们做错了很多经济上哪里哪里犯的错,敢跟领导提意见是一模一样的。这次打击的人群就是自由言论和坚持正义的人群,跟反右那一次一模一样的。那么这5%的人群里面它会怎么打击呢?你看跟共产党的做法一样,共产党它现在它也有一个黑名单,当然它现在用了一个西方的词“社会信誉体系”硬要把你列入黑名单,很多上访的人、异议人士列入黑名单,你就不能买飞机票,你只能买火车票。还有各种不同的东西社会上的包括融资,包括你想在社会上贷款、买房都受到限制,那么你看看他这个黑名单要干什么,就是把你放在黑户之后,你不能去大学去申请教师学位呀、干什么都会受到影响,政府职位也不会雇用你来,这不是黑五类吗?咱们中国人非常熟悉你这不就是黑五类吗?甚至它会去找人去骚扰你,就是刚才那个邻邦的邮局的调查员去骚扰下面已经被他辞退的员工,这不是跟国保一样吗?中共这个国保,就是这个国安人员他会去骚扰,在网上发帖说中共不好的这些人,这都是一样的做法,所以这就是一个共产主义性质政权才能做出来的事,那么你做得事都已经是共产主义政权,甚至你说的话都要向那个地方靠拢了,那你的性质绝对不是民主和共和能考虑的,大家应该先考虑要铲除这个超出我们人类道德水准底线的这种邪恶,先铲除它,咱们再回过头来讨论美国的民主应该怎么搞、美国的联邦和州政府之间的关系怎么搞,我们先把最邪恶的铲除了,我们才能够解决下面,不是很重要或者说不是那么紧急的问题。

主持人:是,其实我觉得这个基本上是很多人就是说这次大选决定美国的走向,就是到底是走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还是说能够维持原来美国。我们看到其实在大选还没有出结果的时候,其实很多现象已经显示说,已经在往那条路上滑了、已经在走了,所以其实是非常危险。现在比如说这个爆料的人,他现在是到了??平台爆料,那现在我看这个平台的这个主持人他就说,这个人已经雇了律师,而且呢他说有更多邮政系统的人想要站出来。

一个我想问横河先生,如果这个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其实牵扯邮政系统非常多的人,他为什么就敢于说,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来发出这种明显一被揭穿就是违法的这样一个指令吗?另外一个就是如果更多证人站出来,您觉得会对整体的局势有什么样的影响?

横河:首先为什么他敢这么做,这有两个因素,其中一个就是说这种舞弊现象,在这之前应该是一种常态,在某些地方,特别像宾州、密西根州的这些地方,你像还有伊利诺伊州,加州甚至都是。只是说这次会换了个形式,就是说邮寄选票是一种比较新的形式,舞弊形式,其他舞弊现象是一直存在的,只是说没有影响到大局,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因为都是建制派换来换去嘛,轮流执政嘛。

主持人:之前好像网上就有人说,一篇文章有个新泽西的一个人写的说民主党人怎么样去舞弊,好像他有写这种文章。

横河:对,有很多以前这样的文章,人家还开的玩笑嘛,当时芝加哥伊利诺伊不是有一个人写过一篇东西,他当时好像也是竞选州长还是市长,他竞选成功了,最后他说因为我不是他们的人,最后就被赶走了,他们说看来数一数芝加哥或者伊利诺伊那种官员,现在在监牢里面有多少,有的时候被揭穿了以后或者是失败以后就坐牢去了。

也就是说大家知道爆料什么没有好处的,就没有人敢爆料,爆料也没用在这种地方,你像在加州接触了很多这种就是收割选票的事情,谁奈何谁啦?谁处理过谁啦?

主持人: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东西。

横河:他只要在这个州一当权,有了一定的时间,这些为什么不让他们有时间再去继续腐败下去,他可以快速把这个州的整个官僚系统全部腐败掉,然后你就没办法了,然后就翻不过来了,这很难翻过来了,这是一种现象。那么还有一种现象就是我们以前讲过,这次是一个正邪大战,双方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战,所以他们豁出去了根本就不管,在这之前实际上是公开讲过的,好几次。拜登本人就说过了,我们建立一个最庞大的选民欺诈组织,然后希拉里也讲过,不管怎么样都那天都是拜登当总统。

主持人:南希佩洛西说不管怎么样到1月20号他都会宣誓。希拉里是说,你就无论如何不要承认。

横河:对,也就是说什么呢,那些就是说他们已经打算好了,这次舞弊大规模的一定要成功,他们也没有后路,就是一定要成功,也就是说,所以你看他们根本就不要去参加大选,根本就不要去进行演说,就待在家里。

主持人:拜登本人就说过,我不需要你们选我。

横河:甚至都不需要你们选,你的选票已经在那里准备好了,就是这样子了。因为这是一个,这是真的是从双方看都是一场最后的决战,而且这个决战不仅仅限于在这个社会里面,它真的是另外空间的一场大战,你可以看出来非常清楚,就说人是动员不了这种力量的,人也不可能叫所有的人都能够跟着你走,这有一点疯狂。

主持人:是,真的有一点。

横河:所以说正邪大战,这个世界的正邪大战,他不仅仅是指的是两种观点,不是所谓两个党派,更不是两个党派之争了。

主持人:两种力量。那您觉得如果更多的人站出来,就是你觉得会不会有更多的证人站出来,比如说现在白宫发言人她说,周二我们在起诉密西根州韦恩郡,那么现在我们有两百多页证人的宣誓证词,这些证词上就列举了很多匪夷所思他们观察到的现象,就是你觉得一个是你讲一讲他观察到什么样的现象,另外一个就说,你觉得更多证人这样站出来,他对整个大局有什么影响?

横河:肯定有好处,因为现在主要是证人,证人特别多,那么这个234页的证词都是为这个尾音君准备那么就是因为这个韦恩郡准备的,那么它主要失利是哪些呢?这个人死了就有一个人她儿子已经去世了,但是她说我不知道他怎么投的票,这是一个他母亲。

主持人:这一类是吧,不是说只是一个。

横河:这个是一个案例。另外还有就是在一批选票当中,有60%是同一个人签名,这是另外一个案例,还有一个案例是35票是没有登记的选民,就是他们能够确认的,有35张票是确实没有登记过的选民,还有50张票是重复使用了。

主持人:就不断地被塞进。这个样子

横河:不断的这一张票被塞进了,又寄一次、又寄一次,50张票被重复使用,这仅仅是有人签名作证的。

主持人:还有我记得他上面有讲1900。他说有很多人出生日期写了1月1日1900。

横河:可能是计算机可能自动往上填的,或者怎么样,不管怎么说的话就是去世的人,有的我看那个网上有一个人开玩笑说,我的祖父母居然投入拜登票,我再也不去他那上坟了。

主持人:对,没错。

横河:看了第一句大家还以为,你怎么能干涉你祖父母投票呢,结果发现他们已经去世很久了。

主持人:对1900就是120岁了。

横河:现在确实需要很多人站出来,而且现在不只支持234个页的证词,仅仅是一个县的,现在据说已经有一万一千个证人愿意出来作证,这是朱利安尼说的。

主持人:他说的一千多个,还是一万一千多个?

横河:前几天一千多个,今天看到的是谁说的我现在记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律师团或者谁,说有一万一千人愿意出来作证。当然前面说的有多少,150个那是已经签了宣示证书的。这么多人既然他们已经愿意找到人去爆料,就是愿意站出来的,美国人在这一点上我还是很佩服的,他们真的是愿意冒这个风险来主持一个正义,就是良心,自己的良心不能让它把这件事情过去,他知道是不对的。所以那天你看到采访的时候,新唐人有一个采访,问一个人,那个人说我是民主党人,但是我把我的国家放在我的党派之前,我必须要求把这个事情查清楚。

主持人: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如果有越来越多的证人站出来,这个本身有什么样的意义?另外对于另外一方,如果真的存在作弊这种现象的话,他们是不是觉得说再多的证人站出来,现在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打官司,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赵培:是的,有这个问题。现在媒体极力的掩盖,我们刚才已经讲到了,报纸已经是想掩盖掉一个证人,结果这个证人自己出来录像说,我没有退缩,我仍然站在这里去作证,所以他们现在想在媒体上,原本他们是说美国这个系统绝对不会作弊的,现在他们改口了,他们说有作弊,但是只是个案。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万多个证人,这就不是个案了,这就是一个大面积的系统性的作弊在发生,所以他们现在在媒体的宣传战上是一步一步在往后退,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出来,它们能做什么呢?就是能封锁证据,比如,社交媒体、Youtube或者推特上去封锁这些证据,而且最可笑的是脸书在每一条关于大选后面都给你加一条谁谁当选了,所以它也认定了,你认定了你告诉我干什么?我只信美国的法律认定,和美国选民的认定,我不信你任何媒体认定的,任何媒体都必须报导法律和选民认定的,这个逻辑顺序要搞清楚,其实他们大规模的媒体战在进行当中。

至于有没有时间打这个官司,有,为什么?因为这个时间,1月20日之后还可以拖,无所谓,所以等于是对他们来讲,在他们要给川普总统足够大的压力,如果这个压力持续不下去的时候,时间是对他们不利的,川普坚持不退选,他们造了这么多的假,媒体也好,各国政要他们能利用到的所有资源来给川普施压这个压力,你都没让川普屈服去退选,那么这个时间对你们是不利的,你们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了,往后你们给川普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川普的选情就报露曙光。

在这过程中,我要赞扬一下大纪元和新唐人,因为在这么多媒体中,大纪元和新唐人是两个在极少数不肯承认这种造假的媒体,所以这个是非常难得,等于是你在黑暗当中有一丝曙光存在,这样的话会激励大家前行的。在这个时候,大家前行的过程中,之前说的是一千,现在是一万,明天可不可能是十万呢?都有可能。等于是美国的民意起来,这个时间就不在你作假集团这边了,很可能是新翻。你看现在川普的政策非常有意思,刚才说为什么针对县跟州这一个郡去做呢?因为这一个郡的,有了足够多的证据,县跟州之前或者威斯康辛州之前,他们最开始是说,要阻止川普去调查的时候,他们之前说你计票,交8000千万美元。那么行,我现在在一点上方你捅破之后,你是不是全州作假系统都给我捅破了呢?我还要交这8000万美元吗?我不需要,我就直接请司法介入这个问题,所以他先找到了一个点,就是戳破这个气球的一个点,这非常聪明的一个做法。

一旦戳破之后,时间又不在你作假集团这边,你要全国去掩盖,你有这个时间吗?没有,所以县跟州肯定会丢掉,再加上亚利桑那州丢掉,宾州丢掉,你大选已经败了,在败了的时候,川普上来之后,有很多时间去调整整个系统,四年的时间,***,所以时间不在作假集团这边,所以他们越往后走,败象显露的越多,越可能就像个气球一样,啪一下子爆掉了。

主持人:你说威斯康辛州戳破了一个点,您是指什么?是戳破了什么点?

赵培:不是,我刚才说的密西根州的这个点,可能是口误,戳破掉,这样整个州不就破掉了嘛,你有一个郡是系统性作假,你全州都会被大家怀疑成系统通通作假。那么好,那就逐张对比选票,这个时候就马上出问题了。

主持人:下面跟二位谈谈很关键的问题,刚才我们谈到证人的问题,现在我们来谈系统的问题。这些天越来越多证据似乎在报出系统本身,软件本身也有造假,我看到是两个主要的。横河先生请您谈谈,一个是川普团队的律师,以前福林将军Sidney Powell,他也转发了,就是有人发现在电视萤幕上,当天晚上计票的时候,川普票数突然减少快两万张,一万九千多张,拜登的票数一下子增长了同样的票,这个东西如果不是系统本身来做,是没法解释的,所以根据这个现象,他去做了一个很多的调查,最后有个结论,这是一个我看到。

另外一个是MIT那个教授,MIT教授昨天他就发表了他的分析,他说他分析密西根州的数据,发现整个系统中有一种算法,这个算法几乎是每当川普的得票达到一定门槛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实际上是**功能,把川普的票给拜登,他就说这个系统很可能这种算法转移了六万九千张票给拜登。他今天给川普和拜登团队同时发了一个公开声明,他说我们愿意和您的代表一起对我们这个结果进行严格且透明的审查,你们对此开放吗?您怎么看这些有关系统软件作弊迄今为止的证据?

横河:这三个证据实际上是互相相连的,因为第一个证据是录像录到的,正好是减少的票和增加的票一模一样,就导致第二个人去挖,挖了以后,他就比较了各个州的这种选票,发现了一个现象,它叫做switched,就是从这个人转到另外一个人了,他发现所有转出去的票,都是川普这里转出去的,接受票的绝大部分是拜登的,也有一些给了第三未的候选人。他发现还有一类是丢掉的选票,他没有去区分丢掉的选票是谁丢掉的,但是他说两个人可能都丢了选票,我想这个也是做出来的。

他其中分析了一下,光是宾州,从川普总统转到拜登的选票就有20万张,光是宾州,但是宾州是最多的,因为总数才45万,其中有20万就是宾州的,宾州丢失选票是90万,这个数字相当惊人,而总的丢掉的选票是2百多万,这他统计出来的。

主持人:他说总的转的票数是54万多,总的丢失的票数286万多。

横河:光是宾州就是20转掉的票数。这个事情就发现它是一个系统了,所以MIT这个教授去分析,用数据去分析,分析以后,他发现特别有意思的现象,他说本来应该是两个,投共和党票的一般都会投川普的票,而且他是投川普的票比投共和党的票比例更高,也就是说,因为共和党当中有不同的人,不同的候选人,但投川普却是共和党内的基本共识选民当中,所以川普往往还高一点。在密西根州最大的疑点就是,越红的地方,川普的票比起共和党的票就越低,最红的地方,川普的票甚至减少20%以上,非常低。

主持人:比共和党议员票。

横河:比投共和党的票低这么多,所以他就认为可能是一种触发机制,当达到一个门槛以后,它就触发一个计算,我不太懂这个计算,但是我知道这个赌博机是这样子的。加州到了每个周末就有人从加州租大车搭巴士,一车一车到拉斯维加斯去赌博,华人特别愿意去,那个老虎机实际上是调整,离拉斯维加斯越远的地方,两小时车程的地方,一小时车程的地方,中奖的比率较高。

主持人:比如多高?

横河:比如到10%,10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可以中奖。吸引你往那边走,到那里以后,最后他就固定了,比如老虎机一般调到2%还是多少,它可以调的。这个机制我就发现非常像,调了你中奖的比率就这么高。很多人还有就不讲了,第一次去的人总能赢钱。这个就有点像这个机制,不是把所有的票都一样的全部转移掉,不是的。他是当你票数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他可能就调整为让这个票数就转移掉,但是不能太多。很奇怪的这一次在所有的所谓摇摆州,就是出问题的摇摆州,票数都非常接近。

主持人:对,没错。

横河:这种现象也是非常少见的。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真的是有一个算法,预先放在这里头,到时候就自动结合。

主持人:然后他不接很多,他保证你稍微过一点。

横河:所以这个三点实际上讲的是同一件事情。这三个不同的案子是同一个事情,只是用不同的方式来推论出同样的结果来。

主持人:对,不同的角度观察。赵培先生,您是学IT的。从IT的方面,您觉得这个可能吗?系统这样的。

赵培:可能,十多年前就可能。十多年前我曾经面试过一个做赌博机的公司,做赌博机里面当时还只是在每一台老虎机,或者吃饺子机里面有这个控制,而且这是官方允许的。因为这个赌博行业有个协会叫道德委员会,这个道德委员会不是说赌博是有道德问题,他认为赌博没有道德问题。他认为让你赢的概率,如果你彻底不让人家赢,这里面就有道德问题了。

主持人:喔!OK。

赵培:他是限定你一个比例,你不能低于这个比例。每台机器从制造厂出来,要经过这个道德委员会的审查,他们有专门来验收的人。比如说这台机器出去,单机的比例是比如刚才说的,可能给了加州最核心的地区比如说5%或者7%,你不能低于这个比例。那么你想调高可以,为什么?你想要让别人多赢钱,可以!可以这么做。这个导致出现美国赌场或者加拿大赌场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你看到经常去消磨时间的这些老太太和老先生们,就他们退休了没事。他们不是为了去赌家产或者赢多少钱,就是消磨时间。他会经常看着这个赌博机的人赌,就看多长时间他没有赢钱的时候,他出来赌。

主持人:没错。

赵培:他就可能赢钱。为什么?大家都抢这种机器。这种按照概率应该有人赢了,不可能不让人赢的,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机制发挥了效果。因为我们看到这个新的计票系统里面是有硬件的,如果他硬件里面做了这个东西,其实他在投票的那一刻可能计算就出错。他有可能是在一个中心的一个地方,我可以随时调一下,就是随时调整这个概率,突然来一下或者通过一个黑客后面的后台进入,然后来做一下。这个东西如果机器本身有问题,你比如说这一次机器承包商就是与共和党有很大的联系。他可能开个后门或者什么不知道。

主持人:民主党是吗?

赵培:对,民主党的佩洛西的身边的人与这家公司有很深的联系。那么在这种时候,如果他随便调一下这个比率。比如说当天晚上突然发现,哎呀!不对,这个即使我们按照之前的1%,从拜登转向川普还不能赢,那么我们停下来,然后把这个比率调一下。让远程有人把这个后门打开进去调了一下,然后你就看到现在的结果。我觉得这个媒体很多时候,他是文科生嘛,他说的很多谎言,他经不住理科生去推敲。比如说大家看到曲线,你突然上涨,这肯定是有问题。所以他马上解释人工输入错误,你是不是系统调的错误,你不敢出来承认而已。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理科生发现的一个问题,就是现在拜登的得票率50.8%左右,同样历史上1980年里根总统的得票率也是50.8%。如果你把两个人拿到的各州的选举人票做一个对比,你会发现这个曲线分布,在统计学上选票分布不对劲。如果你能拿到50.8%,就是按照百姓支持你的程度,应该川普只能拿到当时跟卡特同样的40%多的选票。那么应该你是个全蓝,只有几个州红的情况。而你现在选票的集中分布不是按照这种分布,都分布在几个摇摆州或者突然出现的票数,这个就不对了。当然这个东西如果有哪个大学教授可以接着做一下统计学的分析和概率分析的话,你会发现很多问题在里面。另外一个媒体学文科的生说漏嘴了,这个拜登当时还没结束计票,就说拜登的得票数是历史最高,超过欧巴马总统。我就不明白了,你当年做的欧巴马总统已经是历史最高,那么拜登多出来的票是从哪里来的?就是按照支持率来讲,他远没有欧巴马的支持率那么高。当时媒体一股脑的宣传欧巴马怎么怎么样,那么这也是一个统计学上可以被验证,你作假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现在就是因为各个大学被左派给控制得很严,如果更多的像MIT的教授站出来,我们从概率学或者美国现在司法部把整个密西根州的系统扣押下来,就把它全断网、断电。然后把它整个做出来,你把整个编码给拿出来,从新编码,就是从它那个可以运行的代码给编成它原来的代码,一行一行的查,你绝对能发现很多猫腻在里面。安全漏洞或者干什么你都能发现到,这就是铁证据。现在的问题是在于可能现在的司法系统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或者司法系统里面还有更多的阻碍去做这一步。所以我说这个事情是很容易做出来的,而且现在已经让很多理科生都感到无语。因为我们学过统计分系,你不可能是这种东西的。所以我是说这个一个谎言需要更多谎言去圆的时候,你就圆不过来了。所以他们现在也放弃圆谎言了,就是逼着川普总统妥协。但是川普总统硬扛到现在,真是个硬汉。

主持人:对,我的理解,我稍微总结一下,赵培。就说这种系统本身它是可以building in,就是在系统本身里面去用一种算法,然后这个系统自动就触发一种东西,当达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它就是触发这种票的转换。但是这个程度本身甚至有可能在时时远程去操控,比如说在大选夜,或者什么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早些时候,我看到有消息说有的地方说这个系统是连网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说选举本身是应该是一个stand alone,是一个独立的,就是不能跟任何网连的。但是如果说连网或者像赵培先生说的,如果有后门,那其实是也可以时时去调节这个系统本身的一些参数。因为以前自己也是学IT的,对这个参数是很容易调的,那个系统中有一个东西,有一个数字你一去变,1%变成1.5%或者1.1%什么的就可以。所以现在问题一个就是这种越来越多发现系统本身的问题,它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转成法律上的一种证据?您怎么看?

横河:IT方面,我不是很清楚。按说起来,如果这个系统能够去查的话,肯定能查出问题来。

主持人:不是,我是说如果这种东西的话,您觉得川普团队是可以拿这个去打官司的吗?就可以放到起诉书里的吗?

横河:我想这个算法大概不行,但是它是疑点,疑点可以从证据方面,从这个角度去入手,应该可以查到很多证据。

主持人:恩。

横河:因为毕竟操纵这个机器的和现场的计票员,有很多可以说出来的。就说计票员他发现数字也不对,就像那天密西根华裔的计票员,当时他们所有的人加在一起,每一桌只计了多少张票。然后到了后半夜就让他们回去了,1个小时以后,就是那个计票点跳出来十几万张票。所以这是不可能的,那么这就是证据了。

主持人:对。

横河:通过这个你可以有一个方向去找证据,至于这个直接转为证据的话,我想如果把那个程序和里面调整的东西,能够拿出来的话,那也可以作为法庭证据。但是问题是在于法庭现在他们很难去调这部分东西,这需要法庭传票才能去调的。所以你必须打一个官司,打赢这个官司,你才能进一步去调一些证据。

主持人:还有乔治亚州现在已经宣布要手工计票了。我想手工计票一个它应该是可以避免系统的这个,如果真的存在系统舞弊现象的话,它是可以避免系统舞弊。但是另外一个有很多人担心说很多选票如果真的是不合格的选票,或者是违法的,或者是怎么样。但是它跟合格的选票已经混在一起了,既使你手工计票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削减这些问题呢?

横河:我想这个比较容易,因为它至少减掉了一个最大的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在系统里面的调整。系统里面把你的票一下子搬走几万,这个问题就已经排除了。然后剩下来的就几个问题,一个是非法选民的问题、非法选票的问题。非法选票按说起来的话,是应该可以查的。因为他第一步就查签字,除非就像现在宾州,宾州他们把信封全部都毁了。

主持人:全部吗?

横河:现在不知道,反正说已经有一部分毁掉了。

主持人:有一批。

横河:对,但乔治亚州要重新开始,他是两步。第一步就是审计,第二步才是重新计票。那么就要发现原来的问题,怎么做呢?两党各派一个监票员,先去对信封上的签字和纪录的签字是不是符合,然后再计票。所以说你合格不合格,你混在一起,每张都去鉴定合格还是不合格。从这个角度来看,手工计票要准确的多,所以他现在是手工计票。但今天好像又出现一件事情,就是乔治亚州的州务卿和民主党人签了一个合同。

主持人:喔!

横河:是关于怎么样去让那些人更容易投票,好像是一些关于核对选民身份的步骤,怎么样去减少。我没有仔细看,今天刚刚出来。就说这里头可能有一个不合法的合同的问题,因为法律是有一个鉴定的,1993年有一个法律就是关于选民注册登记法。这些年都没有很强烈的去执行,但既然现在出了问题,所以川普总统团队的起诉案里面谈到这一点。就是各个州如果没有执行这个法律的话,那应该怎么办?因为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民主党一直在推这个,就是不要核实身份。

主持人:对。

横河:如果重新计票的话,你不能公开说我们不核实身份,得必须核实身份。如果已经到了这一步的话,那我们就按法律走,就不能按习惯走,因为他们尽量要排除核对。

主持人:赵培您怎么看像乔治亚州这样的手工计票,因为可能还有别的州都会要进行重新点票,就是Recount。一但recount我想共和党一定会要求手工recount。您觉得这个会对局势有多大的影响?另外一个就是宾州其实现在很关键的,我不知道您对宾州的川普团队诉讼的前景,您有什么样的观察或者看法?

赵培:其实这个宾州,刚才横河先生已经讲过了。其实他们已经着手毁灭了部分证据,现在问题是说宾州是民主党的州长,这样在法律上会有很多问题。而且是民主党的州长,他会用有一点来打击川普团队的重新的验票或者查票的这个过程。他认为选举是我州法律管辖范围,那么你联邦法律凭什么管我州的法律?当时他打到最高法庭之后,首席大法官,小布希任命的那个首席大法官,跳转过去也是以此为理由。那么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联邦选的总统,为什么你们州却用你们州法律来选联邦的总统?这明显对其他州不公平的嘛!因为有些州是深红的州,那么我们得了吧我们一张什么票都不计,不就都完了吗?你随便可以拜登票都不计,不就可以完了吗?你等于是你的州在影响了整个美国其他人的权益。而美国打到宪法也好,甚至你找到最后的美国的整个的根本,就是独立宣言。里面是说我们都是创世主、造物主赋予我们每一个人的人权,你的州凭什么决定别的州的选举,对吧!

主持人:好的,谢谢。因为时间已经到了,谢谢。不过我补充一句,他其实也违反了他自己的州法,他的州法都说不能延长三天。好的,因为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我们又没有时间谈疫苗的事情,下次再谈。谢谢横河先生,谢谢赵培,我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 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