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应从本质而非表面上选择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原泉编译

被普遍而准确地描绘为现代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即将到来。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场非常激烈的竞选,现任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的第一届任期无疑是美国历史上最成功的第一届任期之一,仅次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可与詹姆斯‧波尔克(James K.Polk)比肩。

尽管选举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喧嚣,但如果选民们回顾一下这位总统取得的成就,就会做出负责任的选择。

此前,对总统所谓的叛国活动进行了毫无根据的调查,随后又进行了虚假的弹劾程序,整个过程中始终伴随着媒体辅天盖地的敌意,这是自理查德‧尼克松第二个总统任期以来从未有过的,而且弹劾理由也少得多。

川普在第一个任期内,解决了过去30年美国政府最大的失败:两党默许多达2000万拉美人非法进入美国,其中绝大部分是没有技能的人,还有不少是暴力罪犯。

川普在为83%的美国纳税人和所有纳税企业减税后,降低了失业率。阻止非法移民和创造充分就业的结合,首次让收入最低的20%的人口的收入增长率快于收入最高的10%的人口。这是解决困扰所有发达国家的收入差距问题的开端。

川普成功地重新谈判了贸易协定;准确地确定了来自中共的威胁,但没有无礼或夸大其词;使美国免于绿色恐怖(数万亿美元的能源浪费),整个石油工业被(民主党)认为是环境犯罪的巨大根源。

川普重塑了北约,摧毁了伊斯兰国﹐消灭了伊斯兰恐怖分子的头目,重建了美国的国防,恢复了有关伊朗和朝鲜的核不扩散理念,并在中东和平方面取得了自1978年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在大卫营(Camp David)以来最大的进展。

在疫情大流行中,虽然有一些公关的失误,但他领导世界开发疫苗,这是解决危机的唯一可能的方法,拒绝沦为一个担惊受怕的、偷偷摸摸的物种,躲在自己家里,处于越来越压抑的孤独和贫穷的状态。

拜登取代桑德斯

川普在3月份新冠疫情爆发前赢得了选举。当时,民主党担心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有可能成为提名人,于是扶持了在爱荷华州排名第四、在新罕布什尔州排名第五、被普遍认为已经惨败出局的乔‧拜登,粉饰一番后让他在党内出线。

但随后,拜登和桑德斯在广泛的政策纲领上达成一致,正如两人所评论的那样,这是美国历史上最社会主义(进步)的纲领。

这个纲领要求美国实行绝大部分十分昂贵而过分严苛的“绿色新政”,到2035年消除化石燃料的使用,大规模过渡到电动汽车,而由于禁用天然气发电,电力变得更加昂贵,从而全面提高税收。重新承认《伊朗核协议》,准予伊朗在2025年1月成为一个完全有能力的核军事大国,彻底阻止除工会化的公立学校以外的任何替代性教育体系,并对所有未参加公共或私人计划的人实行社会化医保。

民主党人正式相信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全球变暖的“生存”威胁。他们因纵容反白人的城市恐怖主义游击队而名声扫地,这些游击队在整个夏天以骚乱、纵火和蓄意破坏﹐使整个国家陷入混乱。

但是实际上,代表民主党进行竞选的全国政治媒体并没有太多关注政策的细节。整个竞选活动都在指责总统处理新冠疫情不力,他是怪物,是食人魔,是白宫一个长著角、两脚叉开的怪胎,必须像害虫一样被赶出去。

他们试图放大总统人格的异常和弱点,假装他是某种政治怪兽,而这次选举实际上是对怪物的公投。

民主党人让全国人民相信,川普要为成千上万人的死亡负责,否则这些人本可以在新冠疫情中幸存下来,或者没有感染病毒,而且他对整个夏天的大范围骚乱和任期内极有争议的公众气氛负有全责。

川普问题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完全一致的,因为川普竞选就是反对两党塑造和代表的整个政治体系,并着手“抽干华盛顿的沼泽”,而民主党也吸引了一些心怀不满的共和党人,如前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John Kasich)和许多前布什政府官员,如科林‧鲍威尔将军(Colin Powell),川普就是问题所在。

但这不仅仅是对川普的全民公决,更重要的是,这是关于政府所有主要领域的政策选择,也是对川普第一任期表现的评估。

虽然川普承诺要整顿华府,但他的对手在他来之前几个月就表示,他们认为他与任何文明的政府理念都格格不入。从一开始,“抵抗力量”就宣布要消灭他,他们认为川普自我表明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蠢人、无能和骗子。

在他就职当天和就职后不久,世界各地都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指责他的莫须有的态度和观点,以及他的莫须有的动机。在将近一个完整的任期之后,很明显,川普在任何方面都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一个厌恶女性者,或者一个希望修改宪法以扩大自己权威的人。

在某种程度上,情报机构和联邦调查局串通一气,试图在选举日前后改变选举结果。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

索尔‧阿林斯基(Saul Alinsky)的套路一直是民主党人遵循的:他们(希拉里‧克林顿)让俄罗斯人对川普进行全面的抹黑,然后将其作为合法情报,错误地呈现出来﹐因此媒体无需进一步调查就发表。而他们(拜登家族)在俄罗斯、乌克兰和其他地方从事可疑的商业活动。

乔‧拜登显然不能胜任他所竞选的职位。全国性的政治媒体已经丢尽了脸面,绝不能让媒体自以为它们无所不能和不可一世。看问题要看实质,而非表面。川普理应连任。

原文America Should Choose on Substance, Not Superficial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著名的金融家之一,也是世界上主要的报纸出版商之一。他是权威传记的作者,著有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传记,最近还出版了《唐纳德‧川普:一位无与伦比的总统》(Donald J.Trump: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该书即将以更新的形式再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