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林海雪原》杨子荣PK座山雕(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0日讯】欢迎您再次光临【欺世大观】。

接上文

书接共产党英雄杨子荣。资料显示,杨子荣,1917年出生,山东牟平县城南峡河人。4岁随家长去安东(今辽宁丹东)谋生。后来因生活艰难,父亲和姐姐留下,母亲又领着他回了山东老家,省吃俭用供杨子荣读了几年私塾。

1929年杨子荣12岁的时候,母亲安排他再去安东投靠父亲。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前后十多年间,他在那里讨生活,七七八八干过不少杂活,1943年到鞍山当采矿工。一次日本监工鞭打工友他看不过,夺下皮鞭打了工头,之后只好逃回山东老家。

按照中共说法,杨子荣在山东曾加入中共民兵组织,此时已是抗战后期,基本没有大型战役,中共党史对此时的杨语焉不详,只是称他“积极参与抗日斗争,打击日伪军”。既没事实数据也没战友作证,谁也不知道杨到底如何抗的日,打过几个鬼子,哪怕抽冷子打了几个伪军,还是根本就是编故事?

老谢(谢文东,座山雕的原型)就算降过鬼子,有污点,杀鬼子无数也是真的吧,杨戴上“积极参加抗日”高帽,就是抗日英雄了吗?喊过那句口号之后,笔杆子们都躲了猫猫,接下来就开始说他娘怎么给他娶媳妇,过小日子,再下一句就跳到抗战结束了。抗日英雄事迹呢,对不起,那个没啥要说的,翻篇儿。

1945年9月,日本投降。中共党史称,为应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阴谋,实施“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命令山东立即派主力部队开赴东北,解放被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了十几年的东三省。

我就纳闷它怎么那么会说:日本鬼子都投降了,用得着你去解放东三省吗?铁蹄践踏的时候很需要你解放,那时候你在哪儿?当然张思德那集我们已经说了共军在干嘛,不再揭短。

那么,杨子荣与座山雕又是如何产生交集的呢?

鬼子一投降,共军罗荣桓部队马上到杨子荣家乡招兵扩军,28岁的杨9月参加了共军胶东海军支队,11月下旬从龙口坐船到辽宁庄河登陆,改番号东北人民自卫军辽南三纵队二支队,向北推进占地盘。1946年1月,杨子荣入党,发誓随时准备为党献身。别说,一年后,他还真就献了命。

此队共军2月初到达黑龙江东部牡丹江地区的海林镇。据称座山雕就在附近。

好吧,说到俩主角的人生最后时光。

据杨子荣203分队的人回忆,“智取”过程是这样的:杨子荣冒充自己是另一支队伍“九彪”的人,用道上黑话与座山雕的联络人搭上了线,先被引荐给了座山雕的副官和一名连长,二人答应带他们进山;但连长对杨子荣几人不放心,为防万一想先下他们的枪,没想反而被杨子荣带的人给制服了。一起来到座山雕所在的棚子里,杨子荣突然举枪质问:为何让手下冒犯自己,坏了江湖规矩,坚持要求座山雕下山向“九彪”道歉。

座山雕在江湖中有威望,觉得杨说得也有道理,为表示诚意,他枪也没带,一边穿衣服一边向手下说道:“是我们对不起人家,没办法了,去说说吧。”谁知,下得山来一看,傻了眼,等他的居然是共军。老谢痛悔大意了,日本人都奈何不得的老江湖,只能哀叹自己“打了一辈子雁,让雁啄了眼”。

杨子荣利用江湖义气骗捕了座山雕,一下扬名受奖,还被中共的《东北日报》以“战斗模范杨子荣等活捉匪首座山雕”为题,做了报导渲染。

然后,抗日英雄谢文东,拒绝中共劝降,1946年11月21日,谢文东父子被押解到依兰县城。23日,东北共军头目林彪还来电嘉奖了抓谢行动。12月3日,这位国民政府委任的上将总司令,竟被中共以罪大恶极的“土匪”罪名在勃利县召开公审大会,然后枪决,连上军事法庭的步骤也省了。

头天晚上,老谢看到给他拿来酒和菜,按当时风俗,他知道共产党要杀他了。他让看守找来中共合江军区司令部保卫科长王世芳,说:“我是中央国民政府任命的第十五集团军上将总司令,我老谢头儿当过抗联的军长,也参加过共产党,打过日本鬼子。历朝历代、中国、外国都讲投降不杀,优待俘虏,日本鬼子都没敢杀我,你们共产党就这样说杀就把我杀了?我抗日有功啊!”这成了老谢留在人间的遗言,他的坎坷一生停在了59岁。

此后,共军作家曲波创作了反派角色,老谢几十年来被反复污名化至今,配合来拔高骗捕他的杨子荣。

看官,我要说自古以来杀害忠良必遭报应,您可能会问:杨子荣遭报了吗?我告诉您:真报了。您可能不知道,其实杨子荣也死得相当“不巧”。为不冲击有些感情比较脆弱的看官,我试着用“不巧”来形容他的死法。

因为几十年来,您看到的都是荧屏上杨怎么智勇双全、高大威猛,其实他也就是个普通人,从不甘心当一个揉馒头炒大锅菜的老炊事兵,际遇巧合,自告奋勇当侦察兵去肃清反共武装,做了几单活儿之后,受到赏识还当了排长。

骗捕了国军抗日将领谢文东,受了嘉奖,登了报纸,信心爆棚,就有些忘乎所以,继续领缨去抓杀其他反共武装。可他没想到的是,在谢文东遭屠杀的整80天后,1947年2月23日,在遭遇另一拨反共“土匪”丁焕章、郑三炮的时候,小杨举枪扣动扳机,枪没响,据说枪机因酷寒冻住,无法打出子弹,于是被敌方子弹击中胸部倒地身亡,时年不到30岁(一说30岁)。

如果按老百姓“冤魂索命”的说法,我想这是老谢来了。一句“还我命来”,小杨杀别人的子弹就冻住在枪膛里了,别人的子弹却打进了他的胸膛。信不信由您,共产党无神论教育害了几代人,我们却从不认同,坚信善恶有报。

好了,咱就算不提报应说,还有更讽刺的。现在该给您抖开本片开头系上的包袱了。

杨子荣老娘宋学芝1974年去世,生前在银幕上不知看过多少次《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可到死也不知道那就是演的她儿子。悲催吧,为啥,因为中共建政后,有老乡举报在东北见过他儿子和土匪混在一起,结果被当局收走了军属证,他老娘又成了土匪家属。

更夸张的是,有关部门在杨死后20年间,多次调查,竟查不出杨子荣的身世。直到有个美国人大卫获邀与周恩来一起看戏,说戏中的杨子荣很像他们西方的英雄佐罗(Zorro),向周提出要到杨子荣家中看看,周欣然答应,可一问手下,不知杨何方人士,大国脸面怎么丢得起呢?逼得周下死命令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查出来,结果几乎倾举国之力,才辗转找到牟平峡河村,拿着一个送到日本翻拍的合照的照片,放大给杨子荣大哥杨宗福辨认,才确定杨子荣就是他弟杨宗贵。

杨宗贵为啥报名当共军时登记改名杨子荣,而且神秘到死也没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上司曲波,这成了永久之谜。如果不是美国人大卫将了周恩来一军,共产英雄杨子荣可能到现在还是一块浮云。

这样细究起来,杨宗贵和共产党是有二心的,当时参军报名造册时是防了一手。不然怎么直到他死,战友只知杨子荣,不知杨宗贵,最雷人的是连他朝夕相处的上司曲波都被他蒙了,所以写《林海雪原》小说里也丝毫没有提及。

按照我们了解的程序,入共党得填表加入组织档案吧?就算战争年代从简,至少新党员俩介绍人和支部书记谈话、履行手续完成,本本上也要记一笔吧:真名、化名、曾用名,性别、年龄、哪里人。然而,这一切竟无人知晓,杨死后也没人深究。这不正常啊!

所以不免让人质疑,小杨真入过党吗?入过怎么什么都支支吾吾呢?为什么多年后曲波拿他写了《林海雪原》,谢铁骊导演了《智取威虎山》,江青深度介入的样板戏,造成小杨身后名声大噪,被党做了洗脑工具,还是没找到真身,直到党魁之一的周恩来被美国佬大卫拿住,发生浩大的寻人工程,最后才得以验明正身?不是因为没入党太难看,赶紧内部追加个党籍贴上金箔好卖高价吧?

假如杨宗贵真的入了党,那问题来了:帮规是明确要求对党忠诚,欺瞒罪不可赦,那就是骗党啊,了得吗?可小杨入党时都没向党坦白交代自己隐瞒了真名,按照现在给落马官员加装的罪过,那就是对党不老实,对组织心怀二心,对吧?如果不是他骗抓了座山雕老谢,遭了报早早死掉,混到三反、五反、镇反、文革,总有一款革命运动等著革他命,给他安上混进党内的敌特,假党员真土匪,企图颠覆新生革命政权,等等罪名,共军、公安、民兵、红卫兵一定罗织起来等著扣他头上。在哪场运动中死于非命也未可知。这样看,他骗杀了谢文东,然后早早去给他还命谢罪,说不定也算个应得的归宿。

遗憾的是,杨宗贵报名参加共军时为啥谎报杨子荣,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到今天也只能成为揭不开的谜底了。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