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陈光诚:灭共是国策 美已定步骤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0日讯】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染疫震惊国际,与此同时,美国加重打击中共的力度:宣布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入籍;国务卿蓬佩奥出访日本,参加美日印澳四方对话,被视为“吹响了印太地区反共的集结号”;美国共和党联邦众议员佩里(Scott Perry)提案,要求将中共列为跨国犯罪集团。

流亡美国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总统川普是“在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的非常之人”,透过染疫又奇迹般康复,更加体认中共的存在威胁世界,“让川普总统下定决心,必须消灭中共。”

而蓬佩奥访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面对中共攻台,美国不会坐视。陈光诚则认为,蓬佩奥此番谈话已释放出一个信号:解体中共,美国已有了清楚的步骤,“成为美国非常明确的一个将来的国策。”

非常之时的非常之人 做什么比说什么重要

在美生活逾8年的陈光诚表示,自川普上台后,美国已逐步抛弃长期以来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他说,“美国过去数十年的绥靖政策,养大了中共这匹白眼狼”,中共透过各式各样的统战及大外宣,已改变了全世界的自由生活。

“(川普政府)彻底地认清了共产党专制的邪恶本性,对中国人民的迫害,对世界各国文明世界的威胁,对普世价值、传统文化等,造成的伤害是非常严重。”陈光诚说。

立场反共的川普,常因其独特的个人风格,遭受左派人士及媒体的攻击。陈光诚则认为川普是一个“在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的非常之人”,“对中共的问题上,我认为(川普)一直都是没有错的。”

他说,当川普说“我跟习近平是好朋友”,称赞“习近平是伟大的领导”,因而招致外界的批评,但“每一次川普总统表扬、称赞习近平的时候,背后必然有大招出来。你回头看看,几乎无一例外。”

“这种做法,对于中共的打击是非常地有效。无论中共的收买、统战、外宣都不起作用。”陈光诚说,川普尽管口头上使用“外交语言”,但他照常做他应该做的事,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看出,川普对中共的认识“心里是非常有数的”。

陈光诚8月26日获邀出席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他在会上的英文演讲中说,“中共是人类的公敌。”当晚川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这个演讲视频。“那天晚上他是第一个转发我的演讲,他的这个举动,其实已经非常非常说明问题。”陈光诚说:“有时候,有些话是不用说的。说什么是挺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要看他做什么。”

制裁中共 动摇中共统治基础

那么川普上任后,对中共做了什么?

“无论是(川普)要求中共遵守国际贸易规则,遵守国际世界秩序。还是这一系列的制裁,包括禁止中共盗取知识产权、偷盗科技技术,禁止卖芯片给中共。”陈光诚说,川普对中共实施一连串的政策与制裁,不仅起到非常巨大的作用,而且动摇了中共的统治基础。

他以川普宣布封杀华为的芯片供应后,又制裁中国芯片产业龙头中芯为例,不仅重挫中国芯片的相关产业,也粉碎了中共多年来对大陆民众的洗脑宣传。“共产党在国内欺骗老百姓,说我们技术已经达到了,甚至很快就赶上美国水平了,你看我们做这个多厉害,做那个多厉害。”

美国制裁令一出,“离开了芯片什么都玩不转,一下子多少年的宣传,多少年欺骗,老百姓当中一大半人都明白了。”陈光诚说,对中共而言,这项制裁不仅是打击了经济产业,“而是直接动摇了中共在中国的统治基础,有这样深层的含义。”

经历染疫 川普将接连出“大招”

尽管如此,深受中共迫害的陈光诚认为,川普身在自由世界,“对于中共对全世界、对于生活的威胁和破坏,可能体会还不到位”。而经历染疫又迅速康复,“让他真正地明白,只要中共存在,不仅是中国人,全世界人民都不可能安宁。”于是下定决心“必须消灭中共”。

2005年陈光诚因揭露中共以不人道方式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引发中共报复,于2006年至2010年入狱,出狱后仍遭到软禁。2012年4月逃往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寻求庇护,并于当年5月举家安全抵美。

陈光诚还从川普出院回到白宫的视讯讲话中强调要“战胜病毒”观察出,川普已突破以往“美国优先”的政治原则,“他现在已经是立足美国,放眼世界了。那么接下来结合他以前所做的一系列的准备,我觉得很多大招会接连不断地出来。”

美国朝野认清中共 达空前高度

川普染疫住院,国务卿蓬佩奥同时展开了访日之行,与澳洲、印度、日本的外长进行会谈;美国众议员佩里也提出将中共列为跨国犯罪集团。对此陈光诚认为这已经释放出一个信息:全世界反对共产党专制的民主国际联盟正在形成。

而蓬佩奥在日本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共攻打台湾,美国绝不会坐视。陈光诚连结蓬佩奥曾在演说中提及,美国四十年对华政策失败,“从尼克森当时就错了,甚至从1929年就错了。为什么说从1929年就错了?美国那个时候反法西斯,但她并不知道中共本身就是法西斯之中的法西斯”

陈光诚认为,“蓬佩奥这些话是非常有深意的”,由此角度看来,蓬佩奥在日本对中共攻台的答复就是一个“明确的表态”,并且释放一个信号,“美国已经有清楚的步骤:怎么样像解体当年的苏联一样,解体中共邪恶政权;怎么样协助中国人民摆脱中共的绑架与束缚,在中国大陆建立起真正的民主架构。这都已经成为美国非常明确的一个将来的国策。”

“具体做什么?怎么做?这有军事战略上的考量,在不同的形势下做出调整,但总的一个方向是非常非常的明确,那就是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结束共产党专制在中国的肆虐,让中国真正成为这个民主潮流中的受益者,让中国人民真正享有自由民主,步入文明世界,这就是她(美国)的目标,应该是非常明确的。”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世界,“她(美国)已经清楚的认识到,中共的存在威胁绝不只是对中国人,已经是对世界,这个实事已经清楚地摆在面前了。”陈光诚说:“我认为美国无论朝野对中共的认识,已经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党内无人信无产阶级 退党大潮将至

此外,川普染疫的同时,美国宣布了重磅消息: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入籍。陈光诚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让中共彻底断去了后路。”他说,中国共产党绑架了全中国人,收割了美国给予的利益,并将财产、妻儿移民美国,如今美国政令一出,势必引发一波退党大潮。

他说,共产党员依附共产党是“冲着利益去的”,已没有中共党员相信共产主义,“这个邪恶集团它没有‘向心力’,没有一个真正的让人幸福的思想。我敢说共产党党内没有一个相信所谓的无产阶级那一套,谁相信那一套?哪一个官员被抄家的时候,不都是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啊。那是无产阶级吗?这早已是人所共知的,根本就是名存实亡的东西。”

他奉劝中共党员赶快退党,与中共切割,不要为共产党陪葬,若曾依附共产专制集团行恶者,“迫害信仰者、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等,不仅要退党,更要立功赎罪,“当中国人民站起来,要把中共的邪恶政权扫进历史的灰烬的时候,那你也必然要遭到清算。”

陈光诚还认为,美国禁止中共党员的移民政策,不仅于此,将有一系列的完整政策。他预料,美国将对已移民成功的中共党员进行调查,“调查摸底之后会做出何等的结论或操作,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都会看到。这些东西绝不可能是这么简单,而是一整套系统形式的改变,而且是一种彻底的改变。”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兵”,陈光诚说,即使中共干部目前还掌握权力,但转眼间成空,为自己留后路的最好选择──退党。“可以预见的是,会有更多的人,跟这个邪恶集团脱离关系。再者,退党也是使中共真的是非常恐惧的。”

天灭中共”人心所向

陈光诚说,中国共产党不仅在内部不得人心,在中国民众中也大失人心。当他2005年11月被非法拘禁在家时,中共派了大量打手进到村内。不过一天早晨,村民起床时发现,法轮功学员在村内贴满了“天灭中共”标语。

“中共还是非常紧张,乡镇书记、副书记,都拿着东西在那个宣传栏上就往下铲。”陈光诚还记得,村内一座桥头的纪念碑上牢牢地贴著标语,小孩好奇尝试撕下,大人马上出声制止。

“‘天灭中共’贴在这里,他们内心就是一种认可,从某种程度上也就反映了老百姓的心态。”“也就能看出来,实际上中共根本就不得人心,它对法轮功的打压,老百姓也是反对的。”陈光诚说。

而在香港,“天灭中共”标语原本只出现在香港法轮功的真相点,自去年反送中抗争后,已大量出现在香港各个街头巷尾与各次的抗争活动,“共产党罪孽深重,导致人神共怒,那么消亡的时候也到了。”

“‘天灭中共’,也是要通过人的手来进行。这些形式,就是从不同的角度展现出来,无论是老百姓的觉醒,内心的认可,还是大家走上街头,对于中共邪恶政权说:‘不’。”陈光诚说。

他说,反共浪潮已延续到国际。以往中共官员出访,“那都是远接后迎,礼炮加红地毯”,“再看看今年中共的外交部长王毅访问欧洲的时候,是什么样待遇!”此前王毅出访欧洲,不仅受到各国政治人物对中共人权的声讨,一路还受到新疆、西藏及香港等人权人士的抗议,颜面大失。

恶法非法 法不责众 港人拒恶法 中共无可奈何

而目前正遭受中共以《港版国安法》强力压制的香港民众,陈光诚则提醒港人,中共从不讲、也不遵守法律,法律可以依其需要而随时修改,“即使它来不及修改,它就瞪眼违反,不去遵守。”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不论做出什么样的恶法,“你就记住,‘恶法非法’,我们就是不遵守。‘法不责众’,当不遵守的人到了一定的数字,共产党也是无可奈何。”陈光诚说,中共企图以恶法,“通过杀鸡儆猴的这种形式,抓一部分,打一部分,吓住一大部分,这是它真正的目的。”

他强调,当人们面对恶法、面对中共打压,若表现出任何的畏惧,“它觉得这个办法有用了,那它就会加倍的使用在你和其他人的身上。”因此他建议正遭受中共非法打压的港人,“大家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都可以,只有一点就是明确的让中共知道:我们绝不妥协,我们要抗争到底。这个信号只要发出去,你就赢了。”

他还说,香港进行的任何抗争,“都不要脱离国际社会对共产专制邪恶政权认识的大环境。”随着国际社会打击中共的形势不断地深入,“共产党企图打击香港自由、破坏香港法治的想法就会退居,次要的位置。”

“那么能不能让它这个政权继续活下去,就会成为共产党的首要问题。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香港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拒绝委任律师 就是非法审判

此外,对于如何营救目前正遭到中共拘押的12名港人,陈光诚以多年对抗中共的经验,“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相信共产党。”

他举例说,当中共承诺家属,“你今天就别接受采访,我明天就释放他。”那么家属更应“加倍地接受采访,加倍地去谴责中共的暴行,只有这样才有效。”他建议家属应该不断地站出来。

“你抓了我一个家人,我三个家人站出来去与你中共抗争,这是中共最害怕的。”他说,“高调抗共”也许无法立竿见影,但长期而言,“对当事者关押的处境,还是对将来的释放,都会带来很大的益处。”

此外,家属多次控诉,中共以为当事者安排律师为借口,拒绝了家属委任的律师。陈光诚说,不论是中共的官派律师或党派律师,都是跟大陆警察一样,“是中共的爪牙,是中共迫害人的一根拐杖而已。”

“不要上共产党的当”,陈光诚说,中共指派的任何律师都不承认他,“只要我们认可的律师不能见,不能参与代理,那他就是没有律师,那就是非法审判!”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