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毛派分子焚烧美国基诺沙市

Trevor Loudon撰文/秋生编译

一周以来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市用燃烧瓶和烟花袭击警察、纵火焚烧数座建筑的暴徒当中,包括亲中共的共产主义组织成员,他们在五月份明尼阿波利斯的乔治·弗洛伊德案所“引发”的骚乱中参与暴乱。

来自“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FRSO)的毛派激进分子煽动了最近在基诺沙的暴乱,因此可以获得大部分功劳,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这个拥有10万人口的小镇被夷为平地,企业和汽车被焚毁,许多人被捕,两人死亡,但是似乎没有人想要找出真正的罪犯。

该组织总部位于中西部。几十年来,它一直在芝加哥和明尼阿波利斯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近年来,这个颠覆性组织已经扩展到密尔沃基以及更小的大学城如奥什科什和基诺沙等,由那里的该组织青年部的校园支部“民主社会新学生”(New 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负责招聘新成员。

2017年2月20日,也就是唐纳德·川普总统就职的当天,该组织的政治书记斯戴夫·约若克(Steff Yorek)向华盛顿的一群抗议者宣布:“我们需要在整个四年的时间里都待在街头,反对川普,让这个国家变得无法治理。”

2019年11月,该组织在芝加哥召开会议,组建新的全国阵线组织,即“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全国联盟”( National Alliance Against Racist and Political Repression,NAARPR)。

更确切地说,这是与20世纪70年代美国共产主义阵线(Communist Party USA)同名的组织的重建。该联盟最初是为了解救标志性的共产主义者安吉拉·戴维斯(Angela Davis)而成立的,她当时因涉嫌参与谋杀一名加州法官而被捕。戴维斯最终在1972年被宣告无罪,她甚至来到芝加哥为这个新组织祈福。

新组建的“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全国联盟”由“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成员弗兰克·查普曼(Frank Chapman)领导,其目的显然是针对他们所谓的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问题。查普曼告诉《反击!新闻》(FightBack! News):

“黑人和棕色人种的社区巡逻过度,保护不足,必须每天面对警察的骚扰、种族定性、酷刑和谋杀。这不仅仅发生在芝加哥、纽约或者洛杉矶;这种情况在全国都有发生。

“我们认为,警察暴政问题如此严重以至于大量社区要求控制警察。我们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是通过重建‘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全国联盟’来组织一场全国运动。”

该联盟迅速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分支机构和联盟,隶属于“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或者持同情态度的共产主义组织。

正是该联盟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下属机构,即由“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同志杰茜·松丁(Jess Sundin)和洛林·范佩尔特(Lorraine VanPelt)领导的“为贾马尔讨公道的双城联盟”,在煽动明尼阿波利斯暴乱中立了功。

8月23日在警察参与枪击雅各布·布莱克事件发生后,抗议者聚集在基诺沙市中心,由数百人组成的人群的前方清晰可见三条横幅:鲜红色的是“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旗帜;绿色的是“密尔沃基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联盟”的旗帜;小一点的黑色旗帜属于“民主社会新学生”组织,可能是当地威斯康星大学帕克赛德(Parkside)支部。

就在游行开始前,一名年轻女子在“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标志性旗帜前带领人群高呼“革命万岁”。该组织的脸书页面(威斯康星州的以及全国的)对抗议以及暴乱进行了大范围的报导,隶属于该组织的《反击!新闻》网站也同样如此。

“密尔沃基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联盟”的脸书页面发出呼吁,要求释放遭逮捕的抗议者艾德莱娜·阿金迪斯(Adelana Akindes)——威斯康星大学帕克赛德“民主社会新学生”组织的头目。

该联盟接受“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成员劳琳·克劳斯(Lauryn Cross)的领导。

威斯康星州的“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脸书页面在8月25日发了一张基诺沙抗议的图片,标题标签上写着“为雅各布·布莱克讨公道;全国解放;基诺沙”,同时引用了毛的一句话:“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泽东”

这条脸书留言特别强调了“我们今晚在基诺沙前线的同志们”。

隶属于“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反击!新闻》宣布:“‘密尔沃基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联盟’和‘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成员参加了这次抗议。”

在第一次暴乱发生后的早晨,《反击!新闻》把前一天晚上的暴乱描写为“正在进行中的基诺沙起义”:

“防暴警察在枪击现场集结,人群也开始聚集,包括‘密尔沃基反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压迫联盟’的成员。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人们很快变得愤怒不安。警车被砸烂,燃烧弹被扔出。人们赶走了警察,然后向市中心的基诺沙警察局进发。

“抗议者到达警察局大楼以后在大楼正面的停车场聚集。随着前来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特警卡车和防暴警察驶进了现场,投掷了催泪弹,但是不足以驱散人群。防暴警察排成一行,试图把人群从大楼和停车场推出去。人们挽著胳膊面向他们,阻止他们前进。人们抱着坚定的信念,高呼‘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雅各布·布莱克!

“最终,防暴警察开始撤退,进入警察局。人群中有人把烟花扔到了一排警察的身后,随后第二批催泪弹开始向抗议队伍发射,数量更大,抗议者被迫散开。尽管警察做出了这些努力,人群还是不愿散去。更多的警车被砸,警察局用来封锁道路的其它车辆被放火焚烧。”

这些语言与明尼阿波利斯暴乱后使用的很类似。在接受《绿色火焰》( Green Flame)播客的采访时(已经从他们的网站上删除),明尼阿波利斯“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同志和抗议组织者松丁(Sundin)说:“在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后的两个星期里,我们每天整日整夜地进行着高强度的组织工作。白天我们举行游行和集会,到了晚上,焦点往往集中在第三分局,就是杀害乔治·弗洛伊德的凶手所在的警察局。我无法告诉你看到第三分局被摧毁时我们所有人是多么的喜悦。”

就在布莱克在基诺沙受重伤的前两天,威斯康星州“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的著名领导者瑞安·哈曼(Ryan Hamann)在密尔沃基向人群发表讲话,公开称赞了焚烧明尼阿波利斯第三警察分局的行动:“5月28日,那个城市有数千人组织参加游行,迫使警察从第三分局全部撤退,该警察局被大义焚烧。”

“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奉行中共的路线,不难发现他们与明尼阿波利斯、基诺沙以及美国其它十几个城市的暴乱有联系。

当局是不是不愿意指出:中共的忠诚的美国同志们正在焚烧美国的城市?

在当局愿意采取行动之前,还需要摧毁多少座城市?

原文Maoists Burn Kenosh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是一位来自新西兰的作家、电影制作人和演说家。三十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内敌:美国国会中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以及类似主题的纪录片《内敌》(Enemies Within)。他最近出版的书是《白宫红人: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安全风险》(White House Reds: Communists, Socialists & Security Risks Running for U.S. President, 2020)。

本文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