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观察】谁想干预美国大选?川普高官齐指中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大选观察》节目,我是Iris,陶明。

就在昨天,美国大选的倒计时正式迈入了60天。随着竞争的升温,政坛上固然上演着一场火花四溅的大戏,但美国情报部门最近却警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外国势力正暗潮涌动,想要左右这场决定世界时局的选举。

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来探讨,一众掌握著美国最高、最准确情报的高官,为何把中共看作选举的最大威胁?而成为众矢之的的中共,又在其中扮演着何种角色。

国安顾问奥布莱恩:中共有干预美国政治的最大计划

在过去的数天中,川普政府中被外界誉为“剿共四骑士”中的三位,都接连现身,剑指中共,明言中共想要干预美国大选,其危险程度远超俄罗斯。

9月4日(周五),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白宫记者会上,谈到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他直言不讳地说,“美国的情报部门已经搞得非常清楚了,首先就是中国”,其次才轮到伊朗和俄罗斯。

他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中共有着能去左右美国政治的最大计划。他还把中国称作“寻求干扰我们选举的敌对国家(adversary countries)”之一。

早在6月, 奥布莱恩就身为“四骑士”之一,发表过关于中共的重磅演讲。他当时就说,美国已经醒来,看清自己过去对中共的认识错误,看清中共是对美国及盟国的最大威胁。而川普政府,是绝不会向中共低头的。

在周五的讲话中,他也再次强调,美国已经向中国画了一条“红线”:任何想要干预美国大选的人,都要承担“非同寻常”的严重后果。

司法部部长巴尔:美国大选最大威胁是中共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部长巴尔(William Barr)也在9月2日表示,对11月总统大选的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共。

当被问及他是如何做出了这个评估时,巴尔表示,他“看到了情报”。情报显示,中国共产党的威胁超过了莫斯科。他补充说,虽然自己不能对相关机密信息进行更详细的说明,但这的确是他从情报中所得出的结论。

巴尔还提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也就是中共或许会通过什么途径去左右美国的大选。

巴尔说,外国对选举施加影响,无非两个手段:黑客还有垃圾信息的宣传,叫做“hack and dump”。巴尔解释说,“Hack”,指的是有人会黑进某人的邮件系统,然后试图对外披露其中令人尴尬的文件。而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社交媒体散布影响民意的消息。

而为了反制中共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川普总统上月就已经对抖音海外版Tik Tok下了驱逐令。除了因为抖音背后有中共政府,因此对美国民众隐私构成威胁外,还常被政府官员提及的一点,就是这些平台在信息战中被中共拿来做“反美宣传”,甚至影响千万美国人的信息来源和民意。

由此可见,川普对中国社交软件的反制,与司法部部长点出的具体干扰选举手段,正好是呼应。

蓬佩奥:中共渗透美国 是“最大境外威胁”

除了奥布莱恩和巴尔之外,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对中共一向严词厉色的国务卿蓬佩奥。他在9月2日接受采访时,也在选举问题上直接点名中共,说中共是美国的“单一最大外国势力威胁”。

那为什么中共对美国有这么大的威胁呢?原因当然不只有干预选举这一个。

蓬佩奥补充说,“中共正在扩充军队,并以俄罗斯未曾使用过的方式渗透美国。在经济上,中共通过国有企业和补贴政策,摧毁了美国心脏地带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

他还重点提到了中共的军事威胁。他指出,中共已大幅增加了国防预算,允许他们进行大量导弹测试,增加了整个东南亚地区的风险。

除了陈列事实外,蓬佩奥还直捣问题的本质:他分析说,中共之所以在建立自己的海军,其实不仅是要在中国沿海水域发挥作用,它还想建立可以覆盖全球的力量,想在世界各地建立据点。可谓野心膨胀。

蓬佩奥强调,川普总统不会允许这样的行为继续下去。

听了蓬佩奥这一番话,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共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干预美国大选了:

首先,当然是不想有个手段强硬的川普在位,处处向中共施压。如果川普成功连任,处理完国内的事情腾出手来,要对中共大展拳脚,展开新一轮制裁,彼时的中共政权,想必芒刺在背,如坐针毡。

而就像蓬佩奥所说的,中共不仅想对国内的民众施加霸权,更想把触手伸及国外,甚至直接通过军事上的扩张,霸凌他国领土。而这一点,在维护各国主权,维持世界秩序的美国眼中,也是不可容忍的。

更别说这次的疫情席卷全球,重创美国。若川普当选,追责的第一个就是中共。

情报总监:中共渗透美国规模大且精密 他国望尘莫及

除了“反共”剑客们齐齐现身,明言强调中共对美国的威胁外,还有一位位居高位的美国情报官员,对中共干预美国选举加以佐证。

他就是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他在上周通知美国国会两院的情报委员会,他将停止面对面的报告关于大选安全的情报,要改为书面报告。他说,这是因为有议员泄露机密,还歪曲情报信息,夸大来自俄罗斯对美国总统大选的威胁,刻意淡化中共的威胁。

事情的开端是因为有人对外泄露的敏感资讯,所以简报方式要白纸黑字,防止未经授权被滥用。但是如果大家会划重点的话,这位情报总监其实是在说,那些个到处宣传俄罗斯是美国选举最大威胁的人都搞错了,中共才是最大的风险来源。

拉特克利夫在8月30日的一次采访中,补充了很多细节。他讲到,中共正在进行大规模、而且精密的渗透行动,在对美国大选的干扰上,其它国家与中共相比,可谓望尘莫及。他还说,中共的渗透遍布在国家、州、地方各个层面。他们利用中间人或者代理人进行游说,有时候甚至敲诈勒索,威逼利诱,要求一些政府官员和商业大亨支持亲中共政策,或者反对川普政府的政策,这是一个系统性的操作。

他还说,美国政府收到的大量情报,无论是从经济、军事还是科技方面来看,中国(中共)都是最大的威胁。

要理解拉特克利夫的话的重量,首先要理解他在情报领域的位高权重。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英文叫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简称DNI,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个公职,他直接受美国总统的指挥、管理与控制,统领包括16个组织的美国情报体系,指导美国的国家情报计划。除此之外,他也是总统在有关国安情报上的主要咨询对象。

换言之,拉特克里夫可以说是掌握美国情报最多的官员之一,如果他断言中共的处心积虑确有其事,那就不会是空穴来风。

除此之外,他还明言抨击中共一开始是故意隐瞒病毒人传人,导致病毒从中国散布至全世界。

而反观中共,打出一手“甩锅”组合拳,想要推卸责任,甚至为自己涂脂抹粉,而这些辩词在美国情报的披露和重锤之下,显得太过苍白。

以上的每一个人都针对中共讲了很多,而就在9月4日(周五)晚上,川普总统召开记者会,就为我们总结了以上的种种。

川普:“唯独和中国关系不好 但这是我的选择”

川普首先把问题重点放在中共上,否认了“俄罗斯比中共威胁更大”这一观点。他说,很多人一直在俄罗斯来,俄罗斯去,但我觉得中国才是你们要谈论的国家。中共在做的事情,与其它国家相比,是“糟糕多了”。

他还讽刺而风趣地谈到,自己与各国领袖的关系都很好,甚至包括与俄罗斯,唯独现在“我和中国合不来,但那是我的选择。”

之所以把矛头指向中国,川普明言,是因为中共管治疫情不力,危害全世界。他说,“你们看看中国没有把“中国病毒”(China virus)在自己的国家管好,发生了什么样的后果,看看他们对全世界188个国家都做了什么。”

的确,美国强大的情报系统,让川普总统等美国政要都意识到了,种种罪恶的根源和始作俑者,正是中共。也正因如此,针对中共的种种抨击和制裁,也在美国选举的背景下一幕幕拉开。而数位政府高官在大选问题上剑指中共,是否在为川普政府下一步行动做铺垫?我们将拭目以待。

大选观察》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