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11)

叶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3日讯】2006年5月1日,曹宝玉的遗体在河北廊坊市广阳区几个部门的监管下火化。火化时,骨头变成浅绿色。火化人员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骨灰;使用的什么药?药量可够大的。

2002年2月24日,家人冒着风寒守着刘秋生的遗体,守了一晚。第二天,天刚黑,河北阜城县公安局出动大批警车、警力,在局长林泳涛的指挥下,抢走遗体,强行火化

2000年7月14日,吉林省吉林市。在二百多公安和警察等人的监管下,李再亟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曹宝玉、刘秋生、李再亟,是三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共为何强行火化他们的遗体?

曹宝玉离世前遭野蛮灌食和灌药

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曹宝玉被迫害致死。(明慧网)

曹宝玉,男,57岁,原中石油廊坊管道局物业管理处职工,德技双全,在廊坊饮食业享有声望。

修炼法轮功前,曹宝玉心脏功能不好、供血不足,双腿神经性痉挛,晚上抽动得不能睡觉;1993年修炼法轮功后,曹宝玉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巨变,不久,一身疾病不翼而飞。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曹宝玉被非法判刑4年。在狱中,曹宝玉受尽折磨,疾病缠身。

冤狱期满后,曹宝玉被医生诊断患有“甲酸中毒”,俗称“砍头疮”,当时疮面有10公分左右,深能见骨,医生说,没法医治,就是花上几十万也保不住命。廊坊“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这才将人放回。曹宝玉回家后学习《转法轮》(法轮功主要书籍)、炼功,基本康复,再次见证了法轮功的超常和神奇。

2006年2月,廊坊市公安局、广阳分局等公安警察,以中共开“两会”为由,将曹宝玉强行绑架到洗脑班。

两个多月后,曹宝玉被迫害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体重不足六七十斤,脖子一周全部溃烂,面部红肿,低血压,双腿抽筋痉挛。

曹宝玉后又被拉到廊坊北大街医院插管灌食,造成胃出血、便血、吐血。在广阳区政法委副主任刘建中、“610”主任赵家福的指使下,医生护士在强行灌食的同时,乱用大量药物。曹宝玉后大便失禁,生命垂危。

曹宝玉的妻子于4月25日前去医院看望丈夫,也被绑架到了洗脑班。

4月27日晚,曹宝玉在廊坊北大街医院含冤离世。

曹宝玉的遗体被强行火化。火化时,不许亲朋好友近距离观看,不许照像、录像。

法医当着16岁孩子的面 解剖其父遗体

刘秋生(明慧网)

刘秋生,河北省阜城县清东涯村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以来,身体一直健康。刘秋生全家十几人修炼法轮功。

2002年2月2日,刘秋生和母亲在家时被绑架。

在公安局,警察将刘秋生绑在椅子上,疯狂毒打两个多小时,刘当时昏死过去。打人凶手寇文通等人将其关在靠近厕所的一间小屋里。第二天,刘母如厕时,看到儿子的脸部已变形,耳朵青紫。

2月22日晚9点,刘秋生即被迫害致死。

23日上午,阜城公安局找到在姜村打工的刘秋生儿子刘东,称其父病重。刘东当时不满十六周岁。

孩子问:“我妈妈知道吗?”

答:“你妈妈随后去。”

刘东跟车就走了,到了阜城医院,被带到四楼。警察们自己开始聊天,大约一小时后,警察才对刘东说:

“看看人去吧!”

“等我妈来了再去。”

“你先去吧,你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来。”

随后将小东领到医院的东南角一间小破房里。刘东才发现,爸爸已经死了。

遗体被抬出后,就要解剖,孩子说:“不行,先别解剖,等到我妈妈来后再说。”

等了两分钟,法医说:“不行,马上解剖!”

当给遗体翻身拍照时,法医用镊子一摁后背,遗体口中吐出血水。同时发现遗体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

解剖完后,又骗其子签字。

这之后,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刘妻下午到时要求出示解剖报告,说明死因;警察默认无病而亡。但次日,警察又改口称刘是得病而死。

刘妻质问:为什么不通知自己(刘妻),而叫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做尸体解剖见证?

公安局长蛮横地说:没有死者家属,也一样可以做解剖。

刘妻坚持要自己请法医鉴定丈夫死因。这一下触动了公安局的神经,要求马上火化。

2月25日下午5点,当局出动一百多人抢走遗体,强行火化。

遗体显示李再亟生前眼珠被打出来了

李再亟(明慧网)

李再亟,吉林市传染病医院水暖维修工,1987年,意外受工伤,脚后跟骨折,拄双拐,不能走路,医治很长时间,依然丧失劳动能力。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康复。

李再亟为人善良、谦和、乐于助人,谁有困难他都帮助,邻居、同事都知道他是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好人。

1999年7月,中共控制广播、电视、报纸,一言堂污蔑诽谤法轮功,李再亟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0年7月,李再亟在迫害下拉痢疾(拉肚子),严重脱水。狱医指使刑事犯把李再亟拖到水房,野蛮灌入大量浓盐水。当时,李再亟拚命挣扎,整个大队当时几乎都听到水房里的扑通声。没过一会,声音就停止了。

大家看见大队干警纷纷跑进水房。他们用棉被把李再亟包上、抬走,说是到医院抢救。其实,李再亟已经当场死亡。

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李再吉的家属去医院“护理”。李再吉17岁的儿子吉林中西医结合医院,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查找,没有找到父亲。最后,警察领着孩子来到医院的一个小仓库。孩子看见父亲身上盖着报纸;掀开报纸,发现父亲早已死亡,上身没有穿衣服。

妻子后来看到丈夫的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左侧太阳穴塌陷,眼珠被打出来了,是后塞进去的,眼角还被塞了纱布,纱布角露在外面。

尸检后,在未征求家属同意,李的器官全部被摘走。家属看到遗体肚子里塞满了卫生纸,往出抬时,身上还往下滴著鲜血。

美议员: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必须停止

2020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的21周年日。“7·20”前夕,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至少有35位议员致信声援法轮功学员,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劣行径,要求停止迫害。

加利福尼亚州国会众议员肯·卡佛特(Ken Calvert)在声援信中写道:“21年前,中国共产党开始禁止法轮功修炼和精神信仰。 从那时起,法轮功学员们就遭到虐待、酷刑、非法监禁,以及极其残酷的摘取器官行为。如此残酷的迫害绝不能容忍,必须停止。”

密苏里州国会众议员布莱恩·路特克梅耶(Blaine Luetkemeyer)写道:“对法轮功的迫害包括监禁、虐待、酷刑、强迫洗脑、强迫劳动以及野蛮的摘取器官,但法轮功修炼者仍在继续进行和平抗议,向中国人民传递真相,制止谎言的传播。此等和平抗争即是你们所信仰之真实见证。”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