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梁杰文:中概股回流 投资风险尚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9日讯】7月27日,被称为“港版纳指”的恒生科技指数首次推出,包括以中资为主的阿里巴巴、腾讯、小米等30家在港上市的新经济及科技股份。香港恒高证券公司投资经理、财经分析员梁杰文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由于美国制裁和国际反共形势,中概股回归香港或内地上市成了新潮流,下半年疫情发展是主调,航空、旅游和赌博业恢复遥遥无期,投资要采取保守策略,最好投新经济和科技股。

周一中午,新指数刚刚推出就跌了2.7%。对于设立恒生科技指数的前因后果,梁杰文表示,原来恒生指数的成分股都是中资的金融股、银行股,加上本地的地产股和收租股,代表的是一些旧经济的类别,反映不了近几年全球新经济或者科网股的热潮。腾讯近几年的股价升了很多,在短期高位推出,第一天的交易自然升不起来,跌回头都不让人意外。

“港版纳指”30家上市公司内,包含28个中资公司,而没有一家本港公司。梁杰文表示在预期之内,香港虽然是国际金融中心,但科技行业始终整体社会投入不够大,内地要找30家科技公司很轻易,但香港可能真是找不到一家有竞争力的,可以跻身去成分股。

关于该指数的投资前景,以及会不会受到美国制裁,他认同都有风险在,“我相信有些是不会直接受到打压影响,因为它们业务上跟5G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你说不排除在中美双方继续交恶,或者紧张关系继续升级的话,这一类的科技公司你投资,虽然大家都看好新经济股这一类的前景,但是发展起来,始终有一个跌宕或者一个政治上的风险。”

科技股的龙头阿里巴巴现在有一连串新闻,包括套现、旗下的蚂蚁准备来港上市、马云在印度法院被告等,对此梁杰文认为,暂时影响不是那么逼切,折现减持或者马云在阿里巴巴退休,都不是近年发生的事,对股价的影响可能已经消化了。至于印度法院传召马云,他认为是一些技术原因,“我自己觉得,这些是一些法律或者律师团队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也都不会说,那么大意去忽视。”

“有很多中资股在美国上市,大家都会担心,美国会不会有一些制裁的措施,限制他们交易或逼使他们退市,所以蚂蚁金服来香港上市也是其中顺理成章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就是中概股回归香港或内地科创板上市的大潮流,这一方面的背景其实都是在讲中美关系变紧张了。”

中概股回归香港成为一个新的潮流,但是旷视科技来香港上市却受到阻扰,那么蚂蚁金服是否有一些风险存在呢?梁杰文说,旷视科技上不了市的原因,可能它是美国的制裁名单,港交所担心公司持续经营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大家在港交所的取态。蚂蚁金服未上市之前,估值已经超过一万亿甚至有一万五千亿,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蚂蚁金服在香港上市,就可以带动港股交投、成交额激增,其他科技股的估值也会提升,港交所就会开放一些绿色通道。

“你可以看到上个月一些焦点的中概股回流,比如网易或者京东,它们回流了之后,其实港股新科技那个成交或者网易、京东本身股份的成交都不是一个小的金额,所以对港交所的成交额或对港交所的盈利很正面的话,所以可能在这一方面,大家,就算蚂蚁金服会有一个政治上的风险,可能美国会制裁或对它施加一些限制性的措施,我相信它最终会成功来香港上市。”

对于中共政协委员、星岛的何柱囯现在要卖盘,梁杰文说,近几年香港传媒业、报纸业经营越来越困难,加上肺炎的影响,潮流不只是星岛,近一年有很多港资的公司,比如bossini或者先施,他们本身的控股股东都会选择去卖盘,“我自己觉得都是一个时代的演变,一个自然发展的现象。”

目前行会已经通过了全日禁堂食,在室外也可能出来限制措施,饮食业的股票会跌多少呢?梁杰文表示,要视乎是哪一种股票。如果是快餐店影响比较轻微,可能跌幅预计会有一成。而中式的餐饮股,譬如是酒楼,潜在的跌幅,在第三、第四季,预计会跌两成至三成。

他还指出,由于疫情和政府命令,不只餐饮业,航空业、旅游业、甚至澳门的赌股,一些赌场、赌博概念与旅游相关的股份,都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持仓的比重应该尽量去减低。

“现在大家都在憧憬年底会有疫苗,或者内地那个控制肺炎那个情况还是理想。始终还有一个担心,就是会不会香港情况传进去内地,或者疫苗那个方面,那个发展相对于预期,不是这么理想的话,可能到时相关的股份都会出现一个暴跌的情况。”

梁杰文介绍说,香港的金融业很发达,疫情对证券行的生意没有大的影响,甚至还有一些正面的影响,因为多了好多散户上网炒股。金管局对于银行的限制,是担心实体经济,尤其是餐饮业、航空业、旅游业相关公司的经营,如果更多的公司倒闭甚至破产,坏帐可能会传导到银行那里。但也不是向一个控制不了、非常差的情况发展,可参考欧美或者英国等地区。

对以大陆客源为主的本港证券公司,他表示暂时没什么影响,这几年香港监管当局接受了透过网上形式开户,内地的投资者即使不亲身来香港也可以开户,近一年很多中概股回归香港上市,更加激起了内地散户投资港股的热情,“内地人来香港开户的那个变化,或者数量都在维持着,甚至还有一个轻微的增长。”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顺应市场潮流创立“港版纳指”

记者:今天星期一中午这个新的指数刚刚推出就已经跌了 2.7%, 你怎么看这个“港版纳指”推出的前因后果是怎么样的?

梁杰文: 最主要是大家近几年大家看一看恒生指数好像没有什么代表性, 因为恒生指数如果你看回他的成分股,都是一批中资的金融股、银行股,另一方面就是一些本地的地产股和收租股。很明显给人的感觉上边就是集中了一些旧经济的类别,反映不了近几年全球新经济或者科网股那个热潮,也代表不了内地的那个科网股的经济实力,其实有一点小小的千呼万唤,看着腾讯近几年的股价升了这么多,甚至外围的一些科技股纳指屡创新高的话, 恒生指数都顺应了潮流,因应了市场的要求去创立了一个“港版纳指” 恒生科技指数, 里边其实都是大家耳目能详的公司,腾讯、阿里巴巴、美团、小米,推出来的时间其实我自己觉得有一点小小的尴尬,升到这么多才推出,有小小的,叫做在高位那里很短时间,短期的高位那里推出。 所以今天第一天的交易就自然升不起来,跌回头的话都不让人意外。

30家成分股无香港科技公司

记者:香港股的这个名衔,但是里边就没有香港的本地公司,都是你所说的腾讯啊那些科技股,主要是中资的。你觉得他的原因是什么?

梁杰文: 也都很容易解释,你说香港虽然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但是看着大部分的发展都是集中在金融方面,反而因为种种的制度问题、人才问题或者是发挥或者社会的气氛问题,科技行业始终大家整体社会投入不够大,也都是一些不是很有特色的,或者可以真的可以做大的, 也都够竞争力的科技的公司。

所以其实你看看恒指这个科技指数,成分股开始就选30家公司,你自然看到了,内地要找30家公司,以致科技公司就很轻易了,但是香港,真是要找一家出来,可能真是很难都没有一家,真是可以说是科技行业的,而且是有足够的代表性,可以跻身去成分股,所以出到来的那30只成分股,没有一家是本地或者是本港公司,我相信都是预期之内的。

投资香港科技股政治风险犹在

记者:中美之间就是这一种交锋,而且火爆,香港夹在其中,你觉得这一只指数,打着旗号是科技股,会不会受到美国的制裁,或者中国那边,大家双方这种紧张关系,你怎么看这个科技板块的投资前景?

梁杰文:都会有一个,我都会同意有一个政治的风险在的,你说中方至中美为什么,5G的那个实力崛起,华为、中兴这一批的龙头公司,威胁到美国科技公司那个科技行业龙头的地位,可能这一方面也都引起美方的这一、两年,对中国科技公司的一些打压,或者是制裁的措施,所以你说看看恒生指数30只成分股里面,当然有些是,我相信有些是不会直接受到打压影响,因为它们业务上跟5G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你说不排除在中美双方继续交恶,或者紧张关系继续升级的话,这一类的科技公司你投资,虽然大家都看好新经济股这一类的前景,但是发展起来,始终有一个跌宕或者一个政治上的风险,可不可以在投资上都要考虑清楚。

阿里巴巴暂时应无大风险

记者:即是科技股的龙头阿里巴巴,最近都有很多新闻,第一就是阿里巴巴,马云好像说在套现,它下面的公司蚂蚁准备来香港上市,加上马云最近在印度那个法院,因为下面的员工的关系被告,你觉得这一连串的新闻,对于阿里巴巴这个前景是会有什么影响?

梁杰文:我相信暂时来说,那个影响是不是那么逼切或者不那么实在。当然你由小事讲起,你说他是折现减持,此终大家看得见折现减持的行动,或者他在阿里巴巴上退休的,都不是近年发生的事,可能对那个,我相信对那个股价那个影响可能已经消化了。另一方面,你说对印度法院那个,有些案例是传召马云,或者是和阿里的管理层是有关系的话,我觉得都是一个,印度那方面的法例,或者是法院那个情况我不是那么熟,但是我自己觉得都是一些技术的原因去传召,将马云或者阿里的相关管理层列为被告去传召他们,但是我自己觉得,这些是一些法律或者律师团队可以解决的问题。但是我们也都不会说,那么大意去忽视。

忧国际制裁 中概股回归成新潮流

梁杰文:始终有些报导都是讲美国,其实近来对中国的打压或者制裁,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可能它都觉得那个影响不是那么大,开始加大制裁那个力度,甚至游说其他国家去支持去围堵中国,在美国那个盘算上面,不单近来一些欧洲的国家,比如说英国、法国都相继有些措施出台,可能是那个5G设备上要禁用华为的相关的零件。

也都有一些分析报导说,会不会说拉拢去印度去围堵,或者是限制中国那个科技公司的那个发展呢,因为本身其实印度也都有这样的取好就是说,其实印度早几个月,在印度和中国的边境,也都有一些小型的军事冲突,两国的关系也都不是真是那么理想的,再加上可能在美国旁边,现在在紧张关头,在局势上煽风点火,会不会是印度这个事件会继续发酵的话,我都会留意著。

去到最后,看着蚂蚁金服来香港上市的话,我觉得都会是大势所趋,大家都,很多中资股都会很害怕美国加大制裁,有很多中资股在美国上市,大家都会担心,美国会不会有一些制裁的措施,限制他们交易或逼使他们退市,所以蚂蚁金服来香港上市也是其中顺理成章能解决他们的问题,就是中概股回归香港或内地科创板上市的大潮流,这一方面的背景其实都是在讲中美关系变紧张了。

有政治风险 蚂蚁金服也会来港上市

记者:之前都有说中概股回归香港成为一个新的潮流,但是也看到旷视科技来香港上市就受到阻扰,那这个蚂蚁金服现在的情况是否有一些突发性或有一些风险存在呢?

梁杰文:我自己觉得视乎拿旷视科技来看,我相信它们上不了市的原因,可能它是美国的制裁名单,在港交所方面可能会担心公司持续经营的能力,但是另一方面可能大家在港交所的取态,对蚂蚁金服有另一个取态就是说,始终蚂蚁金服未上市之前,它的估值已经超过一万亿甚至有一万五千亿,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蚂蚁金服真的可以在香港上市的话可以带动港股交投、成交额会激增,还有其他科技股的估值也会提升。

在这一方面港交所就会开放一些绿色通道或者更容易方便蚂蚁金服来香港上市,你可以看到上个月一些焦点的中概股回流,比如网易或者京东,它们回流了之后,其实港股新科技那个成交或者网易、京东本身股份的成交都不是一个小的金额,所以对港交所的成交额或对港交所的盈利很正面的话,所以可能在这一方面大家,就算蚂蚁金服会有一个政治上的风险,可能美国会制裁或对它施加一些限制性的措施,我相信它最终会成功来香港上市。

近年香港传媒业经营困难 卖盘是自然现象

记者:想关心一下本地的版块,最近我们看到星岛的何柱囯,他的背景算是比较红的一个政协委员,他都要卖盘,你怎么看这个信息对他股票的影响,前景会是如何?

梁杰文:我相信背后的原因暂时很难揣度,但是如果用经济的大环境唯一能去解释的话,就是近几年来本地,尤其是传媒业、报纸业的经营是越来越困难,再加上今年有肺炎疫情的影响,本地的经济走下波的话,可能都会触发到或者加深了他去卖盘或者是止损的决心,出到来其实他卖盘那件事好像是变成他配售股份,向一些专业投资者或者第三方出售他的股权,暂时没看见、暂时不能确定他是否有意去脱手卖盘,但是我自己觉得都是看到本地的经营环境是严峻的,但潮流不只是星岛,甚至近一年有很多港资的公司,比如bossini或者是先施,他们本身那个控股股东都会选择去卖盘,甚至卖盘给中资的机构,我自己觉得都是一个时代的演变,一个自然发展的现象。

下半年疫情是主调 投资要采取保守策略

记者:你被称为细价股专家,很多细价股的变动对你来说是很熟悉的,所以对股市风高浪急的事,都会有你的判断,但现在你觉的今年不只是细价股有风险,现在的板块在这个乱局当中,哪些板块上下波动的可能性比较大呢,还有投资者有些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梁杰文:我相信今年已经过了半年了,即将来到的下半年我相信主调都是肺炎疫情的发展,其实你看一下本地香港的情况,都可以做一个很有用的参考,就是说我们香港曾经都是好像控制了肺炎疫情,本地的感染案例是很低的,但自从7月份失手了、爆发了第三波疫情,看得到事件的发展好像失控了,其实,这个发展放在欧美,甚至南美洲地区,或者是日本亚太地区都会适用的,就是说,近这两个礼拜好像那个疫情是变了种,传播性是高了好多,更加难去控制那个疫情。

当那个疫情一爆发出来,各地政府因为那个民意的压力,或者是种种原因,去采取一个更加严厉,相对于年初的时候,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譬如限制食肆的营业,甚至强制,美国等已经强制民众戴口罩的话,其实对那个经济活动,我相信有非常之负面的、不利的影响,所以我觉得今年余下的时间,都会采取一个极之保守的投资策略这样。

许多行业萎缩 投资将集中在新经济和科技股

老实讲,你说六七月港股,曾经有一个升浪,当时大家都是憧憬著那个疫情受控,经济可以很快复苏,但是回头看或者是展望接下来的第三、第四季度的,尤其是对航空业,或者是旅游业那个复苏的时间,心里面问一句,都还是遥遥无期!相关行业那个萎缩的情况,都是很严重的话,我相信最终都会传导到股市那个投资气氛上面,那个投资取向,我自己觉得,现阶段现金为主。真的要去配置或买入的股份,都可能集中在一些新经济,或者科技股上面。其实我对那一类的股份,好多已经急升了,估值也不吸引的话,所以自然对我来讲,都不是一个理想的投资或投资方向。

快餐店影响轻微 酒楼三、四季预计跌两至三成

记者:行会那边应该通过了,全日禁堂食。现在三点钟开记招,包括一些可能在室外都有一些加辣措施。你觉得将会到来的那一些板块的影响,比如饮食业的股票,它们得前景估计会跌多少?

梁杰文:我相信对饮食业的前景,要视乎你是哪一种的餐饮业的股票。如果你是快餐店,香港影响比较轻微,但是我相信那个股价,可能跌幅预计会有一成。如果是一些中式的餐饮股,譬如是酒楼的话,对他们的经营情况比较困难一点,可能那个潜在的跌幅,将在第三、第四季,预计会跌两成至三成。

航空旅游、赌股持仓应减低 不达预期相关股份可能暴跌

不只是餐饮业,大家见到,政府因为肺炎对社交采取一些更严厉的限制措施,我刚才都讲过,对那些航空业、旅游业、甚至澳门的赌股,一些赌场、赌博概念与旅游相关的股份,我都觉得那个持仓的比重应该尽量去减低。

现在大家都在憧憬年底会有疫苗,或者内地那个控制肺炎那个情况还是理想。始终还有一个担心,就是会不会香港情况传进去内地,或者疫苗那个方面,那个发展相对于预期,不是这么理想的话,可能到时相关的股份都会出现一个暴跌的情况。

证券业务不受疫情影响 限制银行可参考欧美

记者:之前金管局针对银行也做了一些调查,担心他们有没有一些风险这样,你们类似的证券公司,有没有说营运方面,金管局对于你们股市运作,有没有一些行内的调查,这里方不方便讲一讲?

梁杰文:香港的金融业很发达,有好多不同的种类,如果你说证券行,或者证券业务的话,今年其实那个肺炎疫情,对证券行的生意不是这么大的影响,甚至还有一些正面的影响。因为有一些人可能又不能回去上班,或者在家工作,大家都去上网,多了好多散户的投资者,自己上网去炒股,可能对一些本地的证券行的生意反而有一个帮助,带动了他们的那个收入。

那么金管局对于银行的限制,可能他是担心,就是实体经济,尤其是餐饮业、航空业、旅游业相关公司的那个经营问题,会不会是有更加多的公司需要倒闭,或者甚至因为债务问题还不了钱,令到就需要破产。相关的坏帐,可能会传导到银行那方面,而影响到银行的坏帐水平,或者坏帐率。我相信不只是,这个情况香港暂时都不是向一个控制不了或者非常之差的情况发展,这个情况参考欧美或者英国等地区。

其实欧洲那方面,也有很多公司,因为肺炎疫情,需要破产或者做债务重组。欧洲那个方面,欧洲央行,或者英伦银行对这一类的银行业,譬如汇控,限制了他们的那个派息,周末限制那个派息的那个时间,不只是今年,甚至明年,或者明年上半年,还限制派息的话,所以我相信最终在香港事态的发展,大家、金管局都要留意的外围的情况,对于本地投资者,或者银行股的投资者来讲,都要视之为一个警号,今天的那个股价其实也得到反应了,汇控的股价已经创造了近年的低位,多多少少都反应了营运上的因素,有可能资产质量会变差,以及监管的风险。他们派不了股息。可能导致了,加剧了他们股价的沽压。

内地人在香港开户有轻微增长

记者:现在你们大陆来开户的的情况,以前好像很多本地的公司,都是靠大陆散户来香港开户,好多生意份额都是那边的,是不是这个疫情加上现在的政治环境之下,这一类的情况还有没有?对于他们以大陆的客源为主的本地证券公司,会不会有一些影响?

梁杰文:暂时都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近这几年其实香港监管当局都接受了透过网上形式开户。所以就算一个内地的投资者,他不亲身来到香港的话,其实都容许一些中资,尤其是有中资背景,或者内地有分行的证券行,让他们去接纳一些新的内地客户去开户,在法规上面已经是没有问题。另一方面,这次是近这一年,或者整个大势,很多中概股回归香港上市,这一方面是一个催化剂,更加激起了内地散户投资股票或者投资港股的热情。我见到的或者听到的一些行家的分享,内地人来香港开户的那个变化,或者数量都在维持着,甚至还有一个轻微的增长。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