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中医师为709律师治病 揭中共酷刑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6日讯】赵中元中医师,通过参加维权活动结识了很多律师。“709事件”发生后,他为多个被中共酷刑对待的律师医治和调养。治病过程中,他被这些维权律师身上的正气所感动,也更加认识到中共的邪恶。

2015年7月9号前后,中共当局在20多个省市,对300多名律师和法律助理等相关人士实施大抓捕和骚扰。这就是“709事件”。

大概有90%的709律师,出来后都曾到赵中元医生在北京的诊所治疗。赵中元也从这些律师口中,了解到他们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赵中元介绍,709事件前,当局对维权运动的打压已经开始积累,不断有知名维权律师被抓捕。

赵中元:“709之前,曾经发生过一个建三江事件。当时我记得有这个江天勇,唐吉田,还有王成、张俊杰好像这四位律师,去这个黑龙江建三江,去解救被建三江黑监狱关押的那些法轮功学员。就把他们给抓了,这个时候引起了全国各地的声援,后来不得不把他们给放了。但这个时候,他们在里面受了酷刑了。”

中共对医院方面进行施压恐吓,致使唐吉田律师无法得到治疗。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被送到赵中元诊所医治,调养半年后才逐渐恢复。

赵中元:“他们这几个人断了20几根肋骨,24根吧。其实24根统计的都不准确。24个根要多,就唐吉全律师的肋骨,前面这胸骨和后面这地方全都断裂了,他自己其实就应该有20多根。当时他们回来以后,在警察带领下看的照的那些片子,都没有事,他们自己出去一照片子,全出了问题了。”

建三江事件后的徐纯合案,是709大抓捕的前序。

2015年5月,访民徐纯合被警察当着他老母亲和三名幼子的面射杀身亡,引发民间的震惊和愤怒,多名律师前往声援。

6月,北京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张宝成,在赵中元诊所旁边的饭店举行婚礼。赵中元和围观徐纯合案的多名律师应邀参加。

当局派出大批警力到婚礼现场监控,留意到了赵中元和他的诊所。

赵中元:“我门口安了六个摄像头,全是对着我那地方的。这就是709事件发生之前,有很多朋友也到我去,所以这个我喝茶的时候,人家警察就直接跟我说,说你这个就是个窝点。”

后来20多名声援徐纯合的律师,先后被警方拘留。维权律师发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联署声明,并获得660名律师签名支持,直接导致中共在7月9号实行大抓捕。

赵中元介绍,中共打压709律师的手法包括酷刑、强制服用不明药物、限制自由、非法剥夺律师资格和限制出境等。

王宇是当时第一个被捕的律师,出来后赵中元通过中药和推拿给她医治。

赵中元:“她是不让睡觉,喂她药,七天七夜。一进去就是在隔离审查期间。监视居住期比在监狱里头,还要受苦,已经脱离了法律的监控,什么都可以使了。让她坐在一个40见方的一块砖上头,盘著腿坐着,你腿一露出去,不是拳打脚踢就是抽嘴巴,抓头发。”

赵中元发现,这些律师的精神也受到了中共的摧残,脑神经普遍受到伤害。

李春富律师被关押500多天出来后,极度恐惧,出现精神失常状态。为了避免精神病经历影响以后从业,王峭岭律师顶着压力把李春富送到赵中元诊所调养,三个月后精神才慢慢稳定。

赵中元:“他们由于受了很多酷刑,心里有很多委屈,也焦虑,必然肝气郁结,这个时候我就给他们开些疏肝解郁的中药。有时候他们自己都不敢回忆,回忆起来以后,对他们无疑是一种是新的创伤,回忆的时候有时候怎么跟你说呢,那个热泪,这个泪水就出来了,情绪就不能平复。所以只有这个身体和精神受到打击到那种地步,你才能感觉到他有时候不愿意回首那些东西。”

赵中元表示,709律师被当局吊销执照,断绝生活来源,甚至株连家人,仍然坚持发声,令人由衷佩服。他呼吁各界对这些中国社会的脊梁,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帮助。

采访/朱峰 编辑/李明飞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