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前医生曾在中国亲手活摘器官

伦敦优步司机曝光他在中国做医生时活摘一名男子肝脏和肾脏的罪恶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5日讯】有明确的“系统的和广泛的”活摘器官的证据显示,在数百个中国医院里,中共谋杀了成千上万的公民,以获取心、肺、肾甚至皮肤等器官牟利,或者移植到病人身上。

据英国老牌报刊《每日邮报》报导,一篇2月29日全文发布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际调查报告,指控北京当局掩盖其“反人类罪”——常规地活摘信仰群体器官。

调查报告说,有组织的屠杀活人贩卖人体器官的罪恶,可与“20世纪最严重的暴行”相提并论,如:纳粹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屠杀和柬埔寨红色高棉大屠杀。

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QC),是一位著名的战争罪检察官,他领导了本次调查。他3月1日对《每日邮报》(The Mail)说,有如此明确的“系统的和广泛的”活体摘取器官的证据,国际机构应调查中共是否犯有群体灭绝罪。

“有一个系统的杀人程序。他们有愿意参与的医生,还有庞大的医疗设施。据说这是一个有暴利可图的行当。”尼斯说。

“我们的政府应该接受活摘器官这种事情正在发生着的事实,并采取适当的行动。” 尼斯还说。

“如果你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反人类罪正在离欧洲的家很近的地方发生着,那么不仅政府会采取行动,民众也会要求他们采取行动。”尼斯说。“这是在世界的另一边——中国也没关系,也一样会要求政府采取行动。”

北京已经承认(开始否认)其器官移植是常规使用死囚犯器官捐赠,但强烈反对以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供体库的指控。

据《明慧网》报导,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而修炼。法轮功对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作用显著。

据《每日邮报》报导,中共政府坚持认为,自2015年以来,它已启动了自愿的器官捐赠制度。但是调查中搜集到的大量的坚实证据,以及医学专家对“令人难以置信”的官方数据的分析,证实中共政府所说的是虚假的。

中国医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甚至讨论了在心肺移植手术中麻醉供体的必要性。心肺移植手术是一种明显会导致供体死亡的移植手术。

一位日本记者对器官“移植旅游”进行的调查显示,在2013年,肾脏的价格为20万美元(156,000英镑),肝脏为30万美元(234,000英镑)。

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设立的目的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医院正在发生的恐怖事件上。它是由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ETAC)设立的民间法庭,该联盟由一群学者、医生、伦理学家和律师组成,总部设于伦敦。包括大奥蒙德街医院前医学主任马丁•埃利奥特教授和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和亚洲专家亚瑟•沃尔德隆教授。

中国法庭相信,中共每年进行了多达90,000例器官移植手术,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国家。

与大多数其他西方国家和国际机构一样,英国政府声称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有关系统的活体摘除器官。

去年,在一篇受人尊敬的医学伦理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中共官员承认,在1977年至2009年之间的12万例器官移植中,只有130个来自自愿捐助者。

这篇长达556页的报告中承认获得证据很难,但仍然可以总结出,由于“非常多的人的死是难以形容的、骇人听闻的”,是“极度的邪恶”、“超出合理的怀疑……构成反人类罪”。

目击者谈到活体摘取器官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一位前医学实习生告诉法庭,一名士兵被绑起来并被枪杀但没有被杀死,目的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可以取出他的肾脏和眼球。

调查报告凸出了烧伤专家王苟奇(Wang Gouqi,音)的证据,他在2001年告诉美国国会,他从100名被处决的囚犯和一些“蓄意的、拙劣的处决手法案例(botched execution)的受害者”身上摘除皮肤和眼角膜。苟奇说,他在北京一家军医院学习了这些技能。

当受害者的“尸体”被送到尸检室时,医生赶紧剥掉皮肤,因为皮肤“以平方厘米为单位计价,可以获得大量收入。”

对调查组陈述事实的人中有一位前中国医生恩弗•托赫蒂(Enver Tohti),他于1999年逃到伦敦后成为伦敦的优步司机

他3月1日告诉《每日邮报》,他当时是铁路工人医院的一名肿瘤专家,他的主任外科医生问他是否喜欢看“野性的东西”,命令他准备好外科团队和仪器第二天做手术。

第二天早晨,他们驱车前往乌鲁木齐边缘的刑场,他的领导告诉他等候枪响。

听到枪声后,他们按照指示绕小山丘开车,在那里他们看到地面上约有十名死囚。

“他们被头部开枪,因此额头被炸开。但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人没有被剃成光头留有头发,被枪击中了胸部。我被告知要摘除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托赫蒂说。

“我认为他还活着,因为当我的刀切下去时,鲜血涌出,所以他的心脏一定在跳动,他的身体也有反应。”他说。

“我们已被告知,消灭国家敌人是我们的责任,因此,如果他被判死刑,他就是我们国家的敌人。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杀了人。那个人死于我摘除器官时的行为。”托赫蒂说。

托赫蒂还说,他检查了之前失踪的三个维吾尔少年,回来时有与切除肾脏一致的大U形手术疤痕。后经扫描,证实他们每人已经少了一个肾脏。

据《每日邮报》报导,大多数活摘暴行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明慧网》信息显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中共在大陆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和广大的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一位监狱医生告诉被关押在监狱中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经常锻炼身体,所以身体非常好。”他补充说,有一天共产党不高兴会“取走你的心脏、肝脏、脾脏和肺脏。”

另一位为调查提供证据的是51岁的尹丽萍。她说,在2013年逃离中国之前,她曾三次被强行送到劳教所。

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她经常遭受酷刑、单独监禁,也经常受到死亡威胁。《明慧网》信息显示,法轮功目前在全球110多个国家有上亿人修炼。

当她被关押在辽宁省的一个劳教所时,她被带到了一家医院。在那里,警卫将她按住抽取血液,然后把她硬拖去做超声波和脑活动测试。

“我当时很害怕,” 尹丽萍说。

另一名证人是2016年时被在监狱关押的一名医疗工程师,他说,在监狱里呆了几个月后,他被警卫带到了医院。“我被迫把手臂从窗户上的一个洞伸进去。然后护士用橡皮筋缠着我的胳膊,把针扎进我的静脉,取了两管子血。”

他说他所在的监狱只有法轮功学员做血液检查。“我非常担心自己会因为活摘器官被杀。我生活在恐惧中,担心在获释前会被杀害。”

调查人员从维吾尔人那里听到了类似的故事。一名妇女说,她被蒙面、脱光衣服,被迫接受医学检查,然后被送往医院检查。她说,“许多妇女被从牢房里带走后就没有回来。”2017年3月被捕的维吾尔人奥米尔•贝卡利(Omir Bekali)说,她被蒙面用手铐铐着,在验血后进行器官扫描。

沙特阿拉伯的移植医生承认一些患者在中国市场上购买人体器官。

调查报告附有调查人员与80家不同医院谈话的录音副本。15家医院说他们使用了法轮功学员器官,另外14家承认使用了活体器官。

据录音记录,牡丹江一家中共安全机构负责人朱家新(Zhu Jiaxin,音)2016年6月吹嘘自己在活体摘取器官方面的行为:“在屠宰和剖腹之后,你只需把器官切割出来出售。”

他吹嘘自己的绰号是“屠夫”,他说:“这没什么,就像宰猪一样。”中国法庭详细阐述了各种各样的酷刑,包括强奸和性虐待。几位证人提到了“老虎凳”,在把头盔扣在犯人的头上用强大的电击之前,先把犯人的胳膊和腿锁住。

中共的劳教所和监狱警察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采用了名目繁多的残酷手段。据《明慧网》报导,这些残酷手段包括:死人床;摧残性灌食(用非医用塑料粗管灌浓盐水、辣椒面、大粪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吊刑等,甚至活摘器官。

调查报告中,中国法庭“肯定”地得出结论,基督徒和西藏佛教徒也曾受到过类似方式的被监禁和折磨,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被活体摘取器官而被杀害。

调查中发现了一件可恶的事情,器官移植可以按需提供,这与西方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如在英国,获得一个合适的器官,病人甚至要等几年。

以色列顶级心脏移植外科医生雅各布•拉维告诉《每日邮报》,2005年,他得知一名患者前往中国寻找新心脏,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这样的病例。

手术提前了两周,但要想成功移植,必须在捐赠者死亡后4小时内移植器官。他说,唯一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是有人被处决。

在看到更多的病人接受这样的器官移植手术之后,他和其他医生说服以色列议会禁止购买、资助和出售器官。在英国,40多名议员支持一项类似措施的动议。

去年,拉维教授和两位同行专家在一份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结论是中共在官方数据上进行了“系统的伪造”,论文显示中国器官移植病例在过去五年中翻了一番多。

他们发现“自相矛盾”和“难以置信”的数字,包括“错误地将非自愿捐赠者归类为自愿捐赠者”,以及“受大额现金支付激励的自愿捐赠”。

拉维教授说,毫无疑问,在中国712家移植医院中,大多数都使用了不道德获取的器官,比如来自由宗教信仰被迫害关押的人。

他说:“中国医生不仅参与了大规模谋杀,犯下了反人类罪,而且国际社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出于某种原因对这些罪行视而不见。”

英国政府内保守党人权委员会主席菲奥娜•布鲁斯议员(Fiona Bruce MP)说,她将在中国法庭的判决后与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会面。

布鲁斯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需要我国政府和国际社会更加严肃地审查。”

(记者朱莉娅编译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