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香港——留给谁的时间不多了?

香港局势牵动全球。30年未有的抗争和动荡——警暴、恐怖、谎言、不屈的呐喊,展示了什么?香港连接大陆、连通世界、连贯著自由精神的过去和未来。

日前,社运青年黄之锋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他谴责香港警察近日近乎谋杀的行径。对于一桩市民被泼燃料后点火的事件,他评论道:“如果这个影片得到证实,那么这个人(点火者)便会被逮捕、起诉并且关进牢里。然而防暴警察以独断的方式暴力地攻击市民,攻击普通民众,他们永远不会被逮捕、起诉,付出任何代价。”

这番话揭示了一个关键问题:在审视反送中活动、检讨其中的暴力现象时,必须对比冲突双方的道德立场、资源分配、所获得的表达空间以及法律待遇之种种差异。

迄今,香港平民抗议遭遇了严重的暴力镇压,数百人被捕、被控罪,多人受伤甚至丧命,也有人被性侵。繁华都市成为催泪弹和警察城市。另一方面,多起引发质疑的案件未得严肃的调查和处理。警队滥权、涉嫌谋杀等不法行为都被掩盖和忽视,现任政府不仅不去追责,反而持续撑警、甚至发出褒奖。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支队伍已被中共严重渗透,其与黑道勾结,为利益集团服务,是港府和中共当局的镇压工具。

在官方报纸、电视台和网络上,中共喉舌歪曲事实、操控信息,以“港独”、“暴徒”、“恐怖主义”定性、抹黑和构陷抗议者。本不存在的“袭警抢枪”等假新闻公然见报,为暴力镇压开道。

香港抗议者所面对的,是掌握强大资源的黑社会集团,是破坏法治的官府“执法”,是一边倒的媒体轰炸,以及被非法抓捕、被无理解聘、被限制出境、剥夺议员选举资格等无所不在的打压和监控。此种黑白颠倒的情况才是“天理难容”、“人神共愤”。

黄之锋还说:“现在留给香港的时间不多了。”此言引人深思。事实上,众人思考和选择的时间都已非常有限。

林郑与港府

“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是林郑月娥毁了这座城市,香港警察的行为就像中国警察一样。”一位从事保险业的42岁女市民对路透社记者吐露心声。她说:“我真的很伤心看到我的城市变成这番模样。看看周围的人,他们是那么的愤怒。但是如果你看到交警开枪射向一个学生,这怎么可能是合理的呢?”

另一位香港市民亚历桑德拉女士对外媒说:“你在电视里会看到,警察去殴打那些孩子,那些香港的孩子。这还有天理吗?他们的诉求有什么错吗?我们都想生活恢复常态,但是如果政府不倾听香港人的诉求,他们又怎么能(恢复社会秩序)呢?已经持续5个月了,他们根本不在乎。”

公道自在人心。林郑对反送中的态度,从冷漠、拒绝协商到强硬镇压,充分表明了她跟随中共、出卖香港的面目。中共毁了大陆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夺走了8千万国人的生命,砸烂传统文化,又在香港重演恐怖悲剧。

30年前,香港电视台播出了天安门屠杀的情景、揭穿了中共谎言;今天,相似的血腥染红了香港,一帮红色人马竟帮助暴政毁灭港人的福祉、破坏东方之珠的繁荣、安定。踏上不归路的,不是追求自由的勇士,而是善恶不分、助纣为虐、自甘沉沦的人。

香港警察与中共警察

11月9日,香港市民悼念不幸逝世的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期间被港警以武力驱散,有警员大呼“恭禧”、“会开香槟庆祝”以示挑衅。此事虽不能反映港警全貌,但已凸显在中共渗透下,部分香港警察已脱离民众、走上与民为敌之路,而这样的警队正是中共刻意打造而出的。

中共旗下的军队和警察都姓“党”,而不为人民服务。此类力量维持暴政所需要的“稳定”“治安”,将党的利益置于事实真相、人民安危之上。

2009年,前中国政法大学讲师吴仁华出版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第一次公布了一份参与北京戒严行动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名录,包括这些官兵所在的部队番号、职务、军衔,人数逾两千,并且提供了一份迄今为止最完整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各级指挥官升官进爵的名单。吴仁华表示,“这些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即使不是六四血腥事件的责任者,也是六四血腥事件的见证人,他们有责任、有义务说清楚他们当年做了什么,见到了什么。”

书中还披露,当时有部分官兵不愿向人民开枪,消极行事,例如38军军长徐勤先因抗命被解除职务,后被判刑五年;第28军军长何燕然及政委张明春被降级调职,第38军步兵116师师长许峰丢掉了军职,还有更多被官方声称失踪的下级士兵,其实他们离开了现场,后来受到更为严厉的处罚。

据媒体报导,德国统一之后,柏林检察官对射杀穿越柏林墙民众的前东德官兵展开追诉,共有两百四十六人被起诉,最后一百二十六人以判决结案,其中包括八名政治局成员、三十八名军事领导人员和八十名边境部队官兵。法院坚持认为:即使对一个受到意识形态灌输的人来讲,在当时的环境下使用连发直接射杀一个手无寸铁的逃亡者,也是极端恐怖的行为,这明显违反了基本的原则。

几天前,玻利维亚民众抗议莫拉莱斯通过不公正的选举当选,军队和警方高层都呼吁总统下台。11月11日夜间,玻利维亚国防部长洛佩兹(Javier Zavaleta López)辞职。他在推文里强调,“在我们建构起来的这个国家——玻利维亚,军队应站在人民一边,保卫祖国,而不是与人民为敌。”

历史与现实在提醒所有的军人和警察,良知高于上级命令。当二者发生冲突时,你应当明辨是非,遵循道德的指引,才不会铸成大错。

媒体的作用

在有关香港事件的报导中,亲共媒体彻底抛弃了新闻工作者的道德操守,为中共暴政传声,散布谎言和恐吓,可怜又可悲。它们试图以欺骗宣传蒙蔽国内读者,为中共的镇压开脱,并威胁支持反送中的大陆和香港民众。大陆的媒体必须姓“党”,导致良心记者被打压,良心媒体被关闭,导致真相缺失、谎言遍地。

中共企图以控制传媒来封闭信息,扭曲人们的视野和理性,大陆和海外红色文人的文字都渗透著罪恶。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为数不多的独立媒体和媒体人,他们走在抗争的前沿,勇敢地报导真相。他们发布的照片、文字和视频,有力地穿透邪恶宣传网,维护正义和良知。

中共当权者

自6月至今,中外学者和政要纷纷向北京当局提出诚恳建议,希望中方静下心来,与香港抗议市民和平对话,理性地解决问题。很多评论指出,阻挡香港自治和大陆前进的,是害人的中共体制。抛弃中共,远离邪恶,是广大中国公民和各界正义之士的呼声。

共产党的统治伴随着无尽的灾难,时至今日,中共仍未停止谋杀——杀大陆人、杀香港人,残杀心怀正气的好人,扑杀抗拒邪恶的精神。拥护这个党,坚持这个党的领导,强迫军队、媒体、司法和所有人民跟党走,就是在犯罪,必将受到清算和惩罚。

国际社会应加大力度制裁中共

香港正处于严重的人道危机,中共可能在密谋进一步的镇压动作。国际社会需要行动,救助香港。然而,相当多的政府仍在观望,因为怯懦而不敢出声。还有一些商业集团为了金钱和市场选择与中共推杯换盏。这些政客和商人也许没有意识到,大陆和香港人经历的噩梦,将来就会在他们自家的后院成为现实。

中共的种种恶行,从不是孤立的案件,而是70年不变的毒性迸发,是法治成空的党天下之黑社会统治。对中共的姑息,便是对善良的犯罪,对本国安全的破坏,对普世价值的践踏。

现实异常严峻,前景必是光明:大卫战胜了哥利亚,纳粹帝国倒了,柏林墙塌了,苏共解体了。历史写明了教训和启示,绝无戏言。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