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在善恶间面临最后选择

最近,国际国内热点问题非常多。我却聚焦在一个问题——法轮功问题上。为什么?因为法轮功被迫害问题是当今中国一切问题的核心。

法轮功学员信神敬神,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中共不信神不敬神,按照“假、恶、斗”害人害己害子孙。这就是法轮功与中共的根本区别。

中共迫害法轮功20年,就是反神、排神、亵渎神,大搞“假、恶、斗”的20年,就是持续不断逆天叛道作恶的20年。其结果是:中共与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为敌,已走到“中国共产党亡”的最后时刻。

“不信神,假、恶、斗”,这6个字,是当今中国一切问题的症结所在。

人类社会的历史,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从神话开始的。到了21世纪的今天,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社会又经历了许许多多震憾人心的神话故事,这些神话故事将整个人类的历史串起来,最后汇集成一句经典的话:“我们不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神。”

西方的《圣经》预言,在人类的最后时刻,以色列复国之后,救世主弥赛亚将来到人间;以色列已于1948年5月13日复国。东方的佛经称,在3000千才开花的优昙婆罗花开放之时,未来佛——弥勒佛已下世普度众生。1997年,佛历3024年,优昙婆罗花在韩国清溪寺的佛像上首次被发现;如今,优昙婆罗花已在世界各地悄然绽放。

中国明朝著名预言家刘伯温的《烧饼歌》,记载了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与刘伯温的一段对话。朱元璋问:“弥勒降凡在哪里?”刘伯温答:“未来教主临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员,不在皇宫为太子,不在僧门与道院,降在寒门草堂内,燕南赵北把金散。”(“燕南赵北”指今天的北京,“金”是指救人的金玉良言)

1996年1月11日,一个自称“来自火星的男孩”出生在俄罗斯。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曾对英国媒体表示:“这个‘火星男孩’对宇宙和天文的认知已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相信全世界权威的科学家都有这种认识,我们不能忽视他提出的宇宙论以及对未来世界的预言。”

有人问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时,“火星男孩”回答说:“末日是无法避免的,但并不是2012年,这要等我们诞生于中国的伟大的指导灵,返回神国的那一天才能发生。”

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游记》第六十四回中写道:“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身难得,我们得到了人身;中土难生,我们生在了中国;正法难遇,我们遇到了正法——法轮大法。我们是当今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这是全中国法轮大法真修弟子的共同感受。

20世纪80-90年代,出现了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遍及全国的“气功热”。当代中国最著名的科学家钱学森,是最重要的推手之一。习近平的父亲,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习仲勋,是世界医学气功学会名誉主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岳父张震寰将军,长期担任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理事长。

当时,全国出现了3000多种气功,法轮功从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受欢迎和喜爱的气功。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从中国东北的长春市传出。因袪病健身、净化身心有奇效,通过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遍全中国,传到全世界。

法轮功是如何传遍全世界的?有这么一个真实而又神奇的故事:

1994年7月,李洪志先生在中国海滨城市——大连传法时,一对来自法国的父子求见。那位父亲说:“我们是犹太人,我们知道当今的人类非常危险,有末劫之灾。我们的神告诉我们,只有一位中国人能救人类、能救法国人、能救犹太人。我们考察了很久,我们知道那就是您——中国的气功大师李洪志先生,于是,我们来求见您!”“我们的神让我们来请您去法国,去救救欧洲吧!”他接着说:“您去法国的一切手续、费用,我们全权负责。”

法轮功从东方传到西方的第一站,就是法国巴黎。1995年3月12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应邀在巴黎中共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礼堂,举行了一场报告会。时任中共驻法国大使蔡方柏和夫人等出席。

下面再讲一讲我来美国的神奇故事。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中共非法监禁5年。

出狱不久,我登门拜访了我攻读博士学位时的导师高放教授。

高教授是当代中国第一流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之一,被认为是当代中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被中央党校教授赵曜誉为“中国百科全书式的学术大家”;1981年由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批准,被聘为全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担任过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为发展高等教育做出突出贡献”证书,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是中国30多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或讲座教授;著有《高放文集》9本,400多万字,主编、合编、合译、合著、专著50多部。2009年,高教授被中国人民大学授予荣誉一级教授,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首批受聘或受颁一级教授的23名学者之一;

高放教授曾给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讲过课。

高教授曾问我将来有什么打算,我说我想去美国。“你绝对去不了美国”,高放教授立即打断了我的话,说:“即便你办好了所有手续,登上了飞机,也会被当局从飞机上‘请下来’。”

当时已是86岁高龄的高放教授这么说,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

第一,1999年4月25日,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12天后,1999年5月7日,我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在法轮功问题上,表达了跟江泽民完全相反的看法。我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前直接冒犯江泽民“绝对权威”的人。

第二,在被中共非法监禁的5年里,我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以及上诉状,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大的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江泽民的亲信,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江泽民的亲信,时任中共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一直到北京市前进监狱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曹利华,专门负责迫害我的狱警柳刚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

我在检举信中多次反复提出,针对江泽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由中国最高法院依法判处江泽民死刑100次、1000次、10000次也丝毫不为过。

第三,在被非法监禁5年前,我写了大量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罪行的信,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从中央到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数百名官员,其中包括《铲除“祸根”江泽民》、《将江泽民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万恶不赦江泽民》等。

2018年7月1日,我写了《江泽民是“分裂中国”的千古罪人》,以挂号信方式,寄给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当时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利明等。信末,我痛斥江泽民是厚颜无耻的“政治骗子、政治流氓、政治混混、政治臭虫、政治垃圾、政治败类”。

第四,我是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第一个被开除党籍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官员。1999年“7.20”当天,我被中纪委、监察部、北京市武警、北京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专案组“隔离审查”,第7天,7月26日,被开除党籍。

我只是全世界亿万法轮功学员中普通的一员。我在修炼法轮功期间,参加过涉及中共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最高层“绝密级”的工作。我在中纪委法规室党纪条规处工作时,处长孙飞将1978年中纪委恢复重建以来大量绝密级的文件,交我保管,我没有泄露过一份!我没有组织、策划过一个法轮功的活动。

直到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9天,我还参与了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一篇重要讲话的起草。也就是说,在江泽民发誓“战胜法轮功”的前9天,我仍是中纪委领导最信任的人之一。修炼法轮功的4年,是我有生以来各方面表现最好的4年。

仅因为跟江泽民讲真话,我竟然被当成“极少数有政治意图、存心作乱的幕后人物和策划者、组织者”,清除出党。

第五,1999年12月2日被辞退回家后,我成了“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

第六,在中共的监狱里,出狱的人都必须写“认罪悔罪”总结,才能出狱。我出狱时,一个字的“认罪悔罪”总结都没有写,属于中共常说的那种“死不悔改的人”!

我出狱后,肯定在中央610办公室重点监控的黑名单上。

第七,在我出国前后,有许多因讲真话冒犯中共的人,被禁止出境;有的办好了所有出国手续,到机场后被拦截。比如,2014年11月10日,张磊作为法国大使馆邀请的中国律师,在北京机场出境时,被拦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王宇、李和平、谢燕益、江天勇、程海、斯伟江、蔡瑛、刘正清、游飞翥、黎雄兵、唐天昊、任全牛、覃臣寿、文东海、马连顺、李仲伟……这些中国律师全部被中共禁止出境。

凡是在中共体制内工作过的人,对中共“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整人历史有所了解的人,看了我列举的上述7条理由后,都可能跟高放教授一样,认为我“绝对去不了美国”。

但是,“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在北京机场,经过层层安检,没有任何障碍,顺利出关,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纽约。

当我走出机场时,我真有点像做梦一样。“我真的到美国了吗?”我不停地问自己。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远眺曼哈顿璀璨如银河落入凡间的灯火,呼吸著没有雾霾的清新空气,我确信:我真的到了美国,到了自由女神高举火炬的美国。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来美国前,将我办理出国护照和签证等情况,在寄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时任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等的挂号信中,讲的一清二楚。

或许有人会说,肯定是习近平或中纪委有关领导打招呼放我出境的。

我心里非常清楚:关于我出国的事,习近平没有说一句话,写一个字,打一个电话;中纪委监察部领导也没有说一句话,写一个字,打一个招呼。我到美国,与习近平,与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没有任何关系!

信神,严格按照神指引的方向,走正路,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难忍之事,就能“踏平坎坷成大道”,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通天大道来,见证神迹。

我坚信,是神呵护我平安抵达美国的。

花开花落,缘起缘灭,世界上的一切人和事,皆有定数。

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距今2.7亿岁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6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2.7亿岁,可谓“岁月悠悠”,500年前,中共的老祖宗马克思还没出生。但是,“中国共产党亡”的结局,早就被神刻在了悬崖峭壁上。

2002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第3年,“藏字石”的被发现,等于神通过这个看似偶然的方式,将中共即将灭亡的天机告诉了人类。

中共迫害法轮功20年后的今天,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欠血债最多的政党,全世界最大的卖国政党,全世界破坏传统文化最邪的政党,全世界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政党,全世界最腐败的政党。

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贪了多少亿的钱?中共不敢对外公布。我估计,中共担心,一公布,军队会马上起来造反。

中共像一个烂苹果一样,已经彻底烂透了。

谁想保中共,谁将背负中共98年来欠下的所有血债,入无生之门,万劫不复!

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自中共十九大以来,因忘记了“头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训,被中南海最大的奸臣、江泽民的亲信王沪宁,捧上天,摔下地,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多遍,身心俱疲,生命安全堪忧。

今年3月,习近平访问法国,步履蹒跚;4月,海上阅兵,大雾弥漫;5月,中美贸易协议被搅黄;6月,访问俄罗斯,差点摔下台;7月,跟江泽民一起,为李鹏送葬;8月,到西路军全军覆灭处凭吊;9月3日,在中央党校一口气讲了50多个“斗争”;10月1日阅兵,北京雾霾笼罩,香港黑警开枪杀人;10月28日开四中全会,北京遭遇强沙尘及大风天气。

2019年,习近平一路走来,全是凶兆。

10月5日,我在大纪元发表《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再次谈了我在中共的监狱里,向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中共的公、检、法、司,从下到上,直至江泽民,没有一个官员敢说一个“不”字的传奇。

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国共产党,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谁也挡不住。

习近平已经错过了多个建立千秋伟业的宝贵机会,在神最后对人类进行大清洗前,习近平仍面临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如果不想成为齐奥塞斯库第二,习近平真得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了。

择善,还是为恶?

就在习近平一念间!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