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在善惡間面臨最後選擇

最近,國際國內熱點問題非常多。我卻聚焦在一個問題——法輪功問題上。為什麼?因為法輪功被迫害問題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核心。

法輪功學員信神敬神,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中共不信神不敬神,按照「假、惡、斗」害人害己害子孫。這就是法輪功與中共的根本區別。

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就是反神、排神、褻瀆神,大搞「假、惡、斗」的20年,就是持續不斷逆天叛道作惡的20年。其結果是:中共與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為敵,已走到「中國共產黨亡」的最後時刻。

「不信神,假、惡、斗」,這6個字,是當今中國一切問題的癥結所在。

人類社會的歷史,無論東方,還是西方,都是從神話開始的。到了21世紀的今天,無論東方,還是西方,人類社會又經歷了許許多多震憾人心的神話故事,這些神話故事將整個人類的歷史串起來,最後匯集成一句經典的話:「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

西方的《聖經》預言,在人類的最後時刻,以色列復國之後,救世主彌賽亞將來到人間;以色列已於1948年5月13日復國。東方的佛經稱,在3000千才開花的優曇婆羅花開放之時,未來佛——彌勒佛已下世普度眾生。1997年,佛歷3024年,優曇婆羅花在韓國清溪寺的佛像上首次被發現;如今,優曇婆羅花已在世界各地悄然綻放。

中國明朝著名預言家劉伯溫的《燒餅歌》,記載了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與劉伯溫的一段對話。朱元璋問:「彌勒降凡在哪裡?」劉伯溫答:「未來教主臨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員,不在皇宮為太子,不在僧門與道院,降在寒門草堂內,燕南趙北把金散。」(「燕南趙北」指今天的北京,「金」是指救人的金玉良言)

1996年1月11日,一個自稱「來自火星的男孩」出生在俄羅斯。著名物理學家霍金曾對英國媒體表示:「這個『火星男孩』對宇宙和天文的認知已超出了我的想像,我相信全世界權威的科學家都有這種認識,我們不能忽視他提出的宇宙論以及對未來世界的預言。」

有人問2012年12月21日是否是「世界末日」時,「火星男孩」回答說:「末日是無法避免的,但並不是2012年,這要等我們誕生於中國的偉大的指導靈,返回神國的那一天才能發生。」

中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的《西遊記》第六十四回中寫道:「夫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人身難得,我們得到了人身;中土難生,我們生在了中國;正法難遇,我們遇到了正法——法輪大法。我們是當今世界上最幸運的人。這是全中國法輪大法真修弟子的共同感受。

20世紀80-90年代,出現了一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遍及全國的「氣功熱」。當代中國最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是最重要的推手之一。習近平的父親,時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習仲勳,是世界醫學氣功學會名譽主席。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的岳父張震寰將軍,長期擔任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理事長。

當時,全國出現了3000多種氣功,法輪功從中脫穎而出,成為最受歡迎和喜愛的氣功。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從中國東北的長春市傳出。因袪病健身、淨化身心有奇效,通過人傳人,心傳心,迅速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

法輪功是如何傳遍全世界的?有這麼一個真實而又神奇的故事:

1994年7月,李洪志先生在中國海濱城市——大連傳法時,一對來自法國的父子求見。那位父親說:「我們是猶太人,我們知道當今的人類非常危險,有末劫之災。我們的神告訴我們,只有一位中國人能救人類、能救法國人、能救猶太人。我們考察了很久,我們知道那就是您——中國的氣功大師李洪志先生,於是,我們來求見您!」「我們的神讓我們來請您去法國,去救救歐洲吧!」他接著說:「您去法國的一切手續、費用,我們全權負責。」

法輪功從東方傳到西方的第一站,就是法國巴黎。1995年3月12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應邀在巴黎中共駐法國大使館文化處禮堂,舉行了一場報告會。時任中共駐法國大使蔡方柏和夫人等出席。

下面再講一講我來美國的神奇故事。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監禁5年。

出獄不久,我登門拜訪了我攻讀博士學位時的導師高放教授。

高教授是當代中國第一流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之一,被認為是當代中國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被中央黨校教授趙曜譽為「中國百科全書式的學術大家」;1981年由時任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批准,被聘為全國第一批博士生導師;擔任過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1992年獲國務院頒發的「為發展高等教育做出突出貢獻」證書,享受政府特殊津貼;是中國30多所高校的兼職教授或講座教授;著有《高放文集》9本,400多萬字,主編、合編、合譯、合著、專著50多部。2009年,高教授被中國人民大學授予榮譽一級教授,是中國人文社會科學領域首批受聘或受頒一級教授的23名學者之一;

高放教授曾給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講過課。

高教授曾問我將來有什麼打算,我說我想去美國。「你絕對去不了美國」,高放教授立即打斷了我的話,說:「即便你辦好了所有手續,登上了飛機,也會被當局從飛機上『請下來』。」

當時已是86歲高齡的高放教授這麼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

第一,1999年4月25日,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發誓要「戰勝法輪功」。12天後,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法輪功問題上,表達了跟江澤民完全相反的看法。我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前直接冒犯江澤民「絕對權威」的人。

第二,在被中共非法監禁的5年裡,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以及上訴狀,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大的幫凶,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江澤民的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江澤民的親信,時任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一直到北京市前進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曹利華,專門負責迫害我的獄警柳剛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我在檢舉信中多次反覆提出,針對江澤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由中國最高法院依法判處江澤民死刑100次、1000次、10000次也絲毫不為過。

第三,在被非法監禁5年前,我寫了大量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罪行的信,以掛號信方式,寄給了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數百名官員,其中包括《剷除「禍根」江澤民》、《將江澤民押上歷史的審判台》、《萬惡不赦江澤民》等。

2018年7月1日,我寫了《江澤民是「分裂中國」的千古罪人》,以掛號信方式,寄給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當時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王利明等。信末,我痛斥江澤民是厚顏無恥的「政治騙子、政治流氓、政治混混、政治臭蟲、政治垃圾、政治敗類」。

第四,我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第一個被開除黨籍的中央和國家機關官員。1999年「7.20」當天,我被中紀委、監察部、北京市武警、北京市公安局組成的聯合專案組「隔離審查」,第7天,7月26日,被開除黨籍。

我只是全世界億萬法輪功學員中普通的一員。我在修煉法輪功期間,參加過涉及中共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最高層「絕密級」的工作。我在中紀委法規室黨紀條規處工作時,處長孫飛將1978年中紀委恢復重建以來大量絕密級的文件,交我保管,我沒有泄露過一份!我沒有組織、策划過一個法輪功的活動。

直到1999年「4.25」事件發生前9天,我還參與了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一篇重要講話的起草。也就是說,在江澤民發誓「戰勝法輪功」的前9天,我仍是中紀委領導最信任的人之一。修煉法輪功的4年,是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

僅因為跟江澤民講真話,我竟然被當成「極少數有政治意圖、存心作亂的幕後人物和策劃者、組織者」,清除出黨。

第五,1999年12月2日被辭退回家後,我成了「公安部重點監控對象」。

第六,在中共的監獄裡,出獄的人都必須寫「認罪悔罪」總結,才能出獄。我出獄時,一個字的「認罪悔罪」總結都沒有寫,屬於中共常說的那種「死不悔改的人」!

我出獄後,肯定在中央610辦公室重點監控的黑名單上。

第七,在我出國前後,有許多因講真話冒犯中共的人,被禁止出境;有的辦好了所有出國手續,到機場後被攔截。比如,2014年11月10日,張磊作為法國大使館邀請的中國律師,在北京機場出境時,被攔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王宇、李和平、謝燕益、江天勇、程海、斯偉江、蔡瑛、劉正清、游飛翥、黎雄兵、唐天昊、任全牛、覃臣壽、文東海、馬連順、李仲偉……這些中國律師全部被中共禁止出境。

凡是在中共體制內工作過的人,對中共「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整人歷史有所了解的人,看了我列舉的上述7條理由後,都可能跟高放教授一樣,認為我「絕對去不了美國」。

但是,「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在北京機場,經過層層安檢,沒有任何障礙,順利出關,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當我走出機場時,我真有點像做夢一樣。「我真的到美國了嗎?」我不停地問自己。抬頭仰望蔚藍的天空,遠眺曼哈頓璀璨如銀河落入凡間的燈火,呼吸著沒有霧霾的清新空氣,我確信:我真的到了美國,到了自由女神高舉火炬的美國。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我來美國前,將我辦理出國護照和簽證等情況,在寄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時任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等的掛號信中,講的一清二楚。

或許有人會說,肯定是習近平或中紀委有關領導打招呼放我出境的。

我心裡非常清楚:關於我出國的事,習近平沒有說一句話,寫一個字,打一個電話;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也沒有說一句話,寫一個字,打一個招呼。我到美國,與習近平,與中紀委監察部領導,沒有任何關係!

信神,嚴格按照神指引的方向,走正路,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就能「踏平坎坷成大道」,從沒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條通天大道來,見證神跡。

我堅信,是神呵護我平安抵達美國的。

花開花落,緣起緣滅,世界上的一切人和事,皆有定數。

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距今2.7億歲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6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2.7億歲,可謂「歲月悠悠」,500年前,中共的老祖宗馬克思還沒出生。但是,「中國共產黨亡」的結局,早就被神刻在了懸崖峭壁上。

2002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3年,「藏字石」的被發現,等於神通過這個看似偶然的方式,將中共即將滅亡的天機告訴了人類。

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後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欠血債最多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政黨,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政黨,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貪了多少億的錢?中共不敢對外公布。我估計,中共擔心,一公布,軍隊會馬上起來造反。

中共像一個爛蘋果一樣,已經徹底爛透了。

誰想保中共,誰將背負中共98年來欠下的所有血債,入無生之門,萬劫不復!

作為中共黨魁,習近平自中共十九大以來,因忘記了「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訓,被中南海最大的奸臣、江澤民的親信王滬寧,捧上天,摔下地,來來回回,折騰了好多遍,身心俱疲,生命安全堪憂。

今年3月,習近平訪問法國,步履蹣跚;4月,海上閱兵,大霧瀰漫;5月,中美貿易協議被攪黃;6月,訪問俄羅斯,差點摔下台;7月,跟江澤民一起,為李鵬送葬;8月,到西路軍全軍覆滅處憑弔;9月3日,在中央黨校一口氣講了50多個「鬥爭」;10月1日閱兵,北京霧霾籠罩,香港黑警開槍殺人;10月28日開四中全會,北京遭遇強沙塵及大風天氣。

2019年,習近平一路走來,全是凶兆。

10月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再次談了我在中共的監獄裡,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個官員敢說一個「不」字的傳奇。

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國共產黨,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誰也擋不住。

習近平已經錯過了多個建立千秋偉業的寶貴機會,在神最後對人類進行大清洗前,習近平仍面臨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

如果不想成為齊奧塞斯庫第二,習近平真得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了。

擇善,還是為惡?

就在習近平一念間!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