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调查:劳教所秘拍视频揭中共奴工黑幕(视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0日讯】一声不吭,囚犯们在工作台上紧张地埋头苦干。他们从左手边成堆的二极体(一种电子元件)中取出一个,放到面前的橡胶垫上,把它搓直,堆放到右边,然后再从左边拿一个二极体,快速地重复著之前的动作——这是在中国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里偷拍到的视频画面。

这些囚犯被迫一天工作15小时,没有报酬,或只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补贴。他们的食物也少得可怜,只够勉强维生。这个隐秘视频显示,一大碗清汤里漂著几根孤零零的白菜叶子,囚犯们把这汤叫“白菜游泳”。

由于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有些人精疲力尽,在工作的桌子底下睡过去。如果有人抗议劳教所这种虐待行为,就会换来一顿毒打。一个视频记录了一名男子被打致瘫,躺着仍被脚镣拴在床上。

这些令人震惊的视频画面是一位当时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于溟在今年年初被迫逃离中国、来到美国后,提供给大纪元的。

他曾经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因为信仰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于溟成功地偷拍了视频,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顺利将视频送出劳教所。然而,他自己却没能像计划的那样顺利走脱。被劳教所发现试图“越狱”后,他几乎被酷刑折磨致死。

转眼十多年过去了,于溟所提供的视频内容在当今中国仍然普遍存在:逼迫被关押者加工二极体,然后组装在各种产品里销往全世界。中共仍在经营这项残酷而暴利的生意。

长达20年的迫害

和于溟一样,视频里许多被强制做奴工产品的人,都因为信仰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有五套舒缓祥和的功法,并以“真、善、忍”指导人修炼,了悟人生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1999年,因为惧怕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多于当时的中共党员人数,当时的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镇压运动。据估计,二十年来有几十万到上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关押。

台资公司勾结马三家奴役法轮功学员

于溟说,所有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为台湾唯圣电子有限公司(GW Semiconductor)加工二极体。唯圣在沈阳的分公司——沈阳固得沃克电子有限公司距离马三家约40分钟车程。固得沃克的员工经常去劳教所教他们如何加工,如何处理废料等等,还经常送去原材料,并取走加工好的成品。

于溟还提供了一张在马三家拍摄到的标题为“GW生产流程卡”的表格。表格上盖有“马三家一大队”的章,还写有“一分队”字样。这表示,这批产品是马三家劳教所第一大队第一分队加工完成的。

早在2007年12月29日年,法轮大法《明慧网》就报导了题为“曝光沈阳固得沃克电子有限公司”的消息。消息指该公司将MP二极体大批量送到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和大北监狱加工生产,组装后投放到国际市场,违反了《国际贸易法》和《劳教法》,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2008年1月11日,《明慧网》再次收到投稿,曝光固得沃克电子有限公司将大量GW二极体送到马三家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和沈阳第二监狱进行加工,违反了《国际贸易法》和《不正当竞争法》。

同年1月24日,另一篇来稿说,沈阳固得沃克电子有限公司勾结中共劳教所和监狱,奴役被关押者。该公司将GW二极体送到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第一劳动教养所和沈阳第二监狱进行加工。

劳工产品销往美国市场

在台湾唯圣电子有限公司官方网站“公司简介”一栏里,沈阳固得沃克电子有限公司被标为该企业的“工厂”,公司资本700万美元,每月产能为3亿2千万支二极体。

在SP国际(SP International)网站,点进“产品”—“制造商”,有一个专门页面介绍唯圣电子有限公司:“唯圣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7月,专门从事整流二极体制造和出口。公司在中国沈阳设有324,600平方英尺的厂区,每月产量3.6亿,是整流二极体的领先制造商之一。”

固得沃克中文网站在介绍本企业时写道:“产品主要销往欧洲、日本、美国、韩国、东南亚、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是Panasonic,Matsushita,Sanyo,Hitachi,Kaga,Diamond,Nidec,Pantene,Compel,Dongyang,MicroStar,Jean,Three Sona,Linear,Nokia等跨国公司二极体供应厂家。”

一名SP国际客服人员确认,唯圣电子有限公司的产品已销往美国多年,并且根据顾客需求运往美国各地。

目前,大纪元无法联系到台湾唯圣公司就此事做出回应。

法轮功学员沦为奴工 现象泛滥

在《明慧网》上搜索“二极体”,会出来84篇相关文章。据统计,至少有13个劳教所、拘留所和监狱迫使被关押者加工二极体。

最早的报导刊登于2001年9月1日,消息指“严管班现非法关押13人,白天室内由队长、四防人员看管。早6点至晚8点干活(搓二极体),每日有工作计划,平均每天130公斤。”

最新相关报导刊登于2016年5月11日,报导说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辽宁省本溪市威宁营劳教所,警察强迫他们做对人体有害的“工作”,比如做人造花,加工二极体等。

搓二极体比赛

2014年10月22日,《明慧网》刊登了一篇文章,文中旅居德国的法轮功学员,电气工程师郭居峰回忆了自己在中国被迫害的经历。“我曾经在中国被关押在三个劳教所,被绑架4次,一共454天。我曾经被二十几种酷刑迫害过……被迫去加工二极体……每天要工作16个小时以上。”

在2015年9月18日刊登的另一篇文章里,郭居峰回忆道:“每天要重复上万遍一样的动作就是,左手从箱子里抓一把二极体洒在桌子的胶皮上,右手拿着一个硬胶皮在桌子上搓,直到把弯曲的二极体搓直,放到身体右面的箱子里。除了准时吃饭和六小时的睡眠是为了我们可以继续工作外,我们都在工作,我们一分钱都得不到。如果不能及时完成任务或者拒绝劳动,牢头就会责骂,警察就会对我们酷刑折磨,那种酷刑折磨是歇斯底里的。”

一篇2014年5月3日的报导题为“江苏常州看守所的‘搓二极体比赛’”。文章写道:“所有监室早上6点10分起床,整理好被褥后,一天的奴工就开始了,要连续搓9到11小时的二极体,除了早饭、午饭各占了5分钟,其它时间都是在搓二极体,上厕所、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常州看守所常年和佳讯、星海电子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加工各种规格的二极体,要把每根二极体搓直、搓平。要是品质搓的不好,退货了,警察就会对被关押人员进行严管。严管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早上7点吃过早饭后,双腿盘著坐在铺板上,一直坐到晚上9点半,看守所称这种坐姿叫“耗乌龟”,在板上坐了几个小时,腿就不会走路了,有时我们会被“耗乌龟”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也不让我们洗漱,真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每天每个人大约要搓10公斤二极体,许多人搓得手指出血、手关节肿胀、指甲脱落、脱皮,但是还要不断的搓,手不能停下来,要不然就完成不了这天的奴工劳动。”

“看守所采取非常邪恶的手段:每天要进行搓二极体比赛,最后两名的人就要罚值两个班,晚上只能睡3、4个小时,其它时间就是站着值班。所以白天拚命的搓,为的是晚上不要值班,每个在押人员耗尽自己所有的体能为看守所搓二极体。可是再怎么努力,总有最后两名。”

人工成本几乎为零

根据《明慧网》一篇奴工劳动调查报告,很多劳教所和监狱不付奴工任何工资。马三家劳教所给在押人员每月10元人民币,相当于每天0.0048美元酬劳。

唯圣电子有限公司零件编号“SR560”的二极体,在SP国际上报价123.64美元/千个,也就是每个0.12364美元。如果每天每个在押人员加工10公斤(22磅)二极体,每1200个二极体重1.3磅,那麽按照SP国际的报价,每人每天所加工产品的价值高达2510美元。

也就是说,通过奴役劳教所和监狱的在押人员,价值2510美元的二极体只需要花费0.0048美元的人工成本,或者不需要任何人工成本。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供的数据,2010年到2018年期间,美国每年从台湾进口的二极体价值从3.344亿(2017年)到9.9234亿美元(2014年)不等。

美中贸易谈判中的奴工问题

自从美中开打贸易战以来,有人呼吁将人权和贸易重新关联起来。但到目前为止,美方尚未采取行动。分析认为,仅仅是偷窃知识产权、强制性技术转让、政府补贴这些问题,已经够具挑战性了,更不用说人权问题了。

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的政策分析师奥利维亚.伊诺斯(Olivia Enos)告诉大纪元,实际上,美国可以用几种现有的机制来解决中国的奴工问题。

“第一,(美方)可以考虑启动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伊诺斯说,“海关、边境巡逻队、商务部可以协助财政部调查进入美国的货物中是否有奴工产品。但除此之外,他们可以利用第二个机制——美国敌对国家制裁法案——来阻止这些货物的进入。”

伊诺斯说,这项法案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禁止从使用奴工的公司,甚至国家进口物品。她说,美国还可以使用外交渠道阻止其他国家与使用奴工的国家合作。

——转自《大纪元》

(责任:唐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