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拥有华为?调查报告揭开华为股权秘密

【新唐人2019年04月21日讯】长期以来,以私营企业面目出现的中国华为公司,一直声称自己是一家由员工控股的企业,但最近一份针对华为所有制的调查报告指出,华为称其为员工股份所有制的说法站不住脚,而英媒引述来自美国中情局(CIA)的消息更指,华为至少接受来自中共三个官方渠道的资金,涵盖了军方、国安和情报部门。

在中国公开的工商登记信息中心,人们可以查到华为的股权结构。公开的信息显示,华为只有两个股东:任正非拥有约1%股权,而剩余99%全部为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简称工会)持有。

日前,由著名中国法律专家、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e)和越南富布赖特大学教授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揭示,华为工会的决策层并非由员工决定,恰恰相反,工会的层级结构能够一层层追溯到中华全国总工会,而这个组织是由中共控制的。

该调查报告说,华为并非真正意义的员工股份所有制,因为华为员工对于工会的决定没有任何话语权。华为公司的确有对员工出售“虚拟股权”,但这仅仅是一种华为单方面认可的员工股权,而不是法律上员工具有所有权的股权。

换言之,这种虚拟股权可以让员工获得一定比例的分红,但是员工并没有所有权、表决权,更不能够转让和出售。一个员工如果离开华为,他所拥有的股票只能够由工会回购。很显然,这个事实与逻辑充分说明,华为并不是真正的员工持股股份所有制。目前的公开资料尚不足以完全说明该公司的真正所有者是谁,但种种间接证据都指向中共政府。

华为公司随后对这篇报告做出反应,声称这两位学者“得出了完全不实的结论”。华为同时还解释说,工会是通过代表委员会来执行股东权力,且这些工会代表是由“有权投票的持股员工选出的。”

不过,华为公司并没有进一步解释,为什么在一个仅因为谈论三权分立就可能面临坐牢的国家,华为员工如何可以享受如此真实的民主权利。

同时,华为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中共的政治序列中,要把 “党政工团”四大系统中的工会,作为中共统治基础的一部分。

此前,华为曾于2014年向《金融时报》记者展示了位于深圳总部的一间密室。这里存放有一个玻璃(1358, 29.00, 2.18%)橱柜,里面放了10本蓝色的册子。该报事后的报导说,这些厚达数公分的册子里记录著约80000名员工的姓名、身份证号码以及其他个人信息。

显然,华为是想向外界证明,这8万名员工才是华为真正的主人,他们通过“虚拟股份”拥有华为99%的股份。但这个有着强烈宣传色彩的举动,并未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

早在2003年,华为公司的两位资深员工——刘平和黄灿,将华为告上法庭。其中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华为公司是根据双方合同中约定的以每股1元的价格,而不是以每股净资产价格回购股票。两位员工还认为,华为所用做增资的应付红利中也应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应按照同股同权的原则享有股权的增值。

当时广东省高院判定,按照规定,股份有限公司的登记只限于发起股东,所以大多数员工股东并未在工商部门记名登记。这说明,华为工会的持股数仅仅是华为与员工之间的合同。

这次判决首次揭开了华为公司股权的定价机制的面纱,这意味着,华为员工与公司之间只是合同关系,而非股东与公司的关系。华为员工手中的股票与法律定义的股权并不相同,员工不是股东,只是享有某种意义的合同利益,而不是股权。真正的股东,只有工会和任正非。

郭丹青和鲍尔丁报告据此结论说:“华为的股东不是该公司员工,而是工会,而这类组织是由共产党控制的,如果华为99%的股权由工会所有,那么我们可以说这家公司在某种程度上是一家国有企业”。

无独有偶,英国泰晤士报4月20日刊发的一篇报导则揭示了华为真正的资金来源。报导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向英国情报单位负责人表示,华为一直在接受中共军方、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第三个中共国家情报网络机构的资金。

这一次,华为没有进行语言尖刻的反驳,华为的一名代表对泰晤士报仅简单表示,对于匿名消息来源的指称,“华为不予评论”。

与此同时,华为公司、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中共外交部都没有回应路透社的询问。

(记者李玄凌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