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电影院里安监控与丐帮建党支部

监视器中所见中共监控民众的人脸识别系统。(视频截图)

今天的中国就像一座大监狱,处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即便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你在黑暗中的一举一动,也有监控摄像头紧紧盯着。

据网民“为行者老侯”在《我在两千公里外,静静地盯视你》一文中披露,他在一家院线的控制室内,看见了2,000公里外深圳一家放映厅的内景。该院线在全国26个省65个城市拥有457个影厅64,845个座位,影片均由中央控制室统一自动放映。不仅如此,中控室还能调取每一个放映厅内的摄像头资讯,并操控摄像头的角度和画面大小。也就是说,这家院线全国范围的全部64,845个座位上的每个观众都被严密监控著,即便是在黑暗的环境中,中控室也能清晰看到观众的一举一动。事实上,早在2017年2月就有大陆网民曝光:电影院放映厅有摄像头,360度无死角夜视监控。今天的中国更是“党天下”,中共的党组织几乎无处不在,连拾荒的丐帮都开始建立了党组织。

拾荒俗称捡破烂,系指从他人所弃置的物品当中拾取仍可使用的物品自用或转售。从事这一行的人被称为拾荒者或捡破烂的,他们多数是贫穷的弱势群体。3月5日,党媒《长春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长春成立全国首个拾荒者流动党支部”的报道。报道写道,2005年以来,河南省鲁山县来长收废品的共产党员姜顺和同志们一道,在各级党组织的帮助下,团结互助、爱党敬业,他们现在已成立了党总支部,现在拥有115名流动党员、下设6个党支部、覆盖数万流动人口。

电影院里安监控与丐帮建党支部,这两桩事咋听上去貌似无关,但再仔细一想其实都中共极权统治的体现。

极权跟集权不完全一样,虽然两者都意味对民众和社会全面而严格的控制,但在集权体制下,这种控制还远没有渗透到社会的各种群体和各种空间,因此无论是个人的生活还是整个社会都还是有自由的缝隙的,而在极权体制下,这种控制则几乎密布于社会的各种群体和各种空间,连自由的缝隙几乎都不存在了。前苏联和毛时代的中国可以说是极权国家的典型。文革后,危机四伏的中共一度被迫放松了对民众和社会的控制,但随着GDP跃居世界第二和数字科技的迅速发展,尤其是自十八大以来,中共再度收紧了对中国民众和社会的控制,甚至有些毛时代尚且游离于中共权力之外的空间和群体也逐渐被其纳入了控制之中。

这不,毛时代虽然管的严,但你去电影院看个电影,基本隐私还是有保障的吧,总不至于一举一动都被盯着,而且还会被记录在案。那个时候,虽然从城市到乡村,上到党政机关,下到街道生产队,都建了党组织,但拾荒者的队伍毕竟还是党组织的飞地,但如今连这块飞地也开始被党组织占领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文革后中共对民众和社会的控制有所放松只是权宜之计!现在经济和科技都发展了,中共觉得自己腰杆子比以前硬了,又要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了,以前一度放松控制的地方要恢复从严控制,以前没有控制到的地方也要都管起来。

可见,无论经济再怎么发展,再怎么改革开放,中共管天管地管人的控制欲,剥夺和践踏民众自由的本性是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的。中国人民要获得自由唯有一条路:解体中共!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