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中美高层贸易谈判结束 重大议题无进展?

【新唐人2019年02月02日讯】【热点互动】中美高层贸易谈判结束 重大议题无进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今天是2月1日星期五。

为期2天的中美高层贸易谈判落幕,白宫声明中列出所涵盖的议题,但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在与刘鹤会面后,川普总统表示,期待与习近平在2月底之前会面,达成最终协议。美方代表称这次谈判的焦点是结构性改革和执行,但双方仍有很大距离。

那么这次谈判究竟有何成果?川习如再度会面,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美方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如果一直没有进展,谈判是否等同拖延?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议题来做一些讨论。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教授,谢田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么还有一位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在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背景短片。

美中第六轮贸易谈判结束后,川普白宫会见了双方代表。

中方翻译,一字一句,读出习近平给川普的亲笔信。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用英语向川普做出部分贸易承诺。

美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本次谈判的重点是促使中方保护知识产权、停止强制技术转让、(扩大)农业和服务进口,以及至关重要的:确保协议能严格执行的机制。

莱特希泽表示,本轮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但距离达成协议,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说,刘鹤给出一些温和的让步举措,如承诺增加购买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放宽大陆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市场准入;但对于美国最关切的问题,如“深入改革产业政策、取消强制技术转让政策”等方面,中方没有提供切实举措,甚至没有同意列出,中共各级政府对企业的补贴。

2月中旬,莱特希泽与财长姆努钦,将应邀访问北京继续谈判;同时中方已建议,川普2月底与金正恩会面后,转往中国海南会晤习近平。

白宫周四重申,如果3月1日前双方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把对中国2,000亿商品的关税,按计划从10%提高到25%。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欢迎您与我们互动,您可以在线上与我们互动。一个方法是通过手机给我们发短讯,手机号码是347-903-8806,给我们发手机短讯或者提问,或者您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在YouTube上和我们文字互动。

谢田教授,我想第一个问题先请您谈谈,我们看到这两天的贸易谈判落幕了,然后白宫也发出声明。在您看来,到底这两天的贸易谈判有什么样的成果呢?

谢田:这两天的谈判应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就像我们预期的一样。但是你说如果有一点点成果就是显示说中共更明确地知道它的拖延战术现在是无效,现在美国川普政府和团队明确地表示,再次警告3月1日截止日期仍然有效。

对刘鹤来说,我想他是没有得到充分的授权,他确实没有能力代表中共做出很多让步和承诺,说得不好听一点是黔驴技穷了吧。最后刘鹤表态,我做不了主了,你要求的东西我做不到,那你去找我的顶头上司去。

后来川普接见的时候,中方在读习近平的信的时候,我们也知道,中共希望造一个中间点,就是双方各让一步,显然中共这个要求也没有达到。

如果还有点成果呢就是说把中美交锋的根本性的问题,就是结构改革的问题、核查的问题、实际核查的问题,还有中共是不是退出经济舞台的问题,又摆在台面上,基本上等于就是逼宫的架势,让中共最高层必须对此做出答案,这就是下一次的川习会。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订下下一次川习会是这一次比较具体的成果。

谢田:是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我们看到在这两天的会议之后,白宫发一个声明,它列举说会议涵盖主要七方面的议题。那我们可以看到这七方面的议题基本都是结构性改革方面的议题。那么在您看来,这一次中方在结构性改革方面到底有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呢?

田园:我个人的观点和谢田教授是一致的。在这次的谈判里面,中共是没有拿出任何实质性的步骤,或者做出实质性的姿势要和美国谈判。你说的七点最主要的争端上面,中共其实没有做任何让步。尤其是川普总统的重点之重就是尊重,中共要保护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知识产权,以及中共要停止强迫美国公司向中国转移技术,还包括其它各种各样非法的补贴等等,中共其实没有做出一点点的让步。

可以举个例子,有一个美国商会的高阶负责人曾经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在这次会谈里面,美方曾经要求中方提供一个中国自己对所有的国营企业给的非法补贴的清单。中方竟然断然拒绝了。

大家知道中国的国营企业如果没有中共的这些非法补贴的话,很多有可能早就已经被竞争给击垮了,最突出的例子就是钢铁行业。中共给了很多钢铁行业的企业大量补贴之后,让这些钢铁行业用比成本价还低的价格在国际上倾销中国的钢铁,造成其它国家的钢铁行业几乎进入非常痛苦的窘境。那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用巨额的补贴来违反市场经济原则的方式去支持这些企业。中共竟然拒绝向美方提供非法补贴的清单,可见中共在结构性谈判上面其实是没有任何诚意的。

主持人:那我想问谢田教授,一个,您是否同意中共在结构性改革方面没有做出什么新的让步?那另外一个,我们也看到90天停火期间很关键的贸易谈判,而我们知道90天停火期间是因为在G20峰会上川普和习近平见面,习近平他单独讲话就讲了40分钟,所以外界一直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中共愿意在结构性改革方面让步,所以才有这样的停火;结果现在的贸易谈判又没有什么新的让步,您认为为什么是这样呢?

谢田:首先,我想中共的领袖都是这样,他们很在乎面子,他们自己在国际上的面子。我们也看到中共以前在跟国际交往中,往往因为面子丢了里子,宁可在金钱上做出大幅度的让步,也要保住他的面子。他(习近平)跟川普在G20会谈的时候,他不愿意做出一种没办法达成协议的无能、无力、软弱的姿势,当时可能确实跟川普有这样一个协议。

刚才田先生也提到,中共如果说要让步的话,它也确实做出一些举动,比方通过一些新的立法。但是最大的问题是这些立法的语言文字,和中共这次谈判中提出来的内容,都是以前中共已经提出过的,都是以前无数次提出过的,现在缺乏的是落实和核查的机制。你看来莱特希泽在川普面前,连说三句“核查的机制”。

刚才田园也提到美国跟中国要清单,现在中共承认它自己给国营企业进行补贴,那到底你给哪些企业补贴呢?补贴了多少?多长时间?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清单,中共都不肯拿出来。

这让我们联想到在北韩也是这样,美国在施压北朝鲜核武问题的时候,要北韩交出核武器数量的清单,北韩也不愿意拿出来。中共也不愿意拿出来,那我们就知道,第一,它没有诚意,也没有诚心想这样做,它很可能后面还有更多的猫腻。没有核查的机制,不相信中共,这个中共政权已经完全失去人们的信任。现在美国抓住这一点,一个是结构性的改革,这个改革必须是可以核查的,一步一步核查的,才有可能达成什么结果。

现在看来,中方已经提出所谓6年之内慢慢消除逆差,和购买1万2千亿美元的产品这些让步。实际上川普看来不为所动。中共它甚至算计到,川普第一任任期还有2年,再加上第二任4年,一共6年,中共的做法实际上还是在拖。它用拖字,拖延的战术,把这个事情尽量延迟,这也是刘鹤这次最大的目的,甚至推迟到川普的第二任期之后,这样中共就可以逃过去了。这也是中共以前在WTO和对付美国前几任政府用同样的手段,但这次看来确实是踢到铁板上去了。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结构性改革,我还想到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一下田园博士,川普后来在推文上又提到说,中共应该在很多行业对我们开放,提到了金融业、制造业、农业等等很多方面。然后美国有媒体分析说,其实服务业是一个潜力巨大的行业,但是服务业进入中国一直阻力很大。那我想请您谈一谈,这个服务业进入中国阻力到底在哪里?那美国方面有没有可能以后加大对于中国服务业的出口呢?

田园:对,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服务业和商业、商品贸易一样,都是正常国家之间贸易关系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我们拿美国、欧盟来举个例子。美国和欧盟的贸易逆差在2017年大概也就是1,500亿美元的样子。它的贸易逆差比中国和美国的贸易逆差要小很多很多。

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是欧盟是允许美国的服务业在欧盟合法的经营,而中共是坚决把美国的服务业用种种的,叫做非关税壁垒,挡在了国门之外。那么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所谓的防火墙,中共把英特网或国际互联网进行审查的这一部分。那它把美国的很多高科技公司、还有社交媒体、以及传统媒体,比如像《华尔街日报》或者《纽约时报》这样的报纸,大部分都挡在国门之外,不让它们进入中国。这样一来,中国就因为通过出口大量的商品到美国,而拒绝美国的服务业进入中国,这样就导致中共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

这个问题大家可以看到,其实它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是中共最不愿意放弃的一个根本的问题。现在除了高科技行业、社交媒体、还有传统媒体之外,还有比如像金融业和保险业,美国也很难进入到中国去,必须和跟中国的个人或者集体成立所谓的叫“合资公司”才可以进入。

那这样的话,美国的服务业真正能够进入中国的话会有两个效应,第一个效应就是,美国会从中国大陆赚取大量的利益,就是因为美国的服务业是全球独步,可以说是最发达的地方,他这样做可以大量减少中美的贸易逆差。

另外一个效应就是,美国的服务业如果进军中国大陆的话,中共所谓的本土企业基本上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比如现在的百度,百度现在的规模完全是因为谷歌撤出中国大陆造成的;再看腾讯也是因为中国有大防火墙,阻止了脸书或者推特这样的公司进中国才造成腾讯在中国一个公司独大;再有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也是因为中共把亚马逊挡在国门之外,才造成阿里巴巴今天这样的局面。

所以中共为了保护自己所谓本土行业的利益,它选择把美国的服务业挡在国门之外。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中共对自由言论还有对信息的自由流动是有这种天生恐惧,它这样做就是要把所有国外的它自己认为对中共不合适的言论要全部挡在国门之外。所以这是两国谈判中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中共在这个问题上出现立场的松动,或者表示要在这个问题上让步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因为这关系到中共集团对权力的占有。

主持人:谢田教授,您对美国的服务业进入中国的可能性的前景,您怎么看?

谢田:是,刚才田园先生也提到,很多人也问一个问题,美国希望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的产品、商品、产品服务,到底美国有哪些东西是中国可以购买的?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美国的服务业实际上是全世界非常领先的,在中国也完全禁止,包括金融业、银行业和通讯业。

而这些如果开放的话,问题就在于这些恰恰都是中共国有企业在控制的,即使有些华为所谓类似看起来私营企业,事实上我们也知道也是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团在控制。一旦比方通讯业务、银行业务开放的话,美国这些通讯机构、通讯公司、银行业、金融公司、金融企业进入中国的话,中国那些公司实际上根本没有招架之力。这个还不像百度的一个搜索引擎,或者是一个零售的网站,阿里巴巴之类的。

因为它涉及到如果经济进入中国银行业、人民币业务跟中国银行竞争的话,马上就涉及到人民币兑换的问题,整个参与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通讯的话就涉及到中国整个的通讯。这些通讯也好,银行也好,金融也好,这都是中共控制中国社会最紧要的部分,通过通讯企业来所谓监控全体人民,通过跟信用卡或者网上支付的方式连到它所谓的社会信用体系上,用来监控、监察或控制全体国民。

一旦外资涌进的话,老百姓一窝蜂的都不用中共的那些手机,不用中共什么网通、联通,也不用中共的银行体系的话,中共马上就会失去对那些人民的控制,对这些异议人士、民主人士、各种各样人的控制,而失去控制的时候,那也就是中共垮台的一天。

所以这个问题实际上又涉及到了跟刚才前面谈的结构性改革联系在一起,中共放开了这些,放开美国的服务业进入中国,实际上也就放弃它对国有企业的控制,也就放弃它的政治权力,就是它现在很困难的原因。

主持人:刚才二位都谈到像这些结构性,或者是真正的能够减少逆差的方式,中共其实都不愿意做,特别是像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都还没有任何的承诺,更不要提即使中共有承诺,如何去核实,也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所以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现在这样谈下去的话,如果没有进展,是不是就相当于刚才谢田教授所谓的这样一个拖延战术?如果这样的话,这样谈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美国方面为什么还要一直这样去谈呢?

田园:没错,刚才谢田教授已经提到了中共一贯的伎俩,就是拖,去年的时候就是要拖过2018年的中期选举;下一次要拖过的关口就是2020年的美国大选;再下一次的关口可能就要拖过川普总统8年的任期。这对于中共来说完全是一贯,非常一贯的,它从来都是这个伎俩,就是要用拖的办法把你拖死。

至于说要不要继续谈下去,我觉得这个还是要继续谈下去,因为跟其它的后果,跟其它的交战方式来相比,谈判确实是本益比最高的一种方式,对双方来说这个谈判都是一个最佳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我个人认为现在双方其实都面临着相当大的压力,对于中共,它的经济开始下行,它的GDP增长速率一直在往下走,最近几个月它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一直在连续地萎缩,已经连续2个月在荣枯线以下。

它过去拉动经济的方式就是通过银行放水,要嘛降准,要嘛降息,然后推动信贷扩张,最后造成的结果是所有的钱都跑到了,甚至实体公司的钱,最后都跑到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拿去炒股票,炒房子去了。对于实体经济来说,没有任何的助益;相反,把实体经济搞得已经,制造业已经相当于有点空心化的感觉。所以它已经知道这种放水的手段已经没有办法再拉动经济了,这就面临一个经济增长出现瓶颈的问题。

不但现在外企开始撤离中国大陆,大家知道现在连中国的企业都开始撤离中国大陆,把这个企业转移到东南亚去。大家知道在中国的沿海这些省分,大概有2.5亿到2.6亿的农民工在各种各样的制造业里面工作,现在大家已经开始看到中国开始出现失业潮,然后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是大家要回村,要让这些农民工回乡创业。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大家已经看到它的失业潮已经开始了。

如果这2.5亿到2.6亿的农民工有20%,也就是1/5,5个人里面有1个人失业,这就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数字,那就是5千万!这对于中国社会能不能消化的了,能不能承受的了这样一个失业潮,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很有可能直接引发社会的动荡,这是中共最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原因引发,因为毕竟中国已经隐患四伏,就像一个荒草地,假如一个火星,也许这个星火就可以燎原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其实有相当大的压力要跟美国来进行谈判。

当然美国也有自己的考虑,美国现在经济处于1998年以来增长速度最快,失业率降到1969年来最低的水平,这些都是很利好的消息。但是如果因为中美贸易战的缘故导致美国的经济放缓,这样也会有一些政治风险,尤其还有2020年总统竞选马上已经开锣,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美国他也有这样的动机、也有这样的动力和中国进行谈判。因为刚才已经提到,毕竟谈判是本益比最高的一种办法,如果双方能够达到,用通过谈判的目的来达到和谈、和解,这无疑是最佳的方案。

但问题就在于中共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有一种说法,刘鹤为什么黯然离开美国没有谈成?是因为他级别不够。其实我觉得这是表象,真正的原因是中共不是一个,刘鹤这个问题明显揭示出中共其实是一个独裁国家的本质。因为你看美墨加贸易协定,完全就是通过加国的外长、墨西哥的外长、以及美国的贸易代表三个人谈成,根本没有需要三国首脑的参与。现在刘鹤说谈不成是因为他级别太低,这就真正的凸显中共确实是一个独裁统治集团,只有中共这样的非正常国家才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主持人:就是说正常的就应该在贸易部长这一级别谈成。

田园:没错。

主持人:谢田教授也请您谈谈您怎么看这个谈判继续往下谈,是否还有意义?包括即使中共做出承诺,怎么样去逼着它执行的这样一个问题呢?

谢田:当然有意义。首先,美国方面他并不是想打贸易战,他也就是想让中共,第一,你停止这个系统性地来赚贸易顺差这种作法,停止技术转让,非法的技术转让,那么美国是愿意跟中国做生意的。美国甚至提出我们现在中美贸易额大概6千5百亿美元,甚至商务部长都说过我们可以增加到1万亿美元,那是相当大的一个deal了,相当于和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加起来差不多。

从中共方面,当然它不愿意失去美国的市场,也不愿意失去获得美国的产品和技术。现在中国已经感到就是说贸易战的压力造成这个失业潮,造成产业链的转移,造成人心惶惶,造成社会矛盾,造成中共内斗加剧,所以它也希望谈判来解决。

但是谈判这个压力怎么样呢?或者双方谈判达成协议的动机呢?我同意田园先生他一半的看法,我不认为川普有很大的压力,他首先得到共和党内现在在政治上,在2020竞选上全力的支持;实际上民主党对川普的贸易政策也是支持的;我们甚至看到中共要打击中西部的农民的票仓也在支持,商会也在支持,现在确实有些华尔街的反对,那个大概不算什么东西。

还有一个就是对美国来说,这个贸易战的成本很低,现在美国提出的只是一个关税,简简单单一个10%的关税、20%的关税,这事实上就是在电脑系统改一个数字就做到,一个行政命令就做到,这就是美国全部的成本。

那对中国来说,这个已经造成产业链的转移,造成几百万个珠三角、长三角企业的关门倒闭,然后几千万人失业,马上进入今年到夏天的时候呢,有800万的大学生毕业,就中国的失业压力会非常大。还有就是说,如果这个贸易战继续的话,中国外汇储备会减少,并且马上就会涉及到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下面可能又涉及到中国的债务问题。

那中共怎么办呢?它难道继续印钞票吗?它的房地产市场已经吸引很多资金,它如果再继续印的话,通货膨胀一旦出笼的话,这个委内瑞拉这个例子,就是我们今天看到正在发生的栩栩如生的例子,委内瑞拉社会主义政权倒台,这都是中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的事情。所以对它来说,它必须去谈判,它要通过谈判寻求一个出路。所以两方都有这个压力,这是肯定的。

主持人:那您刚才的意思是说,如果关税从10%升到25%的话,对美国的经济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是吗?

谢田:来自中国的出口,如果达不成协议,升到25%的话,来自中国的进口肯定会大幅的减少,但实际上美国的企业、美国的进口商已经开始寻求因应之道。你比方说,我以前讲过,就是说在沃尔玛,大概5年前、10年前全都是中国的产品,现在已经变成孟加拉的产品、越南的产品、柬埔寨的产品,就是说美国的进口商已经开始在寻求中国之外的供货来源,这个产业链已经确实在转移、在离开中国。

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中共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它这个低端的企业、中低端的企业现在在离开中国,高端的企业现在又上不去,现在上面的构不着、下面的不落地,那它悬在中间的话,产业空洞化,那就会造成整个经济的崩溃和失业问题的暴涨。所以对中共来说,这个是非常切实的迫在眉睫的问题。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已经有观众,我们很快读一下观众在线上的发言,那么这位在YouTube上发言,他说:“中共国企都有权贵和红二代的背景,如果不靠补贴向国外倾销,这些人怎么捞国库的钱?怎么转移资产?所以这个跟中共没的谈,美国人低估了这些人的贪心。”

那么另外一位观众在短信上发言:“主持嘉宾你们好,中共自加入WTO后以偷拐骗等手段发展,对内以暴力维稳、对外韬光养晦,欺骗西方,到了今天有挑战美国及颠覆西方的能力。中美贸易战要中共改变这些恶习,就等于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正是要太阳从西边出来容易,要中共放弃流氓恶习难上加难。”这是两位观众的线上反馈。

那既然谈到这儿,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如果继续谈下去的话,下一步我们就会看到川习可能再度会面。那么这个再度会面,中方说邀请川普到海南,但是地点还没有定。但是如果说川习会面,您认为要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能达成协议,有可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

田园:我个人还是比较悲观的。我个人认为即使是这个川习会再度上演,达成川普所希望看到的协议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因为毕竟虽然说习近平在川习会中讲了40分钟的话,然后好像透露出某种要改变的这种信息。但是我个人的解读,我把他这个讲话仔细的听了很多次,我个人的解读还是习近平过去放出来那句话:就是该改的就改,不该改的坚决不改。我个人的感觉仍然是这样,他的立场是一直都没有变化,那么一直就想要嘛就拖下去,要嘛就顽抗到底。

那么川普总统其实在推特上他已经表现出相当的灵活性,他在推特上表示说,如果3月1日达不成这个协议的话,有可能会把这个25%的关税暂缓实行一段时间。

那么我个人认为,川普总统的最佳战术就是一定要保持现在这种强大的压力,然后同时要保证这个沟通渠道的畅通,因为这样才能够说,因为中共它确实,可以用中国的一句俗话讲,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是它如果实在没有到了无法摆脱的这种情况下,它绝对不会给你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来。

那么至于说在海南举行川习会,我目前听到的就是美方不同的意见,有人说在海南举行可能不太合适,有可能是要在第三国,比如在东南亚、越南或者是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举行这个川习会。

那么我个人认为,我是乐见川普总统会见习近平,这样有助于,有人说刘鹤级别不够,他谈不下来,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这个习近平跟川普究竟能谈出什么东西来。我个人一直是比较悲观的立场,但是我对两国进行继续谈判是表示支持的。

主持人:好的,谢田教授您怎么看,您觉得这两人能谈出什么样的协议呢?

谢田:应该说还是有可能达成什么东西的。这两个人从以前的历史来看,或上次在G20谈判过了,这两人至少都还没有到撕破脸皮的程度。那至于说能谈成什么东西?刚才田先生也提到,习近平有这个能改就改,不能改的就不改,能改的部分都已经提出来,美国也不为所动,就是说不够;那不能改的部分,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还有一点就是说,你中共即使做出让步,做出结构性的调整,比方放弃对国企的补贴,假设答应把国企补贴的东西都拿出来,然后放弃干预经济,放弃操纵汇率,放弃国家性的强制知识产权、偷窃知识产权,把这些都放弃以后,但下面一个核查机制怎么办?我觉得如果川普没有达成这个核查机制的话,连莱特希泽都不会放过他,肯定不会的。

核查机制我倒是想了一个办法,就是说大家还记得中兴公司的事情吗?中兴公司也是一个核查机制问题,也是它违约,违反它跟美国商务部的合同,就是合约,然后美国现在的调解方式是中兴拿着4亿美元作为一个保证金,然后美方派出一个合约检察官进入中兴的高层领导层,这样在里边可以随时随地查看所有的会议纪录,参加所有的决策会议,知道所有的一些销售和财务状况,一旦发现有违约的事情,他马上就向美国政府汇报。中兴公司是非常屈辱的也接受这个条件,现在就在进行,所以它能活下来。现在还没有看到最新的违约的消息。

实际上现在川普要的,或莱特希泽说的所谓这个核查机制,实际上他就相当于要向中共政府里面派出一个,不是核查员了,因为一个人做不了,可能是一个核查组或核查团,就是在中共政府的全部机构里面,不管你是国务院到各部委,到甚至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经济的所有会议,包括所有国有企业和中央银行之间的那些协商的业务金融往来,这个核查团必须能够看到这些细节和这些交易,他才能确保中共真正有在实施这些它承诺的条件。

但这对中共来说就等于把它自己的生命线让给美国,但是它不这样做的话,实际上就做不到这个核查核实。如果做不到,25%的关税上来,中国经济一定会崩溃;而做到的话,我就认为是另外一个,实际上川普应该利用经济和商业的利益再慢慢地迫使中共退出这个,至少退出中国这个经济生活,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这个是可能的,但这个决定,显然刘鹤做不了,所以叫习近平来做。

主持人:所以开个玩笑,因为当时美方要进驻中兴的时候,有人就说这不是美国把中兴给接管了?如果像您刚才提议那样,美方派人进驻中共的各个部门,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接管一部分中共的政权?这是开个玩笑。

那还有点时间,我想问一下田园博士,就是我们看到这次川习的再次会面,可能是在川金会的前后,是中方邀请的。那么很多人就认为,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好像中方仍然是把朝鲜问题做一个因素和贸易谈判挂勾。在您看来,北京是不是还有可能把朝鲜作为一个筹码用在贸易谈判上呢?

田园:我个人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中共和北朝鲜之间的千丝万缕的连系一直都存在,即使是中共在美国、在国际社会对北朝鲜制裁最高潮的时候,中共仍然在公然的给北朝鲜进行输血,比如说向它输送燃料油,比如说在公海上向它出售各种各样必须的物资。所以其实中共它就是北朝鲜背后,如果没有中共,北朝鲜早就变成了一具僵尸,那么现在这个僵尸还能够走路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共还在背后操纵它。

那么这个川金会、还有北朝鲜核问题在中美贸易战里面肯定是一个,我个人认为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那么这对于两方来说,都是一个,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就是说向美国示好的一个机会,它如果在北朝鲜这个问题上能够和美国合作,能够解决北朝鲜的核问题,那当然会在美方这边得很多分。

那么对于川普总统来说,这也是一个重大的机遇。就是说,如果能在中美贸易战这个问题上解决这个问题,同时把北朝鲜的核武问题能够解决掉,那么这简直可以说是,美国任何一个总统都没有这样的丰功伟绩,所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话题。

当然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当然是非常非常的困难,因为毕竟像北朝鲜的核问题、中国的贸易问题,中国的贸易问题已经存在30年,朝鲜的核问题比这个时间更久。那么至于说这个问题能不能解决得了?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对于川普总统他有这样的勇气、有这样的决心来尝试去解决这样的问题,我觉得在美国的历届总统里面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一个建树。

主持人:好的,还有30秒,谢田教授,您怎么看川普总统同时来试图解决这两个问题?

谢田:我想川普当然一定是试图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现在川普也认识到这两个共产党国家是栓在一条线上的蚂蚁,所以他也知道必须同时解决。我想从中方的动机,第一个,它想在第一时间内知道美朝核谈,美朝关于核武谈判有些什么内容,中共很可能也想插进来,这是一点。还有一点我认为,可能有点不太沾边,我觉得选择海南的话,因为是南海的问题,因为南海属于中国的海南岛,这可能也是中共的一个考量。

主持人:好的,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这次讨论只好先到这里,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