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扶贫款哪去了?困难户30万钢琴再惹议

【新唐人2019年01月29日讯】习近平上台以来虽然推出了扶贫重点项目,但扶贫领域屡屡传出腐败丑闻。近日,上海浦东新区困难户“小汤”弹奏的钢琴,被网民质疑是人民币38万余元德国某品牌,再度引发舆论对扶贫款变“扶贪”款的质疑。

1月29日,自媒体报导,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政府官网和官方微信,于1月23日发布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泽龙赴三林镇走访慰问困难群”一稿。

内容是:李泽龙书记来到岭南居民区,走访慰问困难户小汤一家。小汤即兴弹奏了一曲《感恩之心》,以表达对李书记一行的感激之情。

配图中发布了一张“小汤”演奏钢琴曲目的照片,细心的网友发现,小汤使用的钢琴,疑为一款价值38万余元人民币的德国原装进口产品。

还有网友发现,在其它的现场图片中,困难户家中还有水晶吊灯、双开门冰箱和疑似为红木材质的家具。

消息曝光后,再次引发舆论对扶贫款变“扶贪”款的质疑。不少网友还联想到最近媒体报导的“山西国贫县贫困户有宾士奥迪”一事,呼吁当地调查清楚。

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辩解称,小汤家中的钢琴是其父母结婚时,用5,000元彩礼钱购买的二手钢琴,而小汤家符合当地困难户的标准,小汤是自闭症儿童,家中只有其父一人在外地打工挣钱。

对于其它困难户家中出现水晶吊灯、双开门冰箱和疑为红木材质的家具等,负责人解释,目前仍在继续调查中。

对于官方的辩解,外界普遍持怀疑态度。一方面是因为中共习惯性的谎言欺骗,早已在人们心目中失去公信力。另一方面,在扶贫领域的腐败丑闻,此前也被屡屡曝光。

山西国贫县贫困户有宾士奥迪

此前山西也发生类似事件。1月上旬,网传一份全国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国家级贫困县——山西隰县贫困户的车辆信息显示,数百名贫困户拥有427辆机动车,更有人拥有宾士、奥迪。

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并且呼吁当局介入调查后,1月16日,山西媒体报导说,相关调查组调查结果显示,仅名下有宾士车的郭某芳及丈夫被清退“贫困人口”。

对此,大陆网民纷纷热议,自叹连贫困户都不如,许多人质疑这算什么“精准扶贫”?有网民表示,“当官的家里有几个穷亲戚,这个不难理解吧?”

扶贫款落入贪官手中变为“扶贪”款

2018年6月,中共审计署发布一组数字,在对145个贫困县审计的报告中,涉及约39.75亿元的资金落入贪官手中变为“扶贪”款,在使用上存在违纪违法等问题。

审计署抽查的625.85亿元人民币中,其中6.35%、约39.75亿元涉及违纪违法、损失浪费、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一些基层部门在扶贫工作中,失职渎职造成财政资金流失,查出84件基层干部牟私利等案件。

中共财政部副部长胡静林在去年两会期间公开称,2017年有7.3亿元扶贫资金被挪用、虚报冒领,有贪污浪费的,有优亲厚友的,有挤占挪用的,涉及28个省的874个县,涉案人数450人。

胡静林说,扶贫工程都是内定的,贫困户也是村官定的,中共的扶贫不具任何正面意义。

有评论认为,本该是救命的钱,却成了贪官的“摇钱树”,这样的贪官随处可见。

官媒2018年6月报导, 28岁就当上乡长的四川雷波县前乡长冯莹盈,因为一夜豪赌输掉16万元,欠下高利贷,挪用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公款88万多元为己用。

据统计,仅2017年上半年,各地对外通报的所谓典型案件就有140起,涉及湖南、四川、吉林、河北、新疆、重庆等18个省市。涉案金额少至数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

在全球极度贫穷人口中,中国位列第二

而真正的贫困户得不到救助,因生活陷入绝境酿成的命案也屡屡发生。如震惊社会的甘肃人伦惨案。2016年8月,甘肃省下辖的国家级贫困县康乐县,28岁的母亲杨改兰因贫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其丈夫在料理完妻儿后事后,也服毒身亡。

事发后,大陆资深媒体人郭睿在网上发表文章说,在杨改兰生活的阿姑山村实地走访调查发现,低保名额被该村村书记分给了亲哥哥和侄子等人。

早在2015年11月23日,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5年内实现脱贫,扶贫开发工作被指为“啃硬骨头”。

虽然习近平对“脱贫”下了死命令,但《经济学人》分析说,中共官员贪腐、浪费等恶习,将会让中国有很大一部分地区仍难以脱离贫穷,甚至许多困难户的补助得靠关系才拿得到。

另一方面,来自中共中央的大量补助款,反而滋生了地方政府“抢著变穷”的怪现象。因为被列入名单后,他们每年就可得到高达5.6亿的补助。而许多地方政府一旦拿到了资金,不是将扶贫款贪污私吞,就是浪费在形象工程上,而非协助民众脱贫。

这样也导致号称经济大国的中国,在全球极度贫穷人口中,位列第二,仅次于印度;李克强在2015年两会也公开承认,如果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还有近2亿贫困人口。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