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历史大幕已经拉开。尽管中共的“长城防火墙”天天在阻挡中国民众与世界沟通,尽管中共的“天网工程”天天监控著中国民众的一举一动,尽管中共的专政机器天天在打压讲真话的中国民众,尽管中共的宣传机器天天在欺骗中国民众,但是,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对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邪恶本质认识的越来越清楚。沉沉黑夜中,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在觉醒。海内外有识之士都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亡”的历史大势,期盼2019年中国发生剧变。
1月3日,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发文认为,中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他说:“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因为中共执政70年,“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时至今日,“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它的性质已经彻底蜕变早已不是一个信仰的团体,加入它是为了做官,捍卫它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郑也夫还认为,“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统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恶性循环是双方造就的。我们觉得统治者的责任更大,但他的任性是因为我们一直逆来顺受,我们惯坏了他。走出恶性循环,大概要由我们这些弱势者启动。得势者为什么要主动让权,改变现状呢?没有外部的压力,没有强烈的开报禁、开党禁的要求,执政党的党魁想这么做,都没法向同僚交代——同侪们会觉得老大有病了。更不要说,没有外因,连这样的认识和想法都不会进入他的头脑。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写道:“2019年内外交困下,几年前中南海高层忧惧的亡党危机,已然迫近,很可能在不经意间成为现实,诱因可能有三:一是经济崩溃导致民心不稳,中共解体。二是一场瘟疫或天灾摧垮中共有生力量,迫使其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如幽灵般到处蔓延的非洲猪瘟似乎早就埋下了伏笔。三是中共诸多恶行曝光,中共高层政治博弈导致鱼死网破,中共体制内良心人士顺势而为,改弦更张,重组政权。而更可能的是,三种诱因相互交织,共同推动中共解体。”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共产主义思潮已经过去。“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知识份子中间很多人有这样的想法。”茅于轼已多年不交党费,算自动退党了。

茅于轼还认为,中共宪法里写的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是个天大的笑话。“一个实行民主的国家是不可能同时又实行专政的,实行专政的国家也不可能实行民主,但是,现在中共的宪法要求我们同时实行民主专政,全世界要笑掉大牙。这么不讲逻辑的东西竟然写在庄严的宪法里头!”

茅于轼坦言,世界在变,国内国外,各方面的力量,都朝着民主、法治、宪政、人权的方向变。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是个客观事实。“你顺潮流,你就觉得治理很轻松,你顶着潮流,费力不讨好。”“(中共)领导人和中产阶级都把孩子送到美国去,就说明这个潮流的力量在起作用。”

去年12月29日,大陆社交媒体流传一篇“中国百位公共知识份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的文章,虽然这篇文章很快遭中共当局封杀,但是,已有眼尖手快的人将这些感言记录在案。

网路杂志《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1月1日说,这份百人感言是那些希望改变现状的知识份子向世界献出的大礼;在当今的中国,公知们敢于直面和喊出真理,反映出他们对变革的强烈愿望。他们选择在沉默中爆发而不是在沉默中死亡。书生集体发言的事件不可小觑,或许预示著2019年开年后中国的基本走势。

旅美时政评论人士吴铭认为,这些“感言”所表达的希望,都不是中共能够做到的,他们的期待,与其说是期待中共改革,勿宁说是期待中共早日退出历史舞台。

北京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说:“改革不仅限于人人有饭吃,还要人人敢说话,不因说话而恐惧!改革还要让全民分享经济繁荣的成果,而不仅限于少数人掠夺敛财。”

山东律师伍雷说:“冤案,个别平反,却又批量生产。司法改革成效不彰,本该伸张正义,奈何常造冤屈!我们关注冤案平反,更关注防范冤案发生的机制建设。”

山东媒体人陈宝成说:“若言论、思想不自由,则改革开放毫无意义。”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曙光说:“只有政治体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开放才是真开放。”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表示:“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会成为泡影。”

北京学者赵国君说:“限制政府权力, 壮大公民社会依然是未来中国的方向。改革已死,宪政当立。”

当2019年的新年钟声敲响之际,民间不少人希望2019年中国有大事发生,成为结束中共暴政年。

1月1日,网民“北美吹哥”盘点了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逢九必乱”的历史:1959年——大饥荒,1969年——珍宝岛战争,1979年——中越战争,1989年——“六四”大屠杀,1999年——迫害法轮功,2009年——新疆“动乱”,2019年——美中冷战不可避免,中国经济将会瘫痪!“2019年中共大劫难,他们能否躲得过去?这还要看中国的百姓到底有多么渴望民主!”

有网友毫不犹豫地在底下留言,谈了他在新年第一天的十个心愿,从第一至第十个心愿全部是一样的:“希望2019年中共暴毙。”

网友Maggie说,一个连文字都能敏感遮罩的国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报导。一个连讲真话都能将你治罪的国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宣传。一个连凭良心发声的人都能被判刑的国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口号。一个连巨贪都能获得轻判的国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承诺。一个连枪口都能对准百姓的国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政策。

网友木心对中国共产党的解释是:读著德国人写的《共产党宣言》;唱着法国人写的《国际歌》;把钱存在瑞士银行;把老婆孩子送去美国;把兄弟姐妹移民加拿大;把情人私生子女藏在澳大利亚;然后,对着俄罗斯的镰刀锤子旗宣誓:“我们坚决不搞西方那ㄧ套!”还天天对着人民喊:“西方有毒,外面有狼要吃你。”

有网友称:“本人预测2019年的中国现象,内因,改革已死,独裁暴政一意孤行,利益集团相互绞杀已白热化,伴随经济剧烈下降,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企业大批倒闭,引发失业潮,大量债务违约,导致房地产崩溃,牵连银行破产,民众对当局绝望愤怒,八九民运30周年;外因,中美贸易战深入发酵,全球正常国家组成统一联盟,围堵、制裁中共,一带一路国家违约,不断引爆其民众及反对派强烈反对执政当局,导致政权更换,中国的巨变避免不了!”

还有网友说:“对CCP(中共)不要抱任何幻想!对CCP不要抱任何幻想!对CCP不要抱任何幻想!”“地球内的高压也存在不平衡,因此,总有火山爆发和地动山摇之事发生;中国大陆在中共70年的高压统治下,也不可能风平浪静,为中国人民反迫害、要民主、要自由的人士,也是前扑后继,斩不尽、杀不绝地勇往直前。”“民主大潮今日更加汹涌澎湃,要淹没专制,建立民主中国之势,谁也挡不住!”

吉林市民彭光明认为:“像美国说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贸易战的这个基本原则就挺好,又比如说开放互联网,让老百姓能有发表意见的地方,这就挺好。”“实质来说,还是中国这个独裁制,就是中共不守信用。跟人家签好契约的事,过后美国要求它遵守契约,它还挑动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或者一些有民族主义情绪的老百姓起来反对美国……美国胜利的话,老百姓才能得到真正的实惠,所以,我希望美国能在这个贸易战中胜利,这是我的心愿。”

贵州市民廖先生表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就是让中国政府放弃独裁专制,美国不是非要制裁中国,其目的就是让大陆的民众有更多的民主和自由。”“中共所谓的宪法上写的什么言论集会自由,很多很多的自由,实际上是一纸空文。”廖先生还认为,像越南、捷克、古巴这些国家都慢慢改变了,唯独中共像花岗岩一样顽固,“如果中国当政者顺着毛泽东创立的这个独裁专制制度一直走下去,得到的将是卡扎菲、萨达姆的下场。”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认为:“中共的解体和灭亡是大势所趋,天意所定。古往今来,能够顺应天意而行的帝王将相,都是无往而不利,都会获得神佛的佑护,并最终获得神赋予的一切荣耀。”

“在一个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成大事者需要勇气和责任。上天会选择那些有勇气和责任在历史关键时刻做出正确选择的人。逆天而行的人,将被上天抛弃。神将选择其他掌握权柄的人,代替他完成历史的使命。”

“中国目前的执政者,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执政者如果能够回归传统,维护宗教和信仰自由,制止持续了20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纠正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冤狱,主动抛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权,与普世价值接轨,就可以摆脱危局,使中国社会平稳过渡到未来,同时成就自己的历史地位。浮生若梦,历史机缘转瞬即逝。”

2400多年前的中国哲人孟子云:“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意思是说,(君王)要想取得天下,必须获得民众的拥护;要想获得民众的拥护,必须赢得民心。赢得民心的方法是:民众想要的,就提供给他们,帮他们积善积德;民众厌恶的,就不要强加于人。

对于中共这样一个民心尽失、人神共愤的邪恶政权,历史早已给出了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其结局只有一个,就是彻底退出历史的舞台。中共必亡,中国必兴。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