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03日讯】大陆影视界由“阴阳合同”引发补税风波,仍在继续发酵。大陆媒体,多地影视公司最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要补三年税款,很多影视明星都在忙着“排队”交税,相关从业人员一片哀嚎。

大陆《财新网》12月2号报导,多地影视公司最近接到税务部门通知,说此前享受的税收优惠正被纠偏,相关公司需要补缴三年的税款,引发业界震惊。而《新浪财经》12月1号也报导,最近很多影视明星都在忙着“排队”交税。3天内,浙江已有17位艺人被约谈,补税工作需要在12月15号前完成。

大陆影视界这次的补税风波,是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曝光艺人范冰冰签订“阴阳合同”逃税所引发的。中共国家税务总局在10月发通知要求影视企业和从业人员补缴税款。不过,当时的通知里没有公布具体的补税比例和计算公式。

但近期在网路广泛流传的《横店工作室会议内容》则提到,税务总局已经下达浙江税务局,分四个阶段进行补税工作。根据横店实验区收到的税务通知,工作室需要按2016到2018年三年总收入的70%(最少)按个人劳务计算税款。总体来说,工作室补缴税款需要按照工作室总收入的20%左右计算。假如工作室收入100万元,大概需要补缴19.25万人民币。

这个补缴方案虽然还没有得到官方证实,但是大陆《证券时报》说,相关从业人员一片哀嚎。

原大陆影视从业者朱虹达告诉《新唐人》,要影视界补税是否公平,很难一概而论。因为这个行业里面的确存在灰色地带。

原大陆影视从业者朱虹达:“就是这个行业里面有很多的灰色地带,非常大。大家都有一个捞钱的一个道。公司都有规避的一些应对方法。作为这个税收部门也好,或者国家这个管理部门,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而是说可以通过一些灰色地带让大家都能有既得利益。”

但朱虹达表示,对于一些真正在第一线打拼,在中共审查下仍怀抱着电影梦想的小公司,要补三年的税就非常痛苦,很可能面临亏本。

朱虹达:“我觉得说到底还是一个体制的问题。首先是大的框架它就不是一个健康的一个框架。你出来的这些规章制度也好,或者是你是补税也好,它还是很畸形的,还是在像搞运动似的。这个体制下不可能产生什么特别好的政策吧。”

此前,美国《福布斯》杂志推出的榜单显示,中国大陆的“税负痛苦指数”居全球第二,也是亚洲税负最重的地区。大陆资深媒体人宇明表示,实际上中国除了“税”,还有“费”,迫使企业和个人想尽办法规避。

大陆资深媒体人宇明:“这就是共产党这个税收政策的特点。就是它高税负,然后让很多人不得不去避税,漏税式的逃税。那税务局它知道不知道呢?肯定知道。不需要的时候它就不抓你,当它需要的时候,有的是经济上需要,有的是政治上需要,它就开始抓你。”

那么,目前的补税风波是出于经济需要,还是政治需要?

宇明:“这可能经济因素比较大。因为中国特别是今年经济变缓,然后出口、贸易、内部消费、房地产,全面的出现了很大的问题。特别是今年中共的税收增长,近4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影视圈是有油水的。所以税务局向他们下手也不意外。”

宇明认为,明年中国的经济形势可能更加严峻,当局向影视界“割韭菜”估计不止一轮。曾经是亚洲首富的香港商人李嘉诚已经逃离中国,中国大陆首富王健林想跑没跑掉,而中国的影视明星们接下来怎么办,还有待观察。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