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做什么,鬼魅俱知。德高之人,鬼魅轻易不敢扰之。因为身怀高德人所拥有之正能量会使这些东西惧怕,从而立刻逃遁。而德低之人没有护卫自己的正能量,因而这些东西容易靠近甚至上身。以下两个小故事就说明了这一点。

鬼魅惧怕孝顺女佣 却不惧心思不纯之知州

沧州有个举人叫刘士玉,家中有间书房,但却被鬼魅所占据。这个鬼魅白天同人对话,还掷瓦片石块击打人,但就是看不到它的形体。

担任知州的董思任是个不错的官吏,他听说这件事后,就亲自前往驱除鬼魅。正当他在书房中对空大谈人与妖路数不同的道理时,忽然屋檐头传来很大的声音说:“你做官很爱护百姓,也不捞取钱财,所以我不敢来整你,但是你爱护百姓是图好名声,不捞取钱财是怕有后患罢了,所以我也不怕你,也不必躲避你。你的底牌既然已经翻开了,那就不必再多说了吧,以免自找麻烦。”董知州听了以后脸红耳赤,一言不发,扭头狼狈而回,到家后连着几天心里都不快活。

不过刘举人家有一个女佣人,平时又粗又蠢,长得也难看,但只有她不怕鬼魅,而平日里也从来没看到过鬼魅来击打她。有人在与鬼魅对话时问起这件事,鬼魅说:“她虽然是个低微的佣人,却是一个真正孝顺的女人。鬼神见到她尚且要敛迹退避,更何况是我辈呢!”于是,刘士玉叫女佣人住在这间房里,想不到鬼魅当天就离去了。

老学究被亡灵说破 颜面无光

有一个老学究在夜里赶路,突然在途中遇到了他过世朋友的亡灵。老学究因为性情比较刚直,也不害怕,便问亡友上哪儿去。亡友答道:“我在阴间当差,到南村去勾人,恰好与你同路。”于是两人一起走。

到了一间破屋前,亡友说:“这是我丈人的家。”老学究问亡友怎么知道?亡友说了下面一番道理:

“一般人在白天都忙于生计,以致掩没了本来性灵。只有到了睡着时,什么也不想,性灵才清朗明沏,所读过的书,字字都在心中射出光芒,透过人的全身窍孔照射出来。那样子缥缥缈缈,色彩缤纷,灿烂如锦锈。

学问像郑玄、孔口达,文章像屈原、宋玉、班超、司马迁的人,所发出的光芒直冲云霄,与星星、月亮争辉;不如他们的,光芒有几丈高,或者几尺高,依次递减。最次的人也有一点微弱的光,像一盏小油灯,能照见门窗。

这种光芒人看不到,只有鬼能看见。这间破屋上,光芒高达七八尺,因此知道是丈人的家。”

老学究问:“那我读了一辈子书,睡着时光芒有多高?”

亡友欲言又止,沉吟了好久才说:“昨天到你的私塾去,你正在午睡。我看见你胸中有一部高头讲章、五六百篇墨卷、七八十篇经文、三四十篇策略,但字字都化成了黑烟,笼罩在屋顶上。那些学生的朗读声,好似密封在浓云迷雾之中。实在没看到一丝光芒,我不说假话。”

──转自《看中国》有删节

(责任编辑:李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