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高之人 鬼魅亦懼怕三分

人做什麼,鬼魅俱知。德高之人,鬼魅輕易不敢擾之。因為身懷高德人所擁有之正能量會使這些東西懼怕,從而立刻逃遁。而德低之人沒有護衛自己的正能量,因而這些東西容易靠近甚至上身。以下兩個小故事就說明了這一點。

鬼魅懼怕孝順女佣 卻不懼心思不純之知州

滄州有個舉人叫劉士玉,家中有間書房,但卻被鬼魅所佔據。這個鬼魅白天同人對話,還擲瓦片石塊擊打人,但就是看不到它的形體。

擔任知州的董思任是個不錯的官吏,他聽說這件事後,就親自前往驅除鬼魅。正當他在書房中對空大談人與妖路數不同的道理時,忽然屋檐頭傳來很大的聲音說:「你做官很愛護百姓,也不撈取錢財,所以我不敢來整你,但是你愛護百姓是圖好名聲,不撈取錢財是怕有後患罷了,所以我也不怕你,也不必躲避你。你的底牌既然已經翻開了,那就不必再多說了吧,以免自找麻煩。」董知州聽了以後臉紅耳赤,一言不發,扭頭狼狽而回,到家後連著幾天心裡都不快活。

不過劉舉人家有一個女佣人,平時又粗又蠢,長得也難看,但只有她不怕鬼魅,而平日裡也從來沒看到過鬼魅來擊打她。有人在與鬼魅對話時問起這件事,鬼魅說:「她雖然是個低微的佣人,卻是一個真正孝順的女人。鬼神見到她尚且要斂跡退避,更何況是我輩呢!」於是,劉士玉叫女佣人住在這間房裡,想不到鬼魅當天就離去了。

老學究被亡靈說破 顏面無光

有一個老學究在夜裡趕路,突然在途中遇到了他過世朋友的亡靈。老學究因為性情比較剛直,也不害怕,便問亡友上哪兒去。亡友答道:「我在陰間當差,到南村去勾人,恰好與你同路。」於是兩人一起走。

到了一間破屋前,亡友說:「這是我丈人的家。」老學究問亡友怎麼知道?亡友說了下面一番道理:

「一般人在白天都忙於生計,以致掩沒了本來性靈。只有到了睡著時,什麼也不想,性靈才清朗明沏,所讀過的書,字字都在心中射出光芒,透過人的全身竅孔照射出來。那樣子縹縹緲緲,色彩繽紛,燦爛如錦鏽。

學問像鄭玄、孔口達,文章像屈原、宋玉、班超、司馬遷的人,所發出的光芒直衝雲霄,與星星、月亮爭輝;不如他們的,光芒有幾丈高,或者幾尺高,依次遞減。最次的人也有一點微弱的光,像一盞小油燈,能照見門窗。

這種光芒人看不到,只有鬼能看見。這間破屋上,光芒高達七八尺,因此知道是丈人的家。」

老學究問:「那我讀了一輩子書,睡著時光芒有多高?」

亡友欲言又止,沉吟了好久才說:「昨天到你的私塾去,你正在午睡。我看見你胸中有一部高頭講章、五六百篇墨卷、七八十篇經文、三四十篇策略,但字字都化成了黑煙,籠罩在屋頂上。那些學生的朗讀聲,好似密封在濃雲迷霧之中。實在沒看到一絲光芒,我不說假話。」

──轉自《看中國》有刪節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