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2日讯】李公着明,慷慨好施。有个同乡租了他的房子居住,那个人年少时就好吃懒做,当然更不可能下田耕种,操持农务,于是家中贫困依旧。可他小有技能,常为左邻右舍修瓦砌墙、补锅防漏等等,每每得到优厚的酬劳。

可这种事儿并非天天有,所以经常还是捉襟见肘,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此老向李公哀求、乞讨救急,李公每回总给个一升半斗的粮食,从没让他空手回去过。一天, 这穷乡亲告诉李公说:“小人日日受您厚恩,得您抚恤,一家三四口侥幸没成饿殍,然而这种情况,哪能继续维持下去呀?恳请主人借贷给我绿豆一石作资本,好做点小生意。”

李公欣然答应,立刻借给了他,他高兴的背回家去了。过了年余,仍没见他还回半个子儿。问及此事,答说那些豆本儿已经赔光,荡然无存了。李公怜悯他贫困不堪,也就把这事搁下不再提及了。

李公为了求取功名,就独自离家到萧寺那儿闭门苦读,这样经过了三年多,有天忽然梦见那穷乡亲来说:“小人欠了主人的豆资,今天特地来偿还。”李公安慰他说:“倘若我有心一一向你追讨,那么平日里你从我这儿借的、要的,累计所积欠的,又该如何算哪?”

那人神情变得愀然不乐,说:“那当然啦,凡是人有付出,有劳动而接受千金,那是‘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劳动所得’的结果,这可不在‘善恶有报’的范畴内。倘若身强体壮却好吃懒做,老是无缘无故的接受人家的救济与资助,那可是一升一斗都马虎不得,全都纪录在案的,何况我欠了您那么多啊!”说完,垂头丧气的径自离去。

李公醒后心中仍是狐疑不已,接着马上有人告诉他,夜里,老家的母驴产下一驹,活泼健壮,体态修伟。公忽然悟到:“莫非那驴驹仔就是他转生来还债的?”过了几天,李公拨个空回了老家一趟,见了那只小驹子,心想试试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于是,半开玩笑的对着它喊那同乡的名儿。哪知这只驹仔听懂了,明白是在招呼它,立刻欢蹦乱跳的四处乱窜,于是这驹子就以此为名。

渐渐的,这小驹长大了,十分讨喜。有一回,李公骑着它赴青州公干,被驸马府第里的内监瞧见了,很中意,告诉李公愿意以重价购买,双方价钱尚未谈妥,刚好李公家有急事得回去处理,无法在那儿久待,就赶回去了,这事儿就作罢。

又过了一年,这驴驹与一匹雄马同养一槽中,被马儿踢折了足骨,老也治不好。有个牛医到李公家看到了,告诉他说:“您若放心,请把驹子交给我带回家,朝夕疗养,有可能需要耗费些时日,万一侥幸痊愈,我就找机会把它卖了,得钱咱俩均分。”

李公就如其所请的答应了。过了几个月,这牛医医术倒挺高明,竟然把它医好了,然后牵到家畜市场贩售,得款一千八百,拿来一半献给李公。李公收下钱之后,顿时悟到,这数目与当时借给他的那一石绿豆的价钱正好相符呀。

如此看来,昭昭天日,人所作的一切符不符合天理,可瞒不过上苍的法眼!就是在人世间以为混蒙过关了,那可未必,因为冥间地府一样明察秋毫!追查起来锱铢必较,加倍偿还。如今,因道德急遽下滑以及高科技的副作用,产生了所谓“啃老族”的新新人类,如果有机会阅读此文,那就足以警醒他们并引以为鉴啦。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