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18时许,撰文“鸿茅药酒是毒药”的广州医生谭秦东被取保候审后,从内蒙古凉城县看守所走了出来。

出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扔掉了。

有微博用户在网上发出谭秦东入狱前后的照片,从照片上看他入狱前后的外貌、神态判若两人,“进去一个医生,出来一个民工。”

谭秦东入狱前的照片显示,他穿着紫色的医生服,戴着眼镜神气的傲视镜头,显示出他作为一名医生,收入、生活条件应该不错。

而谭秦东出狱时的照片显示,其皮肤明显黝黑不少,眼神呆滞、全身松懈,没有一点精气神的样子,十分沧桑。

自1月10日被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从家中带走,到4月17日取保候审,谭秦东已被羁押三个月。网民说:“谭秦东入狱前后对比,判若两人。这三个月,谭秦东都经历了什么?” 也有不少网民留言说,人的神情、站姿、精气神没了;要摧毁一个人,太容易了;别说三个月,进去一个月都能被整怂;毁了个医生……

是啊,这三个月,谭秦东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想这是所有关注这一事件的人都想问的一个问题。

据报导,谭秦东从凉城县看守所走出来后,澎湃新闻与其进行了对话。在回答“做这件事您(后悔吗)?”时谭秦东说:“关于写这篇文章的事我从不后悔,这是一个执业医生应该做的事,医者应该以医术名达天下,‘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近一百天的看守所的日子其实就是一场修行,在这里面……还是一句话,这就是人生的一场修行吧。”

诸位注意到没有?在这段话里,尽管谭秦东没有明确说他在看守所里经历了什么,但在两处都明确强调这段日子是“一场修行”。我们知道,通常只有当人们在某一时段经历了许多或很大的磨难时,他们才会说这段日子是自己的一场修行。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提及“近一百天的看守所的日子”时,谭秦东说“在这里面……”,这种口气明摆着是有所顾忌,欲言又止。不难想像,如果这一百天谭秦东在看守所里经历的都是好事开心的事,他完全没必要用这种口气说话,只有在经历了许多不愉快的事,又担心说出来后会给自己惹来新的麻烦时,他才会这么说,是吧?

另据澎湃新闻报导,在看守所外,谭秦东说,感谢各位媒体的关注,“现在想哭,但忍住,自由真好”,并表示现在想好好吃一顿。试想,如果在看守所里能吃饱吃好,谭秦东何至于出来后就表示“想好好吃一顿”?如果在看守所里一切都很正常,谭秦东何至于出来后“想哭”?

由此不难推测,谭秦东在看守所里挨整肯定是免不了的,只是用什么手段整的,究竟被整倒什么程度,目前尚不得而知罢了。

其实,即使没有以上资讯,就从凉城警方仅凭谭秦东的一篇文章就对其实施跨省抓捕的蛮横做派,以及大陆警方违法办案屡屡被曝光的各种负面消息来看,也不难想像谭秦东在看守所里究竟经历了什么。你懂的!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