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7月16日讯】新闻周刊(585)上周,《纽约时报》两篇报导披露川普长子曾在去年大选期间,与一名俄罗斯律师会面,以获得对希拉里不利的信息。面对“通俄”甚至“叛国”的指控,小川普在推特上公开了相关电子邮件的内容,并上电视接受专访,来证实自己的清白。一起去看一下事件的来龙去脉。

7月8号和9号,《纽约时报》接连刊载两篇报导,披露美国总统川普的长子,小唐纳德•川普曾在去年6月与一名俄罗斯女律师会面。报导说,会面的原因是为了获得对希拉里一方不利的消息,暗示俄罗斯企图干预美国大选,并且川普(特朗普)家族涉入其中。

报导再次把“通俄门”推向风口浪尖。去年希拉里的大选搭档蒂姆•凯恩,在周二接受采访时甚至用“叛国罪调查”一词来形容事件。

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小川普周二在推特上公开了相关的电子邮件内容。

电邮显示,在2016年6月3日,与小川普熟识的音乐公关人戈德斯通,受一对父子的委托,写信给小川普。而这对父子与俄罗斯有生意往来。

信中写道:俄罗斯的一名检察官,愿意给川普选战提供一些俄罗斯官方的文件,可以让希拉里入罪,对川普很有帮助。

信中并写明:这是俄罗斯政府对川普的支持。

而小川普则回信写道:如果恰如你所说,我很愿意了解。

随后,2016年6月9日小川普在川普大楼与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女律师维塞尼茨卡雅会面,与会的还有后来被解雇的前川普选战经理曼纳福特,和现任总统顾问,川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

周二晚,小川普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表示并未从会面中获得任何不利希拉里竞选的情报,他也没有把事情告诉父亲。

川普长子小川普:“如果我发现任何可疑的内容,或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我毫无疑问会把它交出去。但我没发现任何相关情报,什么也没有。”

川普总统长子小川普:“这件事根本什么也不是,没什么可说的。我可能早就忘了这件事,要不是现在又被翻炒出来。”

小川普还表示,那位俄罗斯律师在会面时很快把话题转到了领养俄罗斯儿童以及“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的问题上。

纽约时报的报导引用小川普的话说,“对于我来说,很显然这(领养俄罗斯儿童)才是对方真正(想谈)的议题,而所谓潜在的有用信息只不过是约我面谈的托辞。”

对于儿子的应对,川普总统在推特上表示赞誉。

他在推文中说,“我儿子昨晚(的访谈)很棒。他是公开、透明和无辜的。这是史上最严重的政治迫害。悲哀!”

川普的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也表示:跟某人会面不违法,即使是为了“研究政治对手”。就连经常炮击川普政府的CNN,也在周三的报导中引用法律专家保罗•卡兰的话说:小川普会见俄国律师的事件,还不能说构成犯罪,更谈不上“叛国”。

在另一边,与小川普会面的俄罗斯律师,以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都表示和对方没有瓜葛,否认事件与俄罗斯政府有关。

面对部分媒体一再拿“通俄门”说事,如今连儿子也牵扯其中,川普以自己的方式展开反击,他在推特指责媒体对希拉里采用双重标准。

同时,白宫副发言人莎拉•桑德斯在周三指出:没有人比克林顿家庭跟俄罗斯关系更紧密。

白宫副发言人莎拉•桑德斯:“比尔•克林顿做了场50万美元的付费演说,为一家俄罗斯银行,普京亲自答谢。希拉里允许美国五分之一的铀储备,卖给俄罗斯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的投资者是克林顿基金会的捐款人。”

在接受媒体CBN的专访时,川普坦言自己与普京在上周G20峰会的会面,相处融洽。但他认为,普京并不喜欢看到他当选。

美国总统川普:“我们(美国)会变得更加强大,因为我主张强军。我想强军,我想要大量的能源供给,我们开放煤矿,我们开放天然气,我们开放开采页岩油,所有这些事普京都会讨厌,但从没人提过。”

在周五访问法国时,川普也再次谈到小川普的“通俄门”风波。川普说,以他从政两年的经验,竞选中研究对手或有人找上门来提供情报,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已经是当今的政治现实。

撰稿:林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