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采访“六四”屠杀幸存者–方政(上)

【新唐人2017年06月01日讯】【今日点击】(2856-1)

提要
采访“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上)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是5月31日,那大家伙看我节目的时候是6月1日。几乎在后来几年里面的,每集节目当中呢,每一次到了6月初的节目当中呢,我们都会跟大家分享,有关1989六四时的惨案的悲剧。我们节目也是在十年前,2007年的当年的6月4日开播的,今日点击,透过视频的方式。那一次开播当时很特别,那个星期的星期一就是6月4日。所以我自己满感触这现实环境中的,我常说的时间是个神,师父教的这个道理。如果真正懂得时间是个神,就懂得生命的珍贵。那在4年前,2013年,我曾经采访过几个人,是1989六四走过来的人。首先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原来的体育学院的学生,方政先生在六部口,也就是现在还有的话,电报大楼那个位置之前,他的双腿是如何被辗掉,和当时发生了什么。

方政先生您好,其实就在我们这一集节目,将要放出的那个时间段,恰恰是24年前您被伤害的那个时间,所以非常感激您能够来到我的节目当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而最关键的问题,能有机会向更多的朋友,描述在24年前的这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问题,感谢石涛,尤其感谢新唐人电视台,这么一个全球的网络,这么一个在全球传播真相的,这么一个网络,这么一个电视台,能够让我有这个机会,把我所经历的这些,六四中的一些真实的事件告诉这些年轻人。我是一个六四的经历者,也是一个六四的直接受害者。所以说这是我的一个责任,我要把我所知道的这些真相告诉大家,不能让这个血淋淋的真相,任意由中共来歪曲,来掩盖。因为我们知道中共,它除了这些暴政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邪恶罪恶之处,就是掩埋历史,割裂历史,歪曲真相。这其实是它一个在这个历史长河中,给中华民族犯下的一个,不可原谅的这么一个错误。

虽然说回忆我六四的经历,是一个让人痛心的事,但是我想真相不说不明,所以我今天很愿意在这儿,把我所知道的这些过程告诉大家。其实很多人可能现在应该也知道,在网上也有很多很多的这方面的素材。我们知道在1989年六四屠杀的时候,北京这么大的一个区域,在北京这么大的一个区域,有几百万的市民和学生参与。而对峙的是中共调集了20多万的正规军,他们用坦克和机枪,来包围北京,来血洗北京。对北京市的这些和平的市民和学生,进行了一场屠杀。所以,可是我所经历的,只是这屠杀当中的一个,聚集很小的一个片段。

时间上它是在6月4日上午的6点钟左右。那个时间我和当时从最后在天安门广场坚守的3千多学生,我们从广场大概在5点钟不到,4点钟的时候,我们从广场的东南角撤出。在从广场撤出,走到西长安街六部口的位置的时候,可是就在这个位置,这个时间,突然从我们的身后,也就是从天安门方向,也就是从军队已经完全包围了天安门广场,已经清场结束了,这么一队坦克是从我们的身后,从东向西从我们的背后,从天安门方向沿着西长安街,快速的冲杀了当时和平的走在西长安街上,从广场撤出的这一队学生。我们当时是准备沿着西长安街往西走回学校,因为北京的绝大多的高校,就是在西部,在海淀区。

以您自己的估计,当时有多少人?

是这样的,最后从广场撤离的,大概有3千多学生,那么我走的位置比较靠后,大概在最后的5、6百个学生当中,所以在我身后可能还有几百个学生。就是大概走在我的前面,或者跟我附近的这一部分学生,当时主要是北京钢铁学院,现在叫北京科技大学,那么还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还有我北京体育学院,还有好像有北京商学院,和北京政法大学的部分学生,当时大概走在这一个路段。

所以当时在这个六部口路段,被坦克袭击造成伤亡的学生,主要是这几个学校,主要是这几个学校。其实到目前为止,尽管有了多方的这种调查了解,包括吴仁华老师,包括丁子霖老师的这种耐心寻访,其实我们现在也还没有完全的知晓,到底六部口坦克造成多少的死亡和受伤。目前知道大约是死了11个人,另外还有一些像我这样的伤残者。但是详细的真相,目前其实都还没有揭示出来。

所以我主要现在要跟大家说的,有几个问题,第一,时间是6月4日上午6点钟,而这个时间是清场已经结束,学生是在和平的从西长安街撤回学校。第二,坦克是从我们身后,也就是从东向西,高速的冲向学生人群。同时也希望大家记住,坦克在冲向学生人群的同时,它在坦克中发射出了毒气弹,这个是我亲身经历的。也可能说就是因为这个毒气弹,才造成了更多学生的伤亡。

因为这个毒气弹,导致了第一:学生混乱;另外它有一些视力的模糊和呼吸的这种困难。所以你比如说我当时我身边,就有一个我们学校低年级的女生,和我当时走在一块。就是因为这个毒气弹的作用,她站立不稳,她晕倒了。那么我当时就是为了搀扶她,为了把她转移到路边的安全地方,所以坦克高速过来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躲开。所以我只能用我的全部的力量,把她推到马路边的这个护栏上,可是我自己就没有办法离开了。另外一个事实希望大家记住,这个坦克第一:它不是一辆,它是一排坦克,一排坦克从东向西,而且速度是非常快,而且它是整个占满了路面。可以说基本上就是,不让别人有逃生的空间。可我们当时是行走在自行车道上,那么在这个位置上,如果你不是跑到人行道上,你基本上都会被坦克辗压。

6月5日也就是第二天,出现了一个更著名的事件,就是王维林拦坦克,在东长安街上,那是6月5日。那么这个镜头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个个人反抗暴政的一个象征。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其实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第一:坦克它慢慢的停下来了,而且它还做了转弯。所以说王维林拦坦克,他没有死在坦克下。也许后来被戒严部队,或者被秘密警察给抓去了,死在了监狱中,这也许,但是坦克停下来。可是希望大家记住在六部口,在6月4日那一天,在六部口这中国解放军的坦克,它没有转弯,没有停下来,而且是从背后直接的冲向了和平的,有秩序的手无寸铁的这一部分学生。当时六部口坦克伤亡的,主要是北京各高校的学生。

以您现在能够记得,当时是有多少辆坦克车,大概是并排的冲过来。

我在倒地受伤之前我的余光感觉,坦克应该不少于3辆的一排,当然主要肇事的,主要压人的,是最靠边的这辆坦克,紧贴著马路压的这辆坦克,那么这是我的一种记忆。所以后来吴仁华在写的这种清场内幕中,他们很多人当年,包括后来救援的这些市民和学生,他们记住了这辆坦克,是天津警备区坦克一师,编号106的这辆坦克。

您当时受了这样的伤害,到了2009年您才有机会出来,前后在国内是20年,是什么力量使您能够坚持到今天?

其实大家都知道六部口坦克袭击,造成的伤亡不是我一个。不过我们也都知道目前,甭管我在国内还是在国外这么多年,那么能够勇敢的,公开的向外界,向不管是海外还是国内的媒体和公众,去说这个事儿,去勇敢的去揭示这个真相的,可能我目前只发现了我,只有我在做这个事儿。所以可见国内的很多人,他们可能有种种的原因,就像当年我救助的这个,我们学校低年级的女生,她回到学校之后,她都矢口否认她走在六部口,矢口否认她遭遇了坦克,甚至于都不愿意承认和我走在一起。

所以说中共的这种恐怖,这种一片这种政治氛围的肃杀之气的,其实让很多人不敢去面对真相,很多人选择了沉默,选择了掩盖了这种历史事实,掩盖了真相。其实这真的是让人觉得非常可悲的一面。这也是我在国内,或者我2009年到国外之后,我更加觉得如果我要再不把这个,我经历的真相告诉世人的话,那我们就对不起未来,也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历史。所以我觉得这个,我也呼吁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讲他自己在六四中所看到的一切。因为我们知道,当年北京有上百万的人,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遭遇了这些六四的镇压。

同时我也更希望刚才您提到的那张,我个人受伤的珍贵的照片,当时有救助我的人,我身边的这些目击者,其实我也很希望他们站出来,跟我一起回忆当时的真实的情景,一块把这些六四的真相,一点一点的给它揭示出来。让世人去记住。

谢谢。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链接: 【今日点击】采访“六四”天安门屠杀幸存者–方政(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