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5月29日讯】赵培:5月21号,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这个事情被中共搞成了一个网路文革事件,很多媒体都从各个角度分析了这个事件,咱们今天从网路暴力的形成,中共的侮辱洗脑这个角度来说这个问题。

中共的这个侮辱洗脑,咱们可以举一个例子,我到你家之后,不但吃你的、穿你的,还告诉你说,你真窝囊、你兄弟很坏、你祖上很坏,我是你的大救星,你现在很幸福。您觉得您会怎么对待我,早就把我扔大街上了。共产党来中国就是这么对待中国人的。孔子、岳飞、三皇五帝等等中国人的祖先都被批判过,没有一个能幸免的。地主、民族资本家、知识份子、国民党、和尚、道士等等没有不被批斗的。

中共提到中国历史最多提到的是什么呢?“国耻”,各种羞辱中国人。2014年,中共搞了一个南京大屠杀的公祭打了一个大标语——“勿忘国耻”。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的悲伤或者说是伤口,但不是一个耻辱,因为中国人没有做错事,有什么可耻辱的呢?谁是耻辱呢?日本军国主义是个耻辱,屠杀平民,这才是个耻辱。

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讲,中国不是耻辱而是光荣,原因很简单,中国在蒋介石总统的领导下获得了胜利,为中国赢得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地位。这个过程中,中共躲在陕北种鸦片这才是耻辱。

中共的这种耻辱教育造成了很多中国人的一个自卑心理。这也是红卫兵和网路暴力的一个成因,成天觉得自己是个耻辱,心理十分脆弱,不能容下一点反对意见。这批人还十分的懦弱,没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只敢与中共为虎作伥。比如说,红卫兵就是奉旨造反,依附中共成为打手,他们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网路上的这些爱国五毛也是这样的,依附于中共的网路审查才敢叫嚣,如果没有中共的暴力支持,甚至连面对面辩论的勇气都没有。

发动这个网路事件的留学生会根本不敢与校方辩论,只敢上中文网站请求五毛和中共出手。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每一句话都透露出威胁,他首先说,“任何中国公民、对于任何事的表态都应该负责任”,这就是暗示杨同学会被追究责任。然后又说,杨同学道歉了,“也愿意在学成之后回国为祖国做出自己的贡献”。这分明是在威胁杨同学,你还想回国吗?做为一个国家的发言人,你能不能回应一下中国的自由和人权问题呢?不过从你的回应来看,中国人的确没有自由和人权。

如果中共的统治下有言论自由,杨舒平就不应该因为害怕而道歉。杨舒平的言论得到了马里兰大学的支持,校方骄傲地支持她分享观点和独特见解的权利,并对她在庆典上发声表示赞许。这个反差表明了普世价值与中共的羞辱教育造就著根本不同的是非观。普世价值赞赏的是“威武不能屈”,中共煽动的是助纣为虐。哪个才是中国人呢?中国人自古都是“威武不能屈”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