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迟来的审判是正义还是耻辱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这意味着,聂树斌在被执行死刑21年后,这个家庭乃至整个社会漫长的申冤之路现在才划上句号,迟来的判决虽然可以告慰死者,但逝去的生命、老去的年华和那些难以安宁的内心提醒着人们:类似的恐惧和不安,如何才能不再重演?

聂树斌1994年9月莫名其妙被抓,当年10月9日被捕,在一系列严刑拷打之后,被警方指诉在玉米地奸杀了妇女康菊花。1995年3月,石家庄市中院判处聂树斌死刑,4月25日河北省高院维持对他的死刑判决,据说两天后被执行枪决,时年22岁。然而诡异的是,种种迹象显示,聂树斌死亡的时间直今依然扑朔迷离。

聂家从一开始就认定儿子被枉法冤杀,认为聂树斌被刑讯逼供,遭遇非法证据罗织死罪。或许是天意,十年之后的2005年,聂家的判断被证实。犯下多条命案的王书金被河南警方抓捕,承认自己才是当年奸杀康菊花的凶手;甚至在不知此案“已破”的前提下,详细供述了案件细节、指认了现场。一时舆论哗然,所有人都以为,蒙冤的聂树斌很快就能洗脱罪名,没想到此案一拖又是十年。

在21年辩冤白谤的历程中,聂树斌的家人遭遇的打击蒙受的屈辱超出了我们的想像。一个人的生命对整个社会而言或许微不足道,但对他本人乃至一个家庭来说却是百分之百。

有媒体报导,12月2日庭审现场,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听完迟来的判决,先是落泪,然后开始嚎啕大哭,并3次大喊“我那孩子回不来了”,“让我的孩子回来吧”。

对于一个已经蒙冤死去的年轻人来说,所谓迟来的正义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一天只是法律在对聂树斌进行了长达7890天的羞辱后暂停了羞辱,只要当年的作恶者与后来的渎职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只要司法体制不改革,刑讯道供滥杀无辜的案例还会层出不穷。

这场迟来的审判如果不是真正的罪犯王书金最后时刻良心发现,如果不是案发地大批主政官员不慎落马,聂树斌21年的冤屈能够翻案吗?

没有真凶王书金的出现,谁来关注这个只活了21年的聂树斌?谁来理会呼喊的21年的可怜父母?真凶王书金在2013年二审期间,河北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将王书金非法外提,劝王书金“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如果照办会给王书金的家人和孩子办低保。

在遭到王书金的拒绝后,工作组人员使用了残酷的刑讯逼供手段,“在卫生间用木板抽打王书金的脚心,照死里打,在讯问室的铁椅子上让王书金坐了半个月之久”。而这些,都没有让王书金屈服。

他始终坚称自己才是聂树斌案的真凶,以至于在2013年6月王书金案二审第二次开庭时,出现了中国司法史乃至世界司法史上绝无仅有的一幕:检方力证聂树斌案非王书金所为,而王书金辩护方则力证王书金就是真凶。看到这一幕,谁不觉得荒谬和愤怒!

聂树斌案的律师陈光武感慨万千:“今天我一再和媒体说,聂案的昭雪,既不是正能量的胜利,也不是迟到的正义,更不是法制的进步。完全是全社会无数百姓、专家学者、律师们不懈努力的结果。这在中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随着网路管制愈加严苛,律师发言将受处罚,无数类似冤案只能冤沉海底。”

在这个时代,还有多少类似的冤假错案被各地严严的捂著盖着,还有多少类似的冤假错案正在各地频频发生,还有多少无辜者遭诬陷被栽赃甚至被剥夺了生命?每一起冤错案件的背后,都存在着一系列令人发指的刑讯逼供等非法行为,冤错案件的源头除了刑讯逼供,最关键的是司法失去了公平和正义!

聂树斌活了21岁,从他执行死刑到平反,也正好过去了21年,这不是什么迟来的正义,分明是这个时代的耻辱!因此陈有西律师提议:追责必须彻底,从法、检、公所有直接责任人倒查,一一鉴别追究。包括内卷中记录的所有批示官员、合议和审委会讨论中主杀的责任法官,一个也不能放过!追查责任不是同谁过不去,而是为了震慑以后继续会刑讯逼供、违法草菅人命的司法人员。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